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刘
刘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626
  • 关注人气:2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缘情而绮靡  缘思而深邃——对伊路诗歌的探析

(2010-12-21 15:28:32)
标签:

诗歌研讨会

文化

分类: 诗思·话……

缘情而绮靡  缘思而深邃

——对伊路诗歌的探析

                                    文/刘锦华

摘要:伊路的诗是情与思相交相融的产物,其诗歌主要的艺术特色,即:“诗想”的哲思、诗情的万有、诗形的空白和诗艺的平奇。伊路的诗,不仅“缘情而绮靡”,而且“缘思而深邃”,是一场诗美与哲理的盛宴。

关键词:“诗想”;诗情;诗形;诗艺

 

 

埃莱娜·西苏说:“飞翔是妇女的姿态——用语言飞翔,也让语言飞翔”[1],读伊路的诗,体验的就是一次女性飞翔的姿态。伊路通过语言,使自己那些对于世间万有的诗情与哲思飞翔了起来;又因为她特有的对于世界万有的诗情与哲思,使语言飞翔了起来。

 

 

“诗想”的哲思

伊路的诗,从《青春边缘》到《行程》,再到《看见》,以及《用了两个海》,写着“与生命有关的一切”,又处处充满了在这生命里体悟出的哲思的火光。孙绍振先生从伊路的诗中,读到了一个哲思的过程:即“从冷峻到宁静”。伊路的诗不仅充满了浓重的抒情,同时又通过智慧的书写,透露出她对于现实生命的体悟和思考。

陈仲义在《现代诗技艺透析》中说:“如果说,抒情是人对存在的一种舒放行为,那么知性则是人对存在的思考的智性结果”[2],时常对生命及现实生活的种种现象展开思考的伊路,其诗歌自然是充满知性,充满智慧的。如在《看见》一诗中,她说:“越是强大的东西越没有外形可以辨认”[3],展开的就是一场对于可视与不可视、现实存在物与精神力量的思考。纵观伊路的诗歌,会发现有大量这种“智性结果”的诗作,这些作品除了受智慧的启迪之外,更为重要的就是出于伊路的一种关怀。这种关怀,使得她的诗歌必须去思考、去觉醒一些日常的,但不为人们所在意的现实,如她的诗作《上午的未来》、《水啊》、《早春》等,正是一些极为普通的事物事件在诗人心中产生了碰撞,又通过诗歌语言,流淌成一首充满知性思考的诗歌。

伍尔芙曾说:“如果女人像男人那样写作,像男人那样生活,或长得像男人那样,那该是多么遗憾的事情!试想世界何其广袤,何其纷繁,两性尚且不够用,我们又岂能要求单性来应付?”[4],作为女性的伊路,是独立于男性社会的一个个体,她有其独特的,女性思考的视野。蔡其矫先生更是把伊路独特的女性思考,亲切地称为:“女性的海”。身为一名女性,伊路的诗歌中充满了多角色的思考:作为一名女儿,她写着《圣使》;作为一名母亲,她写着《饭桌上的女孩》、《湖蓝色的小窗》;作为一名妻子,她写着《坚韧的温柔》;而作为女性的伙伴,她写着《深深的海》……陈仲义在《扇形的展开:中国现代诗学谫言》中把女性诗歌分为“三个相对独立的内在空间”,即“角色(性别)确证;角色(性别)张扬;无角色(无性别)在场”[5]。更多的时候,伊路诗歌中的思考,是一种“无角色在场”。伊路更乐于表现的,不是单纯作为一名女性的思考,而是作为这个世界最为普通的“人的分子”(抛弃男女性别)的思考,这样,她的思考所及就被大大扩充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如她的《布麻袋已经空了》、《看见》、《上新漆的水泥搅拌机》等作品,就是对被广为关注的民工生存状况所展开的思考,而这样的思考,读者很难定义其性别立场。

拉罗什富科说:“最大的智慧在于对事物的彻底了解之中”[6],伊路诗歌中的智慧,正是对现实事物有了充分的关照,有了彻底的了解之后,展开了一场内在的关怀、理智的思考与思想的思辨;同时,她的这种关怀、思考与思辨并不是泛泛而谈,而是集合起理性、感性与语言,用力在一个焦点上,从而使她的诗歌处处充满了“诗想”的哲思。

 

 

诗情的万有

在诗集《青春边缘·后记》中,伊路说:“对人的爱使我认识了诗,诗引导我曲折细腻的深思,培育了一颗容易动情的心”[7]。伊路的诗歌历程,正是这颗“容易动情的心”与诗歌语言二者不断交融升华而形成的。她的诗中描写的多是日常的事物,有时甚至是日常生活如同戏剧一般“上演”在诗歌的舞台。但这样的“演出”不是浮云般飘过或是流水般敷衍着,而是融进了所有“演员”(伊路本身和她的诗歌)的所有真实的情感所产生的微澜或巨浪。

加拿大文学理论家诺斯罗普·弗莱认为文学:“不反映生活,但也不逃避或脱离生活,它包容了生活”[8],诗人顾工说:“每一首诗,都应该熔铸着诗人的全部生命——气质、品格、情操、向往、追求和强烈的爱憎”[9],作为舞台设计师的伊路,对于生命的美,对于自身视听与感情的探索,多于大众的所求,她精心装饰着每一个舞台,又在舞台上演绎出对生命的关怀,对自己的“照见”。她的诗歌是对生命的一种坦诚、一种包容,也是对自己的一次探索与发现,这种坦诚与包容、探索与发现,使她的作品如生命的屋宇,而生命本身的面目由此展开。在她的诗中,世界万有都被包容了进来,宏大到写人生百态的《民工》、《从窗口可以看见的工地》,又细微到写极为普通之事物,如《奇异的鸟鸣》、《海滩上的一只狗》等。正是融入了自己真挚的情感和一颗敏感而充满关怀的心,伊路诗歌所及的视野才能延伸到这个万有世界的方方面面,变得生动而活泼,使得“无生命的变成有生命,不具像的变成有形象,抽象的变成具体,模糊的变得清晰,色彩变成声音,声音转化为光线,流动的可以凝固,凝固的可以飞翔,短暂的时光可以拉长,狭小的空间可以放大……”[10]。正如她在《行程·后记》中所言:“当我进入诗思的阶段,我的身心就是一个非常干净的舞台,随时等待诗情的路线从任何地方进入”[11]

而在2004年出版的《看见》诗集中,伊路在《看见·代序》中说:“是用了一个人的全部在写着一首诗。一个人的全部应包含与生命有关的一切”[12],我们从伊路的诗歌中看到了“与生命有关的一切”,如《油菜花》、《尘土》、《一块废墟》。而她的《上午的未来》一诗,更是直接把一种对于生命事件的“体验”罗列进诗中,又赋予了这种“体验”深刻的生命寓意。伊路说:“我想,写诗的人首先应该有深邃的爱心——这一穿透一切的武器,去开掘那心灵最深的星光——心的光芒”[13],伊路正是有这样“心的光芒”的诗人,因而即便是细微不足道的生活场景和事物,也因融入了诗人特有的“动情”和语言的智慧,世间的万有便在诗歌中变得栩栩如生了。

 

 

诗形的空白

伊路的诗在视觉上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即大量省略了诗句中的标点符号,转而以“空白”取代标点,这与伊路是诗人,追求诗形有关;也与她是舞美设计师的身份有关。“空白”取代标点,产生了三个效果:一是使诗歌的情感表达更为丰富流畅;二是产生了视觉的美感;三是会使读者产生妙迁联想。

刘熙载在《艺概》中说:“空白少而神远,空白多而神秘”[14],可见“空白”的使用,会使绘画作品所要表达的内容变得更加丰富,更有多义性。而在诗歌中“空白”的运用,同样也会增加诗歌的神秘性、暗示性、朦胧性,而比一般的诗歌更含蓄,更富有张力,更容易使人对这“空白”产生联想。作为舞台美术设计师的伊路,其舞美设计不仅是在舞台之上,同时她也给她的诗歌作品布置了一个具有流畅的视觉美感和情感畅通无阻的“舞台”。在她的诗歌中,由于不用标点,只使用“空白”,而这空白的使用不仅使她的诗歌看上去干净整洁、起承有序,极富视觉美;而且诗人那些诗情诗想的书写,也不会因为要停下来标注一个句读符号,或琢磨该用什么句读符号而被中断,更为甚者这种中断有时还可能使那些本来已诞生在诗人脑海中的语言被“遗忘”了。最后,这种“空白”的运用,往往使读者更容易陷入“一片空白”而产生妙迁联想,由于读者联想的介入,诗歌的神秘性、暗示性、朦胧性也就被更进一步丰富了。

诗歌是各种感官的审美艺术,是为了给读者营造一场情感与理性的视听盛宴,然而诗句中句读的运用,有些时候会多此一举地,不仅破会诗歌视觉上疏朗、干净的享受;还会使本来灵活跳跃的听觉节奏,多一个蹩脚的羁绊。伊路的诗,舍去了句读,由此营造了一个抒情的、听觉的与视觉的诗歌舞台。

 

 

诗艺的平奇

看伊路的诗,我们同时会发现她的诗歌语言十分的平实,甚至平实到让人看不到技巧,像是事物本身的一种呈现,如叶维廉所说的:“是一只鹰就叫它一只鹰”[15],伊路并不给她所写之物倾注过多的语言修饰,所以有时她的诗甚至流于口语式的表达,如她在《也挺无聊》一诗中所写:“这样想着/觉得自己挺无聊的/难道能把乌骨鸡写得更黑一点不成……”[16],诗句的表达较缺乏对诗歌语言的揣摩和意象的刻画,而是把自己心中的意识流纯粹地表现了出来。

但只要注意运用巧思,也能在这平实的诗歌语言中发掘出另一种饱满的诗意。孟轲说:“充实之谓美”,诗歌的充实可以从对诗歌技巧的揣摩到应用而得来,同样也可以从“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不经意中得来。伊路诗歌的“充实之美”更多的是缘于那种“无心插柳”式的天然之成。她的许多诗歌,虽然不注重语言的雕琢、不注重意象的刻画,但往往更因为这种出于自然情感的流露,使她的诗歌产生了“无招胜有招”的精彩,这也是她的诗歌“奇”之所在。清代文学家刘海峰在《论文偶记》中说:“字句之奇不足为奇,气奇则真奇矣”[17]伊路诗歌的“奇”,在于不饰雕琢,在于一种对于世界特有的“看见”,从而形成她奇特的磁场。如她的《同病相怜》[18]一诗,用简单的语言呈现着一个厮打与围观的场景:“对方肮脏的身体就是前方”“围观的人  赶来赶去/黄尘滚滚”,但又从这场景里透露出人与人之间悲凉的关系,并产生了深刻的情感触动:“本就渺小/现在几乎被遮没了”“终于打毕/瞪着不舍散开的人群/好像他俩才同病相怜”。

一个诗人无论是用何种方式,最为关键的是要把他的情感和要传达的经验表现出来,正如杨匡汉所说:“诗是抒写心灵的艺术,是表现情感与呈现经验的艺术”[19]。可见诗人最为重要的责任就是把自己情感中最为真实的部分和他所要分享的经验,通过诗歌语言,艺术地表现给他的读者。伊路的诗歌,一方面是她最为真挚的情感的抒写,另一方面,她也在诗歌中分享了她的生命经验与体悟。但她选择的艺术方式则是通过比较平实的语言去表达她心中的奇特洪流,在“平”与“奇”中传达了全部生命的深刻体悟和她那颗“特异”的心,这就是她诗歌技艺的“平”与“奇”之所在。

 

 

结语

罗门在其经验谈里曾指出:“任何一个具有创造性的诗人与艺术家,都必须不断扩展一己诗殊性的灵视,去向时空与生命做深入性探索,以便把个人具卓越性与特异性的‘看见’提示出来,让全世界以惊赞的眼光来注视它”[20],诗人雷抒雁说:“诗,/思索之树结下的金果!/谁想品尝它的滋味,/就得先学会思索”[21]。伊路的诗歌,充满地就是她对生命和世界的各种“看见”,她的“看见”是她独特的灵视,又是她心灵深处地对于这个世界的关怀和体悟,也才使得她的诗不仅充满情感,而且充满了哲思;又融汇了抒情之美与视觉之美,是一场诗歌的盛宴!

                      

[1] Cixous Hélène,The Laugh of the Medusa.In:Elaine Marks and Isabelle de Courtivron eds.,New French Feminisms:An Anthology.New York[etc.]:Harvester,1986,258.

[2] 陈仲义.现代诗技艺透析[M].台湾:文史哲出版社,2003.110.

[3] 伊路.看见[C].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49.

[4] Woolf Virginia.Room of One's Own.London:Penguin,1928.87.

[5] 陈仲义.扇形的展开:中国现代诗学谫言[M].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2000.212.

[6]伯顿·史蒂文森.世界名言博引词典.辽宁:辽宁人民出版社,1990.1028.

[7] 伊路.青春边缘·后记[C]福州:海峡文艺出版社,1991165.

[8]Frye Northrop,The Educational Imagination,Bloomington:Indiana University Press,1964.80.

[9] 诗刊社编.关于诗的诗[Z].广东:花城出版社,1982.76.

[10] 萧萧.现代诗入门[M].台湾:故乡出版社,1982.196.

[11] 伊路.行程·后记[C].北京:作家出版社,1997124.

[12] 伊路.看见·代序[C].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

[13] 伊路.青春边缘·后记[C]福州:海峡文艺出版社,1991165.

[14] 刘熙载.艺概[M].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142.

[15] 叶维廉.饮之太和[M].台湾:时报出版公司,1980.160.

[16] 伊路.用了两个海[C].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41.

[17] 刘海峰.论文偶记.论文集要卷二[M].上海:有正书局,1916.7.

[18] 伊路.用了两个海[C].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57.

[19] 杨匡汉.诗美的积淀与选择[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145.

[20] 萧萧.现代诗入门[M].台湾:故乡出版社,1982.200.

[21]雷抒雁.小草在歌唱[C].江苏:江苏人民出版社,1980.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时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时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