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凝川川
西凝川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118
  • 博客访问:13,976
  • 关注人气:6
天天美食
精彩图文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绮梦 (上)

(2009-12-11 17:21:18)
标签:

红楼绮梦

家族

文化

分类: 小小说

红楼绮梦

夜如海,梦寻,寻入红楼朱门。

帘如珠,半掩,掩却佳人调弦。

尘世浮华如过眼的云烟,在历史长河的角落中孤独的老去。更有何人,会忆起朱门中的红楼和戴着翡翠莲花、玛瑙牡丹花的少女?璨若星辰的玉树近乎熄灭。垂落厚厚的尘土,叹息道“谁料过去的繁华,变作今朝的泥土。”

红楼绮梦 <wbr>(上)

在我将要到这个如世外桃源的贾氏大家族时,戏中没有一丝的遥想与期待,至亲的离去,带给我难以言明的伤痛,也正应了我的名字。我姓林,名衋(xi)沉。我不明白父亲为何要为我取这样的名字,大概是因为父亲的那个梦,难道注定将会一世悲伤。在这个家族里,虽说都是至亲,但平日里却并不往来,我在这里不过是寄住的性质,处处都要看人脸色,实是高兴不起。

    初到那天,复杂的亭台楼榭,通幽小径就已使我迷惘。至夜,侍从们手执着华丽的宫灯,穿过交错的回廊,簇拥着到一幢珠垒玉砌的大厅用饭。这样讲一点也不过分,嵌着云母的朱漆大门,金色的琉璃瓦片灿灿生光,文梓的柱子雕着富贵牡丹,镶嵌着细碎的银丝。上等的紫砂茶壶沏着雨前龙井,放在檀香木的托盘里。十几只景德镇的碎瓷碟子沿圆桌摆开,当中耀眼的摆着一双象牙镶金的筷子,其余的皆是乌木镶银的。我不敢随意坐,只得随众人一齐坐下了。

红楼绮梦 <wbr>(上)

 

众人坐下许久,也不见有人动下筷子,正诧异间,一少年闯了进来。只见他面容清秀,髻上系一条珍珠带,穿一身大红色的锦缎。他坐进席间后,众人方开始用饭。

用过那可称得上国宴的饭菜后,侍从们收拾罢了,端上新茶。外祖母搂过我,问我近几年可好,其余人都在左右说笑着。祖母叫来了几位府上的小姐,我一一见了。

“诗然”外祖母唤着,“这是你林妹妹,切不可怠慢了”。

“衋沉啊,来见过你表哥。”

诗然,好清秀的名字,就像陶渊明的菊花,周敦颐的白莲。

一位衣着华丽的男子走来,却正是适才那闯进来的少年。只是又换了一身衣服。

“见过表哥。”我小心的行礼。

“你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在下贾诗然”他痴痴的望着我,出了神“衋沉你真得很美啊!”

我很惊异,这些字是能说得的吗?他定是在说笑了,而我的双颊却已泛红,淡淡的晕开了。她问我一路的见闻,我一一作了回答。

“我们曾经见过的。”

“见过,怎么可能呢?”

“是在梦里,我们真的见过。”

我转过身去不理他,他却急了,突然向后退了一步,猛烈地咳着,手抓着胸口,侍女赶忙过来扶住。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我看见了,他嘴角的那一丝血红,已注定了我们的结局。

贾府不是一般的大所能形容的尽的,是府中有府,园中有园,其内园名曰:“尘香园”。外祖母将我安置在一幢水边的房子里,四周翠竹环绕。又支了个丫头,生得乖巧可爱,唤作霁月,说是诗然取得。我本带了一个自幼跟随的丫头,唤作寒雨,这样,我就有了两个丫头。

正收拾着,听见霁月无意中讲,这屋子名为芳华馆,是外祖母专为其长孙女贾菀秋,菀秋是诗然的姐姐,生得清秀不凡,也只怪她红颜薄命,没等屋子建成就死去了,于是这屋子就空了下来。因这芳华馆翠绿的装饰,也都唤作翡翠楼了。是在两三天前,外祖母知我要来,方命人打扫出来给我住。我听了这些,心中甚是不适。推开窗子,脚下就是一片湖,虽不及扬州瘦西湖,却别有一番景致。远近处房屋庭院精致豪华,倒有一幢如玛瑙血红的小楼隐在重重叠叠的山林后,有那么一丝归隐的飘逸。

“那时谁住的地方?”

“是诗然少爷”,霁月瞥了一眼回道。

我不禁问起那日的事来,霁月道“诗然少爷自小患有怪病,十几年来遍访名医,药吃了不少,到底没医好,有时咳得厉害,竟能咳出血来,吓坏了我们这些作下人的。普通的房子就住不得了,太太便专为他建了一座暖阁,用了最喜庆的红色,就称作红楼……说起来也是可怜,我曾亲眼见菀秋小姐死的,怕是这诗然少爷要与菀秋一样了……”霁月似乎察觉到自己失言了,脸色涨红,掩着嘴出去了。

我不喜喧闹,习惯于一个人的清静,住进来这么久,并不曾出去走动。对于那些小姐们的邀请,皆以身体不适为由推脱了。一个人在屋内调素弦,诵诗书,侍弄些花草,虽不免有些寂寞,却别有一番风情。

这日清晨,春红却跑来唤我,春红是祖母最疼爱的丫头,我因笑道 :“赶什么呢?这么急。”

    春红喘着说:“老太太叫你们去呢!”

我无法,只得收拾了前去。

到了花厅,只见各房的姑娘们都到了,老太太怀里搂着一个女孩,是以前没有见过的。诗然小心靠过来说:“衋沉,那时我姨母家的小姐,姓王,名梓如。”

“可是姑苏的王家?”

“正是”

王氏可是姑苏城中的一大族,我是早有耳闻的。这王梓如生得倒如花似玉,是个美人儿。她从身边取出一只木雕盒子呈给老太太,里面是一只山参,已有了人形,一看就知道价值凡。祖母高兴极了,从腕上取下一条镶宝石的粗金链子因给王梓如戴。王梓如又命侍女取来十几件礼物,赠与各房的太太小姐。我拆开来看,是一条极粗极白的珍珠链子和几件簪珥,我素不喜欢戴珠宝,对此并不感兴趣。这王梓如也不过是个庸俗的人罢了,我对她也就没了好感。

用过晚饭后,我不屑与她们嬉闹,独自回了芳华馆。

第二日清晨,睡意朦胧间隐约感到屋内有人,我侧身坐起,原以为是寒雨,不想站在屋内的竟是诗然,站在窗前,手执一卷书,极其安静的样子,他一脸惆怅“你醒了”我才明白这并非梦境。

“你为何不去看我?”

“这……”我敷衍着“我对园内并不熟悉,等过些日子。”

贾诗然听后笑了,像百合花那般灿烂“何必当真呢,你应该去看我的。”皓齿在阳光下白得耀眼,“你梳洗吧,我会在外厅等。”随即他转身出去了。

梳洗罢,烹上一壶清茶,待我从室内出来,他真就等在外厅,不曾离开,只是耐不住困意,歪在罗汉床上睡着了。我这才有机会仔细看他,贾诗然生得清秀,但面色苍白,毫无血色,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形成一片柔和的阴影,头发很仔细的绾起来,罩着束发金冠。他也使不凡,我思忖着。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别处生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别处生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