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蚂路蚁语
蚂路蚁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061
  • 关注人气:5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门外窥红楼(八)丢了《凡例》红学界坐失解梦良机(下)

(2018-09-16 11:55:55)
标签:

文化

杂谈

分类: 门外窥红楼

门外窥红楼(八下)

丢了《凡例》红学界坐失解梦良机

 


    部大书起于梦

此语出自第四十八回,香菱学诗梦中得句,被宝钗听到,正欲告诉李纨等姐妹时......脂砚斋借机加批,开头说的第一句话。用意在阐明:“宝玉情是梦,贾瑞淫又是梦,秦之家计长策又是梦,今作诗也是梦,一并《风月鉴》亦从梦中所有,故红楼梦也。余今批评亦在梦中,特为梦中之人作此一大梦也。这段话通篇说梦,文字虽不长,却充满了悲伤,显然写于雪芹死后。此批前六句用三句指明作者两处“点睛:三、六点贾瑞、风月宝鉴;四点秦可卿托梦凤姐。前者明明是一件事,却分成两下说,难免有些奇怪,但细细想来,这既关系原书叙事顺序,也与历史事件发生先后相关。曹雪芹、脂砚斋为什么对这两件事如此重视,再三提及?秦的故事还没说完,就转入贾瑞戏凤;“淫丧”的情节突然被删,小瑞子竟遭屎尿淋头,大冬天的怎禁得起冻臭灌顶,以致一病不起;为求不死,吞咽下人间无数丹药。闻跛足道人仙驾光顾,强支起膏肓之躯,跪枕求来一方两面皆可照人的《风月宝鉴》。原本用反面照自己嘴脸,只要痛改前非,便可活命。偏要转用正面,看那朝思暮想的美人向自己招手。狂喜之余那顾性命,急冲冲钻了进去,几番快活,精崩血竭,便被两个小鬼锁拿了去。可怜代儒爱孙心切,愤欲毁镜,又引发脂砚一段批语:“凡野史俱可毁,独此书不可毁!”其实芹点睛”,脂谈“意思完全相同,都是为了告诉读者:这是此书要点!可惜多少年没人重视。

或许是秦可卿的故事太过精彩,扑朔迷离又神秘莫测,把人们的眼球全都吸了过去,从宝玉倦怠,秦可卿主动引其进入深闺,满目奇珍,闻所未闻,再加上神游太虚幻境,频掀起无数波澜。贾瑞本不为人看重,只是孤苦可怜,族长贾珍才捐了二十两锒子,薄敛送葬铁槛寺,并有幸成了秦可卿的“开路之人”。其实这段看似轻描淡写的随手交待,恰恰是破解瑞、秦身份的极佳时机,只要我们留意下脂批,查一下铁门限的典故,我们就会明白大半。   

风月宝鉴”明里嘲讽的是贾瑞(假类,名假实类);秦可卿淫丧则意在挖苦贾珍(明假实真),这两个貌似荒唐的败类,其实是曹脂恨不能生食其肉的两大仇家!

1,贾瑞--假类--名假实类

因为贾瑞的形象既猥琐又渺小,在芹脂的心目中原该如此,作者却借王熙凤探看秦可卿,尤氏几番派媳妇婆子催请,逼廹凤姐带领众人,由里头转入卉芳园。开始了层层披露宁国府惊天隐秘的挖掘工程。请注意宝玉上次倦怠宿于上房的”内间”,凤姐这次是从内间里头”再进入卉芳园的。但只见:“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正是通向神秘天香楼的捷径!若耶”“天台素被古人视为神仙出没之所,如今却是贾敬修仙、贾珍的纳福之地;“笙簧盈耳,别有幽情,罗绮穿林,倍添韵致。”这是怎等景象?神仙还是神仙做,那有凡人做神仙!偏偏就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出现贾瑞又胆敢涎脸调戏王熙,视凤姐随从如无物,岂不胆大包天!苏州是芹脂旧游故地,吴语读王同皇,熙谐戏,合起来就是“皇戏凤”!作者用心,明明白白。所以留下诸多破绽:如服大量丹药---道土出没身边---暴病身亡,都是为了再现那个暴君毙命时的场景。脂砚还恐读者不解,又写了一连串急切、焦虑的批语,称凤姐“大英雄,影射吕四娘剌雍的故事,草草葬入铁槛寺。正所谓:纵有千年铁门限,终须一个土馒头。

《风月宝鉴》,只可照背面---骷髅即魔鬼,亦是贾瑞本相。作者借此讥讽贾瑞连自己也不愿见那付丑陋面目。急忙转“将正面,终于无可救药走上绝路。作者为什么以“”替用呢?显而易见用正面照”一眼就能看穿是雍正面照”。清代几乎人所共知:用雍同音同义。雍字必须避讳,用正连用更应避讳。     

作者把这两个故事交叉混合撰写,当然是有重要原因的:,卉芳园绝非常人居留之所,能自由出入此间的,定属“神仙级人物;二,贾瑞做秦的开路之人”是说他死于可卿之前,殡葬铁槛寺,是指证其身份达千岁以上。所以脂砚强调说:“作者用史笔”、此书表里皆有喻也”。写卉芳园之高大上”,既为可卿、贾瑞,也为了贾珍。故脂砚又说:公侯送礼,为了“园子。最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位自命天赐“祥瑞的爷,最终竟被二小鬼捉拿去,打入了地狱!此谓“空谷传声,一击两鸣”。

2,可卿--可钦--唯凤知心

脂砚在香菱学诗时,为什么还要重提秦氏托梦凤姐,嘱咐家计长策呢?显然是担心读者不明白作者真意。现在看来她的担心一点没错,非常正确。

当我还没读懂贾珍的故事前,秦氏淫丧,贾珍大操大办,活脱是一对狗男女!接触脂批以后,“淫丧天香楼”文字被删,秦氏受到贾母以及所有人的交口赞誉,二婢一以死殉,一甘为义女,才引起了我的怀疑。为此耗费了数年时间,才逐步解开其中奥秘,也还了可卿的清白。(请参看拙作《门外窥红楼1、2、4、7》).但对秦氏托梦叮嘱凤姐:荣时预为败时谋,仍误解为侄婶情深。直至这次再改《门外 八》,才忽有所悟。原因是:一个自幼生长孤儿院,后被秦业领养,再攀上高亲嫁入宁府,这本身就是个天方夜谭式的奇迹。纵观宁荣二府,那一个正室不出自名门望族,诸如香菱入府充当侍婢,尤二姐偏居另室,不过是公子哥儿们手中玩物而已。论其年岁不足二十,这样的小孙媳妇,既不当家,又没理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更没经历过天崩地裂的大灾大难;再说荣国府正一片兴旺景象,宫里还有元妃娘娘罩着。这小脑袋从那想起什么“家计长策?”又从那冒出这许多大不吉利的鬼主意?所谓“长策,不过是置几亩茔地,备子孙祭祀之用。这小丫头既无儿又无女,岂不愈说愈奇!如此种种,才促使我忽然明白:秦可卿原本是南疆首领霍集占的妻子,因乾隆垂涎已久,特派大军征剿,杀其夫,虏其妻,强迫香妃进京,只因香妃誓死不肯相从,被太后赐缢身死。因此才有凤姐探病,秦氏(即香妃)拉着凤姐的手,强笑道:“这都是我没福。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儿似的待...”正所谓:卿卿遇有难言事,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否则怎会有脂砚这段批语:正写幻情,偏作锥心刺骨语。呼渡河者三,是一意。这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我理解没错,其大意应该是:凤姐三人悄悄进入房中时,猛然将香妃惊醒。其时香妃正迷迷糊糊、似梦非梦与霍集占相拥痛哭。“锥心刺骨”既指无端遭此横祸;又恨身陷贼巣,求死不能,以泪洗面,无日无已;“呼渡河者三是梦断神幌,将醒未醒之时,猛见夫君忽去,香妃情急惊呼,舟渡已逝的情景!幻梦破灭,夫死未葬,生不如死,三意一也!托梦是明借可卿之口,向凤姐倾诉心声,实替香妃告知读者:族灭家亡,魂归无地的悲惨经历!脂批曰:此回可卿梦阿凤,盖作者大有深意存焉。可惜生不逢时,奈何奈何!更有诗云:一步行来错,回头已百年。古今风月鉴,多少泣黄泉。这些话用于秦氏,则毫无道理。

作者删“淫丧”淡化秦氏,转以浓墨重彩特写贾珍治丧,辅以贾母、宝玉、凤姐、二婢,合府上下一片赞叹...多角度举证可卿之清白,反逼贾珍自现原形。作践,恭维,相互为用,出神入化,古今无俩。此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

芹脂悲先祖之愚忠 目睹雍乾心如蛇蝎,誓不“补天”,情理所必然!

 

                造梦芹脂解梦谁

 

石头遇癞头和尚、空空道人是梦的开始,求化玉入人世,经历一番,留下一[石头记],是梦的全过程十年辛苦字字是血书未完而逝,是芹脂死难瞑目、千古遗恨的梦!曹雪芹自譬石头,脂砚恨不追随石兄于青硬峰下,再出一芹-脂,更是催人泪下、感天动地、悲壮无比之梦!书中大大小小、明明暗暗、爱恨交织恶难,难以疑云惨雾,给后人留下了无穷无尽的难解之梦。《红楼梦》最终没能完稿,这是杂憧憬而带太多忧伤的唯可叹惜之梦!这个梦何时才能醒转?还是永无梦圆之期?能否出现转机,再有新的发现?就只能寄希望于将来红学界专家、学者和广大仁人志士的共同努力了!红学研究所以陷入今天这样的窘境,既有“故将真事隐去的历史原因,也是分门别派,各持己见,长期处于分裂状态所造成。

这能责怪谁呢?事实上芹脂说的、做的已够多了。如果再多说那怕一句,便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枉送了他们的性命不说,我们是否还能见到[红楼梦],都将成未定之天了!许多话是对谁都不能说的。道理很简单,说了非但无益,弄不好就会诛连大批亲友一道枉送性命。由此可见曹雪芹、脂砚斋是多么的孤独而无助!生活在今天的年青人,可能无法想象他们长期遭受的困窘和苦难,试想日日夜夜面对四周布满朝廷豢养的鹰犬,需要多么的顽强和坚韧!他们看似出给我们那么多难题,换个角度看:二个半世纪来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对[红楼梦]发生如此浓烈的兴趣?以至长盛不衰,甚而风靡全球!红楼梦高超的艺术魅力,无疑是重要原因;如果一览无遗,没有这么多'悬念',是否能有今天这大局面?

从目前残存的资料中发现:曹雪芹家遭横祸之后,报国无门之初曾有过一段狂歌燕市,傲视王侯的日子。然而在那成王败寇的年代,遭人白眼,势所必然。空有一身才艺,仍逃不过半生潦倒。也许还经历了罢黜功名的屈辱。这才使他如梦方醒。决意放弃所有谋生手段(他的文学、书画、风筝艺术,均名噪于时),冒生命危险,食酸齑、卧绳床,十年辛苦,愤笔疾书,初步完成了《红楼梦》。因不尽满意,故五次增删仍在修改,偏又爱儿夭折,伤心过度,成恨憾。后数十回“迷失”永远成谜,但足以说明,全书曾告完成。后部情节,在前八十回里多有明晰预,是最具说服力的铁证这与几十回书的“迷失”有没有因果关系?与<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被删,会不会是同一原因?“为什么要说是“迷”?人捉摸不透。总而言之,应与朝廷加大查禁、镇压力度有关,是毫无疑问的!

说到”我常常有种感觉,似乎这已是作者经常采用、籍以隐藏秘密的最得心应手的手段和方法。仅我破解的几件事里,就可举出好多事例,现举如下:

1,降贵纡尊迷雾深

贾瑞的真实身份,本被掩盖得严严实实。初看上去这个主角太不起眼,如果作者不在他登场之先营造气氛、竭力渲染,大概没人会注意上他。如出现的地点,选在神仙出没、贾敬(此公应是雍正分裂出来的另一化身)修仙的卉芳园;垂涎的对象名为王熙(戏)凤;病时服大量丹药;道士出没身边;杀死他的直接凶手更是女性“大英雄”;跛足道人送来两面皆可照人的<风月宝鉴>,还被作者点了”;死后虽孤苦伶仃却做了秦可卿的”开路之人”---安葬地点又是千岁门限的铁槛寺!这<风月宝鉴>又太过古怪:来自太虚幻境警幻仙子之手。反面明明就一骷髅,岂但贾瑞不耐,就连读者也想瞧瞧正面吧!用正面照也非贾瑞尊容...这下问题就突出来了,原来作者带我们兕一大圈子,目的正在于此---用正(雍)面照。雍 用音同义也同,二字连用作者当然不敢出齿,却引导读者心领神会、暗相转告,贾瑞其人的真材实料,借此大白于天下,手法何等高明!

2,珍蓉骗惨天下人

因为贾珍的形象一反贾瑞那股穷酸气,摆出“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的一付浪荡神仙模样。如果没有宝玉倦怠,深闺见宝,梦游太虚幻境,见一美人高楼悬梁;凤姐慰卿,引脂砚爆天涯幻情幻景;加尤氏催请,揭“内间里面”直通卉芳园、天香楼之秘。仅以焦大骂街,强行代子治丧,撒“尽其所有”之疯,我们还就真的会被“爬灰”骗过。幸好这本非作者所愿。故大写钦天监择日,大权献龙凭,选万岁不朽之柩。设西帆(西番也 见晋藏本)楼丶宁国大厅两处灵堂,公侯趋拜,白压压官来官往,僧道念佛诵经,对坛高筑,金榜宣招,齐刷刷伽蓝护法;内廷紫禁道,两旁刀斧明晃晃光射牛斗,去孽消灾会,尽占颐和金灿灿四大部洲;谁曾见淫丧之妇王侯路祭,柩殡铁槛;铭旌招摇竟打出弘建王朝兆年不易。报弘历大名,讥奉天永远万万不易!捅出了---贾珍 假珍;贾蓉 假容,珍是真丶蓉为龙,蓉既能做面具;又可拼凑真龙的全盘真相!假设秦氏淫丧,硬挺贾珍爬灰,虚虚实实,淋漓酣畅,都达于极致!

贾蓉取来龙凭,交与贾珍,真龙即吿归位,还要“假容”何用?治丧期间,再未露面,其理就在这里。 焦大骂贾珍“爬灰”,原因是:君为父,臣为子,杀臣夺媳,无异爬灰。作者借”假容”虚掩真相,也相信读者定能辨别真相。

畸笏为什么说:作者用史笔,脂砚为什么说:”凡野史皆可毁,独此书不可毁!”香妃之死,雍正暴亡。在清代都引起过极大的轰动。

雍正之死传说很多,大致分两类:1误信长生丹药 身边围着大批道士,日夜炼丹,最终中毒身死;2,被人刺杀 相传最盛的是:吕留良之女,“大英雄”吕四娘夜潜深宫,手刃雍正,安然脱险,一柄“风月宝鉴”写出了此君两种下场。

香妃之死更是轰动全国的特大新闻。香妃原本是南疆首领霍集占的妻子,长得十分美貌,更令人称奇的是,周身散发出一种奇妙的馨香。因而艳名远播。终于一天传入了乾隆的耳朵,这位风流花心的天子那里按捺得住,便以南疆蓄意谋反为名,钦点大将兆惠,面授机宜,率领大军剿灭了霍集占,俘获香妃,回献乾隆---这就是“情孼“迎献郎” 的来历。乾隆爷万万没有想到,尽管他干般讨好,万般迎逢,香妃毫不动心,执意不从。这事终于被太后知道,命人传人寝宫,责问香妃:从是不从?不料香妃镇定自若,断然回绝,宁愿选择自缢。乾隆闻讯悔恨交加,大吵大闹,太后无奈只好答应:以皇后礼节安葬,才把一场泼天风波平息下来。这就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和瑞珠触柱身死的真相。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明白脂砚说:“秦之家计长策是梦的真正含意。是啊!一个族灭家亡,丈夫尸抛荒野,自己身陷敌巣丶远离故土,整天过着连求死也不成的日子,聁与亲人同葬的愿望,都成了痴心妄想!

因为这两件事丢尽清王朝脸面,百般遮掩,自不用说。清宫档案査不到任何记载,更是势所必然。不过真想做到风不透雨不漏,谈何容易。就在前几天,还看到一篇报导说:2005年修缮故宫,在太和殿龙座上方,盘龙藻井天花板上,发现一块奇特的令牌。经多名专家鉴定:是道教应雍正要求特制的避邪消灾符牌。据清宫传说:藻井盘龙口衔巨珠,专司守卫龙座,一旦有人非法登基,珠即脱落砸死伪帝,符牌的出现,证明雍正心虚,矫诏是实。  溥仪丶溥杰晚年曾亲口证实:幼年两兄弟一次在养心殿玩耍,无意撞翻了一座佛龛,里靣滚出一个黄纸裹着的盒子,打开一看,竟是雍正密令毐杀八丶九两阿哥的圣旨!虽已年深日久,诡异清宫时而传出一二秘闻,仍让人感到毛骨耸然!也进一步证实清宮档案的难以釆信!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父母讲述雍正丶香妃的故事。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春节,老家东面商会门前,忽然热闹起来,摆满了地摊,不少是卖小人书的。其中最显眼的就有<香妃><吕四娘><血滴子><年羹尧>等,在市民中争相传阅。留在我幼小心灵里的,满清王朝残忍腐朽的形象,几乎与侵华日冦毫无差异。

3,宁荣东西不同门

一部[红楼梦]仅太虚幻境,就不知隐藏了多少秘密?且不说“痴情”等七司有多少痴情怨女,仅正、副、又副金陵三十六钗就不知耗费了红学家多少心血。有几位红学名家排出过大同小异几幅<情榜>,至今争论不休。我这个门外汉,就更是不敢涉足了。这么多年了,连作者是否曹雪芹,也各执其理,迄无定论。我是相信曹氏著的,因早年读袁枚的[随园诗话]时,就见他郑重其事地说过:“康熙间曹栋亭为江宁织造,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在那个年代曹北袁南,相距遥远,因为袁的名气很大;才能获得此类信息。孙误为子,不足为怪;作者姓氏、家庭出身、书名甚至书的内容都确切无讹,足以证实曹雪芹是本书作者,与脂砚在<凡例>中说的话,正好相互印证。我还见过民国时期的《小说月报 中国文学研究>》某期号外,刊载日本学者盐谷温的[中国小说概论]评论《红楼梦》时,也引用了袁的这段话。不过从袁所说“备述风月繁华之盛”这句话的意思判断,袁得此消息的时间,应在《红楼梦》才写至二、三十回时,也可肯定在高鹗作伪、造假、抢印之先。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谁是作者”的问题,我想了很久,最简单、最直截的办法还是要尽早找到曹寅。从何着手呢?目标就定在宁荣二公”身上。不料这件事竟耗费我好多时间。最令人迷惑不解的是,像宁荣二公这样开山老祖式的重要人物,查遍[红楼梦]竟找不到一处稍稍像样的简介。“二公”之敬称,早在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里就已出现,但有称无名。就连宝玉神游太虚幻境,警幻特别说明:路遇宁荣二公,托她照看宝玉。话不算短,却仍只称“二公,不报名讳。后文王熙凤与赵姆姆对话,赵说:当年四次接驾南巡,花钱像流水一样...也没指名道姓、还是本书主角林黛玉初来荣国府,拜见贾母时才“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字,是‘荣禧堂,后有一行小字:某年月日,书赐荣国公贾源”。真正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但宁公的尊讳,依然杳如黄鹤。也曾想过就用红学前辈编排的贾府世系表,作为依据,补上贾演,转觉连自己都交不出娘家,终究有点说不过去。再想想-旦找到出处,或许会有意外发现。才又重下决心,复行查找,但仍无所获。无奈之下,只得转向脂批。这次倒是费时不多,很快就在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脂批中发现两条仅一个字的甲侧批注:演(宁国公);源(荣国公)。如此简洁,实在有点出人意料。其实早先见过,偏偏到了这个时候,忘得一干二净!

冷子兴不过是书中过客,曹雪芹为什么要用他来叙述家史呢?难道是因为他的名字叫得好---假语村言冷子心!宁荣二公的名讳,作者为什么坚不吐实?却要脂砚从旁注明,是为了用更多事实证明他与脂砚的关系亲密无间、唇齿相依,还是更有其它深意?冷说明显带有提醒读者的意思:不要看今日之贾府皇恩浩荡,优裕有加,好一片兴旺景象;总有那么一天皇恩不再,连亲老子也不认了,你就“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什么都没了。再看转由脂砚注出,显然有事体太过重大,既非说不可,则须更加谨慎,尽量缩小目标,力求不留痕迹。

许多事是说不清又道不明的。过去看宁荣二公的名子,平常得很,因不疑有它,也就匆匆翻过;今天是鸡蛋里找骨头的,一眼看出,这里面确有玄机---演、源二字中明显嵌有一个“”字。或许有人会说,里面就算有个寅字,也只是巧合,演字有三点水,读音也不一样;源字更不相干......打住、打住......

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里边不过耍了点小花招,无非增增减减,略加会意。看上去一分为二了,只好骗骗那些没心眼的罢啦!你不会没听说过:树有根,水有源吧!你看看这边有源,那边才会有水,要是我们现在就断了这水源,你看还剩下什么---寅!虚设二府,敷陈代丶化”全都是为了鱼目混珠、扰乱视听!

曹雪芹之所以想出水寝曹寅的妙招,是受《三国演义》关云长水淹七军的启发?还是[聊斋志异}曹孟德墓埋深水、设重重机关所萌发的呢?就不得而知了。不管怎样作者虛设宁国,作为雍乾藏身之所,确实增大了解梦许多难度。

找出”不等于大功告成。”也就随即上升为主要矛盾,成为问题最终能否解决的关键。这个问题的解决,颇费了一番周折。开姢几天茫无头绪,不知从何着手。所好上个问题的解决,很大程度上增强了我的信心。经过一些日子的捉摸,突然一天灵机一动,就钉上了“贾字!因为它与曹字形十分相近,笔划几无相差。会不会经过局部笔划之间的挪移变化而成的呢?这就合上了一句俗话:不是办不到,是你没想到。原来事情竟然如此简单---曹与贾字相比,只是头上多两点,曲字中间多一横。如果我们把上部多出的一横两点,移至下部,是不是就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贾字!(请注意清代还没有简化字 贾 是由现代的西目八 组成的)反之亦然。说穿了是不是既简单又明白?

《红楼梦》的主题思想是---”无才补天”誓与清廷不两立;《风月宝鉴》”两面照人”是深刻揭露”雍乾盛世”两代帝王的荒淫无耻;<大观园>小世界丶”金陵三十六钗”以周天之数,影射天下英杰壮志未酬,难一善终。焦大当年自己喝尿,讨水哺主,从死人堆里把老主子救了回来,如今只落得身为下贱,发几句牢骚,就被大粪塞口;赵嬷嬷告诉凤姐:当年皇祖南巡,老爷子四次接驾,花银子像流水一样,最终落得个灭门抄家的结局,都是写新主子刻毒寡恩。身怀旷世奇才的曹雪芹竟陷入”瓦灶绳床”的凄凉绝境!所以《红楼梦》的核心《旨义》是痛斥腐朽残暴丶日趋没落的封建王朝!矛头直接指向荒淫无耻的满清最高统治者!

红学馆的权威们:如果您们能来看看这篇不随流俗的拙作,人们常说:兼听者则明。作者问题就可以不用争论了!所破解的几个问题,也应得到您们认可。该集中精力;力争短期内获得重要突破!振兴中国是梦!振兴红学也是梦!文艺繁荣理应为国梦增光添彩!国家荣誉高于一切,什么门派恩怨可以休矣!

 

最后附诗一首,以报知己:

补天三万六千石  仅留此记昭后人 世间从兹兴红字  馆密林深派多门

索隐未解曹真假  探秘难明贾瑞珍 可怜芹脂泪为尽  空留凡例自沉沦

 

 蚂路蚁语  2017-8-28写于五斗东篱轩

                                 2018-9-14修改定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赠于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赠于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