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刘
刘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606
  • 关注人气:2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蛰蛰作尘,蛰蛰作尘

(2019-07-30 08:49:19)
标签:

生命的爱和诗

她和她的

文化

蛰蛰作尘,蛰蛰作尘
刘锦华
              立春
婴孩睁眼的刹那,春立。
哭泣的我将泪挥成了雨。雨落,雨落。
我的爱人说,向阳的山坡上,第一朵盛开的花,就是我的笑了。

              雨水
我光脚踩着鹅卵石。河涨了。
雨水,雨水!我听到一梦成海的鱼轻悠悠地唱着——雨水,雨水!
我晕开的涟漪,漫进了春天的喉。

             惊蛰
精灵们从梦里醒来,它们歌唱。
一梦黄粱不如惊雷一声。
它们说该揽水为镜了,照照风尘,是否已落。

             春分
我们开始为更盛大的光歌唱。像儿时那样,你说我依然热爱着太阳。
但你不知道,我更爱歌唱。
像光一样,我的歌唱无法分成两端。

             清明
许多许多年后的今天,我在怀念自己。
时间一寸黑一寸白,我们如此相爱。
你也会在许多许多年后的今天怀念我,仿如我比现在更真实地存在。

             谷雨
种子、芽、叶……你问我可以开始了吗?
我说,舞蹈吧,舞蹈吧!今天我们都是孩子,在一片野地里舞蹈生命。
我们的热情,是生命拔节的声音。

              立夏
嘘,夏天来了。你轻声和我说。你说要当心光,它可能灼烧我的裸足。
我默默笑着,向你呢喃——
光是我的眼,光是我的眼……你要将我更敞明地看见。

             小满
你引我到一片麦地。
我仿佛闻到麦酒的香气。
你轻笑,指着那颗籽粒刚饱满的麦子,说,不可贪杯,大地如火。

             芒种
你取来一颗麦种,问我是否可播。
我说迟迟了,迟迟了。
于是我们又来到大地,看见它的心,将要如火了。

              夏至
这一天,我们要饕餮地饮光之酒。
我们将醉,像那颗巨大的恒星一样。
你说今夜,如果银河里有船,我们就上岸,去夜的最深处听星歌唱。

             小暑
草叶发热,它们也想蜕去一件外衣。
我们不再奔跑戏谑。只静坐。
我们双目相对,只恐一怀的温柔,也被这渐热的天,化了。

              大暑
台风了。风雨里起舞的叶,一个个孤独的音符。
我突然想回到石器时代,那时的大地没有林立的房子,只有丛林。
只有无尽的兽的蹄迹,如大地原始的心。

              立秋
这一天,我不敢流泪。
我怕泪水一流出,第一片落叶就会坠下。
我也不敢开口,怕一开口,月明风清,我的羊群会说出再见。

              处暑
你说,夏火到了尽头。天将凉。
我起身向外,俯身抚摸草叶的温暖。它们叶片尖上的露,因为触碰,落了下来。
而我怵着,不敢向后,更不敢向前了。

              白露
夜里,我提灯在大地上找星星。
我两手空空,只看到一星一点的光明。
你和我说,露白了,不可再裸足。

             秋分
我有些惊惶,害怕越来越多的黑暗。
你将我搂紧,指引我望向星群。星群美丽,像被遗忘的,记忆的眼睛。
但你说,那不是眼睛,是忧伤的心。

             寒露
寒是露气,先白后寒。
等月归的人,又老了三分。
大地收养了太多儿女,现在它已贫瘠,无衣裹身地,睡在悲壮里。

              霜降
霜落,霜落。星霜漫天地时,我要归乡了。
涓滴成河。霜是河上的危船。我沿着无尽的岸,等待太阳。
但我的故乡,也已霜降。

              立冬
冬来了,我一念成寒,看到千顷的雪也将来了。
感知里似乎还静静温柔的风,却已蠢戾 了。
而你为我添衣裳。你眼窝里的暖,炉火一般。

              小雪
小雪落,小雪落。
大地说,着一件白色的衣裳,清静清静如此不安的流浪。
巨树在夜里白如灯盏。灯下,我的影有些颤脱了。

              大雪
大雪来,大雪来。大雪来后冰封如川。
我在大雪里,寥戾的鸟鸣使我颤凛。
但你说也有安乐,会有一场收获让我歌唱的。

              冬至
今夜之后,我们将沐泽更多光。
星相在忧伤,问我记忆与遗忘,如何能圆说。
你替我开头,说日短昼长或昼短日长,我们都能见到星象浩荡,忧伤而又辉煌。

             小寒
炉火边,我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冷颤。
你说小寒来了。我问你大地是不是凄切而空荡了。
你答我,我们该趁势去走走,听些宽容缄默。

             大寒
你嘱咐我再添衣裳,说今日大寒。
大寒,大寒,我默念几次后,仿如听到一首自然的诗。
它一朵朵落下,像你看见的那样,让大地一夜之间老了。

(刊登于《惠安乡讯》451期副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所认识的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所认识的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