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炯
张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721
  • 关注人气:13,7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必把文学奖看得很重——中国作协副主席张炯访谈

(2009-07-16 00:48:57)
标签:

文学奖

茅盾文学奖

诺贝尔文学奖

巴金

艾青

文化

分类: 访谈与讲话
2003年11月29日,羊城晚报“花地论坛”开张,全国数十位作家、评论家聚会广州,围绕“茅盾文学奖与长篇小说创作”展开讨论,其后“花地”版辟出三个专版对此予以报道,引起各方关注。我们将继续对此话题深入报道。

 

  吴小攀

 

  ●希望这一次外地的评委多一些。

  ●让群众参与推荐,是一个办法。

  ●长篇小说写得越来越长,这也是一个毛病。

  ●《无字》、《张居正》呼声比较高。

  ●我觉得马悦然的视野相当有限。 不必把文学奖看得很重——中国作协副主席张炯访谈

 

 

奖金只有1万元

  □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即将揭晓,作为上一届评委会副主任,您知道这一届评委是由哪些人组成的吗?

  张炯:我是第五届评委,第六届评委还有待产生。因为为了评审工作不受到各种不应有的干扰,所以每一次评委都是最后通知、最后公布的,评完了才公布评委。

  □您还会是这一届评委吗?

  张炯:不一定。因为作协也考虑到外地的评委少了一些,希望这一次外地的评委多一些。

  □茅盾文学奖一直都是文学界内外各方的议论话题,它对于中国文学真的那么重要吗?

  张炯:任何一个文学奖都会有不同意见。我参加过国家图书奖的五届评委,知道人们对它的评审也有不同意见。茅盾文学奖专门评长篇小说,长篇小说往往代表一个国家的文学水平,所以茅盾文学奖还是受到作家们的重视,甚至有的作家还想去活动,虽然奖金并不是很多,1万块钱,但毕竟是国家授予的一个荣誉,社会影响就不一样了。地方上给茅盾文学奖获奖者的奖金比我们作协给的多,上海给了王安忆5万块钱,仅杂志社就给阿来12万元。我们国家的博士生论文奖奖金就是50万元!茅盾文学奖可以激励作家把作品写得更好一些,起码起这个作用。

评委没有眼光?

  □除了参与第五届茅盾文学奖的评奖工作,前几届您有没有参与?您认为茅盾文学奖的评奖存在一些问题吗?

  张炯:没有,但参加过国家出版总署组织的1991-1995年的长篇小说的评奖,我也是评委会的副主任,从2500部小说里最后选出25部。通过这些评奖,我觉得我们长篇小说的创作水平应该是在不断地提高。

  茅盾文学奖初评找的多是外地的评论家,评选的作品代表了他们这一层次的批评观点和标准。有人认为,终评时有的不应该上去的作品上去了,是不是评委没有眼光?其实这是因为文坛的观点是多元化的,欣赏趣味多元化,批评标准也是多元化的,你认为不好,他认为很好,这样的事情经常有。终评评委也是这样,产生争论是正常的,民主社会通过争论、沟通,少数还是得服从多数。再怎么争论,最后还是得投票出一个结果来,每人一票,而且是无记名投票,每人只能对你的一票负责,那时候是谁也说服不了谁的。上一届规定要投五部,最后只投出四部,因为最后一部差了一票。从我参加那一届评选工作来说,我觉得还是体现了民主、平等精神,也遵守了游戏规则的程序,评委们发表意见也是很认真、很严肃的。

  □您觉得整个茅盾文学奖的评奖机制有没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张炯:有人建议给予群众参与的权利,让群众也能参与推荐,也是一个办法。第二,茅盾文学奖现在还没评出来,但初审名单你们《羊城晚报》已经首先公布了,这本来是不符合规定的,但国家图书奖就是在初评之后公布,过两个月听取反馈意见后再终评,这样的办法也是茅盾文学奖可以采取的。这些都是为了让评审更公开、更公平、更公正。□您认为终评委里是不是应该增加一些中青年作家、评论家的名额?

  张炯:上一届就有中年的作家、评论家,年纪也有比我还大的,每一代人都会有一代人的观念,因为时代不同,知识结构不同,审美趣味也就不同,现在我们只能寻求一个比较合理的机制,不能全都是年轻人来评,也不能都是老年人来评,应该让不同观点的人都来参与、沟通以后,取一个比较合理的意见。

有评委极力反对《长恨歌》获奖

  □在参与第五届的评审过程中,有哪些比较具争议性的作品?据说《抉择》就是一部?

  张炯:当然有,30部作品交给我们评,大家在交换意见中,就有一部作品被淘汰掉,因为没有任何一个评委提它。《抉择》因为在第二轮“读书班”的时候没有推荐上来,但最后终评的时候有好几个评委联名推荐它,按照游戏规则,这是可以的,而且一共联名推荐了五部,最后就是只有《抉择》入选。我对《抉择》也是投了赞成票的,我认为如果从艺术上去挑剔,《抉择》有的地方是粗糙了一些,但我认为张平非常可贵的一点是,他对人民有非常深厚的感情,是为人民仗义直言的,不回避目前很尖锐的现实矛盾和问题。我认为这对一个作家来说是非常可贵的。不给这样的作家奖,而给那些写从这个床上到那个床上的作家奖,说得过去吗?当时我就发表了这个意见,也有很多同志赞成,最后投票的时候是高票当选的。

  像《第二十幕》写100年来的历史,写南洋丝绸世家,跟另一部《茶人三部曲》一样写百年来的家族史,结果《茶人三部曲》评上了,但《第二十幕》没评上,事实上它们的题材都是相类似的,都是写企业家的。当时评委讨论时,觉得三部里最后一部写得不怎么理想,如果把三部写成两部更好,长篇小说写得越来越长,这也是一个毛病。如果你真有那么丰富的内容,那还可以理解,如果硬把它拉长,到后来水分就太多了。

  王安忆的《长恨歌》,有的评委是极力反对,认为是“写一个卑微人的卑微的一生”,但最后大多数评委都投了票了,就通过了。但是不是有更好的作品没被评上,当然有。我觉得入围的作品实际上水平是相当好的,比如说邓一光写的《我是太阳》,写得太好了,塑造了一个老红军的典型形象,好像解放以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超过他,写得那么血肉丰满,那么性格突出。像那个项小米写的《英雄无语》,写一个丈夫做地下工作,她一个农村妇女支持丈夫搞革命,吃尽一辈子苦,写得很有特色,但投票的时候没有上去。

  □阿来《尘埃落定》的得奖是不是跟他藏族的身份有关?

  张炯:不完全是这样,因为藏族作家还有很多。阿来的得奖,是因为他这个作品提供了另一层面的新的风格,写得比较诗化,显得相当空灵,创造了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在入选第六届的初评作品里,其中有尤凤伟的《中国:1957》、阎连科的《日光流年》都是上一届提名作品,这次它们的当选的机会有多大?你比较欣赏哪些作品?

  张炯:这个难说,因为像二月河的《雍正皇帝》也是第四届就提名了,但没有评上,结果参加了第五届,还是没有评上。在第六届的初评作品里,就我所读过的,像张洁的《无字》已经得了国家图书奖,也得过《小说选刊》的长篇小说奖,王蒙曾经写过评论,认为这是一部“不可不读的书”,但也是一部“比较偏激的书”,它的呼声会比较高一些。熊召政的历史小说《张居正》呼声也比较高。 不必把文学奖看得很重——中国作协副主席张炯访谈

向诺奖推荐过巴金、艾青

  □您怎么评价诺贝尔文学奖?

  张炯:1998年我特地到斯德哥尔摩大学去会见了马悦然,我们谈了半天,我向他推荐了国内近年的好的作品,他反过来也向我推荐,包括高行健的戏剧、李锐的《旧址》,但最后评出来的是高行健的小说《灵山》。当时,高行健给他的是草稿,很潦草,他看不懂,后来刘再复到那里访问,他让刘再复带到我们社科院来,在我们所里打印再给他寄去。所以,刘再复比较早读到《灵山》,并写了序。诺奖评委中,唯一懂中文的是马悦然,所以马悦然的话在诺贝尔奖里是起决定作用的,但是我觉得马悦然的视野相当有限。因为我们自己都读不了的很多作品,他怎么能读得了呢?

  我觉得他们的那个奖也是有一定标准的,比如过去我们向他推荐过巴金、艾青,因为他也给我们文学所写信征求意见,但我们给他的推荐都没有下文。他有一次说,你们中国像鲁迅先生、老舍先生,如果活着的话,是可以得诺贝尔奖的。后来你们的作家没有得诺贝尔奖,是因为翻译翻得不好,因此他得罪了杨宪益先生、沙伯里先生这些翻译家,当时就辩起来。我们不必把文学奖看得很重,甚至把它看成是对一个作家成就的最终审判。因为一个作家的评定,是几代人反复评定的结果,要经得起时间的淘洗的。

 

图:白夜(木刻) 刘庆元

                                         转引自《金羊网——羊城晚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