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ibingduo
libingdu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892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文革中的川棉一厂武斗----文革记事之七(2)

(2011-02-20 19:25:46)
分类: 文革往事

                                     三、

    大规模武斗终于在川棉一厂点燃了导火线,成都爆炸了,从这里开始了一幕又一幕震撼人心的血的悲剧。

53日下午川棉产业师将川棉红旗师,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首都红代会和川大826等组织共五人强行绑架并毒打。子夜,产业师向红旗师进攻,冲入造反派宿舍打、砸、抢,许多红旗战士被赶出川棉一厂,他们悲愤地来到川大过夜。

对于刚刚复兴的826和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来说,彻底打垮川棉产业师这个宿敌,扭转局势,是十分必要的。54日,川大826数千人倾巢出动,沿途不断有中学826分团,工人造反兵团各下属分团加入,队伍声势浩大,如一股洪流汹涌澎湃,淹没了大街小巷,到处是鲜艳的红旗,队伍拉了几里路长。红卫兵成都部队的地院支队,成都工学院支队,红卫东,成铁二七的队伍也赶到川棉一厂,参战和观战群众有数万人,对川棉一厂形成包围之势。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的宣传车“红色堡垒”也开来呐喊助战。川棉师组织数千人在厂内设置防线,严阵以待。

我们多数人都是赤手空拳,作战的武器就是石块。开始石头战,双方远距离投掷石块,石块如飞蝗在空中飞舞。解放军的队伍赶来了,用广播命令不要搞武斗,然后隔离武斗双方,在双方中间地带组成一段人墙,空中密密麻麻呼啸而至的石块不时落到解放军战士头上,不一会儿,好几个战士就被打得头破血流。(多年后我担任贵州地质一中付校长,一次一中职工与地质中专职工打死架,我奋不顾身隔开双方,但地质中专职工投掷一板凳,擦着我头顶飞过,打在一中职工脸部,鼻血飞溅,喷了我一身,我穿的一件白衬衣变成了血衣。事后我才更加理解,当年解放军战士为履行制止武斗的职责,是冒了多么大的危险。) 解放军的人墙很快就支持不住,被迫撤离。我们步步紧逼,人潮涌动,喊声震天,冲锋号吹响,双方用棍棒,拳头开始肉搏战,就象古战场的两军混战。人数处于劣势的川棉产业师被打散,部分残兵退入厂区一幢五层高的红砖大楼,这就是产业师的总部所在地,被称为“产业大厦”

向“产业大厦” 发起总攻,从楼顶飞下来如雨的石块、砖头、石灰、着火的汽油……,楼下聚集的人太多,不时有人受伤,据说当天死2人,伤260多人。我们年级的一男生被石块击中,鼻梁被打断,立即送到医院。东郊地区群众都行动起来了。大街上居民群众,小孩,老大娘都自动组织起来筑街垒,查截贫下中农战斗军前来声援和运送武器的车辆,大批医务人员前来抢救伤员,不少群众到医院慰问伤员,送鸡蛋、水果,颇有点人民战争的味道。产业大厦的大门紧闭,我们是从一楼的窗户翻进去的,里面是职工宿舍,大家从床上、桌子上踩过,然后打开大门,大队人马蜂拥而入。我还没有上到五楼,战斗就结束了。这时我看到了令人恐怖的一幕,战俘们满脸满身鲜血地被拖出大楼,沿途不断受到石块、棍棒、拳头的打击,不少人已经变得血肉模糊。这是我见过的最血腥的事件,我不喜欢血腥,如注的鲜血会使我内心颤抖,所以高考时一个医学院也未敢填,我在文革中也从未打过俘虏,从未打过自已的老师,甚至同班同学之间也未动过手。所以当时的场面令我惊愕,留下的印象至今不忘。

川棉一厂的武斗以造反派的胜利,产业军的失败而告终。

                            四、

6月份我对参加武斗己渐渐不感兴趣,就响应与工人阶级相结合的号召,到成都羽毛厂去充当826派的下厂工作人员,同去的还有几个中学生,还有一位首都红代会的代表,是北京医学院的高年级女生。产业军瓦解后,826和红卫兵成都部队又打起了内战,武斗升级,动用了各种武器。川大和一条马路相隔的成都工学院之间经常互相射击,平时主要射击对方装在高烟囱上的喇叭,有时自已这一方在校外武斗中死了人,也要向对方目标乱放一阵枪。曾有川大学生在寝室被窗外飞来流弹击中而亡。一次在操场打球的学生突然受到枪击,一女生腿部中弹。我们到食堂吃饭,要通过一段开阔地,都要弯腰快速通过“封锁线”, 有时甚至匍匐前进。更有甚者,解放军独立师师长杜灵于1968122日晚9时许,前往某团处理军务乘车回营,行经劳动人民文化宫门前,不幸头部中弹而牺牲。可见武斗之严重和激烈。

一次成都军区出现有人放冷枪事件,怀疑是企图暗杀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组长、成都军区政委张国华。826战斗团决定上街游行,表示支持《红十条》,支持张国华。由于武斗,学校里学生已很少,都纷纷离校回家或出走了。我们留校学生被组织起来成为“敢死队”, 每人发了一把藏族腰刀。游行时,前面走的是学校武斗专业队“五•二三” 部队,他们都有枪,我们“敢死队”没有枪只有刀,跟在后面。街上行人稀少,不时有人放冷枪。我们一路高呼“捍卫《红十条》!”“支持省革筹!”的口号,在凄冷的街道显示我们的勇敢和武力,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类似的冒险活动。不过我对那把藏刀却非常喜欢,一直珍藏在箱子里。但天有不测风云,一次中826(中学的826战士) 到川大来找枪,找子弹为死难战友报仇,没有得到满足,竟私自窜入寝室找枪,找子弹。正好我回重庆去了,不在学校,我的藏刀被那批无法无天的中学生偷走,使我心痛了好久。

我最终脱离武斗战场不是因为学习毛主席著作提高了认识,而是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的一次讲话,这位老夫子讲了一句大实话,他讲道:“为武斗而死比鸿毛还轻。”一下子点酲了我发热的头脑,使我醒悟过来,恶梦醒来是早晨,我就此远离武斗。以后我参加了一个赴西昌的调查组(调查西昌曾组建过的自由民主党的情况),然后就回重庆探望父母去了。

                                                      2011-2-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