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水芷影
湖水芷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566
  • 关注人气: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5.18日记

(2016-05-18 09:34:21)
分类: 芷影说说
        周六与收藏家协会一起去蚌埠采风,上午逛了古玩城,下午看了一处江南民居。不错,是江南民居,是大商家投资建起来的,在江南收了许多的房屋构件,在蚌埠的郊外构筑一处江南,挖了一条河,一洼水塘,挖出的沙土就地堆成山。我看过后,直叹这工程可比填海造田。

      美是美的,我们也拍了许多照片。同行的人赞叹人家投资之巨。

      可是这怎么能比得上真正的烟雨江南?这里只能算是北方城市的江南水乡梦吧,一个寄想罢了。

我看到了一篇文章,在这里写出来,鼓励孩子,也鼓励自己。为父母,我也是要成长的。尽管我性格怯懦,但我希望我能肩负一点担子,教育好孩子。我想教育她,我得从我做起。
培养成长型思维的九个改变:

I don't understand.__What am i missing?
 I give up.__I'll use some of the strategies i've learned.
I made a mistake.__Mistakes help me improve.
This is too hard .__This may take some time and effort.
It's good enough.__Is this really my bestwork?
I'll never be as smart as her.__I'm going to figure out what she does and try it .
I can't make this any better.__I can always improve.I'll keep trying!
I can't read.__I'm going to train my brain in reading.
I'm not good at this.__i'm on the right track.

      读了这几句话,虽说简单地换了几个词,但思维模式的确是换了,由消极变成积极。

         昨晚箫课,琴社来了好几个人,热闹起来。结果,许老爷子吹的是《阳关三叠》,周丽吹的是《今生情可鉴》,一个新学箫的女子在练习发音,学音阶。我来得稍迟些,拿出一叠谱,先吹了下《大漠孤烟直》。后发现音太杂了,就和着周丽的谱,这首曲子我是第一次听到,旋律很美。今早一坐下来,就搜到谱了,也听了下原奏,不难掌握。后来我吹奏《长相思》,周丽说太好听了,一定要复印下来。先说好把谱带回去复印,后来她说还是自己下载吧。
         交流中,她提到,她经常下载曲谱到手机上,然后用手抄谱。佩服!真的是爱乐人!

       我也曾抄过谱。那是在家里,手边没有打印机,老师给我的谱印得不清晰,我就用黑笔重新抄录一份。我对周丽说,抄谱也很好,像学生抄课文,对音乐的节奏也更熟悉一些。
  
    写到这里,想到以前看过一个什么片子,一个钢琴大师,他学钢琴时有一个功课,就是抄谱。抄谱是学音乐人的一项必备课程吧。

    还有也是不知在哪看到过,提到一位小提琴家,经常读谱。他的老师要求他读谱。就像学生早读课一样去读谱子。不哼唱出来,只是默读。

    我对这些能够静静做自己的事情,在某一个世界里,固守自我的人,总是心生佩服,并且希望自己也能生成这样的定力。

    我对音乐的爱好,在我天性里有音乐存在。小时候,每当我看到谁在玩乐器,就羡慕不已。我的一个堂舅,他随手拉拉二胡,也拉不出诸如《二泉印月》《骞马》等名曲,但我也很佩服他,羡慕他。

    我的小舅舅,是笛子高手,他也是跟着一位民间艺人学的。那位老师极看重他,他对音乐的悟性很好,自己做笛子。他常于傍晚时分,立在梧桐树下吹奏,笛声飘到其它村庄。多年以后,遇到不少小舅的中学同学,大家都记得他,并且都不忘提一句,你舅的笛子是真好。因为每次学校搞文艺活动,小舅必要笛子独奏一曲的。毕业后,小舅还是经常吹,我和弟弟也从他那里拿来一两只笛子。不过我们是自己摸索,不上路子。他以后出门打工,再也没有吹过笛子了。也没功夫教我们,现在我学的是箫,会吹一些曲子。弟弟开始也爱吹箫,又自学拉了二胡,现在他跟着孩子一起学起古筝,弹得比他女儿好。

    有一年,我在学校的国庆歌咏赛上获得一等奖,奖品是一支重音口琴,过年了,我带回家来。小舅也打工回家,到我家来,我拿出来请教他,没想到,他口琴也吹得好极了。我也买了些音乐歌曲集子,他视谱吹奏,一次成曲。有时候,我真为有这样的小舅自豪,尽管他高考落榜,尽管他只是一个打工仔。
   
    我的同学考入师范,寒假里,我曾去她家玩,她带我去她爸爸的小学校,那个教室里有一架风琴,她弹了几个音,虽然没有弹成一曲,但弹了几个乐句,我听来已是醉了。又是极羡慕。我突然想起来,我的大学时代竟然没有音乐课了。好晕!那时我是文艺委员,每个周日晚上,要教同学们一首歌曲,我因此常听磁带,学了不少歌。也买了一支小笛子,经常在人工湖畔的草地吹奏。

    说真的,一个人对某一件事的狂热情感说不出理由来。我怎么也不能道尽我为什么喜欢音乐,我也不能道尽我听音乐时的感悟。我无法对另外一个人言说我对音乐的感情,一者是我说不出全部的热爱,二来听者也无法理解我对音乐的发烧度。

    那么这个最狂热的喜欢还是留在心底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城风絮
后一篇:5.19日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城风絮
    后一篇 >5.19日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