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相成律师
金相成律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066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杀人碎尸案

(2011-03-07 14:43:45)
标签:

杂谈

分类: 刑事辩护

***市人民检察院

起    诉    

 

    *检刑诉【2010】***号

    被告人赵某,男,****年*月*日出生,身份证号码********,汉族,文化程度初中,个体经营*****厂,户籍所在地**省***。2010年*月*日因本案被***公安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月*日经本院批准被依法逮捕。

    被告人钱某,男,****年*月*日出生,身份证号码********,汉族,文化程度初中,*****厂职工,户籍所在地**省***。2010年*月*日因本案被**市公安局**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月*日经本院批准被依法逮捕。

    本案由***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赵某、钱某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10年*月*日移送本院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于同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被害人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

    经依法审查查明:    

    被告人赵某于2010年*、*月份间在被害人孙某和他人合伙开设的棋牌房内赌博,至同年*月欠被害人孙某*万余元赌债。被害人孙某多次催讨并要求其必须在同年*月底还清。被告人赵某无力偿还,即产生若被害人孙某不肯延缓还债期限就用绳索将其勒死的歹念。为此,被告人赵某找其妹夫被告人钱某做帮手,被告人钱某同意后,两人准备了绳索及灰粉等工具。

    2010年*月*日*时许,被告人赵某驾驶牌号浙A***的面包车搭载被告人钱某至本市**区**镇***区*号村道上约被害人孙某见面。待孙某上车后,被告人赵某即提出只能还7000元,遭到被害人孙某拒绝,坐在驾驶座上的被告人赵某即用事先准备的灰粉撒向坐在该车副驾驶座上的被害人孙某,乘被害人孙某擦眼之际,坐在后排座的被告人钱某即用绳索从后面套住孙颈部猛勒直至被害人孙某死亡。为毁尸灭迹,两被告人决定将尸体运至被告人赵某经营的位于本市**区**镇**路*号**分厂分尸。为支开厂里工人,被告人赵某又打电话骗工人至***总厂领取工资。后两被告人驾车至该厂晒版房内,被告人赵某望风及找得钱裹尸块工具,被告人钱某用菜刀将尸体肢解,后用黑色塑料袋钱裹成数袋。当晚10时许,两被告人又驾车至本市**区**镇**一带分三处将尸块抛弃在***河道内;返回途中,在本市**区**路路边小树林中焚烧了被害人孙某的随身衣物。

    案发后,经**市公安局**区分局侦查,被告人赵某于2010年*月*日在本市被抓获归案,同日,被告人钱某在**至**的列车上亦被抓获归案。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1、车辆、户籍证明、死亡证明等物证、书证;

    2、证人李某、周某等人的证言;

    3、被告人赵某、钱某的供述与辩解;

    4、DNA鉴定书、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等鉴定结论;

    5、现场勘验、检查笔录。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某、钱某故意杀人并分尸、抛尸,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此致

**省**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检察员

                              二○**年**月**日

 

 

 

 

 

 

附:

    1、被告人赵某、钱某现羁押于**市看守所;

    2、证据目录、证人名单各一份,主要证据复印件一册。

杀人碎尸案

故意杀人案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浙江诺力亚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赵某家属的委托,并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辩护人接受委托后,依法多次会见了被告人赵某,认真的查阅了全部案卷材料,仔细的研究了起诉书,对本案有了较为客观全面的了解,故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某犯故意杀人罪的定性不持异议。辩护人首先对被害人的遇难表示哀悼,对其家属表示同情,但辩护人出庭为被告人辩护是法律赋予的职责。现辩护人结合上午及刚才的法庭调查,依据事实和法律仅就被告人赵某具有法定、酌定的从轻情节发表以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评议时予以参考:

    一、本案中虽然两被告人对事实部分陈述存在分歧,但被告人赵某对起诉书指控其犯故意杀人罪是自愿认罪的。本案属于第一审公诉案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规定,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故辩护人还是请求法庭依照该规定对被告人赵某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二、从两被告人向公安机关的供述及刚才的法庭调查可知:1、被告人赵某提出只能还7000元,遭到被害人拒绝后,被告人赵某只是将灰粉撒向被害人,而是坐在后排的被告人用绳索套住被害人的颈部猛勒直至被害人死亡的。可见,本案中直接导致被害人死亡的行为并非被告人赵某所致;2、被害人死亡后,两被告人将尸体运到工厂后,被告人赵某只是望风及找包裹工具,而将尸体进行肢解的这一行为也不是由被告人赵某所实施;3、此后抛弃尸块的行为也不是被告人赵某所实施。

    因此,从本案中被告人赵某所表现出来的客观特征分析,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赵某的犯罪行为较第二被告人轻,故辩护人请求法庭对被告人赵某从轻处罚(对其量刑也应轻于第二被告)。

    三、从本案起因上来看,被害人的行为也是诱发该案的导火索。从被告人向公安机关的供述及刚才发庭调查可知,案发前,被告人赵某曾因赌博欠下被害人赌债高达20万元,被告人赵某已经陆续给了被害人十多万元,还剩四万余元的赌债,被害人多次向被告人赵某逼债,在被告人赵某见客户时他也跟着,并且威胁被告人赵某如果不给赌债让其开不了工厂,如果报警要要其家人的命等情行。案发当天晚上,被告人赵某也确实是带着7000元钱去的,是非常希望被害人能够宽限一段时间。可见,如果被害人同意延缓还债的话,可能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悲剧。辩护人认为被害人的行为也是诱发该案的一个重要因素,故针对这一情节请求法庭在量刑时给被告人赵某予以从轻处罚。

     四、案发前,被告人赵某开个体加工厂,一贯老实本分,遵纪守法,社会表现良好,没有任何前科和劣迹,由于自己的法律意识淡薄,遇到不法侵害没有及时报警寻求法律救济,一时冲动而犯下了这一严重的罪行。辩护人请求法庭念其系初犯的情节上对其从轻处罚。

    五、被告人悔罪态度较好,辩护人在会见的过程中,被告人赵某对自己一时糊涂犯下罪行极其后悔,对自己的行为极其痛恨,表示甘愿接受法律的制裁。并告诉辩护人,他已向管教提出,如果被判处极刑,他愿意将自己的器官捐献给社会,为社会做出最后一点贡献。就被告人赵某的这一悔罪态度,辩护人请求法庭量刑时予以考虑。

    六、辩护人从被告人赵某的供述中得知,从其亲属处得到证实,赵某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其中一个刚满三周岁。事发前,全家的生活来源,尤其正在读书的两个孩子的学费,全都依靠他的收入,这一家的老老少少均离不开他。就这一特殊情形辩护人请求法庭能够对其从轻处罚。

综上所述,被告人赵某的行为虽然触犯了国家的法律,构成故意杀人罪,但仍具有以上诸多法定、酌定的从轻处罚情节,鉴于我国刑法惩罚和教育相结合的基本原则,辩护人请求也代表赵某的全家请求人民法院给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为盼。

    谢谢审判长、 人民陪审员!

浙江诺力亚律师事务所

律师    金相成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十六日

 

 

 

 

 

杀人碎尸案

**省**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0)**刑初字第**号

    公诉机关**省**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女,**年*月*日出生,汉族,**省上饶县人,住*******。系被害人孙某之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女,**年*月*日出生,汉族,***人,住址同上。系被害人孙某之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女,**年*月*日出生,汉族,***县人,住址同上。系被害人孙某之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男,**年*月*日出生,汉族,***县人,住址同上。系被害人孙某之父。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吴**,女,**年*月*日出生,汉族,***县人,住址同上。系被害人孙某之母。

    上述五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赵某,男,****年*月*日出生,身份证号码********,汉族,文化程度初中,个体经营*****厂,户籍所在地**省***。2010年*月*日因本案被***公安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月*日经本院批准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金相成,浙江诺力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钱某,男,****年*月*日出生,身份证号码********,汉族,文化程度初中,*****厂职工,户籍所在地**省***。2010年*月*日因本案被**市公安局**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月*日经本院批准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李燕,浙江诺力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省**市人民检察院以**刑诉(20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某、钱某犯故意杀人罪,于201 0年12月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孙**、孙**、吴**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了本案。**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代理人***、被告人赵某及其辩护人金相成、被告人钱安子及其辩护人李燕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赵某于2010年5、6月份间在被告人孙某和他人合伙开设的棋牌房内赌博,至同年7月欠被害人孙某四万余元赌债。被害人孙某多次催讨并要求其必须在同年7月底还清。被告人赵某无力偿还,即产生被害人孙某不肯延缓还债期限就用绳索将其勒死的歹念。为此,被告人赵某找其妹夫被告人钱某做帮手,被告人钱某同意后,两人准备了绳索及灰粉等工具。

    201 0年7月31日20时许,被告人赵某驾驶牌号浙A****的面钱车搭载被告人钱某至本市**区**镇***区153号村道上约被害人孙某见面。待孙上车后,被告人赵某即提出只能还7000元,遭到被害人孙某拒绝,坐在驾驶座上的赵某即用事先准备的灰粉撒向坐在该车副驾驶座上的被害人孙某,乘被害人孙某擦眼之际,坐在后排座的被告人钱某即用绳索从后面套住孙颈部猛勒直至被害人孙某死亡。为毁尸灭迹,两被告人决定将尸体运至被告人赵某经营的位于本市**区**镇**路**号**厂分尸。为支开厂里工人,被告人赵某又打电话骗工人至**总厂领工资。后两被告人驾车至该厂晒版房内,被告人赵某望风及找得钱裹尸块工具,被告人钱某用菜刀将尸体肢解,后用黑色塑料袋钱裹成数袋。  当晚10时许,两被告人又驾车至本市**区**镇**一带分三处将尸块抛弃在***河道内;返回途中,在本市**区**路路边小树林中焚烧了被害人孙某的随身衣物。

     案发后,经**市公安局**区分局侦查,被告人赵某于2010年8月5日在本市被抓获归案,同日,被告人钱某在**至**的列车上亦被抓获归案。    ·

    公诉机关为证明指控的上述犯罪事实,当庭宣读、出示了证人李某、周某等人的证言、DNA鉴定书、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等鉴定结论,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户籍证明、死亡证明等及被告人赵某、钱某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认为被告人赵某、钱某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提请本院依法予以惩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请本院判令被告人赵某、钱某赔偿经济损失合计人民币722141.56元,其中死亡赔偿金人民币492220元、丧葬费1 374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1 3876元、交通费216元、住宿费300元,误工费1789.56元。后当庭增加诉赔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 0万元,诉请判赔的各项经济损失变更为人民币822141.56元。为此,当庭提交身份材料、证明等证据。

    被告人赵某当庭辩称其不存在无力偿还的情况;在7月31日之前其也没有产生勒死被害人的想法。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但认为被告人赵某能自愿认罪;直接致死被害人、分尸、抛尸等行为都非有被告人赵某实施;被害人的逼债、威肋行为是诱发本案的一个重要因素;系初犯、有悔罪表现。综上,请求对被告人赵某从轻处罚。

    被告人钱某当庭提出作案所用的灰粉、绳子及分尸所用的刀具都是赵某提供的,分尸也是赵某提议的,其是在赵某的指使下实施杀人、分尸行为的。其辩护人对指控罪名无异议,但提出被告人钱某能自愿认罪;钱系初犯,且在共同故意杀人犯罪中属从犯;赌博本身就是一个违法行为,且被害人孙某有诈赌嫌疑,孙不仅要求赵某还因赌博所欠债务,还威胁赵,应认定孙有过错。综上,请求对被告人钱某作出罪刑相适应的判决。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赵某于2010年5、6月份间在被告人孙某和他人合伙开设的棋牌房内赌博,至同年7月欠被害人孙某四万余元赌债。被害人孙某多次催讨并要求赵必须在同年7月底还清。被告人赵某无力偿还,即产生被害人孙某不肯延缓还债期限就用绳索将其勒死的歹念。为此,被告人赵某找其妹夫被告人钱某做帮手,征得被告人钱某同意后,两人准备了绳索及灰粉等工具,并商定了具体的作案方法。

    2010年7月31日20时许,被告人赵某驾驶牌号为浙A****的长安牌面钱车搭载被告人钱某至本市**区**镇***区**号村道上约被害人孙某见面。待孙上车后,被告人赵某即提出只能还7000元,遭到被害人孙某拒绝,坐在驾驶座上的赵某即用事先准备的灰粉撒向坐在该车副驾驶座上的被害人孙某,趁被害人孙某擦眼之机,坐在后排座的被告人钱某即按计划用绳索从后面套住孙颈部猛勒直至被害人孙某死亡。为毁尸灭迹,两被告人决定将尸体运至被告人赵某经营的位于本市**区**镇**路**号***厂分尸。为支开厂里工人,被告人赵某打电话骗工人至**总厂领取工资。后两被告人驾车至***厂,由被告人钱某将尸体搬入晒版房内,后由被告人赵某望风及找得钱裹尸块工具,被告人钱某用菜刀将尸体肢解,后用黑色塑料袋钱裹成数袋。之后,两被告人先行驾车至本市**区**路路边小树林中,由被告人钱某焚烧了被害人孙某的随身衣物;后又驾车至本市**区**镇**一带分三处将尸块抛弃在***河道内。

    案发后,公安机关于2010年8月5日抓获了被告人赵某、钱某。

    另经查,被告人赵某、钱某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代理人

当庭出举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的证言,证明2010年8月1日7时40分许,其在本市**区**镇**路边的**港内,***南苑*排对出来位置发现一段从肩部到腰部的尸块,边上漂浮着肠子,遂借用他人手机报警,民警很快到达现场的事实。

    (2)证人***的证言,证明2010年8月1日早上,有一女子在**南苑*排对出去的**港内发现尸块,后该人用其号码为*****的手机报警,其见是一段从肩部到腰部的尸块,边上漂浮着肠子。后民警很快来到现场的事实。

    (3)证人***的证言,证明本市**区**区1 37号棋牌房是其丈夫孙某与他人合伙开的。2010年7月31日20时许,其还见孙在该棋牌房玩。次日,打电话给孙,但手机已关机,人也一直没回来,遂报案。孙某还和一名叫“**”的**人合开了一间棋牌房,约在8月11日,其将该房退租,并变卖了室内物品及孙在失踪当日的衣着情况等事实。

    (4)证人****的证言,证明其丈夫赵某经营*****厂,2007年买了一辆牌号为浙A****的长安牌面钱车。在****区**区1 37号的是******镇**路**号的是分厂。钱某夫妇负责厂里的日常管理。赵某平时喜欢在其家旁边“**”开的棋牌房打麻将。2010年7月31日21时许,赵某打电话让**分厂员工到***总厂结算工资,但赵直到23时许才回来,称客户的钱没收回,暂时不结算,后由钱某开车将员工送回**分厂;**总厂的厨房里有4把刀,其中2把新的是5月份买的,**分厂也有2把菜刀,绿色尼龙绳和石灰都是厂里要用的及厂里的经营和家里的钱都是赵某在管,其不知家里积蓄情况等事实。

    (5)证人***的证言,证明2010年7月31日20时许,其听**说赵某打电话让其及**分厂其他员工去**总厂结算工资。到后,未见赵某和钱某。之后该两人开车回来,称客户那里没结到钱,没有钱结算工资,后由钱某开车送其等人回去的及**分厂里连同其做饭用的,共有3把菜刀的事实。

    (6)证人***的证言,证明其在本市**区**镇**路*号的***厂工作,老板是赵某,赵在**区*号对面还开了一家****厂。2010年7月31日20时许,***接电话让其等人到**区厂里去结算工资,后其和同事共四

人到了**,发现厂里的灯是关的,没看到赵某和钱某,其和陈***就到附近网吧上网。约到23时许,可能是钱某或赵**在网吧门口叫其等人出来,钱称当天不发工资了,过两天再发。之后,由钱开车送其等人回**厂里。次日,钱某称赵某让休息半个月。8月4日22时许,钱某坐火车回老家及**分厂里有2把菜刀,1把在厨房里,另1把在车间用于削木头;**厂里还有绿色尼龙绳、白灰及塑料桶等事实。前述事实还有证人钱**、陈**的证言在案佐证。证人钱**的证言还证明其曾在7月初在洗菜时见到过有2把刀,1把为平时车间里用于削木头的,另1把没见过的事实。

    (7)证人冯**的证言,证明孙某外号“**”,其和孙是牌友关系。2010年7月30日或31日的20、21时许,其拨打了孙的电话,  当时手机打通,但无人应答,手机保持通话状态,约持续了10多秒钟,手机就显示通话结束。次日14、15时许,再次拨打,但手机已关机的事实。    ·

    (8)证人朱**的证言,证明201 0年5月22日,孙某和另一人承租其位于**区**号的店面房,用于经营“**桌球棋牌房”;8月10日,孙妻将该房退租,其听说孙被杀害。期间,该棋牌房经常锁门,感觉不做生意的事实。

    (9)证人周某、郎**的证言,证明孙某和陈**合伙在**区**号开了一家棋牌房。其最后一次见到孙某是在2010年7月31日晚饭后。次日,孙妻到处在找孙,其打孙的电话,但孙的手机一直关机的事实;郎**的证言还证明最后见到孙某的时间应为7月31日20时许及当时,孙某的衣着情况等事实。

    (10)证人陈**的证言,证明2009年下半年,孙某在**区*号开了一家棋牌房。201 0年7月31日19时许,其邀请孙打麻将,但孙称在等电话,不肯打,之后就一直未见过孙。次日,孙妻在找孙某,其拨打孙电话,但手机一直关机及孙某平时赌博很厉害,其听孙说他在赌场里拿工资,自己不赌,但听一个朋友说孙赌博输钱至少有10多万元的事实。

    (11)证人竺**的证言,证明其经营的位于**区**镇**路**号的**供销社有三种规格的菜刀出售,其中刀背厚0.6CM、宽·1 0CM、刀柄是木头的菜刀是今年6月中旬开始进货并出售的,仅在7月份的一天出售过1把,售价25元,购买者为一男性的事实。

    (12)**市公安局**区分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明公安机关于2010年8月5日从被告人赵某处扣押牌号为浙A***的长安牌面钱车1辆的事实。

    (1 3)**机动车详细信息,证明牌号为浙A***的长牌汽车的车主为赵某的事实。

    (14)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分别证明杀人、分尸、抛尸作案现场、被害人孙某住处及牌号为浙A***长安牌面包车的基本情况及分别从分尸现场提取血迹、从孙住处提取孙使用的牙刷1根、从焚烧衣物处提取1块红色衣服碎片送检等情况。

    (15)口腔拭子采集记录及DNA检材采集记录,证明公安机关从赵某、钱某、李某、**等人处采集口腔拭子及采集被害人孙某所使用的牙刷、可疑烧毁衣物碎片等检材的事实。

    (16)**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所作的DNA鉴定书证明,经鉴定,  (1)所送检的尸块肋软骨、尸块股骨头软骨、尸块左上臂关节面软骨、尸块左前臂关节面软骨、尸块右上臂关节面软骨、尸块左小腿关节面软骨、尸块甲状软骨、尸块右前臂关节面软骨、尸块左足关节面软骨检出DNA经15个STR分型结果一致,支持为同一名男子(以下称为死者)所留,在排除同卵多胞胎和近亲的前提下,从遗传学角度可以确信该死者为**的生物学父亲;(2)所送检的尸块右小腿关节面软骨检出的DNA信息经8个STR分型未排除死者,支持为死者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即个体所留;(3)所送检的右足关节面软骨检出的DNA信息经1 3个STR分型

未排除死者,支持为死者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即个体所留;(4)失踪人员孙某牙刷上检出的DNA信息经15个STR分型为排陌死者,支持为死者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即个体所留;  (5)所送检的受害人孙某衣服焚烧后残片上检出的DNA信息经1 3个$TR分型未排除死者,支持为死者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即个体所留。(6)所送检的分尸现场西墙靠北侧墙壁上可疑血迹。2、分尸现场西墙靠北侧墙壁上可疑血迹3、分尸现场靠东墙长桌北侧桌脚的横档处可疑血迹4、分尸现场靠东墙长桌北侧桌脚的梭档处血迹5均检出人血,经15个STR分型为排除死者,支持为死者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即个体所留;  (7)所送检的尸块头皮组织未检出DNA信息;  (8)所送检的分尸现场西墙靠北侧墙壁上可疑血迹1人血红蛋白检验呈阴性反应。

    (17)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及照片,证明送检的该男性个体科排除常见安眠药、常见有机磷农药、常见鼠药及常见毒品中毒死亡,可排除颅脑损伤、胸腹腔脏器损伤死亡,不能排除机械性窒息死亡。

    (18)到案经过、抓获经过,证明被告人赵某、钱某均系被动到案的事实。

    (19)户籍证明,证明被害人孙某及被告人赵某、钱安平的基本身份情况。

    (20)被告人赵某的供述、辨认笔录,证明其因赌博而欠被害人孙某4万余元赌债,后孙多次催讨并要求其于7月底还清,遂产生若孙不肯延缓还债期限就杀害孙的想法,后其找到被告人钱某并与钱作事先谋划,准备了作案工具。2010年7月31日晚,其伙同钱将孙杀害并进行分尸、抛尸等事实。经过辨认,其分别确认其实施杀人、分尸、抛尸、焚烧被害人衣物、购买分尸所用刀具、丢弃被害人手机、手机SIM卡和钥匙、清洗装尸块的塑料桶及其赌博输钱的具体地点。

    (21)被告人钱某的供述、辨认笔录,证明其应被告人赵荣兵的要求,伙同赵共同杀害被害人孙某,并分尸、抛尸的起因、时间、地点、作案手段、具体经过等事实。经辨认,其确认伙同赵某杀害孙某、分尸、抛尸、焚烧被害人孙某衣物及清洗装尸体的塑料桶的具体地点。

    (22)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代理人当庭提交的身份材料、证明,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主体适格及相关诉请项目的计算依据等事实。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质证无疑,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被告人赵某所提起诉书指控其在7月31日前无力偿还赌债,遂产生勒死被害人歹念有误的辩解,经查,被告人赵某在侦查阶段曾供述其在7月底之前已无钱归还孙,遂产生如所提延缓还债日期的要求未获准,则用绳索勒死被害人孙某的想法。该供述内容得到被告人钱某供述的印证,故被告人赵某所提相关辩解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赵某的辩护人所提被害人的逼债、威胁行为是诱发本案的重要因素及被告人钱某的辩护人所提被害人孙某有诈赌嫌疑,孙不仅要求赵归还因赌博所欠债务,还威胁赵,应认定孙有过错的辩护意见,经查,两辩护人分别所提被害人孙某威胁被告人赵某及孙存在诈赌嫌疑的辩护意见缺乏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钱某所提作案所用的灰粉、绳子及分尸所用的刀具均由赵某提供,分尸亦系赵某提议,其是在赵某的指使下实施杀人、分尸行为的辩解,经查,被告人赵某曾供述系其提议并要求钱帮助杀害被害人孙某,且事先作了谋划;作案所用的灰粉、绳子均是其事先准备的;分尸所用刀具也是其指示、提供的。上述供述内容与被告人钱某所供相吻合,故被告人钱某所提相关辩解成立,本院予以采纳。另外,被告人赵某和钱某经商议,互相配合、协作,共同实施分尸行为。现无证据证明分尸系由被告人赵某提议,且分尸提议情况亦并不影响对两被告人追究刑事责任,故被告人钱某所提相关异议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某、钱某合伙故意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关于被告人钱某的辩护人所提钱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钱安平在经由被告人赵某提议,并作事先预谋的情况下,两人分工协作,由钱直接致死被害人孙某,后两人谋划并共同实施分尸、抛尸行为,两被告人在本案中并无主、从之分,故被告人钱安平的辩护人所提钱系从犯的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亦于法无据,不予采纳。被告人赵某、钱某在杀害被害人孙某后,还分尸、剥头皮、抛尸,作案性质极其恶劣,手段极其残忍,后果极其严重,应依法予以严惩。被告人赵某、钱某因犯罪行为而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予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请判赔精神损害抚慰金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提诉请的合理、合法部分,应予以支持,本院依法视具体情况确定赔偿金额。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

问题的规定》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赵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钱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三、·判令被告人赵某、钱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孙**、孙**、孙**、吴**丧葬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62万元,其中被告人赵某赔偿人民币32万,被告人钱某赔偿人民币30万元;两被告人对判赔款项互负连带赔偿责任。

    四、现扣寸甲于**市公安局**区分局未随案移送本院的为被告人赵某所有的犯罪工具牌号为浙A***的长安牌面包车1辆,依法予以拍卖,所得款项以判赔总额为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人民陪审员

人民陪审员

二O—O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记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