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anker
tank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迷失的珠宝

(2010-02-08 22:47:07)
标签:

小说

贵国

器物

纸包

地理学家

陈明

东北

迷失的珠宝

 

一个访客

 

三个月前,正当我为我的平淡生活而苦恼的时候,一个来访者打破了这个宁静。

那天,我本来正在因为编辑讲义的无聊,而望着窗外发呆,球场的学生们正在这个夏季的午后没精打采地踢着球,更加让我有了恍惚的睡意。

这时,门口传达室的老王的呼叫器响了起来:“教授,有个人说是从日本来,希望和你探讨学术上的问题。”

“好吧,让他直接上来吧。“我未加思考,就做出了决定。

不一会,门口响起了非常有礼貌的敲门声——”咚咚、咚咚“——我非常喜欢从细节观察人,这也许是与我的考古专业有关吧。

 

简单的寒暄过后,我知道来的这个矮胖人叫做陈明。

因为有学者说,大多数的人际交往从废话开始,于是我也就客气地问了一句废话:”陈先生从日本来,从名字看不是日本鬼子吧。“

陈明的脸微微发红,似乎有些激动”教授,我真的是日本人。“

”那你的普通话说的很好啊,“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对不起。“

”没关系,教授。其实很多人都认为我是中国人,我才给自己起了一个中国名字,这样也方便我在中国做事。“

”不会是间谍吧?“我心里想。

陈明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继续解释到:”其实我是通过交换学者身份,到贵国吉林大学进行交流学习的地理学家。我一切研究活动,在贵国的安全机构是有备案的,希望蒋教授你不要害怕。“

他这一句话虽然激起了我对他的好奇,同时也让我对他这个汉语熟练的外国人有点反感,一是因为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说一个男人胆小害怕,二是作为一个日本人,却用中文名字拜访我,似乎不礼貌。

于是开始揶揄地:”既然是陈教授,那有什么问题,就尽请赐教吧。“

这次这个叫做陈明的人并没有听出我的语气。而是自顾自地从随身包裹里拿出一个纸包来,摆在我的桌子上。

”蒋教授,这是我之前与贵国同行,在松花江下游考察的时得到的一件东西。我请了一些人鉴定过,这个东西年代似乎不好确定,而且和中国东北的器物造型风格差别不小。所以想请您看一下。“边说,他就边一层层地打开了纸包。

 

纸包不大,一层层地打开之后就更小,最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方形的器物。

出于学术的习惯,我自然地拿起了放大镜,扭亮了台灯。

只见这个方形的器物,纹饰很古朴。凭我的经验一眼就可以断定这个方形器物是上古时期的出品。上面还有一些奇怪的符号,类似文字的符号,似乎又从未见过。如此有价值,又如此奇怪难怪这个陈明先生会带着这个东西来找我。

 

古代的东北地区,属于通古斯语系。这个语系对后世的影响很大,但凡是古代的东北符号,都能在通古斯语中找到相近的类型。按理说会流传得很好,但是后世的东北先民们因仰慕中原文化,纷纷学习仿造汉字,于是没有继承下来。只流藏在古籍及分布在外国的一些民族文化里。

而现在见到的这些,分明与这十分不搭边。我也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陈明似乎看出了我的困境,说:”吉林大学的著名专家我都问过了,大家都肯定是很有科研价值的,但是大家都很茫然。“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陈先生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东西呢?“

”东西是在中国发现的,按照贵国的法律,我只能把它交给贵国的博物馆。而且我是地理学家,不是历史学家,再加上我的交流学习的时间马上就到了,所以我要赶紧把这个东西上交,只是在上交前,我想弄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而已。“

这个自称是陈先生的人还算是精明,或者已经有好多人担心过国宝外流的问题,所以我刚一发问,他就明白了我的想法。

 

这时,敲门声响了,教务干事小王探进头来,”蒋教授,您的课已经到时间了。“

我这才想起来,下午还有我一节课,刚才我发愣就是为了等上课。

陈明也赶紧站了起来,回复了日本人一贯的客套:”蒋教授,既然如此,就不打扰了。“然后掏出来一沓照片和一张名片,”这是这个物品的照片,如果您有时间,希望能帮帮我。“

 

 

 

 

二、奇怪的物品

 

送走了自称陈明的日本人去上课。但是头脑怎么也不能进入课堂,整整一节课一直回想着那个方形的古代物件。古朴的样式,未知的年代,未知的花纹,这些都是足以让一个历史学者感兴趣甚至发狂的因素。

 

从教师出来,推辞了学生的提问,直接回到办公室,把陈明给我的照片挨张挂在办公室的墙上。

这些都是放大了的照片,照得十分清晰,各个角度都有,而且在照片里还标出了刻度尺,看来这个陈明真的是一个严谨的人。

 

到现在我才又好好端详了这个物品的整体。

对于这个物品,看起来就好像一块方砖。从刚才的感觉上看,这不能是一个盒子,实心可能大一些,上面还有纹饰,难道是玉玺,当然这个不可能的答案,因为真正的玉玺都在博物馆里睡觉呢,我不禁对自己的遐想而自顾自地笑了。

 

看了一会,仍然没有头绪。天色已晚,我也就下班回家了。

接下来的日子,面对着上级主管部门的检查和评估,整个学院的人都在忙得不亦乐乎。我也就无暇顾及这个古物了,甚至有时侯看了一眼,想可能是哪个古代部落的先人遗物罢了,也就未加心思。也从未好好思考匿名日本人、东北松花江、无年代古物之间的联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