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蚂路蚁语
蚂路蚁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245
  • 关注人气:5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安鸿志教授著《随缘话红楼——细说玄机骂雍正》读后感(一)

(2018-08-05 03:42:14)
标签:

转载

分类: 红梦新解

              天下奇书《红楼梦》  文化瑰宝《推背图》  (699)

 

          我读过安鸿志教授著《随缘话红楼——细说玄机骂雍正》一书多遍,所受教益和共鸣点良多,现整理叙述如下:

                                                          

          我非常认同安鸿志教授的下列观点:
     【·····要以文本为依据识别“碍语”,客观地道出让人认可的“隐喻”,连作者本人也无法矢口否认,只能用“巧合”来辩解,最后的主观判断---是相信“巧合”还是“有意”,还得请读者自行给出,而且有“保持沉默”的权力。】
    老师对书中“碍语”的分析,令我赞叹不已,可以说彼此观点“十分共鸣”,即书中所有“碍语”都是指向一个人的,那就是曹家李家的共同“政治仇敌”——雍正。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石头记》一书是“芹脂二人合作”完成的;他们二人写书骂的是“同一个人”,即雍正是迫害曹家与李家人,使其都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也!
     二、真正的《红楼梦》原著(《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属政治“反书”性质)只有不足八十回,后面大约30回根本没有“公开发表”过;所谓高鹗署名的“120回红楼梦”里,根本就没有任何脂砚斋等人的“批语”,所以,它不属于“反书”性质。因此,它里面没有“碍语”就是十分自然而很好理解的了。
    三、因为“120回红楼梦”没有“碍语”,所以它是皇家许可而且是皇家支持“公开出版”的。这就把真假《红楼梦》的分界线搞清楚了。避免了“越研究越糊涂了”,“太让人茫然了”的难题干扰。
     以上的这些研究成果,恐怕是安教授也没有事先想到的吧?虽然这些成果不能“全部”归功于您,但是,“画龙点睛”者非您莫属啊!
   

                                                                      

     安教授书中写道:

         【她(夫人)说:“以曹雪芹生活的年代,他既熟悉雍正编纂《大义觉迷录》的用心,也明白乾隆禁毁此书的目的。以曹雪芹家被雍正抄没的经历, 他既仇狠雍正以皇权美化自己, 也反感乾隆借用皇权淹没历史真相。当时, 他和乾隆一样, 也会感到《大义觉迷录》不能传世了, 雍正的丑闻可能被埋没。于是,他大胆地把这个历史真相深埋在《红楼梦》中‘十二支寓’的批语里。”

   惊叹:“高见!你把我对‘十二支寓’的破解:‘丑四子,谋龙位,舞淫身,犹猪狗’,给出了更高层面的理解。在我写此解时,只强调了曹雪芹有泄私愤的动机,后来,虽然也提到雍正编纂的《大义觉迷录》,旨在强调有历史背景而已。”

   她说:“当时,我没有太多的评论。现在,……”

   我说:“让我说吧。乾隆怕张扬家丑,曹雪芹偏要说给后人。如此看来,曹雪芹不仅有泄私愤的动机,还有隐写历史真相的动意!况且,隐语中的“谋龙位,舞淫身,犹猪狗”,全在曾静所列举的“十大罪行”之中。这不仅深化了对破解的理解,也提高了可信度。真是高见。”】

   

       安老师解读的“十二支寓”的结果为【 丑四子,谋龙位,舞淫身,犹狗猪】真是红楼梦研究中的“一绝”,令我十分赞同与欣赏!
       为什么我的“《红楼梦》是预言而不是小说观点”没有多少人认同,但是却与您“共鸣”了?这不是没有缘由的,即书中写的“拆字法”与“谐音法”重点功用是“暗骂”那个暴政者、篡权者雍正的。这种写法虽然有些“深奥难解”,但是当事人凭感觉是可以“明白”的,可是他也不能肯定这就是“骂他”;而读者一旦进入“历史层次”,自然会读懂其中的“内涵寓意”的。
        其实,《石头记》出来以后,最早读到手抄本的都是与皇家有关系的亲人,包括乾隆的兄弟姐妹及子女们。他们只是当做爱情小说故事来欣赏,自然是津津乐道。可是也会有头脑的文化人看出了其中“有碍语”,而乾隆自然也会“明白”该书是“反皇”的,于是大肆抄禁、烧毁无数。
      乾隆禁书的目的,确实如老师所说【曹雪芹在其《红楼梦》中, 竟敢暗骂当时乾隆皇帝的先父雍正, 真是胆大包天。据说, 乾隆皇帝还真看过此书, 看后还表示过“然之”。 看来他并未看破书中的玄机。 否则, 不是“然之”, 而是“灭门之罪”了】。
       乾隆是政治家,他也明白,“毁书”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即书是“死的”,烧了也就不存在了,可是人的思想是“活的”,你可以烧,我又可以写啊!作者怎么想的,谁也“控制”不了!于是,乾隆想出了利用“文人斗文人”的诡计对付曹雪芹,这就是高鹗“后四十回红楼梦”的出现“由头”。因此,删掉脂批的“120回红楼梦”是乾隆当局反对曹雪芹的“产物”。我给它的性质判作“反《红楼梦》”。因此,不仅雍正乾隆是曹雪芹的敌人,而且,120回的书“红楼梦”也是他的“敌人”。
       我对您的【《红楼梦》的作者和批书者, 都只能是曹家的后人。具体是何人, 也是一个有多种说法的问题。但是, 若说是曹家以外的人, 难以令人信服,】的观点是绝对“共振共鸣”的。毫不自夸地说,彼此的解读离全部“读懂”曹雪芹的《红楼梦》只有“咫尺之遥”了!

 

                                                           

  

      安教授说【《红楼梦》是文化国宝,“骂雍正”是顺带而为;(不论他是否该骂)】,我认为前一句是总括的说法,无疑是非常正确的,但是若说,【“骂雍正”是顺带而为】就不够全面了。因为该书由于有“骂雍正”的内涵,才揭示了它的“本质”不是什么爱情小说性质啊!这是为该书“定性的大问题”啊!我曾经多次写信写周汝昌请教这个问题,可是他的儿女始终没有告诉他。因此,至今没有人敢于给《红楼梦》定性,这是事实吧?
      
二百多年来,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读不懂该书究竟是“写什么重大事情的”?就是由于大家都把严肃的政治、历史专题误解成虚构的小说闲故事来读和研究了,也就是说好多人把人的“衣服外表”看成其人的“身心本身”了,当然就不能仅凭他的衣服的好坏来判断其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了。
     
自从您的“十二支寓”就是“骂雍正是个‘丑子’···”破解成果发表以来,就用科学的方法证实了该书的主旨、本质是从政治上“反对雍正王朝的暴政政策的”。即您的揭示就把“红楼梦研究”从过去的“小说轨道”扭转到了“历史的轨道”上来。谁人敢说这不是您对《红楼梦》研究的重大贡献呢?
      
您说,【早有人指出《红楼梦》“骂雍正”,我只是改进了霍氏的说法;】,我是不完全认同的。因为第一个揭示该书有骂雍正的内容之人,是霍国玲老师夫妇,但是她没有把这种思维贯彻到底。只有您安教授才把此事研究到“真相大白”啊!
    
我说过,您的研究成果十分“了不起”,这不是“吹捧”您的话,而是实事求是的评价。原因是您不仅揭示了上面这一点,而且也揭示出“八月二十三日=雍正的忌日=荣国府欢乐之日”这个其他人没有发现的“核心秘密处”。
      
我看到您的书中这一篇论证,让我高兴得不得了。您可能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兴奋吧?我实话告诉您:您的这一“画龙点睛”的研究“亮点”,不仅解决了“该书主旨的根本性质”,而且也把写书前仍然迷惑的“曹雪芹的生年”问题,也找到突破的思路了。即曹雪芹不是曹颙的遗腹子,而确确实实是曹畹那咨樱徊苎┣墼诔业1728年不是“十三岁”而是只有“四五岁”而已
     (未完待续)

                                                                       白金贤

                                                                                        2017年5月9日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