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蔡秀文
蔡秀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795
  • 关注人气:32,9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忘不了与邮政紧密相连的岁月

(2018-01-04 16:40:49)
标签:

想到写写

分类: 随笔

 忘不了与邮政紧密相连的岁月

                                    蔡秀文

   

我与邮政结缘,是上世纪60年代末。

初中毕业了,同学们散落到了各个林场去做工人,虽然相隔不是很远,见面却很不容易。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我们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每个人都有大大小小的烦恼和失落。于是,就倾诉于一页页信纸借助邮局飞来往去在那段生命的低谷中,是好友们的信给我慰藉,虽然彼此倾吐的大多是对现实社会的惆怅、困惑之情,但也总免不了要互相勉励,掷地有声地发出不同凡响的箴言状人肺腑。于是那青黄不接的日子通过这些来信便变得有些泽润了,心又泛起了一丝鹅黄。我所在的林场还没有邮局,但有一个绿色的小邮筒,我们在野外作业,一个月下山一次,连续休息四天,上山之前,我就会把写好的一封封信放进邮筒,一个月后再下山,往往会有七八封信在林场传达室里等着我。那段唯有信给生命带来曙光的生活我曾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题为《冬天里的阳光》的散文,文章发表后,还意外地被选人了《青年文摘》。

几年后去外省读卫校,收到家书是最令人开心的事情。有父亲的信,有弟弟妹妹的信,这些装在信封里的爱,帮我度过了无数个想家的日子,虽然这些信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但这正是家人沉甸甸的爱!记得父亲常常在信笺里加上几枚邮票,让我写回信用。我每周都给家里写信,拿着信走进邮局,就好象自己的灵魂也跟随着回家了。

卫校毕业,同学们天各一方。因为有了正式工作,心情不一样了,大家的信件大都流露着远大的理想、拳拳的抱负和美好的憧憬,内容要么单刀直入随心所欲;要么搜肠刮肚找出最好的词汇,晒晒文笔。收到同学们或者朋友的来信,我总是匆匆先睹为快,然后再找一个僻静之处细细咀嚼一封内容丰富的信带给我的快乐常常经久不息!信笺白纸黑字犹如重重叠叠的青山绿水,友人的音容笑貌浮现眼前,构成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

     自上世纪80年代起,我与邮局联系的更紧密了,因为我爱上了写作,经常向外投稿,那时自己写稿很稚嫩,投稿命中率很低,隔三差五就会收到厚厚的退稿,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于是只要有时间,我就在邮递员大约到来的时间迎候他,直接把退稿拿回来,减少了很多尴尬。当然,如果我投稿的报刊来了一封薄薄的信函,那就是采稿通知单了,接到这样的信,我的激动和兴奋就无以言表,写作投稿的热情更高了。而当我接到绿色的汇款单时,就别提多荣耀了。

还是在邮局,我开始订阅文学杂志,在我们单位,我是订杂志最多的人,那时,尊崇文化的春风吹拂,把人们推进全民阅读的时代,总有同事向我借杂志看,我很有成就感。 那时书店还很单调,我买书常去的地方不是书店,而是邮局,我按出版社的地址去邮购一些名著。每每邮递员送来邮购的书,我都在喜悦中陶醉。我邮购的书,现在还珍藏着。现在书城里的书多得让人眼晕,想想当年买书的甘苦,恍如隔世。

有人说排解苦闷的最好方法是写信。我深有同感。

我写信写了大约40年,从1966年写到了本世纪初。经历了外埠平信资费从多年的8分钱涨到1990年的2角钱,1996年的5毛钱、1999年的8毛钱。2006年涨到1.2元后,我已很少写信了。这些年,我的工作从内蒙到吉林,从吉林到山东,又从山东到深圳。每逢我在异乡的跋涉中感到孤立无援,心儿在茫然地渴求倾诉时,我就写信。每每写下一个亲切的名字,便浮现了一双最和善的眼睛,我把这目光掬饮与心,开始用笔倾泻着心中的积郁,不知不觉间,孤独散去了,久未谋面的风浅浅地飞翔着,炊烟温柔地显现了。我喜欢写信时那一份悠缓的倾诉,喜欢那一份沟通和遐想,喜欢那种用文字的方式与亲友分享思想。虽然我的字写得很潦草很难看,可朋友们都很喜欢我的信:反复品味我的信的大有人在,偶然因工作忙乱而未及时回信,还有朋友打电话来索信朋友说,打个电话虽然方便,可那声音转瞬即逝。而留在纸上的文字会有一种奇特的神秘,时间久了再翻阅,就如雪封的美酒一样吐着久远的芬芳。我认同朋友的说法。那些旧信也是个人历史的文献无论过去了多少年,只要你翻它,仍能找到那一路上留下的笑声和泪水

    大约1996年吧,有一家杂志记者写过我,一个远方读者给我寄来了一封信,让我惊讶的是,我发现信封上的地址只有我当时供职的“深圳作协”4个字,在偌大的深圳,没有写明路和门牌号,邮递员居然给我送了过来,我由衷地为邮局工作人员的细致认真感动。一封普通的平常信件,因为邮递员的用心,带给了我更是一份深情、一份感动!

现代社会日新月异,如今通讯条件发展让我们享受着现代人的快乐,人们表达感情的方式随着电讯事业的发展日趋丰富多彩,对着话筒、敲着键盘、使用QQ手机微信等,再也没有盼信、拆信、读信的那种愉悦了。有一次饭局上朋友们谈起过去写信收信的日子,都表现出无比的怀念,一个姓梅的警察朋友说,大家把通讯地址给我,新年马上到了,我给你们每人写一封信,通过邮局寄给你们。大家将信将疑,但都给了地址。没想到,新年之时,我们都如约收到了他的信函,信封上贴的是漂亮的纪念邮票,信是毛笔写的行书,字型优美,笔力雄健,措辞优雅,真是令人耳目一新,读了这封信,如饮美酒,如痴如醉。这封信,成了我的珍藏。

2015年春,我把自己新出的散文集赠给了深圳石岩街道办一位写诗的青年女教师,她在QQ上留言说:大姐,我读了你的书十分感动,给你写了一封手写的信,请查收!

如今手书信件寥若晨星,她能给我手写信,远比礼物更珍贵呀!感动之余我想象到了读她信的激动!可没想到,这封无疑是充满了深情与诗意的信却寄丢了,我心疼地责怪她当初真应该拍个照片留个底,她却后悔没有挂号……

如今我和邮局依然有联系:邮递员每天给我送来报刊,偶尔我还会去邮局取稿酬,寄挂号信,取交通不便利的地方寄来的包裹(打个电话,邮递员还可以送上门来)。每次见到邮局我还是有一种久违的亲切,因为我忘不了在与邮政结缘的几十年中,邮政部门给我提供的优质服务

感谢你,亲爱的邮政!我的人生,一路上有你引我向前!

(本文完稿于2015年夏)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