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吃大鸡排

(2013-07-06 22:28:23)
前阵子,有幸和台湾作家焦桐共游新加坡,路上少不了要向这位出了名爱吃会吃的前辈讨教。当地记者,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也要他向大家推介台湾美食。恰好有天 他和台湾一位专写“轻小说”的少女作家同台,于是那位小女孩被迫回答相同的问题,也得说说她最想介绍给新加坡人的台湾食肆。结果,她介绍的是“豪大大鸡 排”。焦大哥立刻侧首轻声忠告:“小姐,这种东西千万别多吃,会搞坏身体的”。

按照常识,这类用老油去炸,用大量味精和化工调味品去调味的高脂食物,当然能把人吃坏吃垮。问题是为甚么会有这么多人觉得它好吃?好吃到要把它当成台湾代 表来介绍给外国人的地步?就和近年流行起来的许多台湾小吃一样,它的走红是我完全不能理解的,除了味觉的总体败坏之外,我实在找不出其他理由。既然廉价, 我也不能要求它有多好的选料,但也不能没有鸡味到这个程度呀。吃到嘴里,就是油腥,和一股猛烈的虚假调味,以及厚厚的粉与薄薄的鸡;大家难道就是喜欢它的 尺寸够大吗?大有何难?把鸡排捶扁捶松便是,只不过甚么纤维也给它彻底捶散了。

也有台湾人替这种面积比得上半张脸的鸡排说话,形容它堪比举世知名的“维也纳炸猪排”(Wiener Schnitzel)。甚么不好比,跑去和这种东西相比?很抱歉,这是另一样我无论试过多少回都还不能理解的美食;就算到了名店 “Figlmueller”,它还是一样的寡淡无聊。拿台湾和维也纳并论(在食物上),可真是牛头不对马嘴,维也纳有多压抑呀?那是座出了佛洛伊德也特别 需要佛洛伊德的城市。除了“Plachutta”的煮牛肉比较精彩之外,整座城市的传统食品都是欲求不满的病征。但偏偏台湾人就喜欢用很多国际案例来附会 自己,就像前几年的电影《一页台北》要把台北拍成巴黎一样,他们还有人把街头小吃说得像西班牙的tapas。可西班牙人再穷再不堪,也不会弄出如此人工如 此千篇一律的味道吧?

美食家谢忠道几年前批评台湾将小吃宣传成美食,是件贻笑大方的怪事。可以料想,他后来被人狠骂“不爱台湾”的情况。照我瞭解,他其实也很喜欢台湾的传统小 吃(和我一样),只是不认为那是能够在国际舞台上去与法国高级料理媲美的角色(我也有点认同),更不能被糟蹋到今天这步田地(我完全同意)。然而台湾人能 言善道,总有包装自己的办法,如果不走外援路线,就搬一堆“古早味”和“五十年传承”的字眼来跑跑复古路线。所以市面上才有这么多标榜自己不知“传承”了 多少代的现代加工食品。看上去很美,吃起来则应了焦桐送给那位少女作家的忠告:“小姐,这种东西千万别多吃,会搞坏身体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浓情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浓情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