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蒋丰
蒋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766,639
  • 关注人气:317,4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能让我的重孙再经历战争的痛苦”

(2014-10-30 14:19:21)
标签:

新女性

战争

美食

日中邦交

分类: 日本高端访谈

——专访日本作家近藤富枝

“不能让我的重孙再经历战争的痛苦”

近藤富枝,生于东京日本桥区矢之仓町。1944年,近藤毕业于东京女子大学,作为那个年代的新女性,她先在日本文部省工作,后来又在NHK(日本放送协会)就职,1944年10月至1945年8月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她用自己的麦克风经历了“大日本帝国”的末日。大战结束,近藤的主播工作也随之结束。她离开了麦克风,义无返顾地回到家中相夫教子20年。在主妇生涯过后,孩子们逐渐长大,近藤开始了写作事业,她笔耕不辍,从女性特有的细腻角度写成了30多本著作。她作为战争的亲历者,对日本的历史和未来有诸多思考。

近日,《日本新华侨报》、《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记者联袂走进近藤富枝女士的家,倾听她的百年人生。四世同堂的近藤在残酷后依然乐观,在高龄仍有童心。

 

“神风”精神被风吹落

《日本新华侨报》:1944年10月,您进入NHK当主播,亲口播报了日本战败的全过程。在整整10个月的主播生涯中,日本对敌对的中国和美国是如何宣传的?

近藤富枝:当时的宣传方面有不少歌曲。这些歌曲都是为了鼓舞人心的。我记得有一首歌叫作《突击队之歌》。那时候,我作为主播就介绍过这首歌,为了让国民一起唱起来,连续播放了很多天。当时日本与美国的夺岛战役非常激烈,日本试图再次发动攻击重新登陆。就算我们这些年轻人再不了解战争,也明白这其实是不可能的事情,敌人太强大了。被占领的岛屿上都是重装备,日本却要用刀剑去拼命,实在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其实,到了战争末期,大家都放弃了。但是有些顽固不化的人相信“神风”还会吹。以前日本不是有“神风精神”吗?当年蒙古来袭的时候,日本已经绝望了,结果却靠着“神风”渡过了危机。到了日俄战争时期,还有人认为日本是有“神风”相助的。日本人很信神的,特别是到了江户时代,大家形成了习惯,对神不要反抗,只要服从就好。这种信仰有好处也有坏处。对终战时期来说,这种服从是有好处的,可以忽视一种被美国占领的痛苦。后来,大家就想把往事忘记了。

 

惊艳的战机和残酷的战争

《日本新华侨报》:我手边有《昭和二十年女人们的战争》这本小说,里面引用了您的话。您提到看到美国对东京进行大空袭时的天空夜景,觉得非常美丽,从“战争美学”来看确实如此,但是它带来了鲜血和死亡,您如何评价呢?

近藤富枝:这话我确实说过,我当时真的觉得很美。警报响起,我站在NHK大楼门口,正担心着自己能不能逃走的时候,看到美国B29轰炸机轰鸣着从上空飞过,看着那列队翱翔的身影,我简直被“惊艳”了,完全把战争抛在脑后了。而且不只是我,看到那场景的人全都被它的吸引了。连皇后陛下都认为那场景壮观极了。看到美丽的东西就赞颂美丽,这件事本身是很正常的。

但是后来,美国B29在广岛、长崎投下了原子弹,那里遭受了惨绝人寰的巨大损失,看到广岛的原爆纪念馆时我非常痛心。但是,美国投放原子弹的时候,大家并不知道那是原子弹,媒体也都轻描淡写的进行报道。我作为NHK主播,当时只播报了一句话:“有大型炸弹落下,受害并不严重”。真就只有这样一句话。事实真相被埋在地下,不能见光。后来报道管制解除以后,我们才开始渐渐知道一些事情。

在战争末期,日本反复遭受美国的空袭,几乎失去了制空权。大多数人都放弃了。现在想起来,可能日本直到终战的半年后才逐渐恢复正常。我记得有人说过,“日本联合舰队覆灭了”,但当时像我这种年轻的女孩子根本不懂,完全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又说“制空权被夺了”,“日本遭受空袭”之类的,我那时候完全理解不了。

我上学的时候,两个人聊天是可以的,但两人以上的聊天就不被允许。三人聊天都不行,如果要聊就要事先报告。言论管制就是如此的严格。但是,我们学校执行得不算太严。有一位在中国长大的同学说要去吃饺子宴,那时候的日本人根本就没吃过饺子,我忍不住就想去吃,还因此被骂了。不过最后还是吃到了,真的很好吃啊。那时候学校有很多留学生的,中国的、韩国的都有。我在学校演古代话剧,韩国人学姐还借衣服给我穿。我们一起相处,并没有什么战争敌对的概念,即便在那时也是如此

 

是“败战”不是“终战”

《日本新华侨报》:在天皇所谓“玉音放送”宣布日本投降时,有不少日本军人无法接受乃至自杀。当时社会是怎么看他们的?对您来说,“终战”这个词意味着什么?

近藤富枝:我心里不接受“终战”的说法,我觉得是“败战”。不知道是谁这么会用词,把全部灭亡称为“玉碎”,把战场败退称为“转移”。 “转移”就是让人感觉是为了其他的远大目标而撤退的。日本总是用这种有微妙语义差别的词汇来表示。大家都被这所谓的“转移”骗了。“玉碎”就是让人感觉为天皇而死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当然,作为日本人,爱日本是很正常的。终战的时候我们什么办法也没有,只能呆着等候着命令。当时有电话来说让我疏散到一个温泉疗养地去。我不知道为什么战争结束了还要疏散,后来知道这是担心女性遭到美军凌辱而采取的措施。但是,我不相信,也就没有参加疏散。

 

警惕战前社会现象的重新出现

《日本新华侨报》:您曾说过从5年前开始,日本出现了和战前相似的情景。您认为哪里相像呢?

近藤富枝:的确。回想战后初期,日本经济的发展不能由大藏省决定,必须美国占领军点头才行。大家辛苦积累的财产都没有了。我有亲戚过得非常辛苦,生病死去。那些有身份的人,也没办法再照顾部下。战争结束以后因为营养不良还死了很多人。现在大家知道了战争的可怕,但是战后的痛苦大家都不提。所以我希望大家知道这一点。现在就是这一点很像。各类机关都在腐坏,不少公职人员都做恶事,这样下去就有可能导致战争。我觉得现在的气氛和那时有些相似,而且不止是我,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都这种感觉。

 

放弃战争是了不起的

《日本新华侨报》:日本去年通过了《特定秘密保护法》,启动了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今年又解禁了集体自卫权,您怎么看现在的安倍政权?

近藤富枝:太复杂的事情我不好说。但我知道日本在“和平宪法”中表明放弃战争这件事情,在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很了不起的事。所以,我真的非常希望日本能继续保留“和平宪法”。。世上总有人会反对,宣扬说放弃战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我觉得在现在那么多选择中,日本能坚守住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我不懂。说这样会给我们带来多少不便之类的我不懂。对放弃战争和保护日本传统文化这两点,我寄希望于子孙后代。我现在已经有5个曾孙了。四世同堂,看到他们的小脸和白嫩的皮肤,我觉得很幸福,感觉到生命的温暖。我们是相差90多年的人啊,这么多年,其中蕴含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我们必须做些什么,说些什么,让日本和日本文化不至消亡。日本受中国文化影响颇多。从平安时代开始,日本就一直保护着传自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日两国本应更好地相处。

 

去中国吃美食

《日本新华侨报》:您去过中国吗?是什么时候的事?

近藤富枝:去过。日中恢复邦交,我马上就去了。就是1972年吧。当时中国和现在差距很大啊,那时的中国和日本完全不同。中国街上到处都是自行车。但是我觉得非常有意思,感受到中国的气息。我去看“重生”的中国,也吃到了不少好东西。有人说广东人除了椅子脚以外,什么都吃。不过我吃了粤菜,发现真的非常好吃。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日本新华侨报》:现在,中日关系跌入1972年邦交正常化以来的最低谷。您怎么看中日关系的未来?

近藤富枝:我真心期望日中关系能变好。我有个想法,可能很不成熟。我认为日本的江户时代是很了不起的,幕府将军定下了参勤交代制度,这样维持了300年的安定。我就想,是不是也能在日内瓦或者其他地方设立一个机构,就像当年的江户一样,然后各个国家都去说自己的意见,让全世界的人一起来决定事情。这可能只是一个“傻瓜”的梦想,可能无法实现,这也算是我的“理想国”吧。我去美国看了看,只是去旅行。我觉得有一些不好的地方。比如有色人种嫉妒白人,觉得白人就是靠着自己的肤色罢了。日本有人说中国如何如何,我觉得必须去中国看了才知道。希望大家能相互交流,互相理解。希望你们能介绍日本的好处,让中国的民众也能喜欢上日本。

 

防止战争祸及后代

《日本新华侨报》:明年就是二战结束70周年了,亲身经历过的人越来越少了,对后代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近藤富枝:千万不要再发生战争了。要努力去避免。日本人是全世界唯一经历过原子弹的。千万不要让别的国家再经历这样的事情。要让世界知道,原子弹爆炸的惨状。我看到我曾孙的脸,最先浮现在脑海里的就是,千万不要再让他们经受战争。所以我在这个年纪还是要做出努力,不让战争再发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