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水芷影
湖水芷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566
  • 关注人气: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草系:油桐花

(2016-05-23 15:13:23)
分类: 散文



摘要:   家里每年都要买几斤桐油,父亲先油木耙,再油澡盆、脚盆、锅盖、猪食盆。隔几年就把门窗凉床都油一油,这些油好的东西,放在太阳底下晒,也不会拔缝,黄灿灿的……

油桐花

    □方二妹

    你有没有见过?知不知道它是什么样子?

    住在山沿的小村子,都会理出几条宽宽的小溪,导流雨天冲下山的溪水,这样的水也叫花水。村子东西两边都有一条这样的小溪,东溪的大埂上,就栽着一排油桐树。油桐树的尽头,我家有几分地在那里,东小村的公共水井也在那里,那里是一片冲积的洼地,有三处泉眼,挖几尺深就会源源不断地出水,很多人家就把菜地落在那里,从不愁伏旱没水浇菜园子。所以,这一大片地就被村里人叫作井洼。我去菜地,或是去担水,有时在那边放牛,都得从那排油桐树下经过。

    有一次,我闲着无事,就爬上了一棵油桐树,宽大的叶片下面,一串串青青的果子,看到它,我无端想起了连环画上骑马将士手里使的流星锤,太像了,就摘了几个回家玩,父亲说这是油桐果,可以炸出桐油的。很多年前的那个时代,大家认为广栽经济林可以致富,就栽下了很多棵油桐树,指望它结果子炸出桐油卖出钱,多年以后,又刮了一阵砍树的风,只剩下东溪那一排了,却长得异常粗壮。

    我知道家里每年都要买几斤桐油,父亲先油木耙,再油澡盆、脚盆、锅盖、猪食盆。隔几年就把门窗凉床都油一油,这些油好的东西,放在太阳底下晒,也不会拔缝,黄灿灿的,再就是浓浓的桐油特有的气味一飘散出来,就意味着春归夏至,好玩的时候到了。原来就是这东西炸出的油,看那果子,为它生不出油来暗暗可惜。以后,那排树的印象就清晰了,就跟它有无数的相遇相亲,等待它开花显得那么遥遥无期。一个平常的日子,我让小牛在东溪的埂上随意地吃草,抬头就看见油桐开花了。那么粗壮的树,那么稀疏有力的几根枝杈,开着满枝头的花,几分神似桃花,又艳比木棉,没有一片叶子。它的美,是横空出世、立马悬崖的洒脱。它定格在我的心里,在未来的漫长路程中,我见过奇花异卉无数,未有一种美超出其右。

    以后,我有事无事就坐到东溪的大埂上,树荫下泛白光的土地,不计东西奔跑的蚂蚁,讯季里金鱼跳水的扑腾声息,都和我一样期待这排树能有一天炸出黄亮亮的油来。

    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呢?东小村的人已不再从井洼担水了。很多人家都在门前院后淘了井。东溪下的那一片地慢慢荒芜了,拓树趁荒而入,团团围住了油桐树,从四面八方飞来的灰尘,淹没了村庄四围的棉花、大豆,也盖住了油桐树厚大的叶片,荆棘丛里慢慢堆积着各色垃圾,东溪干涸了,承载东溪花水的小池塘也干涸了,人们开始往里填倒砖石杂物,空气似乎比先年干燥得多,雨季越来越短,村里的大树一年比一年少,那一排粗壮的油桐也慢慢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只能在今天叹息记忆是一个骗人的东西,总是突然就断了头,方向不明。那么美丽的油桐花,也像记忆弄人一样,突然就把美散尽了,把希望散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