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开记忆的闸门——第一次抉择

(2009-10-28 21:38:20)
标签:

插队

记忆

杂谈

    开春后的风沙,无休止地纠缠着天地万物,把我们的心情都弄成灰蒙蒙的土黄色,遮盖了我们对春天的美好记忆。春播进行着,有条不紊,波澜不兴:一块块田地,一种种粮食……

    一个消息传来,搅动了人们的心潮:“县评剧团要来了,唱大戏了!”乡亲们的表情活泛起来:老人脸上沟沟壑壑的皱纹舒展开来,露出了笑模样;姑娘们窃窃私语商议着穿什么衣裳去看戏,要知道她们成天在地里干活,难得有一个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机会;小伙子们兴奋谈论着,六合屯已经有多少时间没来过剧团了,评剧团哪个女演员长得带劲唱得好;最高兴的要数孩子们,蹦着高地前后乱窜,嚷嚷着:“搭戏台喽!唱大戏喽!”乡亲们自然没有忘了我们:“你们青年来得真巧,多少年没来演大戏,你们一来就赶上了!”

    我们的好奇心也被充分地撩拨起来,日复一日的春播,未免太过沉闷,看看戏也是难得的消遣。不由得想起鲁迅先生的《社戏》,尽管地方戏的剧种南北有别,人们的心情应当还是相似的。于是,翘首以待。

    县评剧团来了。文革中一切地方剧种都被视作异端,只留下京剧样板团。偌大的中国只有八个样板戏,许多台词唱腔观众们都能倒背如流了。评剧不能唱了,评剧团便照部队建制改称县文工团了。他们倒也轻车简从,三两辆大车就装下了所有的演员和行李、服装、道具。大队部可热闹了:搭戏台的,忙做饭招待的,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只等着开锣唱戏了。

    下午,有人来通知我,让我带上“胡胡儿”去大队部。啥事儿啊?挺纳闷。我拿上琴到了大队部,一看屋里好多人,烟雾腾腾的。原来,文工团听说有个上海知青会拉二胡,要看一看,听一听。我还没看成他们的戏呢,倒被他们先看上了。我拉了两曲,看样子那个主事的挺满意,回头问问乐队的头儿,他递过一本谱子,让我视谱拉他们的曲儿。我看着谱,一一拉来。乐队的头儿很诧异的样子,不住的点头。开玩笑!这么简单的曲子,我要是视奏不下来,还不丢尽上音附小的脸呐!我收起琴,正准备走。不料他们突然问道:“你愿不愿意到我们团来工作?”我一下子懵了,不知怎么回绝他们才好:我喜欢拉琴,但我不愿意就在这样的团里混。尽管我只是个插队落户的知青,谁也没有承诺过我们的将来。但是,冥冥中似乎总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你们不会一辈子呆在这里的。我情愿辛苦地当农民,保持着知青的身份,守望那不可预见的未来。我灵机一动,告诉他们:“我父母都是搞文艺工作的,他们不希望我也搞文艺工作。”见我那么不知好歹,他们很是失望,看得出很替我惋惜。

    回到队里继续干活,乡亲们纷纷数落我:“这孩子唬不唬,到县里评剧团,走到哪儿都是吃香的喝辣的,你还不干!”“国家给发工资你不干,宁可来这跟土坷垃打交道。咋整的,老李援?你傻不傻啊!”(乡亲们给我们仨起的雅号:老李援、大王敏、小黄茵)“是啊,拉拉胡胡儿,唱唱戏,多得劲儿啊,偏不愿意去,你就勤等着起早贪黑的在地里耗着吧!”总之,又一轮为我惋惜的。心里的话我又不好说,只能一笑了之。

    因为看戏,收工也较平时早了许多。大家伙儿扶老携幼,济济一堂,兴致勃勃地看起了“大戏”:唱了几段京剧样板戏的选段,更多的还是评剧和二人转的曲调,填上些新词儿,唱唱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农业学大寨之类的。只记得演员的嗓子还挺脆亮的,其他就没什么印象了。后来听乡亲们讲,这已不像是二人转了,不带劲儿。现在我才明白,在东北人眼中,离开了扇子、手帕子、荤段子,二人转就全走了味儿。

    这就是我接触东北二人转的启蒙篇,更是我下乡面临的第一次抉择。恭喜我自己:选对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