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刘
刘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569
  • 关注人气:2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体验、抒情与知性——哈雷的诗性生活与圆融

(2011-10-04 12:29:02)
标签:

评论

哈雷

文化

分类: 诗思·话……

体验、抒情与知性

——哈雷的诗性生活与圆融

                                   /刘锦华

读哈雷的诗歌作品,能明显感觉到三个特质:其一,哈雷的诗歌中有很多的体验式写作,其诗作常与诗人的日常生活关联甚密,表现为“亲乎情,切于事”的真淳性情;其二,哈雷诗歌中的抒情并不是疾风迅雷或是“势如千波翻”的,而是类似于音乐的柔板,在各种场景的视镜下,柔缓地叙述诗人的思绪与心绪,表现为一种软抒情;其三,哈雷诗歌常体现出一种知性,这种知性不同于智性,虽然孙绍振先生认为哈雷的诗已经进入了“审智”阶段,但这里笔者更乐于探讨的是哈雷诗作中表现出来的生活与情感的圆融,是一种抵达理智之前的知性写作。

 

体验式:亲乎情,切于事

哈雷的诗歌的触角常是延伸到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几乎耳目之内皆可为诗,他善于在日常生活的土壤上寻找一种自在的诗意,因而其诗歌也常常体现出一种“亲乎情,切于事”的真淳。

从《今天的月亮——写在女儿的婚礼上》、《罗源湾》、《胡卡瀑布那一刻美丽的时光》、《唱诗岩》、《可门,海边的火鸟》、《仙游,与她相关的几个关键词》等诗作中,可以感觉到哈雷是热心于“亲乎情,切于事”的体验式写作的。经常参加采风、组织诗会等系列活动的哈雷,无疑常从人事与风景中,采得诗意,又何况日常生活处处皆为诗意,这就使得诗人的诗性经常处于“大发”之中。

但以日常生活及事件入诗,这种体验式的写作很容易陷入平淡无奇或是被架空、被浮夸的窠臼,但从哈雷的诗中,我们却能感受到时序、风景、人物、事件等因素,经过诗人的升华,传达出来的是一种平和的气氛与情景相融的合一,是一种真意的自然流泻。我们能从那些朴朴而然的生动诗行中,感受到尽在眼底的人、事、景;更能感受到诗人心中的柔情与诗意。

如诗作《唱诗岩》乃缘于丑石诗会的一次采风活动,但诗作并不是就采风本身而铺排叙事的,整首诗融入的不仅有“事”,更有“情”。诗人以事,以情入诗,使得整首诗读来生动而明澈纯净,有种自然天成的诗性在其中。如“那高岗上的月亮,夜的梦,光滑的风/从老农的衣袖里落下的谷粒/竟然还是唐朝的模样/只有那水烟里藏着春草般的现代思绪/冷不丁呛你一口,但更多的时候/它们吸入大山的肺腑,头上的青烟/将陈年的苦难,一古脑吹散”,这样的诗句里,诗人并没有太在意语言的修辞,但却在不经心的镜头从远景到近景的推移之中,营造出了一种虚实离合的写意之境。而“比诗歌温暖的还有泥土/比泥土更加光亮的是苦涩的泪”“劳动和爱,生长的绿,汗水让生活不断完美”等诗句更是透露出诗人浑然天成的体悟,这种体悟不是高深宏大的,而是一种自然而朴淡的诗性感知。整首诗有物,如“唱诗岩”;有事,如“诗人踩踏过石头”;有情,如“岩石上的诗句感到疼痛”“和对海的一片深情”;有悟,如“比诗歌温暖的还有泥土/比泥土更加光亮的是苦涩的泪”,因而读来晶莹饱满,既源于生活,源于实感,又源于自然而然的,情景交融那一刹那的成熟与温情的,对于一个村庄,对于一种诗性生活的爱。

里尔克认为:“诗不单是感情,而是经验,但不是生活和事物的经验本身,而是对经验的提纯和升华。”[1]哈雷的诗歌并不是无病呻吟或是造作的矫情,他热心于对生活的体验,以事,以情入诗,情与事的合唱使得他的诗作有一种浑然的生活底色的召唤,更有一种时刻在场的诗性体悟与关怀在其中。

 

软抒情:音乐柔板与场景视镜

哈雷的诗歌拒绝极度的情绪波动与极度的语言绚烂,他的诗不先锋,也不叛逆,而是像一首平易的音乐柔板,清浅而自然;像简单视镜下的生活场景,不饰过多的雕琢,直接而精微。

音乐上的柔板与视镜的生活场景化,使得哈雷的抒情是不激进,不昂扬的;相反是柔和,但却气韵流畅的。他的诗“既能够掌握意义和声音的复杂结构,也不丢掉那些直接、简洁的东西,该简朴时就简朴。”[2]

在诗作2010 ,我跌入了自己的节奏里》中,我们能感受到诗人哈雷构建的那种纯粹而自我化的画面和节奏。这首诗中首先必须引起关注的是场景移换的频繁:从鸟巢所处的“城市”到天鹅翩然降临的“夜夕”到云和手臂举过的“头顶”到“流动的座位”、“大剧院墙上”等,作者的视镜总在变移,并且在变移的视镜中,作者的内心的思绪显而易感。这多场景的描写,使得整首诗极富跳跃性和画面感,又因为从场景中透散出了诗人心绪里的冲突与寻找出入时的多重情感,如矛盾、莫定、怀疑等,这就使得诗人的外宇宙之视镜与内宇宙之心灵都全然呈现在读者面前。

在这首诗中,同样必须关注的是诗人“自己的节奏”。在这首诗里,“声音”是能“孵化出生命”的,诗行中也充满了各种节奏与音效,如机会主义者步伐的“噌噌”、“脚尖像躁狂的风语者之长啸”、“无声的火曜”等,这些节奏与音效使得整首诗读来并不是宁静的,声音从躁到静,有它内在的与诗人心绪鸣唱相符合旋律,有特殊的音乐质感。音乐性与画面感使得整首诗仿佛一场戏剧的出演,而诗人正是在场景与音乐质感的双重作用下,完成对自己2010年节奏的寻找与认同,这种认同是一场自己与外界和自己与心灵的对视与对白,于视听的世界里,诗人虽“跌入了自己的节奏里”,但诗人的情思却被托显而出。

作为人到中年的诗人,哈雷的诗歌更多的是比较平静、舒缓的,其涵义也从不故作高深,句式、句法上的雕琢也不着痕迹,他更为热衷的是对诗歌氛围与情绪的营造,在柔板的调频与场景的贴近之中,传达出一种柔软而温性的抒情。

 

知性:生活与情感的圆融

“诗是感情的语言”[3],诗更是对生活的观照。情感与生活是文学作品不可缺失的两个方面,生活自有其广度,而情感也自有其深度,二者在文学作品既表现为一种冲突,也表现为一种和解。过多关注广度的生活,可能会使作者忽视了对本身情感的书写,少了真性情的纯然出演;而过多的关注个人情感的深度,也可能使得作者的写作陷入个人痛痒史的抒情,少了对社会的观照,变得单薄。因而如何寻求二者的和解,恐怕只有“圆融”二字可达。

哈雷的诗中有生活,也有情感,而二者在其中,关系层面上大抵表现为一种圆融之态,笔者乐于把这种圆融之态归为一种知性,而非智性。知性之人,其诗作追求的是一种自在的真实,是对自己心灵真实的慰安,也是外界投射诗人心灵之上后,产生的一种自然随性的抒情,而其中可能会有的智慧只是一种不经意的流露。这种知性写作,不求道理有多高深,也不求能让世人有如何透彻的顿悟,只求探析尽了心灵与生活的澜波。而智性写作,其诗作追求的更多是比较明显的,或喻世、或警世,或醒世的对世人思想的关怀,以使人豁然。哈雷的诗是知性的,他懂得在观照生活的同时,观照自己,因而笔者认为对于哈雷的诗歌,更多的应该审其“知”,而非审其“智”,其“知”之自在与安然,更有益于我们于繁忙与琐碎的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寻找一种和解的,诗意栖居的态度。

而这种态度便是圆融,从哈雷的诗作中我们很少读到一种生活的厚重,也很少读到情绪的愤然或低落,他的诗是柔软的。但我们不能借此以为诗人的生活必然就是这般风平浪静的。作为人到中年的诗人,生活里必然也经历过风浪,而年岁更是在把自己推向老年。富乐之境是每个人的期盼,但生活又自有其波澜,在情理与现实的冲撞之下,哈雷所寻求的文学,或者说人生之境,应该是一种不沾太多纷繁,也不显太多浮动,进而明澈、执着、唯美的一种美好追求。在这种文学与人生追求下,容易使人变得豁然平静,不惊不乍地享有心灵的安宁,不起波澜于生活之海上,也不潜重石于情感之湖里。

哈雷的诗,不偏生活,也不偏情感,在情感与生活的圆融中求得自身的自在,这种自在是对生活本身的美好追求,也是对自己本身的最好礼物,是一种无须苛求的知性。

但必须注意的是,哈雷的这种圆融也是有所缺失的。其关注的生活更多的是自我感受内的生活,或是自我在场下的生活,而对于当下的大众的生活来说,哈雷的关注显然是比较少的。这某种程度上来说,使得他的诗作中大气之作较少,而更多的是一种对自己内心、对其所在场的生活的诗性描写。但过多这种诗性的描写,无论是对诗人或对社会整体而言,会略有单薄。

 

结语

从体验到抒情到知性的流露,哈雷的诗歌无疑能让我们感觉到一种荷尔德林式的“人,诗意的栖居”的美好追求与生存态度。他的诗在情与事的息息相连之中,柔缓而温情地书写着活着的诗意,又通过一种知性,传达给我们一种关于生活态度与生活方式的启示:自在的、自然的、富于爱的、富于美的……

这就是哈雷和他的诗性人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孙玉石.中国现代主义诗潮史论.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290.

 [2]T.S.Eliot,What is Classic.London:Faber&Faber,1994.22.

 [3]袁可嘉.半个世纪的脚印——袁可嘉诗文选.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9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时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时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