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伟民律师
李伟民律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9,659
  • 关注人气:5,7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千里送心引发法律争议

(2014-05-15 18:25:03)
标签:

脑死亡

心死亡

器官移植

千里送心

杂谈

分类: 社会热点

                                    千里送心引发法律争议

       受北京广播电台邀请,5月8日晚做客《今晚拍案》栏目,点评“千里送心引发热议”的伦理和法律问题。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今晚拍案》,我是主持人李雷,今天的关键词是“送心”“误点”“民生”,关键词之一“送心”

解说: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被医生取出,它的主人叶劲是一名21岁的广西小伙,被医生判定为脑死亡,这颗心脏被植入北京12岁男孩小包的体内,延续另一个生命。4天之后,千里送心救活男孩引发法学争议,署名为北京市公安局法制办法学博士的徐志强撰文认为,这场生命接力和爱心行动背后潜藏着能否通过脑死亡标准认为他人已死亡的重大法律问题,对此,医学专家指出,脑死亡在医学上的效力已经无争议,国家卫生部门相关文件也载明,脑死亡患者可在家属同意的情况下捐献器官,不过,由于脑死亡在中国未立法,专家指出,存在伦理和司法等多重问题,脑死亡患者面临医学上已死亡但法律上不为死亡的尴尬境地,在今天节目的开始,和您说说,千里救活男孩引发争议,捐献心脏的人真的死了吗?

主持人:关键词之二“误点”本来想出国享受旅游的乐趣,没有想到因为飞机误点,难以改签机票耽误了行程,一怒之下,严女士\李先生夫妇将中国国际旅行社起诉到了法院,要求旅行社返还他们自行支付的机票费用,出门旅行谁也不愿意碰到飞机延误,一旦遇到延误呢,耽误了行程不说,心情也会不好,两位原告的请求能得到法院的支持吗?飞机延误难道需要旅行社来买单吗?在接下来的时间当中就跟大家来说说这期案件。关键词之三“民生”

解说:去年11月26号,殷先生在一家购物网站购买了一台32寸的液晶电视,价格仅仅是169块,到了11月28号,殷先生收到了网站发来的电子邮件,称由于公司原因,订单取消无法提供所购商品,后来,殷先生诉至法院,要求网站继续履行原订单并交付货物并且要求网站支付公证费1000元,律师费4000元,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消费维权纠纷,也是和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的问题,法院受理的大多数民事,商事,行政审判案件,甚至一些刑事案件都不同程度的与人民生活相关,对这些案件,法院都应该切实维护好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对其中一些人民群众关注度高,直接触及群众利益,与群众生活有密切关联的纠纷,法院要作为涉及民生重点案件,更加及时妥善的处理,今天节目下半段就邀请到法官给大家介绍几起涉及到民生的案件。

主持人:好,朋友们,下面我们就正式走进今晚拍案,在我们今晚拍案节目的开始,先来关注这样一个消息,谨防被街头的贴膜摊掉包诈骗了手机,近日呢海淀警方侦破了系列诈骗案,两名诈骗嫌疑人以及两名销赃嫌疑人陆续落网,目前被刑事拘留,他们专骗用苹果手机的单身女性,将手机掉包成模型,3月22号以来,海淀区相继发生了5起相类似的案件,嫌疑人为手机主人贴膜的时候以有人检查,分散事主的注意力,趁机将事主手机换成模型。海淀刑警立刻成立的重案组,多地监控录像显示,作案人是一胖一瘦,被骗者往往是单身女性,从瘦的男性的男子呢是贴膜的速度以及事主对新手机膜的反应,看出来了为手机贴膜的老手,很可能是多年在路边贴膜的商贩,侦查员随即联系相关执法部门,对比事发地点曾经站到经营手机贴膜被处理人员的情况,去年10月份,被处理的马某和李某同样是一胖一瘦,搭帮结伙,而且经多名事主辨认的确就是,他们就是相关的嫌疑人,通过在全市的串并案,侦查员发现在朝阳区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嫌疑人出现在一个高等小区当中,侦查员在小区10栋的地下室逐个摸排,在一间屋子里看到了正在上网的嫌疑人李某,从物业处得知,李某是小区的临时工,马某并不在此工作,在4月22号的凌晨,将李某抓获随后赶到了马某的暂住地将马某抓获,据两名犯罪嫌疑人说他们曾经一起在饭店打工,后来辞职了到路边去贴膜,老碰到有人检查后还因为占道经营被警察处理过,于是马某就提议,借有人检查把事主的手机换成模型再卖手机来赚钱,李某表示可以帮忙喊有人检查,从今年3月份开始,两个人搭帮在街头摆摊,马某贴膜,李某望风,见有用苹果手机的单身女性来贴膜,李某就大喊有人来检查了赶紧跑啊,马某就趁机掉包,得手之后找手机维修摊低价出售,两个人是对半分赃,22号两名嫌疑人刘某和王某被抓获,承认收赃,那么现在警方已核实了作案达到10起之多,警方提醒广大市民尤其是单身女性请选择专业的维修点,勿图便宜在路边贴膜以免被掉包或被抢夺。     

主持人:好,朋友们,欢迎大家来关注我们今天第一个关键词就是“送心”

主持人:5月1号,身在安贞医院的江西男孩小包因为严重心衰而病危,只有换心才可以救他的命,根据医院心外科医生张海波介绍说小包病危之后,医院立刻通过国家器官移植捐献管理中心等机构联络匹配的心脏,而正在这个时候,身在广西解放军181医院的小伙子叶劲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他在5月1号因为脑肿瘤晚期而进入了脑死亡的状态,据解放军181医院器官移植中心联络员介绍说,叶劲病危之时就已经和家属商量是否愿意进行器官捐献,经过考虑叶劲的家人同意捐献叶进的心脏,肾脏,肝脏以及一对眼角膜,于是,在5月2号解放军第181医院的医生潘雨辰携带被重重保护的叶劲的心脏从桂林飞往北京1800公里,5个多小时的爱心接力,航班提前起飞。直升机从首都机场将心脏直接送往安贞医院,交警在临时停机坪疏导交通,进行交通管制,主刀医生刚刚回国不久不顾劳累即投入到手术当中,心脏在最短时间内运抵安贞医院,为心脏移植争取了最佳的时间,移植手续顺利进行,男孩的生命得以挽救。而当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千里送心的时候,一位法学博士提出了他的质疑,他说法律并无明文规定脑死亡就是人体死亡,医学界根据脑死亡标准做心脏移植是否侵犯了生命权甚至在其他情况之下是否会构成刑事犯罪呢?面对质疑,解放军第181医院的器官移植中心的工作人员回答说呢从传统观念来看,我国历来比较承认心死亡,因此呢许多老百姓不理解,不接受脑死亡,但是从科学角度来讲,脑死亡是无法自主呼吸的死亡,是不可逆转的并且心脏移植只有在心脏跳动的情况下进行,目前只有脑死亡符合这一条件。此外,这个工作人员说各医院在鉴定脑死亡的时候都遵循严格的程序,由脑死亡鉴定小组来鉴定,这个小组里面除了主治医师也包括由一定资历的神经外科医生,并且国家也规定只有一定级别的医院以及医生才可以做这一鉴定,从专业手法上也要经过脑电图等多项仪器的鉴定。181医院的器官移植中心的联络员史峰说叶进在被送到解放军181医院的时候,不同专家每隔12小时为叶劲诊断,最终诊断为脑死亡,在家属接受事实而且同意器官捐献之后医院才会进行器官的移植,而亲自运送心脏的解放军第181医院的医生潘雨辰说呢器官移植由国家公开分配系统管理,所有需要器官移植的单位要把等待病人的相关信息都录入网络系统,分配系统根据在网上登记的这些病人的排名进行工作,这个系统包括器官移植等待预约名单系统,捐献者登记以及器官分配系统,潘雨辰说家属同意之后,叶劲捐献的器官同步到国家捐献系统与分配当中,系统自动搜寻登记过的合适的受体,而据广西新闻网报道说呢这个医院器官捐献手术中心主任说移植器官配以三个原则为基础,先是病情原则,院方派专业人员做器官评分,第二是地域就近原则,第三就是年龄原则,孩子要优于老人,这是医学界这样的观点,而目前来看,作为身为法学博士,那么相关的司法人员也对这个有一些不同的判断也提出了一些质疑,那么究竟是涉及到哪些法律问题,下面来为大家邀请到来自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的李伟民律师跟大家分析一下,李律师,你好。

李律师:你好,主持人好,各位听众好。

主持人:李律师,我们先不说医学界的相关规定,从法学界来讲到底死亡的标准有哪些怎么样的标准?

李律师:对这个问题的话非常重要,也是一个全世界范围内的一个难题,是民法学界关注的一个难题,因为在法律里面,大部分国家规定了一个人的自然死亡或者是通过一个法律程序来拟制性的宣告死亡,但是大多数国家对认定死亡的标准和认定死亡的程序没有统一规定,我们国家同样处于这样的情况,就是说对一个人自然死亡的时候他适用哪个程序或者适用哪个标准,我们国家《民法通则》包括其它相应的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这样在实践当中就会产生不同的意见,这样我们学界经过多年的研究,也提出不同的学术意见,比如说有医学界比较推崇的意见就是说一个人大脑停止工作也就是节目里面说的脑死亡,也就是说大脑已经停止工作这样来认定一个死亡的标准,但是这个标准在法律界没有达成共识,法律界也有专家认为判断一个人是否死亡应该以他心脏停止跳动,因为心脏是一个人跟他大脑具有同样重要的一个器官,要考虑他心脏停止跳动,因为脑死亡之后他的心脏可能在很长时间仍然在工作,那他仍然可以在法律上理解为是一个活体,还有另外一种观点就是以他停止呼吸或者以他大脑停止工作再结合一些外在的比如说瞳孔放大或者表面的综合特征来认定他是否死亡,也就是说综合认定标准说,但这些都是一个学理上的探讨,在法律上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这样难免在实践当中会产生争议,但是又随着社会的发展情况也发生变化,因为在很多器官受到损害的病人或者是需要救治的病人需要些鲜活的器官,那这时候的话,法律,伦理道德,法律要做一个妥协,这时候就是说道理和伦理可能看的更高一些,法律让位一些,这样形成了刚才节目里所说的大部分人推崇脑死亡的一个死亡标准,这样可以保证死者的器官在一个完全工作的情况下来移植,这样可以保证更多人得到救治,但是这里面也出现一个问题,就是说伦理上看来是做了一件很好的事,让人得到帮助,但是在法律来看的话,那如果说认定他是一个活体的话,现在社会呼吁很高比如说必要时候有人认为动物也享有一些权利,那么作为他心脏在跳动的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是一个活体,这时候你在他还可以工作的情况下把它摘除给他人,是否有违法律和违反道德,但是有个趋势值得我们关注,全世界来看的话,有100个左右的国家基本上是以脑死亡来判定一个自然死亡的标准,这也是一个趋势,其实也就是说法律在向现实妥协,法律也在跟上时代科技的一个发展,这给我们提了一个醒,认定的时候刚才提的是一个标准问题,标准问题看到了已经争议很大,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来执行这个标准,其实这是我们作为法律人作为社会公众更应该关注的问题。

像本事件当中,我们看到,他说的是相关专家,但是我们问的是哪几个专家?是独立第三方的专家还是自己所在医院的专家?这样公正性何在?这样值得我们关注,同时我们也呼吁国家相关法律包括器官移植的相关规范对这个器官移植的程序和标准进一步规范,比如说必要时候国家可以成立器官移植认定是否死亡的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也可以类似像国外的伦理委员会,这个专家委员会独立于社会其它组织,也独立于医院,让它依据自己的标准,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大家对这个人是否死亡作出一个比较中立和客观的评价标准,这样的话可以做到公正,不然的话在生活当中产生争议,这个人谁来认定他是脑死亡或者他认定的标准是否科学,举个例子,在心电图情况下发现他已经停止工作,但是有可能经过外界作用或者立即抢救,有可能会恢复,那么这时候他认定的时间长短,程序非常重要。

主持人:没错,因为一个人怎么样死亡非常关键,因为它如果还没死亡的话他是一个活体是一个生命,那如果说他已经死亡的话那么说明他已经不是一个生命,而是我们把他当做一个物,是吧?

李律师:对,这个非常关键,也就是说法律认定一个人是否死亡的话是非常高的标准,为什么非常高呢,要消灭一个民事主体,让他的权利义务归于消灭,所以说他必须是一个很高的标准和很高的程序。如果说他还是一个活体的话,把他器官摘除,可能涉嫌故意伤害或者故意杀人,这是非常严厉的问题,所以说法律包括政策一定是非常谨慎和非常严密,况且是得到社会公众的一个长期发展的认可的过程,让全社会去支持他关注他,但这个事件非常好,看到了社会公众的关注,就是说对这个问题的质疑,其实是好事,就是说提出一个问题,就是说献爱心是对的,但是我们要依法进行,要符合伦理同时要符合法律。

主持人:嗯,同时我们也呼吁相关部门尤其是立法机构能够尽快的出台这样一个标准来确定到底怎么样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有这么一个标准的话,我想今后出现一些问题,不至于法律界和医学界出现不同的观点和认识产生一些争论,好,那么今天的这个问题非常感谢来自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的李伟民律师,谢谢李律师。

李律师:好,再会。

主持人:好,再会。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今晚拍案》,我是主持人李雷,今天的关键词是“送心”“误点”“民生”,关键词之一“送心”

解说: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被医生取出,它的主人叶劲是一名21岁的广西小伙,被医生判定为脑死亡,这颗心脏被植入北京12岁男孩小包的体内,延续另一个生命。4天之后,千里送心救活男孩引发法学争议,署名为北京市公安局法制办法学博士的徐志强撰文认为,这场生命接力和爱心行动背后潜藏着能否通过脑死亡标准认为他人已死亡的重大法律问题,对此,医学专家指出,脑死亡在医学上的效力已经无争议,国家卫生部门相关文件也载明,脑死亡患者可在家属同意的情况下捐献器官,不过,由于脑死亡在中国未立法,专家指出,存在伦理和司法等多重问题,脑死亡患者面临医学上已死亡但法律上不为死亡的尴尬境地,在今天节目的开始,和您说说,千里救活男孩引发争议,捐献心脏的人真的死了吗?

主持人:关键词之二“误点”本来想出国享受旅游的乐趣,没有想到因为飞机误点,难以改签机票耽误了行程,一怒之下,严女士\李先生夫妇将中国国际旅行社起诉到了法院,要求旅行社返还他们自行支付的机票费用,出门旅行谁也不愿意碰到飞机延误,一旦遇到延误呢,耽误了行程不说,心情也会不好,两位原告的请求能得到法院的支持吗?飞机延误难道需要旅行社来买单吗?在接下来的时间当中就跟大家来说说这期案件。关键词之三“民生”

解说:去年11月26号,殷先生在一家购物网站购买了一台32寸的液晶电视,价格仅仅是169块,到了11月28号,殷先生收到了网站发来的电子邮件,称由于公司原因,订单取消无法提供所购商品,后来,殷先生诉至法院,要求网站继续履行原订单并交付货物并且要求网站支付公证费1000元,律师费4000元,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消费维权纠纷,也是和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的问题,法院受理的大多数民事,商事,行政审判案件,甚至一些刑事案件都不同程度的与人民生活相关,对这些案件,法院都应该切实维护好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对其中一些人民群众关注度高,直接触及群众利益,与群众生活有密切关联的纠纷,法院要作为涉及民生重点案件,更加及时妥善的处理,今天节目下半段就邀请到法官给大家介绍几起涉及到民生的案件。

主持人:好,朋友们,下面我们就正式走进今晚拍案,在我们今晚拍案节目的开始,先来关注这样一个消息,谨防被街头的贴膜摊掉包诈骗了手机,近日呢海淀警方侦破了系列诈骗案,两名诈骗嫌疑人以及两名销赃嫌疑人陆续落网,目前被刑事拘留,他们专骗用苹果手机的单身女性,将手机掉包成模型,3月22号以来,海淀区相继发生了5起相类似的案件,嫌疑人为手机主人贴膜的时候以有人检查,分散事主的注意力,趁机将事主手机换成模型。海淀刑警立刻成立的重案组,多地监控录像显示,作案人是一胖一瘦,被骗者往往是单身女性,从瘦的男性的男子呢是贴膜的速度以及事主对新手机膜的反应,看出来了为手机贴膜的老手,很可能是多年在路边贴膜的商贩,侦查员随即联系相关执法部门,对比事发地点曾经站到经营手机贴膜被处理人员的情况,去年10月份,被处理的马某和李某同样是一胖一瘦,搭帮结伙,而且经多名事主辨认的确就是,他们就是相关的嫌疑人,通过在全市的串并案,侦查员发现在朝阳区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嫌疑人出现在一个高等小区当中,侦查员在小区10栋的地下室逐个摸排,在一间屋子里看到了正在上网的嫌疑人李某,从物业处得知,李某是小区的临时工,马某并不在此工作,在4月22号的凌晨,将李某抓获随后赶到了马某的暂住地将马某抓获,据两名犯罪嫌疑人说他们曾经一起在饭店打工,后来辞职了到路边去贴膜,老碰到有人检查后还因为占道经营被警察处理过,于是马某就提议,借有人检查把事主的手机换成模型再卖手机来赚钱,李某表示可以帮忙喊有人检查,从今年3月份开始,两个人搭帮在街头摆摊,马某贴膜,李某望风,见有用苹果手机的单身女性来贴膜,李某就大喊有人来检查了赶紧跑啊,马某就趁机掉包,得手之后找手机维修摊低价出售,两个人是对半分赃,22号两名嫌疑人刘某和王某被抓获,承认收赃,那么现在警方已核实了作案达到10起之多,警方提醒广大市民尤其是单身女性请选择专业的维修点,勿图便宜在路边贴膜以免被掉包或被抢夺。     

主持人:好,朋友们,欢迎大家来关注我们今天第一个关键词就是“送心”

主持人:5月1号,身在安贞医院的江西男孩小包因为严重心衰而病危,只有换心才可以救他的命,根据医院心外科医生张海波介绍说小包病危之后,医院立刻通过国家器官移植捐献管理中心等机构联络匹配的心脏,而正在这个时候,身在广西解放军181医院的小伙子叶劲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他在5月1号因为脑肿瘤晚期而进入了脑死亡的状态,据解放军181医院器官移植中心联络员介绍说,叶劲病危之时就已经和家属商量是否愿意进行器官捐献,经过考虑叶劲的家人同意捐献叶进的心脏,肾脏,肝脏以及一对眼角膜,于是,在5月2号解放军第181医院的医生潘雨辰携带被重重保护的叶劲的心脏从桂林飞往北京1800公里,5个多小时的爱心接力,航班提前起飞。直升机从首都机场将心脏直接送往安贞医院,交警在临时停机坪疏导交通,进行交通管制,主刀医生刚刚回国不久不顾劳累即投入到手术当中,心脏在最短时间内运抵安贞医院,为心脏移植争取了最佳的时间,移植手续顺利进行,男孩的生命得以挽救。而当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千里送心的时候,一位法学博士提出了他的质疑,他说法律并无明文规定脑死亡就是人体死亡,医学界根据脑死亡标准做心脏移植是否侵犯了生命权甚至在其他情况之下是否会构成刑事犯罪呢?面对质疑,解放军第181医院的器官移植中心的工作人员回答说呢从传统观念来看,我国历来比较承认心死亡,因此呢许多老百姓不理解,不接受脑死亡,但是从科学角度来讲,脑死亡是无法自主呼吸的死亡,是不可逆转的并且心脏移植只有在心脏跳动的情况下进行,目前只有脑死亡符合这一条件。此外,这个工作人员说各医院在鉴定脑死亡的时候都遵循严格的程序,由脑死亡鉴定小组来鉴定,这个小组里面除了主治医师也包括由一定资历的神经外科医生,并且国家也规定只有一定级别的医院以及医生才可以做这一鉴定,从专业手法上也要经过脑电图等多项仪器的鉴定。181医院的器官移植中心的联络员史峰说叶进在被送到解放军181医院的时候,不同专家每隔12小时为叶劲诊断,最终诊断为脑死亡,在家属接受事实而且同意器官捐献之后医院才会进行器官的移植,而亲自运送心脏的解放军第181医院的医生潘雨辰说呢器官移植由国家公开分配系统管理,所有需要器官移植的单位要把等待病人的相关信息都录入网络系统,分配系统根据在网上登记的这些病人的排名进行工作,这个系统包括器官移植等待预约名单系统,捐献者登记以及器官分配系统,潘雨辰说家属同意之后,叶劲捐献的器官同步到国家捐献系统与分配当中,系统自动搜寻登记过的合适的受体,而据广西新闻网报道说呢这个医院器官捐献手术中心主任说移植器官配以三个原则为基础,先是病情原则,院方派专业人员做器官评分,第二是地域就近原则,第三就是年龄原则,孩子要优于老人,这是医学界这样的观点,而目前来看,作为身为法学博士,那么相关的司法人员也对这个有一些不同的判断也提出了一些质疑,那么究竟是涉及到哪些法律问题,下面来为大家邀请到来自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的李伟民律师跟大家分析一下,李律师,你好。

李律师:你好,主持人好,各位听众好。

主持人:李律师,我们先不说医学界的相关规定,从法学界来讲到底死亡的标准有哪些怎么样的标准?

李律师:对这个问题的话非常重要,也是一个全世界范围内的一个难题,是民法学界关注的一个难题,因为在法律里面,大部分国家规定了一个人的自然死亡或者是通过一个法律程序来拟制性的宣告死亡,但是大多数国家对认定死亡的标准和认定死亡的程序没有统一规定,我们国家同样处于这样的情况,就是说对一个人自然死亡的时候他适用哪个程序或者适用哪个标准,我们国家《民法通则》包括其它相应的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这样在实践当中就会产生不同的意见,这样我们学界经过多年的研究,也提出不同的学术意见,比如说有医学界比较推崇的意见就是说一个人大脑停止工作也就是节目里面说的脑死亡,也就是说大脑已经停止工作这样来认定一个死亡的标准,但是这个标准在法律界没有达成共识,法律界也有专家认为判断一个人是否死亡应该以他心脏停止跳动,因为心脏是一个人跟他大脑具有同样重要的一个器官,要考虑他心脏停止跳动,因为脑死亡之后他的心脏可能在很长时间仍然在工作,那他仍然可以在法律上理解为是一个活体,还有另外一种观点就是以他停止呼吸或者以他大脑停止工作再结合一些外在的比如说瞳孔放大或者表面的综合特征来认定他是否死亡,也就是说综合认定标准说,但这些都是一个学理上的探讨,在法律上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这样难免在实践当中会产生争议,但是又随着社会的发展情况也发生变化,因为在很多器官受到损害的病人或者是需要救治的病人需要些鲜活的器官,那这时候的话,法律,伦理道德,法律要做一个妥协,这时候就是说道理和伦理可能看的更高一些,法律让位一些,这样形成了刚才节目里所说的大部分人推崇脑死亡的一个死亡标准,这样可以保证死者的器官在一个完全工作的情况下来移植,这样可以保证更多人得到救治,但是这里面也出现一个问题,就是说伦理上看来是做了一件很好的事,让人得到帮助,但是在法律来看的话,那如果说认定他是一个活体的话,现在社会呼吁很高比如说必要时候有人认为动物也享有一些权利,那么作为他心脏在跳动的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是一个活体,这时候你在他还可以工作的情况下把它摘除给他人,是否有违法律和违反道德,但是有个趋势值得我们关注,全世界来看的话,有100个左右的国家基本上是以脑死亡来判定一个自然死亡的标准,这也是一个趋势,其实也就是说法律在向现实妥协,法律也在跟上时代科技的一个发展,这给我们提了一个醒,认定的时候刚才提的是一个标准问题,标准问题看到了已经争议很大,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来执行这个标准,其实这是我们作为法律人作为社会公众更应该关注的问题。

像本事件当中,我们看到,他说的是相关专家,但是我们问的是哪几个专家?是独立第三方的专家还是自己所在医院的专家?这样公正性何在?这样值得我们关注,同时我们也呼吁国家相关法律包括器官移植的相关规范对这个器官移植的程序和标准进一步规范,比如说必要时候国家可以成立器官移植认定是否死亡的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也可以类似像国外的伦理委员会,这个专家委员会独立于社会其它组织,也独立于医院,让它依据自己的标准,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大家对这个人是否死亡作出一个比较中立和客观的评价标准,这样的话可以做到公正,不然的话在生活当中产生争议,这个人谁来认定他是脑死亡或者他认定的标准是否科学,举个例子,在心电图情况下发现他已经停止工作,但是有可能经过外界作用或者立即抢救,有可能会恢复,那么这时候他认定的时间长短,程序非常重要。

主持人:没错,因为一个人怎么样死亡非常关键,因为它如果还没死亡的话他是一个活体是一个生命,那如果说他已经死亡的话那么说明他已经不是一个生命,而是我们把他当做一个物,是吧?

李律师:对,这个非常关键,也就是说法律认定一个人是否死亡的话是非常高的标准,为什么非常高呢,要消灭一个民事主体,让他的权利义务归于消灭,所以说他必须是一个很高的标准和很高的程序。如果说他还是一个活体的话,把他器官摘除,可能涉嫌故意伤害或者故意杀人,这是非常严厉的问题,所以说法律包括政策一定是非常谨慎和非常严密,况且是得到社会公众的一个长期发展的认可的过程,让全社会去支持他关注他,但这个事件非常好,看到了社会公众的关注,就是说对这个问题的质疑,其实是好事,就是说提出一个问题,就是说献爱心是对的,但是我们要依法进行,要符合伦理同时要符合法律。

主持人:嗯,同时我们也呼吁相关部门尤其是立法机构能够尽快的出台这样一个标准来确定到底怎么样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有这么一个标准的话,我想今后出现一些问题,不至于法律界和医学界出现不同的观点和认识产生一些争论,好,那么今天的这个问题非常感谢来自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的李伟民律师,谢谢李律师。

李律师:好,再会。

主持人:好,再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