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烨
郑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628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真情大爱最动人

(2012-12-30 20:08:08)
标签:

汪印潭

梦的对话

文化

分类: 天涯随笔

真情大爱最动人

 —— 夜读汪印潭作品集《梦的对话》

 真情大爱最动人
                           (爱穿白衬衣的黑脸大汉)

真情大爱最动人

印潭的诗歌散文集《梦的对话》刚印出样刊,就送了一本给我。这两个多月来,每天晚上翻看一下,虽然我不怎么懂诗歌,但越看越觉得有些味道。想起与印潭交往这些时间,想起他那粗犷身子里也有这般的柔情,也能写出这样优美的文章,真让我佩服。

第一次见到印潭,是在两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能新大哥从黄冈回来,打电话让我去吃饭。我问是谁请他,他说印潭咧。我问哪个印潭,他说印潭你也不晓得。听大哥的语气,感觉象是说我孤陋寡闻。

见面在城北的茶草堂。不是很亮的灯光下,坐了四五个人,除了大哥和荒野老兄,其他三人都不认识。大哥一一跟我介绍。他拍着坐在身边的一个人的肩膀对我说:“这就是汪印潭,长安公司的”。又介绍我说:“这是我兄弟,也在城建上班。”我叫声“汪经理”,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因为不熟悉,没有多说话。席间大哥说印潭写诗,而且写得很不错。我知道大哥不是很轻易地夸奖一个人,加上自认为县内弄文的人都认识,这个不熟悉的还是在一个系统工作,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说真话,我以为他是大哥的同学,一张黝黑的四方大脸上,戴一副眼镜,不苟言笑,尽管是坐着,也能感觉到他身材魁梧膀阔腰圆,如果不是那副眼镜,绝对的梁山好汉形象。写诗的人我也认识几个,不是让人发笑就是让人泛酸,这样一个搞建筑的好汉也写诗,我有点疑惑。后来大哥说我也写点文章,印潭跟我喝酒,说以后多交流。我说好说,算是正式认识了。

相互认识后,见面好象也多了起来。中秋前一天,印潭跟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办公室。几分钟后,他提着一盒包装很精致的月饼来了。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大家仅是认识,交情不是很深。印潭说:“放心,没有事找你的麻烦,这是在北京订的,专门送给你们这些朋友过节的。”我本性喜欢说笑,见他这样说,回答道这样吃得更不安心。那天他在我办公室坐了好长时间。我们仰坐在沙发上,抽烟、喝茶、闲聊。闲聊之中,我知道他比我才大三岁,他的父亲在我的家乡土管所工作多年,他对我的家乡了如指掌。我说他长得太成熟了,第一次见面我真看走眼了。他笑说就是黑皮点,人还是蛮阔气的。跟着我也知道这些年他其实过得很不容易,从一个半死不活的厂里出来后,在一个与他专业知识毫不相干的建筑企业摸爬滚打,在那个建筑人才济济的地方,挤身优秀项目经理之列,创造出了自己的业绩,应该说事业有成了。他原在公司武汉总部和黄石分公司上班,因承接了县内工程才回来的。写了好多年的诗,荒废了一段时间,现在回来了,想把文章继续写下去。我觉得这个第一眼看起来严肃的黑脸大汉,其实很洒脱随意,性格豪爽,心直口快,容易打交道,象老家隔壁的老哥。不象有些商人,奸诈得让人敬而远之,不象有些老板,牛气得让你不敢相信是爹娘生养的,也不象有些诗家,几句诗挂在额角上肉麻得你大小便失禁。也许就是从那一天,我再没喊他“汪总”或“汪经理”,直呼其名。绝不是因为他那价格不菲的月饼,而是我觉得对这样一个很真诚的人没有必要有任何的扭捏做作,直来直去最好。我跟他说,几时要读一下他的诗。他让我上他的空间,发表过的和暂时没发表的都有。

说实话,真正接触印潭的诗,是今年到目前的单位后。单位主办了一份公开发行的报纸,每月有文艺副刊,既然是报纸副刊,只能发些短小精彩文章,诗歌是不可少的。我不会写诗,甚至是根本不懂诗,不说鉴赏连欣赏的眼光都十二分的笨拙,也就不爱读诗。所以,这之前我根本没上他的空间看过。于是我要他来帮忙编辑副刊诗歌。他说可以一起来学习。编发第一期副刊前,我看了包括印潭的诗在内的十几首新诗。说真话,对他的诗有一种很全新的认识,感情丰富,语言朴实,能打动人心,我这个不读诗的人愿意往下看,不象平时看到的有些诗,不是高唱欢歌的啊啊叫,就是无病呻吟的嘤嘤啼,印象最深的有《山里民工》和《家乡的老米酒》等几首,当期还编发了其中一首。

五六月间,县里推出一套丛书,有印潭的一本。印潭接到通知后跟我打电话,我说那是好事,既总结以前,又为今后的写作鼓劲。他说让我当他的编辑。我当即就说莫出我的难题,你那个诗我憋半年也写不出一句来,建议他找县内某老师。到了十月中旬,我去长阳参加全省第二届青年作家研修班的头天,他把一本清样送到我的办公室,让我一定提点意见。我翻看了半天想不出一句来说,最后总算有点指导性的意见,让他把最后的散文删掉,干脆就出一个诗集。这也是我对他的《梦的对话》提出的唯一建议,但他没接受。他在后记中还感谢本人提出大量修改意见。我要他删掉这句无中生有的感谢,他没删,搞得我无地自容,不清楚的人还以为我真做了好多的努力,是不是现在也懂点诗了。到长阳后,半个月间看了其中的大半。又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他的诗有意境,令人回味,有一种伤痛的美,能唤起人已经沉睡甚至消亡的记忆,比如《童年的小手枪》、《苦难诗人》等等。也许是我一直比较喜欢那种那凄冷忧伤的感觉,并在一个悲秋的季节,认为伤感才是真正能触摸心灵的。本想把自己的感受和一起学习的同学交流一下,也推介一下印潭,但在长阳学习的那一群读诗到三更的诗人同学,都在弄什么先锋诗,光那些诗的名字就是我这个以写俗话俚语土罐文为主的人都说不出口,想着印潭的诗与他们套路不一样,就作罢了。

真正细读印潭的诗,是在他的书印出来后,并得益于能新大哥为他欣然而作的序。那个序言应该是我读他的诗的钥匙。序言在有的报纸上发表出来的名字叫《你的手握痛了我的心》,缘自印潭的诗《离别》,发表于《星星诗刊》,原文是这样的:我们轻轻一握/轻轻一握/握住你的手/握住你的手/却握痛了我的心。诗在县第四次文代会上配乐朗诵过,我也在好多的场合向人推荐。这首诗写得太好了,简直象一把利刃,读过的人都会被这把刀剖开胸襟,打开所有尘封的心痛。于是,这段时间来,经常地看他的作品集,好多的诗作已经读了十几次。我在想,他的诗究竟是什么吸引了我。是诗中熟悉的生活场景?是诙谐轻松的文字?是真挚纯朴的感情?还是别的什么。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作品集的最后一行字,我觉得自己明白了。那句话在后记的结尾:哪怕你是一滴水,也总会闪耀出太阳的光辉!吸引我打动我的是字里行间透露的人间真情,是朴素言语中折射的人间大爱,是发自肺腑对爱、对人生、对苦难、对生活的悲情歌唱。几个月前,我和好多人一样,认为印潭的诗就只是谈情说爱的卿卿我我,现在发现错了。即便是他的情诗,也早已超越一男一女的爱情表白。一个真正的诗人,必须有佛心,有悲悯的情怀,必须超越自我用真情为生命而歌。没有真情大爱写出的诗文抒发的情感,究其根本只是一句干嚎,再多的作秀也只是个人的,几十年人一死就没有了生命。印潭是个真挚的人,是个懂得真爱的人,他用他的笔书写着对生命的尊重,对人生的忧思,对真爱的追逐。

写作是一件苦难的事。好在印潭现在衣食无忧,绝不会成为苦难诗人。他有成为真正诗人的秉赋情怀和生存资本了,也有了做不完的工作忙不完的应酬。作为兄弟,在理解的同时,真希望他能从繁忙中抽些时间安静下来,继续用真情为人间大爱而歌,写出更多更好的诗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