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杖芒鞋
竹杖芒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58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与我的雪

(2015-01-09 21:56:40)
标签:

情感

安顺的冬,一场寒风就几阵苦雨,卷走心的温度,雨先是阴着脸,铆着劲,细细微微洒落,星星点点从湖面到栈道,从屋檐到墙角,无孔不入的渗透到屋内,待得那串潮湿的脚步携着阴冷拖到火炉前,搓着手叹息:这鬼天气。

雨愤愤不平,不再闷声不响,裹着泥腥味从天上拉长身子射落下来,狠狠的砸向路边和巡道树,几盏灯眨巴着叹息几下就暗了去。夜被雨绑架着来了,不容分说。天被雨连着,你被梦拴着。

我一夜好睡,你却重回数年前清涩的岁月,我逃离一场雨,你梦里碰上无声飘落的雪,马头琴悠悠,拉满心事,悠怨的曲子撕毁了未续好的残诗。天空并不寂静,风居住的地方,雪在咆哮,在呜咽,冰冷时刻准备着燃烧。

你说;明天会有雪吧,我不置可否。你形容雪落时的潇洒与从容,那份特有的简静和安定,那是你的雪吧。

好像昨晚雪就和你约好了,光慢慢把我披上,眼睁开,雪早就在田野里静候着你了。给你说下雪时,你早就向世人宣告,属于你的雪早已来到。

我的雪,清清朗朗,优优柔柔的下,像小伞,又软又轻,带着清凉的温存,每一朵伞下,都有个如花的仙子。慢慢的雪越下越大,像蘑菇丛,从天上飞下来,落在腊梅花上,打一个滚,又依依不舍从花瓣上滑落,找个地安放好,浸润进泥土,生怕惊扰了时光。心里记着的竟是那树腊梅,想必这场雪来得迅猛,不曾与梅有约,怕也惊了腊梅。这片深情,迷惑了山水,倒让人想起花开的声音。我用温情的目光护送着雪从天空来到人间,热腾着一壶清香,和你的雪是否灵犀相通。

你盛装出行,未曾跋涉就已苍凉,背着小包,想像中与风雪结伴流浪,来到虹湖边上,敦促的那树合欢树未开,你仿佛置身在白色的沙滩里,刻下自己的名字,此时雪一下就白了人头,而那些飘渺在湖心的雪,瞬间没个踪影,你的名字也渐渐模糊,消融在一片雪水里。期待中的狂欢原是一场恒久的没落,生命忽然失去方向。

这不是你想要的雪。你的雪应在黄昏飘洒,伴着余辉光明磊落的到来,天地昭然,夜晚明澈如白昼,雪光照亮你东来西往的路,深藏的那份极难察觉的脆弱被雪覆盖并重新链接到欢乐。你的雪晶莹剔透,必须繁盛高雅,不能融化,有些秀丽,不乏柔情;你的雪呼唤着你从美梦中醒来,你从容拾掇好自己,理顺前额的乱发,沐浴焚香,款款而行,不要锣鼓吹打,好让你的雪迎娶。所以你的雪如果要在它之前加个期限,可能是地老天荒,可能是苍海桑田。

可那一刻你被现实的雪击伤了。琼树偏觉春意早,一场雪就这么来而复散,经冬太久,距春尚早,极短暂的凄美。千山暮雪只是梦,只影向谁何其真实!一场雪带给你的是纠结与惆怅,迷茫与创伤,那来了怎样?

世上怎能无别离,告别一场雪无须太多勇气,走走就散了,不必留连,美过就是永恒。现在,天空没雪的影子,但它曾那样真实的从头顶到肩项,再化为水珠砸落,分明能感受到那种飘逸的力量。

或许,天空回暖,目睹小桥流水风情别致,再听一曲平湖秋月,重拾时光片羽,就此忘却断桥残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落叶之谜
后一篇:风中的漂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落叶之谜
    后一篇 >风中的漂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