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敦煌何奇文学艺术馆
敦煌何奇文学艺术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084
  • 关注人气:4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奇:大型秦腔戏曲巜铁人王进喜》第一、三场

(2019-02-21 13:29:39)
标签:

杂谈

何奇:大型秦腔戏曲巜铁人王进喜》第一、三场何奇:大型秦腔戏曲巜铁人王进喜》第一、三场

根据酒泉市铁人精神研究会安排,创作了这部秦腔戏曲本巜铁人王进喜》,先后几次调整修改,将原12场戏压缩到10场,现将一、三场发布于此,请朋友们不吝赐教!

第 一 场

【黎明前,炮声隆隆。

【在雄壮高亢的《解放军进行曲》音乐中,背景大屏幕上中国人民解放

军的装甲车、汽车、骑兵和步兵队伍气势雄壮,浩浩荡荡向玉门油矿挺

进,双城门前油矿工人和秧歌队敲锣打鼓,夹道欢迎解放军大队人马进

入城门.......

【天渐渐了,红日东升。舞台灯光渐亮......

【内粗犷的男女声合唱秦腔曲调:“ 天亮咧 ,解放咧!”

【在欢快的锣鼓声和秦腔音乐声中,妇女秧歌队舞着红绸扭着秧歌上。

【油矿工人和民众舞着小红旗、红花或管钳、洋镐等劳动工具上。

(接唱)天亮咧,解放咧,

油矿到了咱手咧!

从此不受矿主欺凌和压迫,

咱们劳工今日当家做主咧!

【妇女秧歌队随着音乐和鼓点扭下。

【内梁义德呼喊:“劳工兄弟们,好消息,好消息——”

【场上工人们停住舞蹈,目光转向呼喊声,梁义德边呼喊奔跑而上。

梁义德(激动地):兄弟们!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好消息!

众 (惊喜询问):啥好消息?啥好消息?

梁义德(挥着手里的通告):油矿要招工,——招收咱穷劳工当工人喽!

众 (围观招工广告,热烈议论,跳跃欢呼):是真的,真的!真好!好好......

梁义德:油矿要发展,钻井工要当先。我要报名当一名钻井工人!(转向旁边的

庄满仓)满仓,你想当啥工人?

庄满仓:钻井工!

柳崇义(抢着):我想当机修工......

庄满仓(抢着):还是钻井工人棒!往钻台上一站,手扶刹把,多威风!

柳崇义:当工人可不是图好看,耍威风.......

梁义德(打断):好咧,别争咧!抓紧时间去报名!(转向大家)哎,咋不见十

斤娃 ?

庄满仓:他今儿不知咋咧,蔫头耷脑的!你看,他一个人在那儿划地哩!

梁义德(呼喊):十斤娃——快回来!

众 (呼喊):十斤娃——快回来,快回来!有好事哩!

【王进喜内应:“来咧——”

王进喜(拿着一页纸边唱边上):学习识字实在难,

一笔一划如登山。(上)

挠头抓耳大半天,

才把名字记心间。

【众迎上去。

梁义德(举着手里的通告):油矿要招收工人!你不是一直梦想当钻进工人吗?

现在机会来咧!

王进喜(似乎不感兴趣):我知道咧......

梁义德:那赶紧去矿上报名!

王进喜(难言地):我,我......唉!

梁义德:咋?遇到啥难唱事咧,闷闷不乐的?

王进喜:唉!不说了,丢人得很!

梁义德:啥事嘛?给大家说说,大伙儿帮你解决!

众 :是啊!是啊!

王进喜:好!我说!

(唱) 招工消息我知晓,

梁义德:你知道啊?

王进喜(接唱): 清早就去把名报。

梁义德:报上没有?

王进喜(接唱): 招工规定把试考,

文化测试第一条。

我大字不识干瞪眼,

灰溜溜地往回跑!

梁义德:不要灰心!管这事的井科长我认识,我们缠缠他,说不上就成咧!走!

走!(拉王进喜)

王进喜:算咧!井科长说咧,文化考试是硬规定!井科长叫我去工人夜校学文化,

有了文化再报名!

庄满仓:那得等到猴年马月?

众 :是啊是啊!

梁义德:还是找找井科长,让他松松口子,走走走!

众 :走走走!

【大家跟着梁义德往前走。

梁义德(看前方):啊!那不是井科长吗,他来咧!

【大伙儿停住, 井科长上。

井科长:你们好热闹啊!

梁义德:大家都准备去报名当工人哩!(介绍柳崇义)这是小柳!想当机修工。

(介绍庄满仓)他叫庄满仓,想当钻井工人,还有他(拉过王进喜)......

井科长(打断):这个不用介绍,他今早就来报名,可惜不识字......

梁义德(打断):您就抬抬手,松松口......

井科长:这可不行!

梁义德(欲争辩):......

王进喜(劝阻):算咧!以后我好好学文化,有了文化再报名!

【内有人呼喊:井科长——”女干事跑上。

女干事:井科长,军代表找你!

【军代表范主任和郭师傅上。

井科长(迎上去):范主任有啥指示?

范主任:郭师傅他们钻井队向我要工人,我就把他带到你这儿来咧!(对郭师

傅)你们想要谁,要哪样的工人,给井科长说!

郭师傅:我就要他这样的!(把王进喜拉到他跟前)他是我早就看准的好苗子!

井科长:他不识字,不符合招工条件!

郭师傅:可他人踏实、机灵、能干!我们一起干过活儿!

井科长:不识字不行,这是上面的规定!

郭师傅(为难地)这.......(望着范主任)主任您看这.......

范主任(对井科长):我看这样,对他们这样的年轻人,可以适当放宽文化要求,

让他们招工后边干边学文化,在实践中成为新一代石油工人!我在参军

前也不识字,我的文化也是参军后才学的!

郭师傅:对!边干边学嘛!

王进喜(和众年轻人拍手叫好):太好咧!太好咧!

范主任(对王进喜等):不过!一年后我要派井科长考核你们的文化课,考核不

及格就要下岗!——有决心学好文化吗?

众 (举拳):有决心!有决心!

王进喜:今早我从矿上回来,就下决心要学文化!我的名字就是刚刚请教老师学

的!(拿出手里的纸条)范主任您看!(将纸条递给范主任)

范主任(接过纸条念):——王进喜!

王进喜:对!我的名字叫王进喜!解放前,我一直顶着别人的名字在矿上干活,

没人知道我叫王进喜,今天范主任第一个叫我的名字!我一下觉得直

起了腰,挺起了胸膛!

(唱) 旧社会我王家贫穷饥寒,

父亲他被财主气瞎双眼。

全家人吃了上顿没下顿,

我七岁便出门逃荒要饭。

十几岁来到了石油河畔,

当油娃做苦力牛马一般。

资本家黑工头鞭打脚踢,

谁把咱石油娃当做人看?

如今咱翻身了要掌刹把,

为咱们新中国撑起蓝天!

范主任:对!解放咧,咱们穷苦劳工要抬起头,挺起胸,掌刹把,撑起新中国的

蓝天!(对郭师傅)郭师傅!您是上级派来的钻井师,又在国外学习过,

玉门油矿就把王进喜这样的年轻人交给您,您要把他们带出来,成为新

中国第一代石油工人 !

郭师傅:保证完成任务!——王进喜!

王进喜:到!

郭师傅:小伙子们!

众青年:——到!

郭师傅:大家做好准备,奔赴新的战场!

众青年:是!

【造型。息光。

第 三 场

【第二年初春,井队驻地。

【背景为连绵起伏的山峦,山下平地上是高高的钻塔;台侧露出钻工住

房工棚等。有钻工打水洗头洗脸,女干事、大张等人洗衣服,肖支书等

在棚架前看书,整个井场看起来比较清静......

【庄满仓抱着奖状镜框兴高采烈上。

庄满仓(唱): 风风雨雨又一年,

跟着进喜大会战。

荣获先进笑开颜,

抱着奖牌往回赶。

女干事(正在晾晒衣服,看到庄满仓):庄副队长回来喽!

【众钻工跑出迎上去,呼喊寒暄:庄副队长回来咧?

庄满仓:回来咧!回来咧!

肖支书:老庄,今年公司总结评比,咱们井队怎么样?

大 张(正在擦机器,跑上前):咋样?咋样?

庄满仓(自豪地):今年全公司评比,我们跨入先进行列,获得大奖!(举起奖牌)

大家看看!看看!美得汰!(女干事接过奖牌)

大张和工人(围观奖牌,欣喜地跳跃,鼓掌赞叹):好好!太好咧!太棒啦!

庄满仓:同志们哪!自从王进喜当了队长,咱们钻井队可是一步一个新台阶,一

天一个新模样啊 !

肖支书(揶揄):当初您不是断言,神仙也摘不掉豆腐队的落后帽子吗?

庄满仓:肖支书!那天当王队长登上钻台要打出个样板时,我心里就“咯噔”一

声,意识到我输咧!以后,咱就跟王队长好好干!

肖支书:这就对咧!(唱) 他以身作则树样板,

率先垂范走在前。

克服艰难和险阻,

创造条件拼命干,

尺进月进连续上,

挥鞭跃马勇创先。

一年面貌大改观,

众工人 (合唱): 豆腐队的帽子甩到了沟里面!

肖支书:王队长呢?

庄满仓:会议结束后,他前去公司请求新任务!如果公司给咱个好井位,咱队

又会创奇迹,天上敲锣满世界响喽!

众 (跳跃呼喊):好好好!

【王进喜内喊“同志们,我回来咧!——” 快步上。

女干事:王队长回来喽——

众 :王队长——

庄满仓(迎上去问):队长!任务下达没有?

王进喜:下达咧!——这次的任务非常艰巨!

庄满仓:井位在哪里?

王进喜:(郑重地)在原来的319号井位!

庄满仓(大惊):啥啥啥?在原来的319号井位?!

众工人(谈虎色变的样子):319号井位?!319号井位!319!......

王进喜(郑重地):是319号井位,那里储油丰富!上级决定让我们在319井位

废墟上重新打一口油井,——同志们!做准备马上奔赴319!

众工人 (相应):是是......(纷纷去做准备)

庄满仓:——慢!慢!(上前拦住大家)

【众停下,转回头不解地望着庄满仓。

王进喜(不解地询问):咋咧?

庄满仓:这任务,咱们不能接受!

王进喜:为啥?

庄满仓:——难道你忘了319井位是高压地区?难道你不清楚那里的地质构造非

常复杂?难道你忘了一年前319 机毁人伤的惨状?

(唱) 那夜油井突然喷,

油气燃烧如狂龙。

工人拼死扑烈火,

一切努力全无用。

井场顷刻变火海,

井架变成红灯笼。

钻杆机器化铁水,

半个天空全烧红。

机毁人伤一瞬间,

一片惨状剜心痛!(众工人沉痛点头)

(白) 进喜啊!

( 接唱) 沉痛教训要牢记,

不可轻举又妄动。

快把任务退回去,

另选井位早开工!

(白)你不好意思退,我去退!另外我再请求公司给咱们新井位!(欲去)

王进喜(忙拉住):老庄!干活哪能挑地方?打仗哪能挑战场?军令状我已经立

咧,这项艰巨任务,我们钻井队必须接受 ,坚决完成!

庄满仓(忽然发火):你!你咋这么犟啥?明明不能干,你咋非要干?

王进喜:319号进位储油丰富,会成为高产油井!

庄满仓:可那儿是个灾难之地!要接受,你接受!我不同意!(一甩袖子,离开

王进喜,执拗地立在旁边)

王进喜(一怔):老庄.......(怔住了)

肖支书:老庄......

【突然静场,音乐起。

【工人们见庄满仓和王进喜发生争执,三三两两散去。

王进喜(上前劝说):我的同志哥啊!

(唱) 319教训我莫忘,

如刀深深刻心上。

我清楚这里地质很复杂,

更清楚险恶复杂如虎狼!

可你把艰难险阻想得多,

忘记了咱们工人有力量!

只要认真操作把好关,

严格遵守制度和规章,

定会排除千难和万险,

打赢虎口拔牙这一仗!

庄满仓(执拗地):我不否认咱们工人的力量,我也清楚只要严格遵守各项规章

制度可以避免事故发生,可万一.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王进喜:怕噎就不吃饭咧?怕摔跤就不走路咧?有困难就退回,碰到艰险就爬

下,这不是我们石油工人的风格!

庄满仓:我不是碰到困难就退回,碰到艰险就爬下,我是为了咱们这个井队啊!

(唱) 咱队的落后面貌刚刚改变,

豆腐队帽子也甩到河里面。

咱不能再冒尖把乱子闯

砸牌子毁荣誉一切完蛋!

王进喜:你啊!

(唱) 你只看到眼前的祁连山,

你只顾脚面上的一片片。

没看到祖国建设大发展,

石油的供需支持重如天。

机器有油才能转,

工厂有油才生产;

汽车火车有油跑得快,

飞机有油才能飞上天!

各行各业离不开油,

咱肩上担子重如山!

纵使眼前是龙潭,

也要奋勇冲上前。

怕这怕那不愿干,

没有资格把主人谈;

怕苦怕累不敢干,

就不是一个好党员!

庄满仓(震惊):你,你你!......(妥协)好好,我不跟你争咧!你是队长,我只

是个副的,既然你要闯虎口,那你就闯,我再不管咧!(转身离去)

肖支书(追喊):老庄!

王进喜(追喊):老庄——.......(见追不上停住,心情沉重)

(唱) 见老庄气冲冲甩袖撂担,

不由我心里头阵阵发酸。

我原想与他拧成一股绳,

率井队团结拼搏闯难关。

打出个高产油井做贡献,

没料他怕出事畏缩不前。

看来这不仅是钻井生产,

是一场思想观念大论战。

——肖支书!

肖支书:到——

王进喜:建议马上召开井队党员大会,统一思想,统一行动!

肖支书:我赞成!(向内呼喊)同志们!现在召开党员大会,全体党员参加!

【党员和工人们都纷纷跑上来。

王进喜:同志们!319井位含油丰富,可以打出高产油井,但地质复杂,事故

多发,困难重重!面对这些困难和艰难险阻,请党员同志们回答?——

我们上,还是退?

(合唱) 是进是退是关键,

一份问卷摆眼前!

王进喜(接唱) 冲上前为国多出油,

退下来是为图平安。

党员干部要表态,

关键时刻真心显!

肖支书(抢先):我是一名党员,又是井队党支部书记!我首先表态!——同意

上,不后退!

小 丁:我也是党员,我同意上!

众合 :我们都是党员!我们同意上.......

女干事(向王进喜和肖支书):王队长,肖支书,我不是党员,可我已经递交了

入党申请,我也要紧跟党员上!

王进喜:——好样的!

肖支书:——欢迎!

女干事(激动地):——请党组织考验我!

大 张 :王队长,肖支书,我也不是党员,我也要跟着党员们上!

几工人:我们也要跟着上!

众 (齐声):上!上!上!——

王进喜(激动地):好!同志们 !为了国家,为了人民!面对困难,面对艰险,

我们不能后退,只有奋力拼搏,勇往直前,就是虎口,我们也要冲上

去拔掉它的牙 !

( 唱) 为给国家把油献!

纵使刀山火海也要冲向前。

满怀豪情立壮志,

勇攀高峰不等闲!

庄满仓(愧疚地上,见大家精神激越,大受感动):进喜!肖支书,我是一名党

员,虽然对咱们井队上319号井位有不同意见,但既然组织决定咧,我

个人服从组织!—— 同意上!

王进喜(握手):好!同志们!——马上出发!(挥手)

众 (合):——出发!

(合唱) 满怀豪情立壮志,

勇攀高峰不等闲!

【众造型,切光。

何奇:大型秦腔戏曲巜铁人王进喜》第一、三场

何奇(敦煌何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自1983年历任县文化局副局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地方志编委会总编等。1984年选为酒泉地区第一届作协副主席,现为中国金融文联委员,中国金融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酒泉市铁人精神研究会理事。

先后出版发表长篇小说《移民荒原的上海女人》《危险恋人》《拂晓前的马蹄声》《走出硝烟的将军》《走进敦煌的魔鬼》《敦煌黑客》《敦煌镖女》《最后一个魔鬼》《9.25前夜》等。中短篇小说《哦,坦荡的戈壁》《西去的骆驼客》《白狐》等50余篇。剧本《驼背银行》《婚礼之前》《 百合花开 》等14部,发表影视剧本《喋血敦煌佛》《黄土地上的女人》《水月敦煌》《最后一个哈萨克部落》等。出版史志类著作《甘肃哈萨克族》巜百年酒泉》等6部,各类文字约600多万字。小说《黑谷》1992年获甘肃优秀小说奖;诗歌《维纳斯的美发不再是梦》1994年获《诗刊》和《中国保险》杂志“全国优秀诗歌奖”。长篇小说《移民荒原的上海女人》2015年获第五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电视剧本《喋血敦煌佛》和电影剧本《黄土地上的女人》分别获《金融文学》2012年和2013年优秀剧本奖,巜水月敦煌》获甘肃省西部影视优秀剧本奖;大型话剧《驼背银行》获第三届中国金融文学奖;2018年获第五届全国金融戏剧比赛最佳编剧奖。一人承担编写的《阿克塞县志》,1993年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后,被专家学者誉之为开创了全国“一手成志”的先河,先后两次被评为全省修志先进个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