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秀华
余秀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84,774
  • 关注人气:28,6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一夜,春风沉醉

(2017-04-08 21:57:49)
分类: 夜色温柔

北京一夜,春风沉醉

1. 

胡涛说他快到地方了,群里通知我们几个快出发。为了一次聚会,我推迟了一天回湖北,他从苏州回来,眼睛几乎睁不开。我打了个车,对师傅说到五道营胡同13号,但是师傅把我丢在了五道营胡同的一头,我也分不清方向,摸索着往前走。从80号开始一直往前走,13号一定会到的。我喜欢找一个地方胜过喜欢找一个人,13号跑不了,胡涛就不一定了,不过他今天不会跑,因为除了我,书桓也会去。

 

五道里胡同真是一个好地方,那么多次来北京,只是感觉北京不过如此:现代化的建筑让人厌倦,雾霾严重让人不愿亲近。但是五道里却是一个好地方:一条一层的古建筑,精致的商铺,闲散的人三三两两地聊着天。天气好,一轮月亮水汪汪地贴在天上,我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了,在不同的城市住不同的宾馆,深深的厌倦里,我已经没有了看月亮的心情。是的,从春节到现在,我陷进无法自拔的厌倦和对自身的嫌弃里。但是在这个时刻,仿佛有风,吹进心缝隙。

 

几个年轻的女孩背着小背包,笑语盈盈地从我身边走过去,轻盈小巧的身体,仿佛我不曾有过的青春从我的身体里窜到了我眼前。我摇摇晃晃地,这摇晃的身体真是让我沮丧,但是一想这身体居然在那么多地方摇晃过,不禁笑了起来:人间喜剧也。所谓的喜剧是你能够从哭声里提取的哭不出来的部分,哭不出来,恰好笑吧。

 

四处穿行的人,幻想在某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时刻获得片刻的安宁,我就是这样的。今年身体不好,摇晃得厉害,真是叫人沮丧。我希望我能够在人群里好看地走路,尽管没有人认识我,尽管不会有人在乎一个人走路的样子。我常常想胡涛是否嫌弃我走路的样子,说话的样子。但是我却并不是真的在意,因为我们的交往已经进入到正常的轨道。所谓正常的轨道就是他去和一个姑娘睡觉,我就去给他买安全套。

 

2

爬了个楼梯,问服务员胡先生预定的位置。他已经走那里了,向我招手。我欢天喜地地过去,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的招手。我觉得向我招的手都是善良的。我摇摇晃晃地走到他身边,一屁股挨着他坐下,四目相对,猥琐一笑。我看胡涛很害羞,胡涛看我应如是。但是他实在太累了,疲倦的很。我想胡涛也没有过多的荷尔蒙需要打发的,如此用力工作,无非抵挡生命的孤寂和空虚。

 

呀,你居然穿丝袜!他终于看到我的丝袜了。他觉得丝袜是风尘女子穿的,不应该是我40岁的老大妈穿的。      其实我也不想,不过裤子在郑州摔破了,裙子拉链坏了,幸好有一条外穿的短裤。话说我的腿其实很不错,不粗不细,穿丝袜好看的好。胡涛的手背上有一个肿瘤,人也瘦了。哎,其实这个春天我们都瘦了,我,蒋山,胡涛。我们背负着各自的哀伤,在这个春天里无所适从。

 

董路随后就来了,然后是书桓。书桓带给我们的消息是:她结婚了!胡涛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一点失落,董路调侃不停。气氛欢快起来。爱情让一个女人格外美丽,书桓幸福的模样让我在某一时刻又对婚姻产生了信任,但是我知道自己这一生是不可能了。董路是一个敞开的人,他的轻狂,他的直言不讳都是真实的一个真实的人不会让人害怕。

 

董路很帅气,是一眼就招女孩子喜欢的人。他把自己封为网红,他能把我一首悲伤的诗歌读得满座大笑,他能把他一段失恋讲得如同相声。而我,是可以在他千辛万苦接我到宾馆以后直接让他走的人。

 

蒋山来了,敬了书桓一杯以后,我们就去在钟楼和鼓楼之间一个叫的小酒馆。

 

3

我们又从13号往回走。我有时候拉着胡涛,有时候拉着蒋山,有时候牵着书桓,有时候被董路搂着。蒋山说:秀华姐,我今天很开心,我很久没开心过了。其实我也是,我也很久不开心了,而今天很开心,我意识到我身边的这几个人可能是我一辈子的亲人。

 

我摇晃得好了一些,也许因为开心。一轮淡淡的月亮看着我们。我对蒋山说:看我走路稳当了一些呢。蒋山笑着说是,然后我跳跃了一下,蒋山说:你又调皮了。我们笑着,我感觉到一股幸福着身体里流动。我们这几个,机缘巧合聚在一起,如此情投意合。

 

胡涛真的累了,走路腿软。我很愧疚,如果不是想见他,他应该早一点回去休息了。我们都不小了,但是在一起总是感觉如同少年。我希望胡涛不要那么累,但是如果不累,他就无法打发自己的空虚,想想还是算了。蒋山有时候回过头看看我,我就做个鬼脸。

 

有一个小酒馆特别有意思,几只猫坐在那里,温顺的很。胡涛是一个喜欢猫的人,他去摸它们,拍它们,他看猫的目光比看张靓颖的目光温柔多了。我觉得他也是有猫性的,比如他和我说话的声音就腻。当然他和董路说话的声音更腻。

 

4

里喝酒,是洋酒,有茴香的味道。在阳台上,看得见钟楼和鼓楼。胡涛好像精神了一点,一喝就红了脸。我和蒋山对面坐着,仿佛一场梦境。我们在杭州的时候也这样喝过,也是这样的灯,那时候一刀哥哥在。

 

我觉得,我们都是互相明白的,所以许多话就不说了,这样坐在一起就已经非常美好。一瞬间我想:我,一个农妇,能够来北京,能够和这些美好的人认识,惺惺相惜,上天费了多大的力气。感谢上天!

 

夜深而散,一一拥抱。胡涛说:亲爱的,再见。他摸了摸我的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去年一组
后一篇:横店村的雨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去年一组
    后一篇 >横店村的雨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