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解决医患冲突 需政府责任到位

2013-10-31 15:21:07评论

温岭杀医案冲击着社会底线!一位位无辜医生的鲜血不能白流!医生是最宝贵的国家财富,保护医生就是保护国家财产!政府要痛下决心,当年禁止军队经商办企业那样,以壮士断腕的气概取消公立医院的创收机制,解放医生!让医生回归治病救人的本职,让医生得到基本的职业尊严和生命安全!附上2011年写的关于医患问题的文章。

 

近年来,医疗卫生领域医患冲突频现,从“八毛门”事件到北京同仁医院医生被打,这些事件时时牵动着社会的神经,凸显了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根据中国青年报社调中心的一项调查表明,81.5%的公众认为现在的医患关系“有点紧张”或者“很紧张”;73.8%的公众在就医过程中对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持有“半信半疑”或者“不相信,但有病没办法”的态度。而高达97.1%的医生则认为现在的医患关系“有点儿紧张”或者“很紧张”。患者对医生信任感的缺失已经成为当今社会越来越突出的问题。

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是什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罗曾说过:利润是否定信任的信号。这句话直指医患关系的核心。医院的趋利性,医生的灰色收入已经成为公认的黑幕,患者既然知道医生可能利用各种机会从自己身上赚钱,尤其是患者拿着动辄上千元的结算单时,又怎么可能对医生的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深信不疑呢?

由于医疗领域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我们知道医生和患者存在委托代理关系,医生作为患者的代理人,代替患者做出决策。患者将决策权交给医生,是出于对医生的信任。因此,一旦医生代替患者做出的决策里掺杂了医生的利益,导致患者对医生不再信任,就意味着委托代理关系的岌岌可危。

有的人说,我们可以对医生的行为进行监督,来维护患者的权益不受损害。监督是必要的,但却是治标不治本。医疗领域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无法对哪种症状代表哪种病症,哪种病症应该如何治疗做出预先规定,这些都需要医生在具体情况中把握。只要医生想,任何的限制都可以找到规避的方法。例如,规定药占比,可以把总量做大;按病种付费,可以将小病说成是大病,划到付费更高的病种;总额预付,可以少治重病,多治小病,等等。总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医生和患者的委托代理关系为什么会掺杂进医生的利益,这不是医生的问题,而是制度的问题。大多数医生是希望做患者的称职代理人,做悬壶济世的良医,秉守医德医风,以患者的健康为最大的目标,但是,迫于收入的压力,不得不扭曲了自己的行为。改变了医生的激励机制的正是医院的创收制度,如“以药补医”。改革开放以后,政府对公立医院的补助大幅减少,在医疗服务的价格被限定的情况下,公立医院只能利用以药补医的政策来提高收入,自己养活自己。于是医生的收入就和科室的收入、医院的收入挂上了钩,看得越多,开的药越贵,自己的收入就越高。药品回扣、腐败等等也由此滋生。医生不再是患者称职的代理人,医院的收入、科室的收入影响着医生的诊断决策,而患者也知道这一点,因此也对医生越来越不信任。

医生的激励机制一旦被扭曲,影响的远不是医患关系这一点。医生多看病、多开药,会不断推高医疗费用,我国的卫生总费用从1995年的2258亿到2000年的4764亿,再到2010年的接近2万亿,这15年间增长了约10倍,增幅大大超过GDP增速,并且预计10年后还会翻两番[1];药品流通环节错综复杂的利益链和药品回扣等腐败现象紧密相联,制造了大量社会成本,引发了很多社会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大输液、大处方、抗生素的滥用会给民众的身体健康带来巨大的隐患,会影响到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未来。

建立医生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医生回归本职是医改的核心,但是要解决医生激励机制存在的问题,必须从机制改革入手,这就要求政府承担起责任,破除旧机制,建立新机制。显然,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李克强副总理在1116日发表于《求是》的文章中就指出,“要从基层做起,逐步破除‘以药补医’带来的弊端”。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从2009年医改方案推出至今,虽然各级政府在提高医保覆盖面、建立基本药物制度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却少有地方真正做到了破除“以药补医”,或者说,将医生的收入和科室、医院的收入脱钩。

当然还是有地方成功地破除了以药补医的机制。以安徽的基层综合改革为例,安徽于20109月起以基本药物零差率为突破口,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启动了一系列的综合改革,包括管理体制、人事制度、分配制度、保障制度、药品采购制度等等,彻底破除了原来的旧机制,建立了实现公益性、保障基层医疗服务可及性的新机制。

在改革之后的新机制下,医院和药厂不再有直接利益关系。中标的药厂将药物配送至医院后,由国库支付中心支付药款;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也不再自收自支,而是由同级政府核定收支,纳入预算管理;医生的收入由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构成,绩效工资结合多方面表现综合评定,不再和医院收入挂钩。这样的机制真正破除了以药补医,将医生扶回了治病救人的位置上,从根本上使得医疗机构恢复了公益性。

如此改革之后,全省基本药物与国家零售指导价相比平均降价率为52.8%,大多数乡镇卫生院都实现了门诊次均费用和住院次均费用的下降。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成效,因为最重要的成果在短期内还难以体现。从长期来看,医生的扭曲的激励机制被扳回正位后,能作为患者称职的代理人,真正为患者着想,不再为了医院的利润而开大处方,滥用抗生素等等,这对提高国民身体健康水平,保证我国人力资本的长远建设非常重要。而且我们经济建设的目的是为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经济发展的成果要回馈给人民,最首要的就是要维护人民的健康。

医改还在进行中,下一步公立医院改革的核心就是要建立新机制,破除以药补医,使得公立医院真正回归公益性。这是非常艰难的工作,不再是单纯做加法,而要做减法,其过程涉及重大利益调整,改革会面临重重阻力。但是这硬骨头非啃不可。如果不解决医生的激励机制这一核心问题,公立医院就不可能从根本上恢复公益性,将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作为公共品向社会提供的目标就难以实现。在这一过程中,政府需要认识到所承担的重要责任,不仅是保证财政投入,更要充分发挥组织领导力量,多管齐下,建立新机制,调整利益格局,理顺各主体关系,使医生回归到治病救人的本职,做患者称职的代理人。

总而言之,要使医改成功,使医生回归治病救人的本职是核心,而这需要政府责任到位,破旧立新。

  

感谢贺兰对本文的贡献



[1]结论来源于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社会医学与卫生经济学研究所和北京市卫生局2011年完成的一项卫生总费用预测课题,参见http://www.chinanews.com/jk/2011/07-04/3154047.shtml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