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秀华
余秀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84,774
  • 关注人气:28,6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去年一组

(2017-02-23 20:18:45)

被一个院子囚禁着



有时候我想被一块小地方囚禁
而且不断囚禁下去,直到消失了求救的愿望
我对什么都没有了想法
包括性,包括新鲜的咖喱
国际战争和国家兴亡早就是遥远的事情了
时间对我来说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这个院子从来不设镜子
什么东西都看不到自己或者自己的对立面
美也取消了相对论
那时候我允许旧星宿砸下来
这如果也不能让我获得最后的意义
怎么办呢,我想
院子里也没有一块石头
为了避免一个无用的女人自杀
除了不停研究一根铁链上不断长出来的锈斑
不停地怀疑下去
而怀疑如一个个无力养活地孩子
被不停掐死
怎么办呢,我想

            2016.12.9




没有好天气的日子


是的,我们一眼就看到了阴天
这赏心悦目的事情抵消了坏心情
一个矮个子男人在他房间喊:我是个作家
好多天了,人们不知道如何搭理他
给他一百个身份吧
给到国王就再没有给的了
他没有河山,也就没有破碎
破碎属于金黄的仇恨。他搂着另一个男人的脖子哭
仿佛已经上吊过了
总之我要选择一个他没有践踏过的村庄
让陌生的鸟落在窗台上
一个人从梁上的绳子套里滑出来
把赞美世界的事情留着明天
今天是阴天,但是不坏
晴天的时候就会有人雕刻墓碑
刻着刻着
就拼凑出了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恰好是一个人的

        2016.12.11



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我找不到和从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也找不到区别于昨天的阴天
房间里的书不多,能够读完的更少
而一个人哀伤起来
几乎什么也干不 
比我幸运的人在不远的地方拍电影
虚拟的场景产生真实的眼泪
他需要这样
如果此刻给一个人打电话
我颤抖的声音一定会让他误以为我干了什么坏事
而坏事是有安排的
一个怀揣绝望的女人每天化妆
穿带钢圈的胸罩
她想把用坏的生活掰直
就这样徒劳无功地迎接黑夜

        2016.12.12



比死亡更沉默


比海水更蓝。比波浪无常。比波浪上的风
更不知来处和去向
在如此浩瀚面前,允许我低下头
哭泣

夜运行到海面上,尖利的礁石都隐匿起来
隐匿最深的,是昨日的沉船
比沉船更深的,是一个人胸口上的
星光

比死亡更沉默的,是我在爱你
这充满好意的黄金般的死亡
没有比爱更沉寂的事物了
风摇晃着我,如摇晃着一个
谎言

         2016.12.12



安静的院子


一个人将在这里空度余生
回忆前半生的雨水

一些陌生人来过她的房间
带来动荡的消息
一个人从她的院子里走出去就成了陌生人
院子里月季依旧开放

她年老的时候读年轻人的书
也爱慕他
——多么寂寞的事情啊

她说过太多一针见血的话
这样真不好
几只猫不管这样好不好
它们在椅子上晒太阳
占着她的位置

        2016.12.13



玲儿


玲儿是一个瘫子
20岁时喝农药自杀
玲儿爱着一个男人:她的明哥
现在是我的明哥

我们的明哥在城里
我和玲儿在乡下

玲儿死的时候喊明哥的名字
现在我和她一起喊
她在坟里,我在阳世

风吹过坐在她坟头的我
风再吹不到她
风吹着清白如玉的她
吹不动浑浊如泥的我

风把玲儿坟头的草吹青了又吹黄
风把我的眼泪吹干了又吹来
阴阳两隔的两个女人
在夕阳里都有漫长的影子

玲儿啊,你如果不用死亡
骗取明哥一篇悼词
我怎么会用一生的悲伤
爱上他一时的哀痛

        2016.12.14



无题


我们相拥。
雨打在落地玻璃窗上,一个城市
湿漉漉的人
那些盛开过的花朵使出全力也无法重新回到
枝桠
你抚摸我笑着的右肩
我藏起已经蓄满泪水的左肩
从此以后,谁会面临更大的缺席
你抚摸我充满了叹息的身体
又白又冷的叹息
落了一地
碎裂的光影
覆盖一直叫唤的兽头
我叫了出来:
我不是你的
也不再属于人间

         2016.12.20



在合肥


在这叫亚朵的宾馆里
在这被雨水包裹的13
她抱着一个地狱。
预备好了上,也预备好了下
人都有欺凌之心
她回收着一条大蛇生出的无数小蛇
这些梦里出没的东西
她把它们收进陌生的房间
如果有人敲门就放出去一条
这个人就成了熟人
而熟人不能解决百合花
不能解决情欲的冰凉
她怪罪于生命的本相
怪罪于自己
持续哭泣

        2016.12.20



红色纽扣


凌晨4点,台风撞击16楼的玻璃窗
庞大的事物死去,纤细的一一复活
雨水来自于蔚蓝的海面
夜行人消失于夜
她在这个宾馆呆了几天了
每天在活动椅子上旋转,直至听不到
雨声
旋转的缝隙
佛陀出现一会,她想念的男人
出现一会
凌晨4点,她扣上衣服上的红色纽扣
从下往上
如同爬出地狱
在第四层上恰到好处地停下
空了的椅子还在旋转
停不下来

        2016.12.2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有所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有所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