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起迎接春天的日子

(2009-08-03 21:49:05)
标签:

杂谈

分类: 2007年
網誌日期:2007-10-21 17:19

 

「他早年參加中國共產黨,并奉派到莫斯科擔任青年共產國際英文翻譯;他曾帶着共產國際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指示回國,卻遭遇懷疑和誤解;他曾被國民黨逮捕入獄,出獄後又受到審查和猜疑……此後,他一直以民主人士的身份從事革命文化工作。」__摘引自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黃藥眠口述自傳》

 

一起迎接春天的日子

 夾縫中的生命__土耳其

 

小時候從父親的口中聽過不少關於黃藥眠先生的故事,大致上與上述簡介的內容差不多,當然還有他後來當上「著名右派」的事兒。幾乎所有認識他的人,不論年長年青,都叫他「大師」,我當然不知道這稱呼始於何時,但可斷定那時候他還十分年青。只有後來我們這些小孩,才會直呼其姓叫「黃伯伯」。

 

我與黃伯伯的真正接触,是一九七六年才開始的。一天傍晚,黃伯伯在女兒的陪伴下,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北京受到唐山大地震的波及,全部人都要住到屋外的臨時窩棚中,他提出要求到南方暫避,那時還是「四人幫」當道,他也還背着「脫帽右派」的身份,得到批准有如恩赦,來不及招呼就飛到廣州來了。

 

黃伯伯在我們家一直住到來年的春天。不論白天夜晚,大部份的時間都在寫作,据他自己說,這是自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再次重新拿起筆杆寫作的第一個年頭。他那本好像叫作《面向生活的海洋》的書稿,就是在這段日子寫完的,為了以防萬一,還多抄了一份原稿暫寄存在我們家中。我和他的女兒是老朋友了,但與伯伯還是初次相處。白天我要上班,有幾個月還去了外地,但耳濡目染之下,依然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他是一個并不算風趣但卻可親,說不上靈活但很敏銳的人。表面上,他沒有詩人放浪形骸的特質,看不出有散文作家浪漫善感的情懷,也沒有革命者慷慨激昂的豪邁。但這些名銜,曾幾何時都是他的身份。表面上他的生活自理能力不是很高,似乎身邊總得要有人照顧。誰料他在上海、蘇聯、西安、延安、廣州、香港……半生戎馬都是孤身上路;誰料他在南京,鐵窗冷月,把國民黨的牢底坐穿。(直至國共合作以及日本人快將攻陷南京,他才被釋放。)

 

有說他不是很懂人情世故,但卻見時時體察入微。他會悄悄地給我們的褓姆工錢;從此以後,連續幾年都托人從北京捎來整隻金華火腿,令我們一年到頭都吃不完。我處理原隻火腿的「本事」就是那時候給練出來的,大家都笑着說,怎麼老先生送禮都忘不了給我們「添麻煩」。

 

那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年頭,那是一段十分難忘的經歷。就在這段日子里,「四人幫」倒台了,文革正式結束了,雖然政治形勢并未完全清明,一如那年的冬天仍很寒冷,但對於黃伯伯以及他的朋友們,已是迎來了政治生涯的第二個春天。而他們之間的情誼,也真真正正傳到了下一代人的心里。

 

一起迎接春天的日子

傲雪迎霜__加拿大落磯山


【父輩的足印】之二

 

东山人〔Guest〕 於22/10/2007, 08:39發表
这二幅照片太美了。

棣頭嘉 於22/10/2007, 15:02發表
两張相用在這里合适嗎?
 
 
祁哥〔Guest〕 於22/10/2007, 16:03發表
照片很合适.
等看后文,很有趣.L
 

棣頭嘉 於23/10/2007, 21:14發表
寫這類的文章很費神。
 
 
祁哥〔Guest〕 於24/10/2007, 01:29發表
我相信,因为我識货.一笑.L
 

棣頭嘉〔Guest〕 於25/10/2007, 16:20發表
當然……

东山人〔Guest〕 於31/10/2007, 11:41發表
正是因为在这里,这二幅照片显得特别美。

棣頭嘉 於09/11/2007, 15:06發表
大概這就叫"情景"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疑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疑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