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美丽的诗
美丽的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657
  • 关注人气:35,5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中秋啊

(2010-09-23 14:31:43)
标签:

育儿

江西

宋体

父母家

团圆

杂谈

“祝你中秋快乐!”中秋节这天如期接到远在广东的朋友的电话,接到她温馨的祝福。每年的中秋都会接到她的电话,这已经成惯例了。这次,我在祝福她的同时顺便问她怎么过节也不回家,也不回家看看父母同家人团聚团聚。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有点后悔了。要知道,朋友并不是这个中秋没回家,她已经是有好几个中秋没回家了,准确讲,到广东后每年的中秋节都没回家。团圆,对她而言,一直是一种难得的奢念。不知道朋友是不是省钱。在我国,很多在外面奔波的民工,他们其实都没有过节的概念,除了过年。他们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中秋是万家团圆的节日,是我们国家传统的节日,不是不想回家,只是回家一趟不容易,成本不小,背井离乡到外面打工就是为了多赚点钱,把钱花在来往的车费上划不来,用家里老人的话来说,是作孽。所以,宁愿孤独地接受思念的煎熬,也不会回家同家人团圆。可能,朋友也是这个原因吧。我想。

 “我也想回家,每年的这个时候,回家的念头不是没有,但我觉得,还是不回去的好。回家,回哪个家呢?回哪个家都没意思。还是一个人在热闹的城市独饮一份无人知道的寂寞吧。命该如此,有什么办法呢?”那边,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然后以非常沉郁的语气慢慢地说:“对你说吧,我不是在乎那几个车费钱,我在这边工资还可以,一个月下来有三四千,吃住公司全管了,我花不了多少钱,但我是典型的月光族。你信吗?”她这样说,我就听不懂了,每个月纯收入三四千,自己又不怎么花钱,怎么会是月光族呢?我真的听不懂,也琢磨不透。“告诉你吧,我每个月一发工资,就把工资大致分成两半,一份寄个我的婆家,一份呢寄给我的父母家,当然,父母家的多一点。婆家对我是感恩戴德,婆家的人都对我好。但我的父母就不这样了。我每次寄钱回去,父母都嫌少了,认为我这个女儿不顾家,有了婆家就对自己的父母生分,认为我没尽到做女儿的责任(没把工资全给他们)。当然,父母也有他们的难处。我有一个弟弟,早几年出了学校门之后就一直在外面游荡,钱没赚到几个,花费倒是很大,没钱了就晓得到家里拿,隔三差五喊要钱,父母就是他的提款机,父亲的那点工资自然不够他花销,不够的就只能靠我填补了,当然这是一个无底洞。如果我没成家,我可以尽自己的全力帮衬家里,只是我现在有自己的家了,我不可能把工资全给父母寄去。说实在话,结婚的这些年,我老是给父母家寄钱,我的爱人挺有意见的,他只是口面不说而已。”朋友停顿了一下。原来,我的这个乐天派朋友心中还藏着这么多的心事。其实,她活得很累,沉重的责任和负担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但她在苦苦坚持。在她的脸上,除了笑容还是笑容。但是在,这是表面现象,很容易误导我们的感觉。有人说乐天派其实活的最累的,看来,这种说法很对。“不瞒你说,过年过节我很渴望回家,在外面做事的人,哪个人不想家不想父母呢?结婚之前,我每个中秋都回家,那个时候,弟弟还在上学,没有现在这么混球,家里的开支也没这么大,我回家父母高高兴兴的,一家子围桌而坐吃着月饼互述相思之苦,那样的场景多么幸福啊。可是,那样的场景在我成家后就永远成了梦。我的爱人是江西的,大我九岁,个头相貌都不怎么样,但有一点,人品好,脾气好,会疼人,尽管父母极力反对,但我们还是走到了一起。父母从那个时候开始恨我,恨我们,用他们的话来说,就当我死了。我们两个是真正的自力更生,我们的婚礼,我的家里没给我一分钱,我的嫁妆是我自己置办的,当时,我们包车从衡阳到江西,车队浩浩荡荡,婚礼办得很热闹,前前后后我花了几万块,我这样做是为了给父母长脸,可是父母不领情。我生孩子的那段时间,父母也没来看我,我打电话给他们,他们开口就骂,我是天天以泪洗面。我知道,父母这么恨我,并不是担心我的婚姻幸福,而是恨我为什么把自己嫁掉了,因为这样我就不可能把做事的钱给他们了。在他们的眼里,我这个女儿就是摇钱树,如果有一天,没钱可摇了,就没什么价值了。所以,我结婚后,父母对我的态度就完全变了,变得不可思议。我生下孩子半年后就又到了广东打工,刚开始的那阵子,我在车间干活,工作辛苦,工资不高,但我还是把大半工资汇给家里,我是不会计较父母的,我是她们的女儿,我怎么能计较父母的刻薄呢?做儿女的,不管父母对自己怎么样,都要好好报恩,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也许我是愚孝吧。我是不是傻呢?哎!今年过年,我和爱人初二到父母家拜年,爱人给了父母800元红包,我瞒着爱人又给了他们1000,我们多住了几天,父母就不高兴了,给我脸色看。我的心里难受死了。上次,我请假回家,回去的时候带了6000多元,这可是我半年的奖金啊,我舍不得花,回了两个家,先衡阳,后江西,一个家给了一半,身上的钱就没了。婆婆高兴得不得了,父母骂我骂得要死,唉,回两个家的感受是冰火两重天啊。只是,我还有点安慰,婆家还看得起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假象。母亲骂我蠢,为什么给婆家钱,有钱的时候看到的是笑容,没钱的时候不知会怎么样,不晓得想后边,还不如把钱全给他们,给弟弟花。唉!真的,我不知道我心中的那点安慰会不会也是假的,现在爱人对我不冷不热的,让我很是担忧啊。我的家人,给我的感觉很不真实的。”她的内心被苦闷的情绪填得严严实实的,所以,她的倾诉一直带着哭音。

 我注意了一下通话时间,我们这个电话差不多已经打了两个小时了,手机都有些发烫了,但我不忍心挂断电话,现在的她需要一个倾听者,毕竟,她平时把自己包裹得太严了压抑得太久了,她的苦闷,只有她一个人在承受,她的内心,是一座孤苦的城池,城门紧闭,就是她的爱人也不让进去。她需要倾诉,需要宣泄,不然,她会崩溃的。“你知道吗,上次回来后,我哭了一个通宵,把眼睛都哭肿了,请假在屋里不吃不喝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天,想死的心都有了,但还是坚持活着,坚持上班。上个月,我预支了两个月的工资,大部分寄给家里,剩下的一分不留给婆婆。这样做虽然心里很苦,很难受,但我还得这样做,弟弟不懂事,我如果不帮谁也帮不了。我不会见父母的怪,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是来尽责任的。现在我身无分文,同学朋友说我是白领,我其实是乞丐一个。中秋,看着城里人万家团圆,我只能像乞丐一样流浪街头。两个家都不想回,一个家只有责骂,一个家虽然还有笑脸,但一点儿也不真实,真正的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像什么呢,对了,像浮萍,人生如萍啊!”说到这里,她嚎啕大哭起来。

 “你的责任很大,你的心很苦,因为你的付出得不到多少理解,你的父母,你的家人,其实都不怎么懂你。家在哪里?对于你而言,我认为,至少,你有一个最真实的家,这个家就是你自己,就是你的心,有这个家在,一个人走的再远也没什么可担忧的,没什么可怕的。一个人的中秋,你用你的爱心孝心托起了一轮圆月,月下,是你的亲人举杯相庆相聚甚欢的情景。为自己喝彩吧,因为你的付出,在实实在在地创造着家人的幸福啊,对不?再说,时间会改变一切的,总有一天,你的父母家人会认识到你的好,现在受点气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好吗?再怎么说,两个家,都是你的家都是你的牵挂啊,这是真实的,你的努力,你的付出,其实是幸福着你的两个家啊,对吧?”那边尽管没有回应,但哭声渐低,我想,她会释然的。

  这个中秋风一直萧瑟雨一直淅沥,晚上注定没有月亮了,但她的心空一定会升起一轮圆月,很美很美的月亮,柔柔的月华照亮了她的迷茫。

  独在异乡为异客,一个人的中秋啊,你的家仍然是你的牵挂,不然,你就不会那么执着地付出了。朋友,你懂吗?其实你是懂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