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希望杯的希望

(2015-02-02 16:45:54)
标签:

育儿

希望杯都已经办了三届了,时间忽忽悠悠,正如夫子所说:逝者如斯夫!
新的希望还没有看见,赞助比赛的檀啸刚刚与冠军头衔失之交臂。
后来者毕竟还是遥远的事,其实寄托了吉林围棋人全部希望的,还是赞助比赛的檀啸本人。
当打之年龄,第一方队的位置,檀啸需要的,是属于他自己棋艺生涯的一个波峰。
只要比2009年高一点点就可以。


赛前遇到了皇甫,他没报名,理由是这比赛难打,如果输两盘就如何如何。
我心想胡玉清王琛都来又如何?
职业的都来又如何?
反正我都取不上!

上午赢了一个偏远地区的围棋老师,他在一个小县城搞围棋教育,居然有80多人的规模,还是一周两次课的,外加一些幼儿园的课,一个月的收入居然也到了小白领的水平。和我平级啊。这是希望杯上看到的吉林围棋的真正希望,在不远的或者不远的将来,在庞大的分母下面,总会出现新的精英,希望那时候他们谈起希望杯,谈起檀啸哥哥,会说一句:我也要像他那样得世界冠军,赞助希望杯。

说说我所知道的吉林的围棋培训:
我是2003年左右涉足围棋培训的,有两个原因,一是没找着工作,二是看人家做得挺好的。
大学时候往返于家和学校,路过吉林,我见过崔勇讲课,学到很多东西。
长春那时候还是围棋俱乐部一家独大,号称全国最大,我在那里通过展秀江展哥买的棋具,听过赵玉辉老师讲课,收获很多。
这些算是我进入围棋课堂的全部准备,当然教育专业毕业的我还是占了不少便宜。
后来结识了梁历波梁老,在一家小酒馆,梁老和我谈人生谈棋谈围棋培训,饭菜美味,啤酒爽口,转瞬我已经有几分醉意,上车都迷迷糊糊的,而梁老恐怕连微醺都没到。
认识李智李老先是因为看他比赛,后来我有一个帐号想升段,但是自己升不上去,那时候还很单纯,不知道下假棋,于是跋山涉水去找李老,看李老大展神威,貌似下了很多盘才升,一汗。
后来有一次我们三个看完学生比赛,一起吃饭,也不知道是李老还是梁老买的单,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我没买。
现在总算有点闲钱了,一直想请两位吃饭,正好有了写篇稿件的借口。
那天我们去了一家大馆子,点了三个素菜还有一个甜品,唠了一中午。
梁老从事围棋普及较早,95年左右,到现在为止也有许多年了。梁老的摊子铺的大,和许多小学幼儿园合作,聘了好多老师,周波四段到长春来,也是梁老三顾茅庐给请出来的。积累了很多的经验,也收获了不少的教训,不过梁老自己说:这些年其实没有将全部心力放到事业上,否则。。。。。。言下之意,这盘棋虽到中盘,可还没有发力呢。
对了,梁老的学校叫采菊围棋,大约是取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
李老是98年左右开始做围棋,与工稳的棋风相似,李老的事业是一步一步的走起来的。自己做的有声有色之后,李老也开始聘请老师,稳步推进,而且李老更重视行棋的效率,我们吃饭时我正在考驾驶证,问李老买了什么车,李老说高尔夫6。
李老的学校就叫李智围棋道场。
就长春围棋培训市场来说,他们认为是越来越好了。当然随着从业人数的增加,竞争也激烈了许多。
围棋培训是小作坊好还是做成大的机构好?
是清一色的围棋界人士做老师好?
还是清一色的教育界达人跨界做围棋好?
对于做大,两位意见一致。对于围棋教师队伍构成,梁老认为,围棋内部的人,素质相教于大学生或者其他从业者要低,且难于管理,即使聘用围棋界人士,也要让他们适应市场,而不是让市场适应他们。而正规化的管理才是做大围棋的根本。最近长春举办了多次围棋培训的讲座,看来梁老是准备大刀阔斧的干一场了。
李老则持保守意见,在学校内部也采取折中的态度。
据说当年两位都是彩棋高手,不同的是梁老来者不拒,而李老则不会轻易出手。
当年俱乐部一家独大时,梁老李老都曾经在哪里做过老师,如今也算开枝散叶。俱乐部现在失去了霸主地位,理由倒不是内部的“分裂增生”,而是源于周边围棋培训机构的崛起,和围棋段级位赛的开展。
说到段级位赛,不得不提的就是省棋院的金红冰金部长,不过他自己更喜欢围棋协会秘书长的称呼。
2006年成立了吉林省围棋协会,在前辈李兴伟的推荐下,时为国家机关公务员的金红冰担任了协会的秘书长。在其位自然要谋其政,从2006年开始,金红冰开始在全国开展关于围棋的调研,很多城市很多活动,几乎是那里有事那里到,在2007年开始实行段级位赛制度,那之前定段很容易,十几二十几个人一起比个赛,前几名就给段位。我那时候刚给我学生办完三段证书,对于这项改革并不看好。第一年参赛的只有70人。
08年09年到300人觉得是大突破,到了今天,一年光是段级位赛就三次,每次1000多人,比赛多,参赛人数多,裁判都不够用,最近增加了保险业务,报名费也从30涨到50,再到现在的100。
段级位赛的顺利展开,也带动了其他赛事,现在长春的省赛或者省际赛每年都有几项,比如少儿锦标赛,比如体彩大乐透杯围棋赛,比如檀啸出资赞助的希望杯大赛,比如围棋名流赛等等。这些比赛既有广大的学习的儿童,也有为有段位的少年设定的段位赛,还有供成人一起竞技的公开组。
这些比赛参赛人数多,社会影响也大,对于围棋的普及有着良好的促进作用。
现在的吉林围棋培训机构不下几十家,吉林延吉等城市都有围棋人的身影。
金红冰还总结说下棋好的吉林棋手学习也不落后,王琳上了复旦,刘柏辰(业余五段)的高考成绩在省内也名列前茅。
我所熟悉的一个业余高手李肇申,和白宝祥同时,在道场回来继续学习后,高考打了600多分,也是学霸级人物。
我自己的学生吴炫达在汪道场学了两年,回来顺利考上吉大附中,在本土和我学棋,达到业余四段的双胞胎冯飞尧冯之尧也顺利的和吴炫达(业余五段)成为校友。
。。。。。。
说到吉林围棋的职业状况,金也如数家珍,吉林籍职业棋手,有檀啸刘津明焦式维,业余天王白宝祥也是吉林围棋的骄傲,国内冠军,世界业余冠军,最重要的是智运会的冠军,是吉林围棋金牌0的突破。
之前围丙比赛,周波开办的乌鹭围棋道场组队参加,虽然成绩一般,但是锻炼了队伍,保留了希望。
而且段级位赛在吉林延吉也都有举办。
对于围棋机构的规模,围棋教师的队伍构成,金红冰说不能一概而论,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那一天说了很多,也收获很多。
。。。。。。
某天打完羽毛球,给乌鹭道场打电话,定了下采访的时间,周四段的爽快让我稍感意外。
之前我还参加了乌鹭内部的大循环赛,战胜了两个强敌,取得梦幻开局之后,我意外的输了两盘,最后获得第二,拿了500元的奖金,小高兴了好几天。最后为了家庭和睦和以后参加比赛的请假事宜,把钱给老婆办了一张剪头的卡。
见到周四段之后,直接开始采访。
周四段9岁学棋,学棋没有几年就打上了职业段位,展露了不凡的围棋天分,同批的棋手有丁伟等,丁伟都已经当教练了,虽然还兼着围甲队员,估计久疏战阵的昔日围甲选手也已经消磨尽了雄心。
2010年周四段来长,就职于梁老的采菊围棋,后来两人分道扬镳,也没有红过脸。
最新消息:采菊和乌璐围棋又合二为一了。
长春围棋的市场,比刚来时还是好多了。
对于未来孩子走职业的路,周四段和很多职业的意见一致,就是不能把文化课丢了。
独立办道场一年多,组队参加了围丙,对未来,周四段说还要继续挑好苗子,送他们走上职业的路。
也争取不办好长春的围丙乃至围乙甚至围甲。
而在道场内部,也有一批高手平的棋手,如张璟亮(定段赛本赛),史潇南(全国少儿冠军)等。

据金部长说,有一项围棋大赛本已经酝酿成型,估计不久即可开办。
周四段说如果有赞助,长春也可以有自己的围甲队伍。
现在算不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呢?
无论如何,吉林围棋依然不甘寂寞(我在看了天地一篇吉林围棋不甘寂寞后突然有了写一篇续的冲动,希望这种敢于续貂的行为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也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吉林围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9段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9段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