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杖芒鞋
竹杖芒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39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艺江湖之  大明堡主——胡科伟

(2016-12-31 13:15:47)

 

大明堡主——胡科伟

                                   

                                        

时间:2016年孟冬

地点:安顺文艺江湖

人物:胡科伟

自号:大明堡主

事件:型江河水静潭清,李花成阵,但见红脸长须凤目微开,又睹黑面猛将,怒目圆睁,再看圣主明君皓齿明目,刘关张得以再聚周官村李花园。功成之日,大明堡主胡科伟满目噙泪,焚香敬酒,虔诚跪拜,一仰金石之盟,二敬忠义典范,三庆雕刻完工。

纪事:

初夏金钟山上,日紫烟凝,喜欢登山晨练的安顺市民,惊喜发现,百年婚宴广场上,一夜之间,壁立出三尊巨形面具。这三副地戏面具均高为3.5米、宽为2.6米、厚为1.5米,红脸长须者为关羽,黑面怒目者为张飞,白脸忧思者为刘备,面具精致工整,人物栩栩如生,精气神浑然一体。

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地戏面具,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面具乃大明屯堡艺术发展有限公司掌门人胡科伟精心打造,从截材到出胚,神龙雕刀重现江湖,从打磨到上色,周官胡氏雕法全套上演,木匠十余人等,耗时一年乃成。

在胡科伟家中,有幸目睹这位周官胡氏刀法第二十三代传人的雕刻过程,但见雕刀过处,木屑飞扬,冲刀如行云,切木似流水,刀刀连绵不绝,招招严谨相扣,张驰有度,笔者不由大加赞叹。胡科伟介绍,雕刻其实是门综合艺术,需要学习的太多,刀有凿、削、刻、磨、钩、刨,木有梨、杨、桦、榉、榆、楠;要懂得历史、掌故,根据人物形象、性格、背景选材、着色;下刀要准,走刀要稳,收刀要疾;刻时讲求平心静气,心有喜嗔怒怨在雕刻作品中是能表现出来的,没有十年八年的功夫,出不了一个真正的雕刻家。

生长在木雕名村周官屯里,至小就耳渲目染,七八岁时,聪明的胡科伟就能自制木剑木刀等玩具。因家境贫困,胡科伟初中未念完就中途缀学回家。古人言家有万贯不如薄技随身。”胡科伟思来想去,求师有木雕40年之功族中长辈——民间雕刻家胡少南,学起了雕刻。别看他现在讲起雕刻技法滔滔不绝,第一次单独完成比较复杂的面具雕刻时,把罗成的尖盔雕成小军的平盔,差点被师傅逐出师门。

一次失败的务工经历,如屯堡山歌里唱的“桃花落在李花园”,梦想“糠箩跳米箩”胡科伟,第一次逃离雕刻,走进省城从事建筑业,几月下来血本无归。在贵阳大街揽工时,途经省工艺美术馆,意外发现师傅的木雕在馆内展出,单件售价高出村里一倍,同时还看到雕刻相对简单粗犷的傩具,销量颇好。

经历八十年代初附近屯堡村寨恢复地戏队的一“脸”难求,到九十代时木雕地戏面具需求量基本饱合,恰值屯堡文化研究的兴起,又给木雕地戏脸子带来无限商机。胡科伟敏锐感觉到文化可以当做产业来做,木雕的又一个春天很快来临。

重提雕刀的胡科伟,积极参加木雕技艺屯堡文化的交流民间艺术博览会拓开市场同时也见多识广,博采众长,他的雕刻技法日瑧成熟,从地戏面具到欢喜佛身,从文房四宝到盘龙古柱,摆件佩饰,家具建筑,无一不得心应手他融合石雕力度核雕精巧,贯通传统雕刻与现代技法,作品注重细节,又不拘泥小节,走刀流畅,表情丰富传神。

胡科伟重返雕刻之路,非机缘巧合,就像日夜缓流的型江河,百流成溪,有容乃大。十年凤凰,浴火重生,成一飞冲天之势。2003年参加长春民博会,评为民间优秀艺术家。10月,四川省第六届民博会作品《傩柱》荣获金奖。2004年3月,上海首届民博会,作品《龙鼻地戏脸谱》获金奖。6月份,参加首届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个人贡献奖。其木雕作品中大型傩柱、龙柱等远销国内其它地区,供不应求,面具脸谱作品蜚声中外。

2006年,胡科伟筹资数万,大胆引进数据化木工机械设备,胡科伟潜心研究,将传统雕刻与现代科技完美结合,形成新的雕刻技法,代表作品《簸箕画》荣获“开磷杯”多彩贵州旅游商品设计大赛西秀赛区优秀奖。随即成立大明屯堡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解决了当地部分村民就业。他提出“好男儿志在家乡”,用自己的经历鼓励在外务工人员回乡创业,令人欣慰的是,在他影响下,一些边沿青年也静下心来,认真学习木雕艺术,周官村相继成立了傩雕合作社,涌现出一批如周明等中青年雕刻艺术家。

文化发展离不开经济支撑,经济离不开文化铺路,要雕刻精品,妙手偶得极少,呕心沥血之作,方能打动人心,正是产业化基础上,胡科伟有了更多时间打造精品巨制,刘关张三尊巨形木雕完工,给人艺术上的震撼和视觉冲击力,是从来没有过。

胡科伟的二楼书房,满壁名家书画,满架各类书籍,居中根雕书案,图为八仙过海,黄杨木雕笔筒为梅兰竹菊四君子,楠木笔架,宣纸狼毫,一应俱全。胡科伟某获奖证书放置架下,业已生尘,倒是几上墨迹犹新,书香四溢。这是他雕刻累了小憩片刻的独立空间,或立墙静思,或临帖挥毫,或极目旷野……

胡科伟灵活的身影在周官屯李树园内穿梭,在型江河边逡巡,在坍塌的屯堡古民居驻足,与剪枝的村民拉拉家常,听河边洗衣的长辈讲讲,看光影中暗淡了的碉楼,夕阳下荒芜了的良田,面带笑容的他彰显自信,其实对对雕刻与屯堡未来早有规划,在这山修条路,在那水搭座桥,保护哪家宅院,建成周官雕刻博物馆,修建雕刻一条街,打造雕刻旅游,让游客亲身体会雕刻乐趣,要让周官雕刻艺术与屯堡文化,像千百年来奔流不息的型江河,源远流长!

 

                               黔中早报2016年11月21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