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天阳光
夏天阳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6,347
  • 关注人气: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灯古佛相伴,她把一生献给了文【转载】

(2020-12-23 22:29:20)
分类: 转载文艺评论

青灯古佛相伴,从18岁守寡到83岁去世,她把一生献给了文学和艺术 青林知青-头条号 2020/3/1707:55 青灯古佛相伴,从18岁守寡到83岁去世,她把一生献给了文学和艺术 方维仪:一首死别离,道尽一生殇 昔闻生别离,不闻死别离, 无论生与死,我独身当之, 北风吹枯桑,日夜为我悲。…… 这是明末清初的女诗人和画家方维仪的一首《死别离》,她自17岁出嫁,18岁守寡,19岁夭女,83岁去世,一生以读书为伴,精研绘画,然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苦捱孤寂的时日。 她一生创作多多,随作随弃,“离忧怨痛之词,草成多焚弃之”作品遗失多多,但从流传下来为数不多的作品中,无论是诗文还是绘画,都是世间仙品,后人从中颇能体味出她悲情一生的苦愁。 我以前对她是一无所知,但几年前在写方以智时,方才知道这位养育和培养他成长的姑母。 想那方以智大才,身为“明末四公子”,现在也是几乎没几人知道,他坚持抗清,被俘后宁死不屈,投水殉国,反倒不如那侯方域和冒辟疆这些躲清之人,为何? 因为,侯有李香君,冒有董小宛,这些八卦艳事最是吸睛,而这方大公子尽弄些哲学和科学的高深领域,也不去偎红依翠的包二奶,养小蜜,不去同秦淮八艳们弄点香艳,能有几人识得?更何况他那一生守寡零绯闻的姑母了。 方维仪,字维仪,安庆府桐城桂林人,明末清初女性诗人及画家,17岁入姚家,第二年便守寡,直至83岁辞世。 青灯古佛相伴,从18岁守寡到83岁去世,她把一生献给了文学和艺术 这简介实在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因为这就是方维仪一生的生活经历,而要说方维仪,不得不先说说桐城这个地方,尽管我从没去过,也不知道如今是县还是市,但这个地方在我心目中,就是中国的一个神奇之地。 儿时就知道,这是一个“宁丢猪,不舍书”的城镇,后来又知道了“桐城派”,中国文学史上许多大名鼎鼎的文人,都是出自这里,连那声名很臭的艺术全才阮大铖,也是来自这桐城,明清两季考中进士之人,是整个安庆府的数倍不止。 简介中看到,方维仪是桐城桂林人,桐城也有桂林?这是因为桂林乃方氏聚集地,何谓桂林?蟾宫折桂者如林是也;方家进士者数不清,而且还办有桐川会馆,广招学子,凡方氏族人,无不进学,实为一城之楷模。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方氏一族无论男女,不但学识皆为一方之杰,“方氏门才之盛,甲于皖口”;而且也是大义之人,方维仪的大姐方孟式也是才女一枚,嫁与山东布政使张秉文,张在清兵围攻济南时力战而亡,方孟式能走不走,投水殉夫,其贞烈感天动地。 方维仪的弟弟方孔炤,官至湖广巡抚,对大明王朝忠心耿耿,屡立战功,同阉党魏忠贤抗争,坚贞不屈,明亡后誓不事清,隐居山林,著述而终。 他的儿子便是方以智,是杰出的思想家、哲学家和科学家,明亡后仕南明小朝廷,不屈抗清,可见这方氏一族,不仅个个文才过人,而且还满门忠烈。 方维仪的父亲曾官至大理寺少卿,她生长在这样的家族中,那是正宗的官宦人家,名门闺秀;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这些于她都属“小儿科”,难得的是,她还曾随父宦游,河北、福建,京城等地,都留有她的足迹,而且还来过我们四川呐。 青灯古佛相伴,从18岁守寡到83岁去世,她把一生献给了文学和艺术 17岁时,嫁给了同乡文士姚孙棨,这姚公子也是大族子弟,满腹经纶,可惜是个“病秧子”,方维仪出嫁时,这夫君已是卧床六年,我真不知道为何她还要嫁给这人!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当时的女人婚姻必须要遵守的铁则,也许这其中还有“冲喜”的意味,我不知这方维仪在将嫁之时,是否想过这将要面对的生活,是如何的一番光景。 方维仪在《未亡人微生述》中记述道:“万历辛丑秋仲,余年十七归夫子,夫子善病已六年,容颜憔悴,稜稜柴骨。”接下来便是含辛茹苦,煎药侍候,苦不堪言。 “余入门之顷,即视苓术,所谓‘琴瑟友之’者,绝无豫日。”这就是她嫁过去的生活,旷世才女嫁给了垂死之人,喜没冲得,不长时间,这姚公子便一命归西,可惜,名门闺秀初长成,红颜竟成未亡人。 然而,此时的方维仪已是有孕在身,不然,她是否要随夫而去也未可知,依着她固有的旧观念来看,她是做得出来的。 绿萝结石壁,垂暎清芬堂; 孤心在遥夜,当窗皎月光; 悲风何处来,吹我薄衣裳。 这是丈夫逝世后,她写的一首名为《北窗》的咏怀诗,孤心一片月,凉风薄衣裳,方维仪孤苦伶仃,唯有腹中的孩子,给了她活下来的希望,她必须咬牙坚持。 青灯古佛相伴,从18岁守寡到83岁去世,她把一生献给了文学和艺术 但是,命运弄人,祸不单行,女儿出生后在九个月时竟也夭折了,“遗腹存身,未敢殉死;不意生女,抚九月而又殂。天乎!天乎!一脉不留,形单何倚?”方维仪痛不欲生,她失去了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希望。 最终,19岁的方维仪还是坚强地活了下来,她回到了娘家,恪守妇道,后来去了浮山西麓的清芬阁,过上了半出家半世俗的半隐生活,她在文学中找到精神寄托,唯以书史诗画一慰其孤寂的心灵,诵读经史,吟诗作文,这一过便是六十余载,直到终老。 这贞洁妇道最是害人,我一直将其害归于宋之程朱理学,所以,我是很不喜欢朱熹,将那缠足,妇德,贞洁啥的,一股脑地算在了他的头上,尽管很是偏颇,但,怨恨之情,总得要找个出处,是吧。 苍苍远岫障烟深,战后孤村没树林; 农户流亡无处问,十年销铄不堪吟。 这是方维仪写的一首名为《浮山庄有感》的诗,从内容上看,应该是她早年的作品,她的家世很好,自然是衣食无忧的,但她却能够同情流亡的民众,说明她是一个心地善良,也关心时事的女子。 浮山是一个佛家胜地,清芬阁估计是一个临近寺院的私家山庄,借着这佛教名山,她书画慰心,画得最多的,自然是与佛家题材有关的画作,她灯下展纸,聚精会神,人世间的万般愁烦仿佛都离她远去,在这里,方维仪的心境也渐渐地好了许多。 青灯古佛相伴,从18岁守寡到83岁去世,她把一生献给了文学和艺术 幸运的是,方氏家中的妇人多多,姊妹弟媳的很有不少人,而且皆是诗书画高才,她们经常聚在清芬阁中,挥毫泼墨、吟诗作画,一时还结成了桐城名媛诗社,时人称之为“诗坛五姊妹”。 方氏家族,文韬武略,忠贞孝义之士代不乏人,即使方家女性也者是多识多才之人;她们的诗文大多一扫封建社会女性诗作的特征,即那种多吟唱风花雪月或抒发闺怨意绪,比如方维仪写的《从军行》 玉门关外风雪寒,万里辞家马上看; 哪得沙场还醉卧,前军已报破楼兰。 如此的雄峻洒脱,充满着男儿的豪气,怎么看也不像出处一位女性的笔下,让人顿生巾帼不让须眉之气概;这其实体现的是方家妇人们的身上所蕴含的气节和风骨,是她们长期以来的家风在诗词中的体现。 她们犹如簇簇山野间绽放的百合,给方氏家族的传奇添加了缕缕幽香的气韵,这山谷中的诗文聚会,比之《红楼梦》中的海棠诗会,那水平想必要高出许多了。 对此,她的侄儿方以智有过描述:“自丙午岁,与余母朝夕织纴,以下俱共事。殷勤之余,时或唱咏,伯姑间归而和之,闺门之中,雍雍也。” 她们还收集整理了古今女性的作品,编辑成了《宫闺诗史》,当然,对方维仪来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那便是培养侄儿方以智以及其他父母早亡的子侄们,每每脑海中会浮现出《红楼梦》中的李纨,在进大观园之前那艰辛的背影。 青灯古佛相伴,从18岁守寡到83岁去世,她把一生献给了文学和艺术 她一边又为弟媳吴令仪整理遗作手稿,编辑成《秋佩居遗稿》传世;一边教导弟弟夫妇留下的一双儿女,侄儿方以智在她的教导下,成为当时少有的,与顾炎武、黄宗羲和王夫之齐名大学者;侄女方子耀则尽得方维仪真传,成为了继她之后的书画俱佳的才女,并有《寒香阁训子说》传世。 方维仪的诗文著述颇丰,可惜大多不存,只能从其他人的文集中能识得一二,虽冰山一角,但也能看出她的水平是很高的,方以智曾感叹道:“嗟乎,女子能著书若吾姑者,岂非大丈夫哉?” 清芬阁中的方维仪,虽心静向佛,却也并不是万事不关心,在明清鼎革之际,她目极窗外,山河色变,家人一个个为国血染疆场,周遭的亲人渐渐离她而去,新仇旧恨怎能不痛心彻骨,看着失去父母的子侄,又怎能静得下心来。 蟋蟀吟秋户,凉风起暮山; 衰年逢世乱,故国几时还。 盗贼侵南甸,军书下北关; 生民涂炭尽,积血染刀镮。 这首诗名为《旅夜闻寇》,看来,方维仪还是有远离清芬阁的时日,只要是走出清芬阁,她定能感受到那动荡中的血雨腥风,这首诗名为“闻寇”,而“生民涂炭”岂是一般的盗贼能为之。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她是在感叹时局之艰辛,担心盗贼的南侵,因为,南明王朝还在坚持,她期待着“故国几时还”,但是,作为女性,“可惜我是女儿身,不能上战场,惟有诗书两三行。” 青灯古佛相伴,从18岁守寡到83岁去世,她把一生献给了文学和艺术 相比她的诗文,方维仪在绘画领域的成就应该更高,清代很多的画史对其都有过很高赞誉,尤其是她画的观音像,更是现在省级以上博物馆的珍藏,甚至在故宫博物院也是珍品。 “近日闺秀,如方维仪之大士、倪仁吉山水、周禧人物、李因、胡静鬟草虫花鸟皆入妙品。”将她的观音画同这些一流画家相提并论,可见其水平很不一般。 我于画自是外行,不敢乱说,只是人云亦云地将他人的评价录之一二。 方维仪存世的画作并不多,大多是她晚年的作品,且多与佛家有关,这也是同她的经历紧密相连的,是静其心,宁其神以求安祥而为之,落款大致都题为如“皖桐姚门方氏维仪薰沐写,时年七十有五。”这样的款识。 可见,她一直是以姚家媳妇自律,有时还题为“皖桐未亡人姚门方氏”,一个“薰沐”二字,体现了她虔诚的心情,以及恒志守节,至死不渝的决心。 她的画作当时就很受追捧,“高阁曰‘清芬’,阁前植疏梧……善画古先生,求者盈门枢。”名士吴询就曾有《题清芬阁白描大士图》云:“墨花香卷秋潮空,毫端轻染春云笑。”的诗句。 青灯古佛相伴,从18岁守寡到83岁去世,她把一生献给了文学和艺术 并且,她的画作被清朝书画家、画学史论家冯金伯认为是“三百年中大方名笔,可与颉颃者不过二三而已”,可见方维仪丹青笔法之精妙。 观方维仪的一生,极为简单,也极为悲惨,但终其一生,她都是为文学和艺术活着,她恪守“妇德”,将似乎从来没有绽放过幸福的生命之花,化为佛前的一炷檀香,点点地燃为灰烬。 她的声名同那些一生起伏不定的女性相比,自是要单调了很多,同柳如是或李香君们当然也不在一个频道上,她的出生和经历,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中人。 自古红颜多命薄,如果要相比的话,那些秦淮八艳或徐灿们,是色彩艳丽的牡丹;而方维仪则是山涧中的一枝幽兰。 云聚云散,风雨飘摇,依然故我,意念执着,这朵开在深山中的幽兰,远观似乎并不太惹人注目,近前你才会嗅到那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清香中,你会感到,一种静穆幽洁的芳馨正在将你紧紧地包裹…… 内容来自今日头条 推荐阅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