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ibingduo
libingdu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8,544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烟雨苍茫第二十二章父亲给母亲的一封信

(2014-09-13 20:46:57)
分类: 烟雨苍茫

         第二十二章    父亲给母亲的一封信

 

世钦:

       来此之前曾写一信,谅已收见。谭(外语系党总支书记谭敏)来带的话已告诉了我。会议伙食吃得很好,一日三歺都有馒头,天天有肉、肝、猪杂、豆腐之类,早晨有时吃油条豆浆,有时吃包子,有肉馅和糖馅,吃得饱而且舒服。有点像住疗养院,晩上的讨论改成自学,实际上是散步、吹牛、聊天。看来,来此开会还是对的。对不来的同志,到会的人反应很大,核心组曾发一电报,又各发一信。接到信后,也有来的,但为数不多。

       我是一个文人,少年时喜欢舞文弄墨,虽非诗人,但却自觉有一颗诗人的心。少年时喜欢登山临水,每缓步行吟,默诵古人诗句,望天空白云,颇涉遐想,感到自己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怡然自得,感到其乐无穷。我虽然身体不够健康,但是带病延年,能活到现在,看来还要活十五年至二十年,我觉得是和我这种恬淡旷达的性格分不开的。人总要有几分阿Q精神,自我欣赏,自我淘醉。希腊神话上的Narcissus[注1]自我欣赏,顾影自怜,终至骨化形销,变为一束鲜花,这是很美丽的神话,这种自我欣赏的精神要有一点才好。七间桥下的河水,流速很大,潺湲水声,不舍昼夜,有时清沏异常,晶莹可爱;有时造纸厂放废水,则满河都是滚滚黄流,但为时短暂,大部分时间河水都是清沏的。昨天在河边洗衣服,默诵古人的话:“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兮;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兮。清斯濯缨,浊斯濯足,自取之也。”[注2]这里边含着哲理。当然,这是封建时代地主资产阶级的东西,哲理也是他们的哲理。但是否我们也可以借用一下呢?我看有时是可以的。英国十八世纪有所谓哲理派诗人,有一首诗,通篇都记不得了,只记得其中两句的大意是说:夫妇有如圆规的两只脚,一只脚固定在圆心上,另一只脚便可以围绕着圆心沿圆周随意转动。就我们两人而论,你看像不像?你这只脚固定在圆心上,我便可以随意转动。不是吗?……算了吧,要写的还多,乱想乱写一气,你看了不知作何感想!

       我在此,对家里有三种挂念:一是怕你一人太劳累,带着海鹰(按:我姐姐的小孩),唱独脚戏是不容易的;二是惦记着老七的学习,怕受影响;三是怕海鹰生病,说真的很想海鹰,看见人家带孩子来的,像海鹰那样的年龄,就想起海鹰来

       老七,不要泄气。在顺利的条件下,往往疏忽大意,反而没有成绩或成绩很小;在困难的条件下,加倍努力,往往会取得更大的成绩。“温故知新”,这是学习的规律,如你不便进行新课,就温习旧课。旧的巩固,就为新的学习打下更牢固的基础,也是很必要的。赵伯伯、余叔叔,只要你肯向他们求教,他们是愿意教的,你要善于利用时机。学习有时如医病,换个医生,也许对病是有利的。老七应该主动和介绍人谈话,汇报自己的思想,争取早日加入组织。估计“10.1”可能发展一批团员。书桌下的柜内有一个大纸袋,其中有你们兄弟几个的入团申请书,可以参考。爷爷奶奶已去世,可以不填写。

       前天赶场,买了三十个鸭蛋,四十七个鸡蛋,不易买。还是在路上零碎收购的,西师买蛋的都是在路上截。买东西心里有些七上八下。鸭蛋九分一个,找不到鸭棚子,鸡蛋七分、八分都有。一百个核桃,一角钱七个,菜油一元六一斤。李婆婆很好,不要报酬,我想托她买鸭蛋和鸡,临走送她点东西。屏錦镇闹鸡瘟,有老师买的六个鸡都死光,到临走时再买吧。买了一口铁锅(一尺二寸),怎么带走这么些东西,真愁人。

       好,不多写了。

                                                                         岳   1972.9.19

     注1]Narcissus是个美男子,他在水边看到自己的影子,越看越觉得漂亮,不忍离去,终至化为一束水仙花(英语的水仙花的名字即由此得来)。

     注2]这是孔老二的话:水清则洗帽缨,水浊则洗脚,这是“自取之也”。

                                                    

                                                     附记

                                                        1

       1970年底,因与原苏联的边界冲突,全国加强战备。哈尔滨工业大学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部分系科,准备搬迁到大后方重庆,选中了西师这块环境优美、景色怡人的风水宝地。由四川省革委会下文件,西师搬迁到梁平县(梁平县中学及屏锦区中学),忠县(忠县师范及忠县中学)安身。这使西师的教职工议论纷,引起思想上动荡不安。有一中文系教师在离开西师时发泄怒气,在墙上题字:“今日整装去,此生不再来。”父亲在1970年8月6日日记中写道:“阴。劳动一天:搬家具。从李园图书馆及三教学楼搬至体育系的风雨操场,集中起来以便搬运。”但由于哈工大的机器、家具堵塞图书馆走廊,使搬运工作暂停。“家具运不出来,但文科图书馆的门却被撬开,搬东西的一些群众既不能搬家具,目标转移到藏书室,如饿虎扑食,大肆抢掠,听说竟有人用箩筐装盛,其次则十本八本,三本五本不等。”目睹如此“盛况”,很多教师无比愤慨

       外语系是搬迁到梁平县屏锦区中学,留下两人作留守人员,负责帮教职工办理转寄信件杂志,取送粮票等后勤工作。不少群众向领导要求让母亲留下,因为他们觉得母亲办事他们放心。连领导小组组长都说:“刁世钦的威信还很高啊!”平时多做工作,多卖气力,看起来好像挺吃亏,但群众心中有杆秤,关键时刻能得到群众的信任。

       父亲于1971年5月离开西师前往梁平县屏锦中学,住一间像“碉堡”的房间里,空气不流通,黑暗潮湿,窗户很高,又小又少,教师们住上下铺,父亲住下铺。但比原来想像的条件稍好一些,因为还有职工暂住工棚。(1973年9月哈工大迁回哈尔滨,哈军工二系迁长沙,西师迁返北碚,又是一次穷折腾。)

                                                        2

       1972年2月,多数教职工回西师过春节、休整。到9月份要求党员先回屏锦开党员大会,学习中央文件,批判林彪的反党罪行,需一个月左右。许多党员都不愿去,结果只有父亲等少数几个党员报名去了,父亲给母亲的信即是由屏锦中学写给母亲的。

       这次学习,因父亲的组织生活已解决,所以一天只是学习文件,开讨论会,心情比较轻松。星期日休息则去赶场买农产品。有时还去看年轻人钓鱼,晩上回来煎鱼吃,改善生活。他在日记中写道:“晚饭后,与谢、牟等人沿河散步,循堤行数里,一片平原,竹林疏树,小桥流水人家,别有一番天地。忆1937年冬,初次入川,舟次宜昌,喜附近风景,曾作絕句数首,全都忘却,只记得两句:‘疏林几树倪迂画,彩霞半天仲则诗。’今睹此风光,这两句又浮现脑际。回首前尘,已三十五年,当时才二十三岁,今则将近花甲,自壮及老,几经变幻,不胜感慨系之矣。”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是清朝诗人黄仲则的诗,父亲高中时被黄仲则的诗迷住,成为黄的粉丝,时常浅吟低唱这一联诗句。父亲年轻时纯粹是一介书生,一次母亲让他上街买两斤薄皮猪肉,结果他在街上转了一圈,空手而回,说市场上猪肉都是几指厚的皮,原来他把猪皮下的膘都看成是皮子了,故无法找到薄皮猪肉。这次到屏锦赶场买鸡鸭蛋、核桃、鸡等均未出什么差错。但买熬汤的沙罐时却又出了洋相,别人告诉他前面有一家卖沙罐的小店,店主叫赵沙罐,父亲信以为真,到小店喊:“赵沙罐,赵沙罐,买一个沙罐!”店主生气道:“我姓赵,但不是赵沙罐!”父亲才知上当,忙赔礼道歉,不过沙罐还是买成了。

       空余时间,父亲常和老朋友一起散步、摆谈。一次与老友潘仁斋同床而眠,父亲在日记中写道:“我俩话旧谈心,絮絮不休,直至午夜一时。彼此互提意见,他诫我原则性不强,今后应加强原则性,加强阶级观点。我给他提两点意见:1、政治上有优越感,不以平等待人,这是群众关系不好的主要因素。‘解放’之后,安排了工作,似乎有点翘尾巴,这是应该注意,值得警惕的。2、在经济上大手大脚,满不在乎,有铺张浪费现象,也影响子女,今后也应注意。老友谈心,都很直爽,有时争得面红耳赤,但最后彼此都感觉获益匪浅。朋友相处,正应如此,但是能够彼此规劝,互相勉励的朋友又有几人?古人说:平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这是古话,或不适用于今日,但目前仍是一般泛泛之交多,能推心置腹的朋友少。”

       在1972年10月2日的日记中,父亲写道:

     “夜雨,风大,早饭后雨止,云隙露晴空,因与老牟拆洗被子,晾在竹竿上,风吹飘浮,午饭即干。下午谢美立为缝好,很轻松地洗了一床被子。

       午饭后,没睡午觉。与刘兆吉(西师教育系主任,著名心理学家)散步去水库,攀登堤上,望碧绿湖水,天风荡衣袂,别有一番天地。又循马路去天星桥,风景十分优美。且行且谈,十分舒畅,若干年无此乐趣。与兆吉相识三十年,从未如此开怀畅谈过。”

        父亲请老朋友高振业、杜子荣吃饭,“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进余杯。”父亲感到与杜甫的诗意吻合,不亦乐乎!

                                                        

                                                         3

        父亲年青时喜爱古诗词,他在日记中回忆:“往年在沙坪坝读书时,薄暮踽踽独行,徘徊于嘉陵江畔,默吟古人诗句,或英国浪费诗人的名句,怡然自得,真如陶渊明得意之时自谓是羲皇上人。记得有时仰望满天星斗,因默吟黄仲则的‘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由此句又联想到苏曼殊的‘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芒鞋破缽无人识,踏遍樱花第几桥?’黄仲则的‘一星如月看多时’,竟有人为之考证:乾隆某年某月某日,夜晚有慧星出现天空,仲则所指盖即此星。实在是吃饱了没事干,才这样穿凿附会。诗人的想像和具体事物不甚相干,有考据癖的人,望文生义,穿凿附会,不惜浪费时间,穷搜佐证牵强比附,最是无聊。”但旧体诗难作,父亲也很少作诗。没想到“文革”中却写起诗来。

       1971年庆祝“七.一”出壁报,父亲大胆写了一首歌颂党的诗《光辉灿烂五十年》。请懂诗的教师修改,并广泛征求意见,无异是“老处女作”。到年底,外语系与生物系合办新年专栏,支部领导约父亲写一诗。父亲本不能诗,因“七.一”时写了一篇“老处女作”,其中“伟大时代我有愧”一句引起大家的起哄,以后屡被发动写诗。此番正在整党学习,不便推辞,只好应名献丑。因得两句自嘲:“少不能诗老何为,一句成名碉堡知。

       下面是父亲这一时期写的两首生活诗:

                                                   

                       老妻嫌我开卷读,      开卷一读百事误;

                       门外喧嚣听不见,      牛奶烧泼饭煮糊。

                                                   

                       凌晨五时即起床,    《北京周报》字字香;

                       随抄随摘随忘记,      读书原来是空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