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刘
刘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484
  • 关注人气:2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诗人阅读笔记

(2018-11-21 10:50:37)
标签:

生命的爱和诗

她和她的

文化

分类: 散文诗或其他…

波德莱尔:巴黎的气息
你是浪漫的。又是象征的。更是现实的。
雨果说你是“新的颤栗”,因为你的忧郁是一整座城市的忧郁,你的孤独是一整座城市的孤独。
你厌恶生活的丑恶与阴暗,那些黑色的介质使你看见清晰的梦幻。
你爱着一切美的的事物,你惧怕它们的消失,可你又分明比所有人更确切地看见“恶之花”的开放。
以美之名、以美之眼、以美之心,以华丽的言语、以奇特的想象、以尖锐的雄辩、以浓郁的遏抑、以嘲弄的愤懑,你诅咒着人类,人类的卑微、麻木、病痛、沦丧、死亡……这一切你都诅咒着,为它们唱着“恶的赞歌”,敞露着它们的“颓废的美”。
你擅于隐喻,梦幻地化入散文诗,祈求慰藉并维艰地找寻着你渴望的美、爱和光明。
你在梦幻中漂流,但你并不沉陷,你比所有人清醒——你比所有人更独孤,你比所有人更热切地渴望着孤独。
于是,你成了巴黎这座城市的气息——梦幻的、矛盾的、哀伤的、颓靡的、痛苦的……
而我,也将如你一样,与所有的“恶”、所有的美好互为思想、互为想象——我也将“丰富了思想,从无限中向你飞来。”

裴尔特朗:生与死的伪泾渭
你是怪诞的?他们说——这是超现实主义文学的先驱!
但你摇头。那个你在“愚人节”之夜遇见的“雅士”,难道是虚构的?
不!
那是你讽喻的——灵与肉的脱节,他们所谓的“怪诞”是多么真实!
即便你言语节制,可这一切多么生动地、显而易见地隐藏在文字之下——我终于察觉你比所有人接近现实,于是你超越了现实,恰如那束紫罗兰——人啊,这富丽的偏狭多么悲哀!
你又是异常精确而细腻的,你比画家更了解色彩,你比诗人更接近情致。
你描写的爱情有奇异的玄思,一种奇异的玄思让我发寒——未来如此不可知,即便我们爱着、爱过;即便我们死亡……
读你的《安利该》,我读到苍凉的抑郁与悲愤。命运使我们胆颤,陷我们于凄楚,但你诗化的阐述又慰藉我们——就像为爱情而死的蒙巴松夫人——在你的死亡辨证哲学里,生与死都已不再精微或泾渭。
或是因此,你走进了“月光”,在月光中完成一次再现,你在多重维度里照见自己,生命的精义在你的笔触里有时柔和、有时隽永、有时尖锐。
但你自足,直至看到你导演的“大钟下的轮舞”,我才恍然,最是现实的最荒诞,最是荒诞的最现实!

杰伯朗:爱的一生
来自叙利亚的你,一生充满着爱。
爱,是你的光,四溢在你的作品里,也温润着每一双阅读的眼睛和每一颗渴望的心。
你歌唱爱情、和谐、美、艺术……你与四时律动,让爱经由四时,充满季节的节奏也充满季节的风景。
那些节奏、那些风景,全是你情感的触手,也全然满溢你那抑制不住的欣喜——于是,文字外的我,就这样朗朗地获取着你关于爱的灵感。
你擅于排比,如汩汩流水蹙沓而来;你以情动人,娓娓道来又无法抑制。
你的理性柔和,但不乏精妙的构思;你的感性热烈,但又细腻如一阵惠风。
“只要我活着,我就这样生活下去。”这是我爱极了的,你的哲学、你的确信、你的执着。我爱极你的信誓,你歌里的痛苦、决绝。
在爱的一生里,我最爱的是你的春天——我要和你“去看看原野上春的脚印,然后一块儿登上山顶,俯瞰四周盆地李的盎然绿意。”
“因为爱的本质就是蓬蓬勃勃的朝气。”

马拉美:孤独如实在目
哦,象征主义!哦,纯美!
童年心灵的伤痕、早逝的妹妹,人事的种种使你孤独而悲郁。
在“秋”里,我听到无数你的声响,它们完美和谐又多么惨然。在你浓厚的象征主义里,我感受到了无数如实在目的孤独和寥寞。
因而!时序之秋不知来往,而我已遁入你的“心灵之秋”。
你极力地落寞在你所喜爱的“衰落”里,而我多想是那只猫,是“拉丁衰亡时代的最后作家”。
我多想在你的象征里,做你形式与内容的注脚,把你最是浓厚的主观直觉,一一解析。
但我只是明镜上抹痕,于景于情、于词于句,每一丝缕你都如此珍摄——孤独如实在目,你仿如“不是在为自己歌唱”。

兰波:原生的直觉
你执着于幻觉。
而我执着于在你滃郁的作品中寻找一处空明的洞见。
幻觉于你,是爆发的闪电。
象征、文字、思维……它们忠于你。
甚至破折号、省略号,都是你意识的走向,它们步趋于你。
你的《彩图》,一部奇诡无比的作品。
你不倦地将心灵与物象糅合,甚至不嫌生造。当所有人都在揣度,所有人都觉得你“非人”与迷狂时,我却倾向开明,我分明看清——
这“非人”与迷狂,才是你最本质的直觉,才是你最原生的直觉——
一种动人的“心灵现象”!

尼采:万物永远还原
我热衷你的哲学——万物永远还原。
你恰如“超人”,反对一切陈旧的事物,你破坏、指斥,你不拘于任何固守,你不惧于任何独行。
你说:“我遵循着新的路径,我得到一种新的语言,如创造者一样,我已经厌倦于老旧的语言。”可一切语言之于你——又是如此迟缓、滞留。
你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使我惊诧,如此繁多的寓意与隐喻、如此精密的推理、如此激情的跳荡,无不显示了你那“老而野性的智慧”“狮似的智慧”。
哦,是“超人”吗?如古代波斯拜火教的创始人!
你宣称自己的精神有三个显像:骆驼——狮子——儿童。
这充满生命性的显像更充满了破坏的力度,于是你最热衷于破坏偶像、破坏伟大的旧传统——因为所有创造都将归零,因为——
万物永远还原!

列那尔:自然纪事
读你使我在望向自然时,多了一些不安。现实主义的你,向我呈现了一帧帧自然焦灼的图景,更甚时,自然即是一幅“浮世绘”。
你思索自然的秘密,于其中,包含对人性的低微体谅。
在你的自然纪事里,不安定的现代人恰如那只清理自家门户的蟋蟀,又恰如那只盲目自信的公孔雀。而艺术和艺术家们,更是你眼中绝望的月亮——这多么新鲜!
你的月亮即你的艺术,而当艺术不再充溢创新,一切将多么令人绝望。所以你挚爱云雀,挚爱着“不是地上的鸟儿”——它是艺术的新鲜血流。
但你终是未见“云雀”,只有“一个树木的家庭”,以宁静淡泊的存在打动了你。
于是,当我夜深静坐在月光下时,一一比照你的自然纪事,我将告诫自己——
艺术,不如一杯止渴的清水来得生机!

(发表于《泉州文学》2018年第8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