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芮徍玘
芮徍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什么中国母亲有优越性? - Why Chinese Mothers Are Superior?

(2011-02-11 00:18:00)
标签:

杂谈


为什么中国母亲有优越性? - Why Chinese Mothers Are Superior?译言-社会/文化/法律
原作者:
来源Why Chinese Mothers Are Superior - WSJcom
译者mytram
为什么中国母亲有优越性?


没有玩伴聚会,没有电视,没有电子游戏和长达数小时的音乐练习能够制造快乐的儿童吗? 当他们反抗时,又会发生什么呢?


作者: AMY CHUA


中国家长是如何培育出模式化般成功的孩子令许多人感到不解。人们不了解这些家长靠什么生产出如此之多的数学奇才和音乐神童,这样的家庭是什么样子的,而他们是否也能这样做。那么,我可以回答他们,因为我做到了。这里有一些我女儿,苏菲亚和路易莎,从不允许做的事情:


* 参加聚会活动在朋友家过夜
* 参加玩伴聚会
* 参演学校的戏剧
* 抱怨不能参演学校的戏剧
* 看电视或者打电子游戏
* 自己选择课外活动内容
* 获得A以下的成绩
* 在除了体育和戏剧的科目中,拿不到第一
* 演奏钢琴或小提琴以外的乐器
* 不演奏钢琴或小提琴


我这里的"中国母亲"是泛指一种类型的家长。我认识一些韩国,印度,牙买加,爱尔兰,和加纳的家长,他们也是这样类型的父母。相反,我认识一些中国裔母亲,有意识或无意识地选择没有成为这样类型的中国母亲。而她们几乎总是出自于那些出生在西方的中国裔母亲。我这里的"西方家长"也是这样的一种泛泛的说法。西方的家长自然是各式各样。


然而,即使当西方家长认为他们在严加管教时,他们通常远不及中国母亲之严厉。例如,我的西方朋友认为让孩子每日练习乐器30分钟、最多一小时则为严厉之举。对于中国母亲,第一个小时的练习是容易的部分。而在第二、第三个小时才开始困难起来的。


尽管我们对文化模式化的腔调有反感,但是众多的研究表明中国人和西方人之间在育儿方面有着明显并可以量化的差异。在一项对50位西方式的美国母亲和48位中国移民母亲的研究中,几乎70%的西方母亲或者说"强调学业有成无益于孩子"或"家长需要培养学习是有趣的观点"。相对地,几乎0%的中国母亲有同样的认识。相反,绝大部分的中国母亲说他们相信他们的孩子能成为"最好的"学生,"学业成就反应成功的家教,"并且称如果孩子在学校表现不佳则表明哪里出了问题和家长没能做好自己的工作。其它研究指出中国父母每天花费多于西方家长大约10倍的时间在孩子的学业上。相比之下,西方的孩子更可能参与体育运动团队。


中国式母亲所理解的是在你擅长某事物之前其中是没有乐趣可言的。要达到擅长于某事,你只能付出努力,而孩子从不会自愿地付出努力的,那么这就是为什么能不被他们的喜好所左右变得尤为重要。这经常要求家长们坚持,因为孩子们会反抗;万事开头难,而西方式的父母倾向于在开始时便放弃。然而如果正确地处理,中国式的战略能建立一个良性循环。坚韧不拔地练习,练习,再练习是通往卓越的关键;死记硬背在美国是被低估了。一旦一名孩子开始擅长某些东西 -- 数学,钢琴,投(棒)球,或者芭蕾 -- 他就会受到夸奖,被羡慕和有满足感。这些则会建立信心和将曾经没趣的活动变得有趣儿。进一步地会让家人更容易地要求孩子付出更多的努力。


中国家长能做些西方家长所不能的事情。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次 --也许不止一次地--我对我母亲表现得十分的不尊重,我父亲用福建话气愤地叫我"垃圾"。那做法很起作用。我感觉很可怕,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惭愧。但那并没有伤害我的自尊或诸如此类的东西。我清楚地知道他有多么地看重我。我实际上没有认为我一无是处或觉得自己"垃圾"。


作为一名成年人,有一次我在苏菲亚对我极其不尊重时采取了同样地举动,用英文称她垃圾。我在一个晚餐聚会时提及此事,我立即受到了排斥。一名叫玛希的客人感到如此的不愉快而不得不提前离开。我的朋友苏珊,也是当天的女主人,则试图在留下的客人中为我恢复名誉。


事实上中国父母的确能做些对西方人而言无法想像的事情,即使是些在法律上可行的事情。中国母亲能对她们的女儿说,"胖子-减肥。"相比之下,西方父母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绕开问题,谈论"健康"而缄口不谈"肥胖"。而他们的孩子终于还是得参与治疗饮食紊乱和负面形象。(我曾经听见一位西方父亲向他的成年女儿举杯祝酒时称她为"美丽而又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干。"事后这名女儿告诉我那话令她觉得自己是垃圾。)


中国父母能直言命令他们的孩子把事情做好而西方父母只能让他们的孩子尽力而为。中国父母能说,"你真懒惰。你的同学都已经超过你了。"相比之下,西方父母不得不在他们自己对成就的矛盾感情中挣扎,然后再试图劝说自己不要对自己的孩子的成长结果而感到失望。


我对中国家长如何能够如此行事而不受束缚进行过长期的深度思考。我认为在中国与西方父母的观念模式之间有三点显著的差异。


首先,我注意到西方父母对孩子的自尊极为忧虑。他们担忧当他们的孩子遭遇失败时感觉是什么样,并不断地试图向孩子们保证他们是如何的优秀,即使是在平庸的考试成绩或演奏会表现面前。换句话说,西方父母关心孩子们的心理。而中国父母则不然。他们假定人的力量,不假定脆弱,而结果是他们的行为也不同。


例如,如果一名孩子在一次考试中得了A减,西方父母则更可能是表扬孩子。中国母亲则会在惊恐中气喘吁吁地问出了什么问题。如果这名孩子得了B,一些西方父母仍旧会表扬孩子。也有另一些西方父母会让孩子坐下然后表示不满意,但他们会小心翼翼地不让孩子感到自己无法胜任或缺乏安全,并且他们也不会说孩子"笨","无用"或"令人羞耻"。私底下,这些西方父母也许担忧他们的孩子只是没考好而是有能力学好那本课程的,或者是担忧课程安排甚至是整所学校有问题。如果孩子的成绩没有改观,他们也许最终会安排与校长见面对课程的教授方式提出疑议或是质疑授课教师的资质。


假设一名中国孩子得了个B--只是假设因为中国孩子不会有这样的成绩的--随着一阵尖叫,母亲就会扯乱头发般地爆发了。遭受打击的中国母亲会找来几打,也许数以百计的测试练习,然后会和孩子一起一直练到得到A才会罢休。


中国父母要求完美的成绩因为他们相信孩子有这样的能力。如果孩子做不到,中国父母便会猜测这是由于孩子不够努力造成的。这也是为什么对付不合格的成绩的办法总是苛责,惩罚,和羞辱这个孩子。中国父母相信他们的孩子足够的强大来承受如此般的羞辱,并从中走出了。(而当中国孩子表现优异时,家长也会在家中大量滥用滋长自我的夸奖之辞。)


其次,中国父母相信孩子欠他们一切。有这种想法的原因不是很清楚,但可能源于两者:儒家孝道和这些父母为了孩子做出的诸多牺牲和努力。(中国母亲的确身体力行,竭尽全力地长时间地参与辅导,练习,以及询问并监视他们的孩子。)无论如何,中国孩子必须倾注一生听命于父母和令他们为其骄傲以偿还父母。


相比之下,我不认为大多数的西方人持有孩子永远亏欠着父母同样的观点。我的丈夫,杰德,实际上就有着相反的观点。"孩子没有选择他们的父母,"有一次他对我说。"他们甚至没有选择被生下来。是父母强加生命于他们的孩子,因此抚养他们也应该是父母的责任。孩子并不欠父母的任何东西。他们的责任是在他们自己的孩子身上。"这些让我觉得西方父母得到的是一桩糟糕的生意。


再次,中国父母相信他们知道什么是对孩子最好的而且因此推翻一切孩子自己的愿望和喜好。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女儿不能在高中交男朋友,和为什么中国孩子不能参加在外过夜的露营活动。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中国孩子敢对他们的妈妈讲,"我在学校的戏剧中有个角色!我演六号村民。我每天从3点到7点得留在学校排练,而且我周末还要搭车去排练。"只有上帝能帮帮敢这么干的中国孩子。


别理解错了我:并不是说中国父母不关心他们的孩子。恰恰相反。他们能为了孩子放弃一切。这些只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育儿模式。


我这里有个胁迫有益的故事,中国味的。潞潞(音)7岁左右,已然演奏两种乐器,而且正在练习一段钢琴曲目叫做"一头小白驴"(A Little White Donkey),是法国作曲家Jacques Ibert的作品。此曲目非常可爱,能够令你想像到一头小毛驴和它的主人在乡路上漫步的情景,但是对于年幼的演奏者掌握起来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困难,因为两只手不得不弹奏精神分裂般不同的节奏。


潞潞自然办不到。我们不间断地努力了一个星期,分开练习每只手,一遍又一遍地。但是只要我们试图将两只手放在一起,一只总是变成另一只,然后整个曲目就被打乱了。最后,潞潞在下一节课的前一天恼怒地宣布她要放弃,然后跺着脚走开了。


"马上回到你的钢琴上去,"我命令着。


"你没法让我办得到。"


"噢,我能。"


回到钢琴上,潞潞让我付出了代价。她又打,又捶,又踢。她抓起乐谱撕成碎片。我重新粘好乐谱又套上胶袋防止再被撕坏。然后我把潞潞的娃娃房拽到车里,告诉她如果她到明天还不能完美地演奏"一头小白驴"我就把它一片一片地捐赠给基督教救世军(The Salvation Army)。当潞潞说:"我以为你去了救世军那里呢?你怎么还在这儿?"时,我威胁她没有午饭,没有晚饭,没有圣诞节或者光明节地礼物,两年、三年、四年没有生日会。当她继续弹不对时,我告诉她这是故意地让自己发狂因为她私底下害怕自己做不到。我告诉她抛开懒惰,懦弱,停止放任自己和扮可怜相。


杰德把我领到一边。他要我停止辱骂潞潞--可我并不是在那样对她,我只是在激励她--而且他不认为威胁潞潞有帮助。另外,他说也许潞潞的确就是无法掌握这项技巧--也许她还不具备那样的协调能力--我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吗?


"你不相信她,"我责怪道。


"荒唐,"杰德不满地说。"我当然相信。"


"苏菲亚这么大的时候就能弹奏这一段。"


"但是潞潞和苏菲亚是两个不同的人,"杰德说到。


"噢,不对,不是这样的,"我翻着眼睛说。"每一个人都以自己特别的方式而特别,"我讽刺地模仿道。"每一个失败者以自己特别的方式而特别着。那么别担心,你连根手指头都不用动。我愿意一直坚持下去,我也乐意充当被人恨的角色。你可以充当被她们爱戴的角色因为你能给她们做薄饼和带她们去看扬基队的比赛。"


我卷起袖子回到潞潞这边。我用了我能想到的每一种武器和战术。我们从晚饭一直努力到夜里。我不允许潞潞起来,不许喝水,甚至不许去洗手间。房子成了战区,而我嗓子都喊哑了,但是仍然没有进展,以至于我都开始动摇了。


然而,毫无征兆地,潞潞做到了。她的手突然就能一起弹奏了--她的右手和左手能独自平静地完成自己的部分。


潞潞与我同时意识到了。我屏住呼气。她稍有迟疑地又尝试了一次。然后她又更自信地更快地弹奏一遍,而节奏仍然被演奏出来。过了一会儿,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妈妈,看--这多容易!"之后,她要一遍一遍地弹奏这段曲目都不想离开钢琴。晚上,她到我的床上睡觉,我俩又搂又抱,开怀大笑。几周后当她在一次演奏会上表演"一头小白驴"后,有父母走过来对我说:"真是属于潞潞的完美的一段呀--劲头十足,很潞潞。"


甚至杰德也归功于我。西方父母很担忧孩子的自尊。但是作为一名家长,你能对他们的自尊做的最糟糕的事就是让他们放弃。而在另一面,没有比掌握你开始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更能增添自信的了。


有些新书将亚裔母亲描绘成富于心计,冷漠,过渡驱使的人,而对她们的孩子真实的兴趣而漠不关心。许多中国人私底下相信他们关心孩子而且情愿为孩子比西方人放弃更多,而认为西方人是放任他们的孩子落得个糟糕的结果。我认为这是双方的一种误解。所有称职的父母都想给孩子最好的。中国人仅是对如何做到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西方父母试图尊重孩子的个性,鼓励他们追求自己的真实激情,支持他们的选择,提供积极的支援和培育环境。相比之下,中国人相信保护他们孩子的最好方式是让他们为未来做好准配,让他们看到他们能力所能达到的高度,用技能,工作习惯和无人能拿走的内在自信来武装他们。


-Amy Chua是耶鲁法学院的一名教授。著有"Day of Empire" 和"World on Fire: How Exporting Free Market Democracy Breeds Ethnic Hatred and Global Instability." 本文节选自她的"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一书。该书即将于周四由企鹅(美国)集团旗下的企鹅出版社发行。Amy Chua版权所有。


添加新评论
相关文章:
中国孩子多为数学天才和音乐神童,原因何在?
滑动的数学:iPad进学堂
电子教科书,颠覆以往教学观念
教育融入实践
中国教育:考试笑傲全球,改革任重道远 之美国网友评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