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心向往锡安
我心向往锡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009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烈火的洗礼》第四册(4)

(2016-05-14 13:37:49)
标签:

转载

分类: 基督信仰

= = 2005/6/22 周三 = =

有一天,约在申初,他在异象中明明看见 神的一个使者进去,到他那里,说:「哥尼流。哥尼流定睛看他,惊怕说:「主啊,甚么事呢?」天使说:「你的祷告和你的赒济达到 神面前,已蒙记念了。现在你当打发人往约帕去,请那称呼彼得的西门来。(使徒行传 103-5)

金永度牧师:

* 我们能够看清楚邪灵的外观

每天都看到青年和儿童的行为风范,使我常意识到普通基督徒不会了解或察觉的事情。当我听着青年们的说词和讨论时,很感困惑,不知他们是否根据自己想象或科幻电影在谈论小说、故事的情节。除非人实地观察,并亲身经历了,否则很难相信。身为牧师,主让我目睹观察青少年的看法,逐次逐步去理解他们。我能理解孩子们为了维持信仰,常处在艰困时刻,因为他们同时暴露在物质和属灵两种境界。我非常为他们高兴和自豪;但同时,我觉得他们的挣扎值得同情。

成年人往往做出评断,或基于个人立场和角度而产生质疑;因此,他们经常从自己偏差的看法归纳结论。这是为何主接近天真的孩童、而非成人的原由。然后,主借着儿童作工、彰显祂的权能,开启很多通道和链接。但这各有利弊,虽然成年人常固守陈规和自己的经验,但也往往验证、测试和精细窥探每件事,对手边题材、课题首先做的总是检查并验证;我认为这是人类罪性的一部分。

终于,主正在打开我心灵的眼睛,渐多地显示邪灵给我看。起初,我不能看得够清楚,只是一片模糊;但主逐步协助,我终于能清楚看到。不过,还是不如孩童般的清晰,这有时很令人沮丧。以往,属灵眼睛已开启的青少年异口同声喊着:「牧师!你用肉眼仰望天空时,看到蓝色;但当你用属灵眼睛看时,天空是深黑色,有着无数恶魔!」我当时不能理解;但现在,我能感觉到这话是真实的。

在教堂祷告后,我回家躺下一会儿;然后,我开始看到邪灵的彰显。邪灵有小如一只蚊子,到比地球还大都可能,这说法毫不夸张。邪灵多不胜数,比人能想象的大不相同;牠们到处都有,充满空中。看到牠们后,我大声尖叫:「啊!哟 ~ 牠们太多了 !呃 !」

用肉眼看,天空是水晶般地清蓝;但用属灵的眼睛看,天空不只是黑而是深黑,充满了无数的邪灵,覆盖着天空的每一寸;这是令人震惊的图像。「啊!怎么可能?有很多恶势力弥漫着天空!」我不愿相信的想法却是事实,呈现在我眼前。我家的内外空间充满邪恶势力。如果能解释或表达邪灵群体,我只能说牠们让我想起一群蜂拥的短颈野鸭呈现的壮观景象。邪灵不断聚集,然后散开来;牠们重复这个忙碌过程。我注意到,牠们经常会有纪律地攻击基督徒。

当我看到牠们的战略,我心里喊着,' ~ 这是为何基督徒被打败。邪灵这样攻击基督徒 !基督徒是手无寸铁、无助地动摇粉碎了 !我能怎么做?我能做什么呢?'当我的心绪猛转时,成千勉强看得到、比苍蝇还小的邪灵,朝我的鼻子和嘴靠近。牠们嗡嗡翻飞,说着可怕滥骂的话。「你你 @#$%@#$ 我们将会进入你身体,杀了你,使你生病 !」当牠们试图通过嘴和鼻子进入我身体,我本能地用双手覆盖我的口鼻。我记得青少年们四处走动时,也掩住他们的口鼻。我终于了解他们为何这么做的原因了。

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书 58

也不可给魔鬼留地步。(以弗所书 4:27)

邪灵疯狂地尝试要占有特别的领域,例如我们的肉体;牠们唯一的兴趣是我们的肉体,使牠们可以在受害者的生命中,行使绝对权力的影响。一旦牠们成功地生根于那人,就可开始在人的灵魂施行破坏。因此,牠们强烈地瞄准锁定我们的肉体;如果我们有弱点或破绽,牠们将侵入。一旦信徒的身体被掳获,邪灵就开始掌控,使信徒易于沦落为空有宗教的外表;如果这些被妖魔控制的虚假信徒组聚成群,他们实际上是为撒旦聚会,这是不辩自明的。冷淡和漠不关心的信徒是对邪灵没概念和忽视的人,他们不知道邪灵的谋略、狡技和阴谋。更确切地说,这些类型的基督徒是过着轻松、无生产力的生活。

免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我们,因我们并非不晓得他的诡计。(哥林多后书 2:11)

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道。(启示录 2:13)

一些人称以色列人为犹太人;但事实上,他们是撒旦的大会众。我们也自称为教会或基督徒,但有些实际是不自知地为撒旦而聚会。当耶稣对推雅推喇教会说话时,祂提到〈所谓撒旦的大秘密〉。虽然外在表现像基督徒,身体和灵魂却被邪灵掳躆;这样的人在教会内居领导地位,尤其是危险不过了。来自心思、想法的种种,可能是天生就有的欺骗和妄想,也可能是精心筹划的自我物质体系;不透过祷告而专靠自己的长处去组聚、服事是非常危险的。邪灵的真实身份正被逐渐精细地披露出来。这么经常目睹牠们,我个人必须处在随时储存属灵力量的状态;唯有属灵力量才能使我有力地对抗邪灵。我打开属灵眼睛后,才发现这因由;能看到邪灵在属灵争战是重要的。当未来逼近时,我们正被预备打艰巨的烈火战役;目前,它已经开始。当我们亲身经历并推进到战斗的前线,这对我们是真实无比的。

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以弗所书 6:16)

以前,我从未见过邪灵;但今天,牠们出现在〈主的教会〉里,而我也能够清楚看见牠们外观和形态。我正目睹的邪灵不同于那些青少年或其他信徒所描述的。一群邪灵有着很可爱的外貌,脸上有纤细的绒毛,留着像高中女孩的短发;牠们超过10个聚在教堂一角,试图避开我的注意,彼此低声密谋对付教会。我想着:「什么?牠们在做什么?是哪种邪灵呢?」然后我右手食指作势指着牠们说:「嘿,你们 !过来这里!快!来这边 !」

正当我对牠们大喊,邪灵大笑回答说:「不!不!我知道你会喊〈神圣之火〉!对吧?」由于初次能够鲜明看见牠们,我混淆了一会儿,不确定牠们是邪灵或真人。我怒睁双眼,尖叫着跑向牠们。「嘿!你打算这样子来教会吗?」牠们喊说,「这杂种朝我们来了!快,避开他!」牠们迅速分散跑掉了。经过这次事件,我就经常看见各种样式的邪灵,主让我逐渐增广地见识牠们。

 

* 女执事浜捧玉

带着主的绝对命令,我必须记录这事件,并明确地披露当事人的姓名。虽然这该揭示的内容还不会在当前章节全部流露,而应记录在以后的章节;主对我说,可在本章节记录女执事浜捧玉的这一事件。

2006年夏天81417日,我在韩国济州岛一所教堂带领一场奋兴特会。该教会牧师的妻子读过〈烈火的洗礼〉这本书,决定来拜访我们教会;她在〈主的教会〉待了三天,经历了〈神圣之火〉、〈神圣电能〉,并认识〈邪灵的层次〉。然后,她邀请我们全家去他们教会;然而,由于我们忙于既定活动和日常工作,我告诉他们短期间内是不可能的。但是,尽管他们景况和财务都拮据,该教会牧师家人和女执事支付我们的机票、其余开销的半数;我们能够在主的恩典中踏上这次旅途。

这个济州岛教会的会友们热切向往主的恩典;每晚,有20人聚集在教堂祷告。最初,他们规画与我们家庭有特别的祷告聚会,但这将只有那牧师和女执事的家属与会而已。我和妻子结婚21年了,从来没有真正去旅行,甚至没特别去哪里度蜜月。藉这机会,我们决定顺便观光一下济州岛;它是个度假旅游的岛屿,那位牧师答应带我们四处走走。但不仅仅与牧师和女执事的家庭有祷告会,主吩咐我们联系教堂的所有会友,开始复兴特会;除了几个外,其他大多数会友热切向往恩典,都参加特会了。这位牧师牧养济州岛这间教会9年了。由于一位长老的干扰和专横的态度,他带领服事颇感难为苦恼。有时,当牧师从讲坛上讲完道走下来,这长老便开始挑剔牧师的讲道,要牧师在会众面前公开道歉;甚至,这长老在教堂前训斥牧师的讲道不够好。这位长老自力建盖教堂和旁边的牧师住宅;因此他以为可以施压滥权,并试图操控监管教会业务,牧师的职任像个空壳子。然而,主经由女执事浜捧玉赐下怜悯和同情给这教会。

最后一天,复兴特会清晨2点,女执事浜捧玉和她儿子祷告结束,准备离开;她儿子是一名大学生。在那一刻,主通过我接触他们,主揭露所有在他们身上秘藏、运行的邪灵。

女执事的丈夫被癌症痛苦折磨;她一直照顾丈夫,灵里疲惫到想放弃的地步;我要她到坛前来得释放。在韩国,有很多医治释放的事工,不仅无法达成任务,得到全然释放,还能使魔鬼彰显得势。在教会成员面前,女执事内藏的邪灵被曝现出来;邪灵的数目比我们想象的更多,粗略地估计必定超过1亿只,进行数算是无用的。女执事的先生家人不相信主,邪灵就能够掌控他们历代超过千年。当邪灵被驱逐,牠们用粗话承认身份;虽然我们不能完全相信邪灵所泄露的每件事,我们必须认定邪灵掌控他们身体和灵魂已有很长的时间了。从她嫁到先生家那一刻起,这邪恶势力在每件事都引起冲突对立;随着持续产生的问题,女执事总是祷告、恳求,并跪着哭求。

女执事总是依主的旨意行事;但她灵里和身体都枯竭了,不再能持守下去,已达到一个信仰的临界点。这段复兴特会暴露了属灵和身体困倦的原因:是邪灵攻击她丈夫导致疾病;这时刻又对女执事激烈攻击,许多邪灵已经在她不知情下偷偷进入她身体。结果,她心力交瘁;邪灵频繁进出她身体,彷佛随兴搬移进出自己的房子。

邪灵利用人的心思状态遂行欺骗,就能侵入或击打人;不管那人的心志是软弱还是强盛,适当的欺骗手段就造成邪灵入侵。我大声喊:「嘿!你们所有肮脏邪灵都滚出她身上!连那些隐藏在手指和脚趾指甲内的都滚出去!现在!我奉耶稣之名命令你!有爪并隐藏在心、肾、胆囊、小肠、内脏等器官的邪灵,滚出去!」当我喊时,邪灵尖叫着投降。「哎呀!金牧师,你混蛋!你怎么知道的?呃!我不能相信!」我继续喊:「躲在微血管、细胞核内液、细胞、眼睛、鼻子和喉咙的一切邪灵!滚出去!」邪灵哭喊着:「呃!他发现我们了!这固执的混蛋!」然后牠们离开了。

主让我见识躲在没人能以想象部位的所有秘藏邪灵,我已把牠们全赶出来,每个邪灵都离开了。不知不觉中,大天使米迦勒已经从天上下来,骑着一匹白马;他把那些邪灵用圣灵的绳索捆绑,拖着下地狱去。如果我们有任何罪的倾向癖好,即使自认是小罪,邪灵必能成功侵入我们身体;如果信徒显示不必要的忧虑、烦恼、恐惧、沉重呼吸(表示担心或焦虑)、脾气火爆,等等,这些行为会导致化学反应,吸引邪灵,成为攻击目标。

然后,邪灵将加强攻击我们;最终,牠们会侵入我们的身体,并定居在我们的肉体、头脑和灵魂。对身体言,牠们会使简单的事情如感冒,加剧变成如癌症等无可救药的严重疾病;日久,邪灵将挫败人的心志,让他们放弃求生。并非所有的疾病都由邪灵引起;但我已逐渐认识到,为何一个长年健康的人,器官变成被感染和发病。邪灵可以附身到一个器官,并开始诱发或加重疾病。

邪灵使女执事紧张和虚弱,艰困贫穷的生活使她相当抑郁;牠们的计划是最终使她自杀,但该计划被揭露。因为每天面对邪灵,我已发现一些事实:邪灵透过组织系统建构强固,每个国家或城市区域中,都有最高阶级的统领邪灵管辖;较低阶的邪灵也被建构组织,负责较小区域。如果主允许有机会,我想写一本书披露邪灵的细节,揭示牠们的真实身份和特征;当然,能为此准备需要主的恩典。

女执事身上的上亿邪灵已被捆绑并驱除后,站在我们旁边、静静观察的耶稣授予她〈说预言〉的恩赐。和往常一样,都是人为自己的罪忏悔和赶出鬼后,才可以高兴地得到属灵的恩赐。主说:「永度 !金牧师 !干得好 !很棒的事工;我非常以你为豪 !」主称赞我。然后,祂安慰这教会的牧师;因为祂知道,牧师牧养教会走过一段艰难的道路。有些信徒用怀疑的眼光瞥视这一切,他们就像存疑、不相干的旁观者。

虽然许多信徒和牧师坚定祷告和寻求能力,但不能完全得着那恩赐。能力或恩赐可能曾从他们彰显出来;但之后,他们就开始质疑,或抱持难以置信的想法。我经常目睹这类反应;因此,在许多情况下,主不会响应信徒为能力或恩赐的祷告。不是他们祷告多少的问题;主只会向那些赤子般单纯的人们表现、揭示祂的恩赐和启示。

那时,耶稣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马太福音 11:25)

当主披露属灵的境界,并赐予成人不同种类的恩赐时,他们必须用渴慕和信心去接受,需要用积极的态度和心志,透过神的话语去辨别;但大多数情况反倒是,成年人一味地以极端的偏见下评断。在属灵领域有许多东西,人必须靠纯洁的心顺服地接受。在亲自见过耶稣后,我进入属灵的领域;当我愈靠近主,见到很多难以了解的事。因此,如果对某事感到好奇,我将在很多机会场合探究它;不过,这种行为是不顺服、罪的本性,是我自己产生的邪恶欲求,是肉体嗜好的一种彰显。

主认真要女执事一天祷告45个小时,要她不向教会透露她获得〈说预言〉的恩赐,只要代祷求告。主告诉牧师带着权柄,全力领导教会的事工;主忠告他,不要再受那长老宰制。此外,主警告牧师不要沦落到〈以人为本〉的牧会方式,而要一切唯神是瞻。透过这次奋兴特会,主曾亲自触碰这个教会,在它完全崩溃前,彷佛动了危险的大手术。那长老和一些信徒的虚伪面具被拆穿;他们虽因贡献教会像似服事有力的信徒,但实在是逢场作戏;借着女执事从邪灵箝制下被释放、以及牧师夫妻,我们已发现长老和其他信徒也是受邪灵蒙蔽的一群。

 

* 带着不良或邪恶动机的人们

有关我们教会的话传开了,人们谈论我们的教会;说道,假如人来到我们教堂,属灵的眼睛将会打开,需否花上24小时或眼睛开闭与否不顶重要,前来的人都能够与主相联。传言散播非常迅速,遍及全国。所有渴望这恩典的信徒集聚在我们教会;谁不想看到主?所有人都祷告,并祈愿能遇见耶稣。没有对的动机,就没有好成果;获得成功实际须经由艰苦的过程。尽管信徒前来参访,主却避开带着世俗欲望的人;当信徒们带着贪婪、自私坐在会众间,主总是保持沉默不语。来访问过的人中,有时对主不怀好意,无纯正的心和信仰;他们来挖探讯息,疯狂地尝试找出一些东西。他们自认够格去挖掘信息,判定任何异议者为邪教异端;他们以专家自居,是研究邪教异端的专家。

曾有一个这样的人因故去世,有些人称他是一个公义正直的人,甚至试图把他描绘成烈士;但只有主知道他灵魂的最终居处。我们必须承认,人有不同的观点。从固定的观点,或是从单一角度下断语并谴责,都是极危险的。缺乏了解和经历的人,不应谴责或偏执己见;在这情况下,只有主能评断。主授予权力、奇迹、和异能,给那些期盼和渴慕得到更多信心和恩赐的人。然而,企图试探神并存疑的人,祷告不会灵验,反而会遭拒不应;我们必须牢记这点。

在〈群山教会〉曾有个先例。我听说有些外教会的人,特意去参加不同教会并锁定某些信徒,就是属灵眼睛已开启的基督徒;这些外教会的人会散播不实讯息,纠缠后者不放。一旦这些灵眼开启的信徒受骗了,就被诱引到前者的教会。不过,我从没想到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主的教会〉。试图做这种行为的黑名单中,有一位牧师、一位师母和一位女执事;这些人甚至受过神学教育,居然主导这种匪夷所思的阴谋。

因为主的吩咐,我在教会内记录一些事件。有一天,一位牧师的妻子和她儿子来到我们教会,他们来自加平郡的有义道。她开始向我们哭诉,讲着她的故事。她的牧师丈夫在完成教堂的建设后去世;牧师和妻子自力建造教堂,压力与过劳导致牧师早逝。另一位牧师来取代已故牧师的职务,但却蛮横地赶逐他们。我和妻子、教会成员全都怜悯安慰他们;然后,同心为他们祷告。结果,他们母子因主的恩典,属灵眼睛都开启了;因此,有机会与一些我们的教会成员一起拜访天上的教堂。我们在天堂都遇到了这位已故的牧师丈夫,跟他交谈,有段愉快的时光;此外,已故牧师的妻儿在祷告时,也目睹了邪灵的存在。她在有义道市Yeouido工作,但她经常参加我们的祷告会。

不久之后,另一个牧师来到我们教会;他有自己牧养的教会,座落在附近的富平市,是个有异象的年轻人。这牧师、他妻子和两个小孩每日出席我们的服事,并得到恩赐。他说刚开始建立他的教堂,人数包括儿童在内仅约三十人。我毫无怀疑地相信他,对待他如亲兄弟,常向他披露属灵的奥秘,还尽量倾倒〈神圣之火〉和〈神圣电能〉给他。

当那牧师从我身上的圣灵得到强大的神圣之火和电能时,通常会跌坐地上;他承认在其他教会只觉得有点热,但在〈主的教会〉的服事或聚会,彷佛置身在火中。在〈主的教会〉的大家庭有个倾向,就是很容易信任人;我们尤其也对那些经常与会时遇见的朋友、或新归附的会友开诚布公。

我们教会有一些青少年属灵眼睛已开启;当中一个男孩叫泳速,是我儿子的朋友,比我儿子大两岁,加入我们教会不久。会友们和我万万想不到有事发生。泳速有段时间没来教堂;后来,他在外头游荡一个多月才回到〈主的教会〉。我极信赖的两位,亦即从富川来访的牧师和已故牧师的妻子,私下彼此接洽;他们锁定泳速,用不实虚假的言论,坚持要说服他,带离〈主的教会〉。泳速一时被他们说动,还好他又回来,表白忏悔他的背离。泳速的事件使我们见识到,有这种类型的欺骗和攻击。他归回后,我们开始听到关于富川那位牧师的传言和消息;他开始在他举办的研讨会中,向其他牧师散布谣言并诽谤〈主的教会〉。

几年前,我曾去〈白石山祷告屋〉祷告和领受恩赐。带领祷告屋的尤肃春牧师曾经告诉我:「到这里来的人很得祝福;当他们聆听讲道呼喊'阿门'时,泪流不已。但离开后,他们开始说长道短和揶揄奚落此地;他们会说:「毕竟,尤肃春牧师也是邪教异端!」现在,我终于明白尤肃春牧师的困境,了解他的感受。但除非人穿那双鞋,走过同样的路,否则永难理解所受的伤痛。

在有义道已故牧师的妻子、和富川市的牧师撤换了电话号码,并要电话公司勿将新的号码给任何人;认为〈主的教会〉成员会追查他们。他们的外表包装着同情伪善,甚至有温柔低沉、听来宽慰的声调谈吐;因为他们隐藏的很好,我担心,很多灵魂会被蒙骗。每当我想起,心就很痛。

我和教会的成员也曾被一特殊事件所震撼。一个50多岁的女士,向来参加有义道市的大教会;她刚刚读完神学院,并准备创立自己的教会。她来访问〈主的教会〉时,都没有透露她渴望建立教会的事。只要有我们参加的复兴特会,她都坚定跟着;不管特会旅程有多远,她必定在场。事实上,她也会准备食物。即便我妻子和教会成员在场,她经常尝试喂我食物;我每次拒绝,但她大喇喇不在意旁人的眼光。教会成员和我妻子齐声警告我:「牧师,小心点 !」我变得谨慎。在那段时间,她已经以金钱诱引我们教会会友,尤其是那些属灵眼睛已开启的。有些最终跟着她出走了;当他们还在我们教会出入时,便已偷偷地建立自己的教会了。

他们租用了马坡麻浦市的建筑物做教会,礼拜只持续一阵时期,内部就产生问题;最终,彼此相争,全都拆伙了。她仍然保有在有义道市大教会女执事的职位;但同一时期,她悄悄设立自己的教会,继续进行这种不符常理的行径。

主已送很多不同类型的人来,让我们得着经验。一些人来我们教会是曾被假??(은사자银狮子)欺骗过的;他们一再被巴兰的灵欺骗,是假??(은사자)这些人的牺牲品,失去所有的钱。他们失望气馁地流离各地,主安慰并亲自与他们相遇。我仍不能完全明白,为何主摆放我在这种类型的服事。即使今日,我目睹很多灵魂被假??(은사자)欺骗,以致虚度生命;但是,主仍同情那些曾被骗的人。

我们生活在一个国家,有恩赐的人所在多有。然而在韩国,很多人确实带领着正统的事工,如〈内在医治〉、〈灵恩〉(spirituality)、和如何〈倾听主的声音〉。但相对地,也有很多人带领着非正统的事工,也就是致力于推行不合圣经教导的行动。他们有似是而非、华而不实的头衔或名称,甚至进行算命、占卜;事实上,他们执行的事工掺混着邪灵。这些冒牌货和处所充斥各地,随处可见。主说有个巨大的属灵风暴不久即将临到;主精心显给我看,任何仿冒祂的人或地,将全部被废除毁坏。

所有事工中,我认为〈医治释放〉、〈说预言〉(含启示,异象,透视真象)是最艰难的;这些需要极大的耐力,大大使劲,故常造成身心俱疲。此外,它们发生属灵混淆和错误的可能性也较大、最常见。进行这些事工时,当圣灵的工作彰显,邪灵也会引入混乱,是邪灵可以轻易操弄欺骗伎俩的领域。

主耶和华如此说:愚顽的先知有祸了!他们随从自己的心意,却一无所见。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荒场中的狐狸,没有上去堵挡破口,也没有为以色列家重修墙垣,使他们当耶和华的日子在阵上站立得住。这些人所见的是虚假,是谎诈的占卜。他们说:是耶和华说的。其实耶和华并没有差遣他们,他们倒使人指望那话必然立定。你们岂不是见了虚假的异象吗?岂不是说了谎诈的占卜吗?你们说:这是耶和华说的。其实我没有说。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们说的是虚假,见的是谎诈,我就与你们反对。这是主耶和华说的。我的手必攻击那见虚假异象,用谎诈占卜的先知,他们必不列在我百姓的会中,不录在以色列家的册上,也不进入以色列地。你们就知道我是主耶和华。(以西结书 133-9)

不过,主将猛烈地对付和审判不健全和不合圣经原则的荒唐行为。主对在这里所写──曾经造成欺骗、冲突、叛乱的人总结说,他们必须悔改;那些一生曾行过类似行为的,都必须真正悔改。

 

金约瑟:

* 〈翻译方言〉的库房

牧师要我去到祭坛前,然后我们并肩祷告;耶稣立即来到,带我和爸爸去天堂。我问主:「耶稣,我想进〈翻译方言〉的库房,请允许我。」主回答说:「很好,我们一起去。」像往常一样,有两个天使护卫在前门入口;他们是美丽的。当我们走近,他们以一种姿态表示敬意,问候我们;他们早已期待着我们。

我问主:「耶稣,可让我父亲和我来开门吗?」主允许了,「很好,前去吧。」这是滑动门,有拉柄在两扇门的各一端。我父亲抓住佐拉柄,我抓住了右拉柄,我们数着一、二、三,试图推动滑门;但门太重,我们丝毫不能推动。深吸一口气,我们再次尝试并全力去推;然后,门轻缓地一路打开。「哇!太棒了!」我父亲和我同时兴奋地大喊。巨大明亮的光从库房内倾泻而出,我们无法睁开眼睛。

耶稣静观察我们的行动;然后,祂带着愉快的笑容,跟我们说:「做得好。我们进入这个库房吧。」我们跟随耶稣前导进入。看到一棵很老的巨树,辐射不同的鲜艳色彩。因为太亮我们无法清楚观看它,我父亲和我问:「哇!主!拜托降低一点亮度,这样我们可看得更清楚。」主轻轻挥手,亮度逐减;这时,我们能清楚看着它。

我父亲问我:「约瑟!啊哟!为什么我的鼻尖发痒?唉!太痒了。是怎么啦?是魔鬼引起的吗?」我解释说:「爸爸,邪灵怎能在天堂?这是'解释屋' !是因为发亮耀眼的叶子从大树落在你鼻子上,导致发痒;它是活的,正在欢迎你和我。」

这大树矗立在〈翻译方言〉的库房中间,树代表翻译方言。从树向四面八方蔓延着巨大的长枝,所有分枝都非常紧密相邻;事实上,它们都连接在一起。叶子颜色协调,每个分支有许多像羽毛一样软的树叶──我不能以有限的词汇表达这真实惊人的景致。美丽的树叶如雪片洒落在我们头上,呵痒我们的鼻脸。

'解释树'的叶子飘落,让我想起秋天如何落叶的印象。我感觉彷佛他们正跟我说话;事实上,他们看来像在谈话。飘落的树叶集中在我父亲的头脸上比我更多。每当碰触我们的皮肤,就引起发痒。我父亲说:「约瑟,稍移离我一点。让我接收更多〈翻译方言〉的恩赐。」主笑着说:「哈哈哈哈 !金牧师,你真的想得到这份恩赐,不是吗?」

'解释树'的前面立着一个方形小祭坛,很有吸引力;有金色亮光从四面八方射来。主对我父亲和我说:「你俩去坛前跪着。用渴慕和祈望祷求这恩赐。」当我们祷告,我收到解释的恩赐。然后主精心说明〈翻译方言〉的恩赐,「借着神的力量,你将能理解和翻译方言;然而,用你的心,你才能开始感受到它。当你继续不断祷求,将能用你的耳朵清楚听见、了解并准确地翻译方言。」

最初,我用各个感觉开始翻译,但我继续更经常以方言祷告,就能逐渐用清楚的韩语听见。耶稣说,如果我们祷告多而更多,将能大胆地说一口流利方言并翻译它,这是连结到〈说预言〉的恩赐。主说,因为这不是牧师得到这恩赐的时刻;然后,我们回到教堂。当我用方言祷告、翻译时,高阶邪灵来了。

 

* 当你得到更多恩赐,邪恶势力将打扰让你分心

起初,我以为获得恩赐并不复杂,所需做的只是收受,凭信心渴慕寻求,主将授予恩赐;然而,诚然不是我以为的那样容易。当一件恩赐被授予或已有这迹象时,巨大邪恶势力的搅扰开始发动、成群而来;不仅只是人渴慕、坚定要求、哭喊后的一个简单收受过程。教会成员和我已了解,事情不如所想的那样简单;每一天,我们已开始逐渐意识到这个事实。

 

* 与红龙战斗

被赐予〈翻译方言〉的恩赐后,我离开那库房,回到教堂。大声祷告中,低阶的邪灵来了,我以耶稣的圣名击退牠们;然后,巨大的红龙出现,飞向我。牠的外观令人震惊胆寒,似乎比地球还大;以吓人和气炸了的凶猛表情逼近我。

牠向我吹出巨大火焰,烈火缠绕我身旁,好似有生命的活体,试图从我的嘴进入身体。我覆盖住嘴,闪避一旁做为响应。我避掉火攻使龙非常生气;然后,牠恶毒地用尾巴挥扫,击中我的腿;我倒在地上无法动弹,只能发出痛苦的尖叫声,以为我命休矣。当我喊叫在痛苦中呻吟时,龙用尾巴从我的双腿开始缠住我,尽全力紧紧朝我的胸部向上缠卷;鼻孔呼出鱼腥味、作呕的气息,连续朝我下呼可怕的恶臭味。

我大声地尖叫着:「耶稣!耶稣!救我!赐我力量打赢这场战役!」这时,主授予我〈神圣之火〉的力量。当我一得到力量,我的信心和信仰变得坚定有力,心底相信能把龙撕成碎片。我与龙缠斗,主也赐我各种武器;当我脑海正想着,武器就一一出现在我手中。龙大张着嘴挤出一个响嗝,猛烈的火朝我喷过来;我用双手抓住牠的嘴扳紧关闭它,一声轰然爆炸的回响,逼使巨大的热气流从龙的鼻孔不断呼出来。

那一刻,我想我应该用石头把鼻孔填塞;正想着,两颗大石头立时出现在我手中。然后,我推塞石头进牠鼻孔,龙因窒息而挣扎,使尽全力从鼻孔喷出石头,石头瞬间爆裂。我吓一大跳,大声说:「主!主!请让我的身体比龙大!」然后,主把我灵体变得比龙大一点。

龙的尾巴仍盘绕着我身体;缠斗中,我们滚来滚去。我下定决心使龙窒息。再次,我用两颗大石头塞进龙的鼻孔,再用长杆推入深处,并以我的双手覆住牠鼻孔。龙因窒息踢腿挣扎,变得疯狂错乱──像人呼吸困难时的反应,实在有点奇怪。然后,龙像个气球炸毁;先是膨胀太多,接着在隆隆响声中爆裂。从龙身体炸散的无数尸块让我惊吓,龙体内部撕裂的脏体残骸像似地狱。

我很震惊,喊说:「主!主!太不寻常了!」主就出现站我身旁,祂称赞我。「好 !好 !好棒 !约瑟,真是值得称道的战斗。我不怎么轻易给出恩赐,只有胜过试炼并能打败邪灵的人,才能得着恩赐。此外,你必须根据你信心的尺度,长时祷告;我看到你的信心后,才给出那些恩赐。」 你们务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稳,要作大丈夫,要刚强。 (哥林多前书16:13)

带着耶稣的力量和权柄,我战胜那龙。现在,当小恶灵成群攻击我,我不把牠们当一回事。龙的身体爆裂,散布整个天空,头仍飞在空中。我去抓住了结它;我追逐并抓住犄角,骑在头顶上,龙的头还挣扎着要甩掉我。

我觉得应该钉上刻有十架的旗帜或横幅在龙头上;一根别有红十架标志的旗杆就出现在我手中。杆子底端非常锋利,看似能穿透任何东西。

旗的形状呈三角金色,以珍珠、宝石点缀,明亮闪耀。旗上沿着红十字镌刻写着〈得胜旌旗〉。我大胆地喊道:「奉耶稣的圣名,去死!」以我的全力,将旗杆刺穿龙头。从龙嘴发出可怕的尖叫声来。「啊!不!我不能被打败!我不相信会败在约瑟手下!」头插着旗帜,龙四处翻飞想躲掉我。

与龙打场硬仗之后,我又在教堂祷告感谢主。这时,巨大的蜘蛛、蝎子出现;我击败牠们,获得胜利。然后,主给我某种认证执照;我问,「主啊,为何给我这证书?」主回答说:「因为你与邪灵争战,并赢得战役 !此证书代表一种恩赐。」

 

= = 2005/6/26,周日晚上 = =

海里忽然起了暴风,甚至船被波浪掩盖。耶稣却睡着了。门徒来叫醒了他,说:「主啊,救我们,我们丧命啦!」耶稣说:「你们这小信的人哪!为甚么胆怯呢?」于是起来,斥责风和海,风和海就大大地平静了。众人希奇说:「这是怎样的人?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马太福音 824-27)

 

金牧师:

* 圣经内容成为讲道实景

当我传讲〈门徒面临暴风雨〉的信息时,主突然改变我们周围的属灵背景。那是晚上11点了,开了属灵眼睛的会友异口同声地大喊;「牧师 !牧师 !现在我们教会是处于一场巨大风暴中,是狂暴猛烈的风暴 !我们的教堂是船,主在船上睡着 !牧师 !您能看到吗?」我答道:「是的,我知道。主叫我扮演祂的角色。」巧合的是,〈主的教会〉会友今晚全部正好是十三人在一起;如圣经所述,十二个门徒连同主在内共十三人。主看着我,说:「金牧师,你来演我的角色。」包括我,每个成员将扮演一个特定的角色,并采取行动。起初,我们不完全了解情况,以为,'或许会,也许,这不会真的发生。'我们不顶认真,并开起玩笑,熙攘忙乱地玩着;然后,主命令我们不能这么一直聊天,要更严肃。

当我们的演戏变得无趣和不耐时,主仍精心执导着戏筒;祂指示我们要反复重做那无趣的舀水、扯帆等场景。和其它教堂普通常见的事务相比,我们的教堂所发生的事,实在匪夷所思,也非常频繁地发生。当我们以属灵的眼睛看见彼此的外观,就像在加利利海中船上的门徒,甚至穿得像他们一样,长着上髭和下须;我们正忙着打量彼此,互相取笑。主吩咐我扮演祂自己,从沉睡中醒来责备门徒。「你们这小信的人哪!为甚么胆怯呢?」当我大声喊出这句话时,主称赞我,「嗯,金牧师,你演得很好 !」然后,主也夸奖扮演其他角色的会友。

耶稣坐在我们的圆圈中,再继续讲。「〈主的教会〉的圣徒 !你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信徒。没有其它教会是整群地发预言,或整群地得着属灵恩赐;你们已整群来回地访问天堂地狱,也整群地打开属灵眼睛。〈主的教会〉会友们,你们必须一直工作,让我开心和快乐 !」聚会结束后,所有成员都根据他们信心的量度热切祷告。当我们凭信心过基督徒的生活时,主渴望我们是带着欢乐和喜悦,甘心行走。

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 神的群羊,按着 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彼得前书 5:2)

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诗篇 51:12)

把所有的教会成员载回家后,我和妻子开始个人的祷告;主再一次带我们去地狱。我妻子在蛇群和有毒昆虫群居处受折磨;我则被绑在十字架上,受残酷的折磨。邪灵用粗长的钉子扎进我的手掌,并用牠们的方式穿进我全身;当牠们扎钉子时,我在痛苦中如雷地喊着:「呃!啊!主啊!」痛苦从未停止过;在地狱里,我的灵魂被痛苦地折磨,而我的肉身也鲜明地感受到痛苦。完成祷告会后,我们大体上是爬扶着回家。

 

金约瑟:

* 〈智能〉、〈知识〉、〈聪明〉和〈睿智远见〉的库房

耶稣在我们祷告的时刻来到,我跟随耶稣上天堂。我求主:「耶稣,明日开始我有期末考,但之前我没读多少。请帮我摆脱困难,使我可以把试考好。」祂答说:「嗯,很好。那么我们去那使你能变得聪明的库房 !但记得,你绝不可变懒惰、不努力学习。」然后,主带我去秘室;祂呼唤天使之一来,并交代他领我去,主就突然消失了。

 

* 〈智慧〉库房

引领我的天使说:「圣徒约瑟!既然你说过将有期末考,你被允许探访几间秘室。」然后,我被带到一间库房里。〈智慧库房〉非常大,感觉彷佛比地球大;外观像一座高楼,内部结构则类似博物馆。大楼内有多层的架子,架上全摆放展示有光射出的物品,使我陶醉入迷了;架上的物品都按某种秩序摆放。形态像大大小小的圆球,辐射出不同的色光,有多色彩虹、深粉色、淡粉红色和天蓝色等等;全摆放架上,多到甚至无法开始计算。

「哇 ~ !奇妙的景象 !棒呆了 !怎么可能?」我不断惊奇地喊,到处跑着。没问过陪同的天使,我摊开手臂伸扫聚拢球,捧在头胸前;立时,球开始进入我身内。天使没阻止我,只观察着我的行径;也许,他已知道我从主得许可,能这般行事。

 

* 〈知识〉库房

我跟着天使到隔壁库房,就是〈知识〉库房。它和〈智能〉库房几乎大小相同。房里也有大大小小的发光物件。远看,它们似乎都是圆的;然而,近观时,发现有像方形、六角形、八角形,和普通的球形。正如我在前一间〈智慧库房〉所为,我广摊双臂,把球扫向我的头和胸部;一瞬间,我的头感到清晰并被更新。天使和我接着走向第三个库房──〈睿智〉库房。

 

* 〈睿智〉库房

天使示意我等一下;我停着等待时,天使消失了。然后,他腰间别着一把金色大钥匙返回,我立即察觉到钥匙的沉重感。陪同的天使会见了在〈睿智〉库房站岗的天使。他们俩一起把巨大的钥匙插入钥匙孔,转向一侧,门就自动滑到一边;从库房里射出灿烂的光辉。〈睿智〉库房的内部结构,与前两个库房非常相似。

正如之前,我搂放对象到我头和体内。随着时间推移,我感觉头变得更加清晰、更新并轻省;此外,我心里的事物以秩序的样式堆积,积累的疲劳确定全消失了。每当祷告几小时,我通常在祷告中睡着了。既然,我已一间间接着访问秘室,过去常体验的昏睡呆滞感已全离去;带着清新恢复的头脑,我现在能祷告更久了。

 

* 〈聪明〉库房

天使和我离开了〈睿智〉库房,朝〈聪明〉库房走。刚刚访问的秘室库房都有摩天大楼的外观,使我想起在纽约的摩天大楼;但〈聪明〉库房是不可思议地巨大,我被房子的广阔规模和尊严所震惊。它像个立方体,高度、宽度和其他所有的向度都是均等的。房门入口站着四个大能天使,门的一侧都有两个天使;每个天使腰间配着圣灵的宝剑。当护送天使和我接近房子,四个站哨天使和护送我的天使相互鞠躬问候;四个天使解锁,开了门。正如前面其他库房,我在那房内观察到类似的对象。

物架上的所有层面都是平整均齐,但有些有沟槽相连;槽内充满了金亮、各种色彩的水,颜色和谐地闪耀着。没问过天使,我径自走近,用双掌捧满水倒到我头顶;然后,我觉得头脑变得更清晰更新。当我享受着这种感觉,我看到一个外观独特的物体,像可口可乐玻璃瓶,非常多且一致侧摆着;瓶内装满明亮发光的液体。我举起瓶子,往头上淋倒;我再抓更多瓶猛倒,液体溢满全身。

突然,主耶稣出现,观察我的举动。我问主:「耶稣!祢已授予我父亲许多强大的神圣毒刺,但其他人和我却是弱短的毒刺;既然已来到天堂,我想要去毒刺的秘室。」主回答说:「很好。我很乐意带你去,并展示毒刺房;因为有朝一日,你将成为我伟大的仆人之一。很好,跟我来。」主亲自带着我,并要我小心;「约瑟,你必须先进入〈神圣电能〉所在的库房。这库房非常危险,因此你的信心必须牢固站立,也须定意忍受;无论如何,必须忍耐到底 !」

 

* 〈神圣电能〉流动的库房

耶稣把我带到〈神圣电能〉库房的入口就消失了。这巨大方形的楼厦非常高耸,所有的秘室库房都巨大到不可思议。〈神圣电能〉库房的入口也有站岗的天使;眼中喷流出强烈电能,使我不能直视,从他们庄严的面孔流溢出力量和权威,能量流透他们的身躯。

我立时害怕后退几步;然后,天使微笑着说:「圣徒约瑟,欢迎您!这地方是强大电能武器的所在,圣徒对抗邪灵时能够使用它;凡是期待渴慕的圣徒,都将能够体验并使用这武器,是由圣灵所授予的恩赐。希望您进入这库房后,能够接收到这个大能力。」然后天使打开大门。我有点好奇并吓一跳,带着犹豫地走进库房;一进去,身后的门就关闭起来,我意识到这库房是不能原路退出的。

这景象如此巨大,令我震惊到快晕倒。「呃 ~ !啊 !!」我不知道自己嘶叫且惊恐。「主 !主 !太热了 !吓死了 !赐我力量啊 !」我继续大喊,重复说过的话。强大的电能流窜,让我想起雨季时霹雳、闪电交加的情景。夹杂着爆炸声,电能连续射向各方。我震惊吓呆彷佛要被击杀。「主 !救我!我要晕倒了 !」主用听得见的声音说:「约瑟 !不要着急,只要大胆靠信心前探 !」主加油时,我变得大胆。我想既然已进入这房子,应该尽可能地多接受获取这能力。

〈神圣电能〉的库房没有任何分区或层架。我看到库房中心有巨大的圆形电球,整个库房就像闪电,而电能有力地流窜着,似乎活跳跳地,从顶部到底部及各方向。我可以清楚看到圆球中心的核,向四面八方射出火花;窜流的声爆环绕在空气中,发出大声响。我知道需冒险跳向电球的正中心,就数着'一、二、三',像潜水员跳水的姿态,跳进电能中心。即刻,我在巨大的电能里晕厥,全身受了电击。

我以为会死于电击;一段时间过后,主使我恢复意识,我居然能清楚听到电能在身体里流动的声音。我已用身体和嘴尽量吞咽神圣电能;不管我要不要,〈神圣电能〉自由流动在我整个身体内外,并做工使我的身体自动吸收电能。我意识到,圣灵先进入我身体,协助我忍受电击;火花跳跃我全身,包括我的手、脚、头、趾尖、内脏、和每一出入孔,无不持续摇撼。

最初,〈神圣电能〉库房好像没有尽头;但当我继续前行,终于走到尽头。通过出口,走出库房:「呼 ~ !」体内的电能强烈到我不得不深吐一口长气;当我呼吸时,神圣的电能从我的嘴而出。

 〈神圣之火〉的库房

护送天使继续领路,说:「圣徒约瑟,这次我们正要去有烈焰的〈神圣之火〉库房,跟着我!」我自忖,'我必须前进到另一个有能力的地方。'就继续跟着天使。

从遥远的距离,我就能感受到喷出火焰所散发的热气;它是个方形的库房。两个天使在入口门旁站岗;身体被烈火的火焰吞没着,手握着熊熊的火剑。他们看见并迎接我们;「欢迎光临!这是神圣烈火所在之处,我们已经等候多时。」从我们站的地方可以感受到火和热的能量。以前有一次,我与父亲观看神圣烈火所在的深长隧道;我很好奇这库房的内部会有什么。

〈神圣之火〉库房看来比地球上任何高山都大得多。库房的样式,似乎是个敞开地面的广场,只有一层楼的内部空间。熊熊烈火无休止地燃烧,火焰遍及库房的左侧、右侧、顶部和底部;烈焰射向各方,却与房中心的圆形火团和谐跃动。圆形火球不断旋转,转速快得不可思议;烈焰猛窜向上,好像要把我吞吃了。

「哇 ~ ~」不管我多大声地尖叫,天使或主都没出现,只留我独自在〈神圣之火〉的库房里。我向主祷告:「耶稣,请赐我力量 !我要获得圣灵授予的所有火力 !请给我的信心和胆量可以进入火球 !」当我祷告时,主帮助我能一次一点地承受熊熊大火的热力。我想,' 好,很棒 !我现在将进入火球中心,并获得能力。'带着坚定的态度,我走向火球的中心;愈靠近时,热变得更强,我知道必须冒险。我数着'一、二、三',然后跑向火球中心,跳 !;正如潜水般,也像之前在〈神圣电能〉的库房时,我跳入潜游起来。

一旦我跳进火球,整个身体开始燃烧,火焰似乎有生命般缠覆全身。我不断呻吟,并继续在痛苦中喊着:「啊 ~ ~ 嗐,热 !好热 !啊 ~神啊 !神啊 !主 !主 !给我力量 !给我力量忍耐到底,好让我得到所有力量 !」我反复大喊着。圣灵的火焰灌进我的头,席卷过脸、眼睛、胸、手、脚、背部等等,完全扫过我的身体,内里和外部,一次次地重复此过程。

我无法再忍受这热气,便大声喊:「救我!主啊!」喊着时,火焰自我身体出去,似乎活跳跳地自嘴而出。我挣扎着以免失去意识;烈火猛烧,我感觉快要晕倒了。在那一刻,我听到耶稣的声音;「约瑟 !在将来,你是个彰显许多大能的仆人。因此,尽可能从火多获得能力,彰显我的力量 !」

我不知道一直在库房里多久,但继续接收火的力量,直到昏了过去;也不知道如何脱身出来,但我已经忍耐到底。当耶稣抚摸我时,我恢复意识,身体也逐渐恢复到正常状态。主说:「约瑟,在天上,有很多像你刚刚经历过的库房;有电能和烈火的库房,也有其他境界的烈火库。任何人勤勉而坚持地祷告,将得到火的力量。目前,你的父母──金牧师和圣徒铉加正不断通过火的焠炼。因此,你也必须热切祷告,以获取火的力量。」我答道:「是的,主!阿门!」

现在,〈主的教会〉成员和我自己正经历着惊人的启示。每当我们朝上空举手,圣灵的火焰、电能猛烈地透手而入,有刺痛感;我们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经历这些启示。用肉眼,我们也能看到惊人的启示。所有〈主的教会〉成员正参与着烈火的事工;外面的基督徒来我们教会访问,也都能分享得到这经验。

 

欧松勇:

当我大力热切地祷告,听到约瑟不断喊:「哦,热!啊 ~ !」出于好奇,我问他:「嘿 !约瑟,有不对劲吗?」约瑟回答:「哦,我刚从天堂秘室回来。」我惊讶地说:「什么?秘室吗?你本应带我一起去而不是独享。你不讲义气啊?」约瑟回答说:「你时候未到。不管啦,我累坏了。等我恢复正常时,我们可以一起走。」主特别将天堂很多的事物显给约瑟看;每当与约瑟祷告,我属灵的眼睛就很快打开,真惊奇。约瑟不真正讲到他去过天堂哪些地方,我认为他承诺耶稣不细谈这事。

耶稣显给我看我们教会未来的详细情况,祂也显示有关 666的事,不久即将临到。我不知道666究竟是什么,但我从约瑟那儿间接听说过;然而,当我读到启示录,我开始有点明白它。

耶稣说:「松勇 666的日子不久即将临到。警惕戒备,并在信心中过活。」那些被魔鬼控制的人将迫使人们接受666的标志,抵御或没有这标记的人将被随意杀死;信徒将往各方逃跑,以便摆脱邪恶的人。

 

金约瑟:

* 〈圣灵毒刺〉的库房

我去过〈神圣之火〉和〈神圣电能〉的库房后,我又一次在教堂用方言祷告。这时,耶稣返回并带我再次去天堂。「约瑟 !这次让我们去参观〈神圣毒刺〉的库房。」主呼叫天使护送我,然后,祂就消失了。天使说:「圣徒约瑟,请跟我来。」我跟着他,走过一段时间后,一个巨大的方块建筑进入我的视线。它看来比地球大得多;等我更接近,觉得自己像有一粒尘砂那么小。每当我访视任何秘室,至少都有两个天使站在大门入口警卫。在每一种独特的房屋前,守卫的天使都持有代表那库房的武器。

例如,站在〈神圣之火〉库房的警卫和〈烈火隧道〉的天使都举着冒火的剑,剑的锋刃被熊熊火焰包覆着。守护〈神圣电能〉库房的天使手中握有电能的剑;我惊奇地注意这些剑,听得到电能的流窜声爆,强力电能像闪电般射出。

现在,当我观察在〈神圣毒刺〉库房外站岗的天使,在门每一侧的天使各举着可怕的大铁锤。锤顶部是棒子状,除了锤底部外,铁锤棒表面密布尖利的刺,多到不可胜数;刺上涂覆着可怕的辐散性毒素。引路的天使警告我:「圣徒约瑟!只要你被毒刺刮擦到,毒药会迅速散遍全身,你的身体将瘫痪掉。一旦你获得毒刺的武器,你就会更强大,对邪灵的战斗更易得胜。您现在即将进入毒刺的库房,坚定预备你的心志!」

我的父亲已经获得了毒刺的恩赐。一旦他喊,〈神圣毒刺〉,将他的手擦碰属灵眼睛打开的教会成员身上,他们就会当场倒下,瘫痪一段长时间;此外,当牧师正要越过教会成员时,有时会暗自喊着〈神圣毒刺〉,再偷偷擦碰对方,会友根本不知道牧师搞的鬼,长声尖叫当场倒地,并昏倒很久。毒刺会在身体上产生红色斑点,并麻痹一段时间。

我问护送的天使这些事情,他说:「牧师已经多次参观了毒刺库房,因此,已获得了强大的毒刺武器。这种武器是主授予用来对抗邪灵。」天使还进一步说,从那天开始我还将多次进入毒刺房。

我们问候站在毒刺库房门口守卫的天使。其中一位把巨大的钥匙插入锁孔,向右转动;然后门打开,滑向一侧。我独自进了库房。

内部是难以想象地宽阔,宽度和高度巨大无边。天花板、地板和各面墙壁布满了尖利的刺,它的样子让我想起栗子的密长芒刺。我看到每平方吋都覆盖着刺,就害怕不敢向前走。在那情况下主出现,说:「约瑟,穿这在你脚上。」它们看似凉鞋。主亲自帮我穿上;踩在刺上,我环顾四周,移步向更深处。「哇 ~ ~ 看来很可怕,好像被这些刺之一戳中了我就会死掉。」我对自己大喊着,一边继续向前走。靠主的力量,我的脚底不受螫伤。这棘刺明亮地闪射着光;当我近看,就见到液体毒药沾在棘刺表面,这威胁性的液体或毒药看来非常可怕。长途跋涉后,终于开始看到尽头。当我最初开始走时,路程似乎无穷无尽。参观很多秘室后,我已了解到一个共通点──必须靠忍耐和毅力永远不放弃,走到每个库房的尽头。在一些秘室我必须步行数天;但在所有情况下,花很多时间达到库房中心是必然的。当然,透过祷告,所有这些困难都变为可能。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但我几乎已达到尽头。我看见飘在空中的一个巨大圆形物体,看似铁矛锤,表面捆扎许多密集尖刺,也让我想起栗子的密长芒刺。它似乎比地球还大;我不知道它如何依旧飘浮空中,但它本身在慢慢自转。我想检查自己是否清醒,所以大力触捏身体,发现仍有疼痛的感觉。

这带毒刺的圆形铁矛锤时而快速、时而慢慢旋转。这也决定较多或较少的利刺会掉下来。但刺都消失在我眼前:「主啊!主!掉落的毒刺到哪儿去了呢?」然后,我听到主的声音说。「约瑟,你的教会会友不是成天为获得〈神圣毒刺〉呼喊祷告吗?任谁祈求渴望这恩赐的,将被赐予〈神圣毒刺〉。消失无踪的毒刺就是进去那些祈求渴望它的人身上。」我终于明白了。

〈主的教会〉成员每天祷告时与邪灵战斗。当牧师喊着,〈神圣毒刺〉!我们也会异口同声地大喊。与邪灵激烈战斗,这些都是很强的攻击性武器。每当我们以〈圣灵宝剑〉、〈神圣之火〉、〈神圣毒刺〉武装自己对抗邪灵,牠们便不惜代价试图避开我们。邪灵知道并惧怕大能的毒刺;当牠们靠近祷告的成员时,我们会喊〈神圣毒刺〉!毒刺会自动从我们身体突出,邪灵被穿刺将立即变为粉尘。这类型的事件在一般教会里听来匪夷所思,但在〈主的教会〉是再平常不过了。〈神圣之火〉、〈神圣电能〉也是每日稀松平常的事件。主说,只有当祂的百姓认真恳求渴慕时,祂才授予恩赐或武器给他们。

你看,你们依着 神的意思忧愁,从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诉、自恨、恐惧、想念、热心、责罚。在这一切事上,你们都表明自己是洁净的。(哥林多后书 7:11)

既然我已知道神圣毒刺的威力,并迫切需要它,我就广伸双臂朝向高空自旋的圆形铁矛锤。我大喊:「〈神圣毒刺〉!主啊!请赐给我〈神圣毒刺〉!」圆形铁矛锤射出无数毒刺落在我身上,并进入我身体;我感觉有些刺痛,但根本不痛苦。毒刺开始积累在我体内。当牧师以前喊着〈神圣毒刺〉,我想,' 什么?有这种恩赐或武器吗? '既然我已进来〈神圣毒刺〉的库房,就完全能理解。现在,当教会会友喊出〈神圣毒刺〉,尖利的〈神圣毒刺〉从他们的身体突出;我因为他们惊人又滑稽的外观,多次大笑着。尽管属灵眼睛未开的人不能看见这些事,〈主的教会〉成员却能够看见。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