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杖芒鞋
竹杖芒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58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安顺文艺江湖之  辫影行摄——李兴智

(2017-01-12 14:58:49)

辫影行摄——李兴智

时间:2016年
地点:安顺文艺江湖
人物:李兴智
自号:辫影行摄
事件:古井石栏,夕晖深嵌,老者闲聊,幼童自耍,各得其乐。独一中年男子探看井里已一个时辰有余,此人装束十分古怪,一根小辫,光洁齐肩;双肩包、冲锋衣,皆泥痕斑驳。只见他忽欺进两步,一阵咔咔之声,三角架收,相机入包,转眼之间消失在石巷尽头。好事者解其痴迷为何,拍头良久乃悟:艺术家也。
纪事:偶然翻阅一帧火烧云照片,作者是安顺李兴智照片中的晚霞烈焰腾腾,与虹湖水火相融,城市建筑夹在其中,乡关何处、日暮途远苍凉感,很唯美查找网上除了2013年加入中国影家协会的报道外,信息寥寥。

早在2008年,他就在安顺民主路西西弗书店旁开办v8视觉摄影工作室,广纳门徒。一直到文联报送专业技术人才库相关料时,才得以谋面李兴智老师他身材微胖,穿着略有褪色的运动衫,一根小辫光洁齐肩,口齿利索却憨厚腼腆,宽阔额头已烙下岁月河流,却无损那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像鹰般敏锐。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他呱呱落地那天,还来不及睁开眼睛打量这个世界,生活的命运似乎早早被父亲框定,做摄影师的父亲把一架相机给孩子当枕头。这架老式相机,成了李兴智幼年唯一的玩具。当时选用黑白胶卷拍摄,对底片的冲洗要求也极为严格,跟随父亲在暗室中长大,得到专业的指导上小学时他就用父亲的配方进行冲洗,底片细腻,品质很高。
    十七岁的李兴智辞家北上,只身前往河北保定学习彩扩洗片,艺术家的浪漫天性与才情渐渐显露。他接触到河北的那个时代里水平较高的摄影师,视野从黔南苗族小镇投向更远的地方。他认真对比冲洗出来的照片的构图,询问成像技法,几年下来,师傅拍一些婚纱照时,也会让他露一小手,几幅照片被当地报刊使用后,野心也开始膨胀起来。时在凯里开着相馆的父亲和大哥多次劝其回乡未果,那年他二十一岁,踌躇满志,背着相机,开启自己青春流浪行摄之旅他尝试着用镜头去记录北京,从古老城墙到皇家园林,市井人家茶楼商铺一次次按下快门,梦想一举打开艺术殿堂之门

摄影师是一个让人艳羡不已的工作,每天与美同行,定格欢笑,比常人多了只发现美的眼睛,多了颗创造美的心灵。电影《廊桥遗梦》行摄流浪艺术家和浪漫恒久的爱情故事,更增添民众对摄影师的几分神秘与向往。但拍摄路上,等待他的将是都市的冷暧无常和永无止境的漂泊。1996年至2006十年间,李兴智走遍北京上海各地,并不成功。特别是在上海创业拍摄期间,潮湿、阴翳的天气及饮食习惯,严重水土不服。最困难的时候,三十余元就得度过一周,睡火车站、住地下室,啃窝窝头、泡方便面,为了拍黄浦江的晨景,却无钱购卖东方明珠塔的门票躲躲藏藏给游客拍照,辛苦一周下来也只每天基本生活,发表照片稿酬换不来十斤米。缺少了父亲的资助,那点微薄且不稳定的收入,在繁华都市里生活,个中滋味,只有亲身经历过才深谙其中之苦。也是这十年,从暗房胶片到数汇,从商业人像到风光摄影,他研读摄影书籍,悉心学习同行经验方法,拍摄技法日臻成熟,从不参加比赛的他,不过是都市漂泊者。
    2008年,铩羽而归的他,回到安顺潦倒不堪一次采风偶遇良师——《现代摄影》编辑杨延康,正是看中李兴智在艺术上不懈追求与才华,生活上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帮助,艺术上加以点化,沉潜下来的李兴智,在作品中注满浓浓爱意,增入厚重的人文情怀,无论是黄果树的大气磅磗、龙宫的神秘幽雅,屯堡人家的小桥流水,还是布依苗寨的风土人文,深深烙进这个粗而细的黔南汉子的心里,视安顺为第二故乡,他的作品融入安顺地方民族元素。《隋唐英雄传》讲述屯堡地戏里贾家楼聚义的故事;《真好吃描写安顺少数民族生活场景;他不掩饰自己对大山的女人艰难的生活的同情也不夸张对安顺的热爱;《雪中行》以文庙为题材,或浅或深的脚印,呈现着朦胧而细腻的独特美感,具有国画留白情趣给人无限暇想2013年,数十件作品成井喷之势,多次在省展展出、国展获奖,安顺市摄影家协会张绍勇主席多次公开表扬李兴智的作品。从茫然到豁然开朗,从流浪到安居,从拍照到艺术家,李兴智这一段路,走了太久,又似乎在一夕间抵达。

作为安顺市最年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快时代里他仍坚守在慢摄影的艺术创作道路上,不哗众取宠,不宣传作秀。在他看来摄影是焦虑的,艺术家是淡定,沉潜方能更好阐释生活。行摄多年,立志拍遍全国,参加的采风次数数不清,拍片不止万张拍了长河落日却没见过大漠孤烟,拍了断桥残雪仍没拍到高原孤雁,是有很多遗憾

在决定艺术的瞬间敏锐果敢在商业营销面前,稍显木讷。为推出新人,他甘于寂寞不送展作品;屡遇良师,他不忘感恩。给一对离散三十年后重聚首的夫妇拍婚纱照时,感动于人世爱情执守,噙着泪拍完不收分文;采风时为大山深处从未拍过全家福的一农户拍照,回城精装好亲送到老人家中。拍摄寂寞高荡村的孤月,他架好设备一守就是一夜为了表现焊工火花四溅的苍桑容颜,在阴暗的管道里一呆就是几个时辰,露珠无数次打湿他的裤腿,蚊虫也没少吸吮过他的热血。在野外露营时,他路遇一奇人,披着霞来,晚间相谈甚欢,踏着雨露而至今犹记赠诗,余音袅袅: 

          青山晓兮,明月归。饥餐霞兮,渴饮溪。
             与世隔兮,人不知。无乎知兮,无乎为。

李兴智的工作室,还有一间小屋,是用来做陶艺的生活压力无处释放时,他就会安在小凳上,拿捏泥团,或成盘碗,或成瓶罐。泥是从山上挖来,经反复浸泡、百次捶打,练泥完成才可拉坯,然后捏雕彩烩,高温烧制成陶,其中施釉难把握。制陶过程仿佛就是李兴智艺术人生过程,他历经锤炼,饱阅沧桑,生活并不优渥,无意间与制陶泥性暗暗契合:只要肆意追逐梦想,定能将人生点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