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西医学之比较

(2009-09-04 18:37:14)
标签:

贝米的翻译

健康

分类: 英译中–医学

中西医学之比较中西医学之比较

 

翻译:贝米, 本文经原作者同意可以发表在我的博客

原作者:阿尔·斯通(Al Stone, L.AC., DAOM),一位精通中药和针灸的中医师,甘草堂主,执业于美国加州 桑塔·莫尼卡.

 

有没有看过这张两个剪影互相对看的图片?你一瞬间看见两张脸,过一会却看见一只花瓶。谁对谁错呢?其实这只是你的知觉,或者说是你的大脑对视觉信号所作的联接而已。

 

这个比方所反映的就是西方医学与中医或东方医学之间的差别。要诊断一位双手发颤的病人,西医可能要做各种测试来试图判断是不是脑部出现了问题,并将引发帕金森症。西医也许还会以脊柱检查的方式来解释神经肌肉方面的问题,脑部受损的情况则需要做一个核磁共振来确诊。但是,中医可以马上认识其根结之所在,此病症往往由内风震荡经络所引起。下一步就是判断是什么引起了内风,其因素可能是气血和津液诸虚,也可能由高烧引起。中医会望舌,以舌的形状和颜色来断定到底是何种虚证。中医还会切按病人的脉搏,以此来诊察出具体的脉证,并以此来作出具有个体性的包括外部症状和内在原因的诊断。

 

对同一个病人的症状和表征,中西医用了完全不同的方式来组织和处理所收集到的信息。

 

中西医拥有各自的方法体系,其理论和疗效方面的浩繁信息都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不论是西医还是中医都有各自应有的地位。有一部分人认为,西医最善于处理意外事故和治疗急性病,而中医则在慢性病治疗和预防性治疗方面更胜一筹。

 

中医的一个核心概念是一种叫做“气”的内在物质,而对这种认识今天的科学界接受起来仍然感到十分困难。在西方人们可能称之为生物电能。没有人可以在显微镜下观测到气。也没有任何一种仪器可以证明气的存在。气是不能从物质中被分离出来的。这不是说人们不能感受到或看见气,然而气是直观式的人体特性,由中医的践行者们在历史悠久的医学实践中发展出来。许多西方人也能感觉到这种气的能量。武术家们常常感受到来自手掌心的一股热流,或是一股在体内移动的温暖体液。正如在山间空气中存在的一种无形的物质,只要吸上一口就能使头脑清醒过来。

 

针灸学寻求在气这一层面上处理健康问题。在人体中存在着气的通路。这些通路被统称为经络或经路。把针灸针插入这些经络可以影响到气向内脏的流动。针灸作用于内脏的结构及其功能。针灸还可以作用于某一确定的疼痛区域,而疼痛有时不一定与任何内在疾病相关。以运动损伤为例,当针被插入被撕裂的筋腱或过度抽紧的肌肉周围区域将会增强气向该区域的流动,疼痛得以缓解并因此而加速了愈合的过程。

 

中西医学的另一个差别在于中医从阳治理而西医从阴治理。宇宙中的一切存在可以用阴阳的概念加以归类。阴阳这一哲学性思维是中医的基石之一。阴阳二字在中文里的意义,在字面上指的是山的朝阳的一面和朝阴的一面。阴是万物中柔的性质,而阳则是刚的性质。

 

 

被动

主动

黑暗

光明

 

 

在西医中的运用 

骨骼构造

生理功能

 

 

 

在中医中的运用

 

气或者能量

 

 

 

从一般意义上来说,西医作用于身体里属阴的方面,即身体的物质,细胞及其化学结构。中医更多的作用于使细胞活动的能量。

 

西医学倾向于诊察和治疗疾病状态作用于身体之后所产生的果效。而中医学则诊断和治疗造成疾病状态的能量。

 

西方文明的起源地,古希腊的医学与中医学非常相似,其相似处在于当时的医学用类比自然界现象的方法来观察人体,今日的中医学仍然保持这一传统。但是随着显微镜的发明和细胞的发现,西医学转变成以极其物质主义的方法来研究人体。

 

当我使用“物质主义的”一词,我所指的不是对金钱物质的病态欲望,而是指只看到物质形态的人体存在。这种观点认为,如果一个东西不能在显微镜下被接触或到被观察,或者不能在化学结构上被认识的话,那么这个东西就不是真正的存在。这就是物质主义。在中医上,物质归属于阴的范畴。

 

而中医作用于人体内的阳的方面。换一种说法,也就是说中医治疗人体的气或者能量。中医认为阴阳总是互相维系着。作用于阴最终将对阳产生影响,反之亦然。如果我们认为人的体液诸如血液是属阴,血是一种有形的物质,而气是阳,那么中医经典所说“血为气之母,气为血之帅”就是完全正确的。

 

通过作用于气,使与血有关的病理状态得到调整。从中医的观点看,这是一种相对西医来说更深层次和更加有机的医疗方法。中西医两大方法体系最大不同之处正体现于是作用于人体的能量还是作用于人体的物质。

 

目前在西方,人们作了大量的有关针灸疗效,中药乃至诸如气功的科学研究。基于一个简单的事实,本文的作者认为,大多数的此类研究都提交了错误的报告,那是因为这些研究只从物质主义的“阴”的一面来衡量人体对东方医学的反应。记录下这些反应并称之为科学知识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把对东方医学的认识局限于这些研究的发现则具有误导性。

 

我看到很多研究者不是从东方医学的观点来研究草药或针灸所起到的治疗作用,而是从西医学的观点来看是它们是如何“真正的”起到作用的。

 

如果我们进行一次针灸治疗,计好只运用纯粹的激发人体内部气的方法,许多不寻常的疼痛都将得到减轻。而西医式的研究则试图决定到底是什么解除了疼痛,他们总是试图查找神经系统里被释放的内啡肽,一种人体天然止痛剂。他们甚至能在血液里发现此类止痛物质的大量存在,正好确认这就是针灸“真正地”作用方式,但从中医学的观点看这只是人体对“真正地”作用方式所产生的反应而已。这就是阳对阴起主导作用的原理。“真正地”发生过的是气能量不能顺畅地流动,而现在被激发后又能够畅通无阻了。但是,这样的原理却从来没有被认识到,没有被研究过。我认为这真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

 

这是由于物质主义的医学方法把许多另类疗法归类为安慰剂效应,或者认为症状得到缓解只是由于病人的心理作用的结果。

 

并且这种方法论使得很多非常真实的疾病不能被西医所认识。比如慢性疲劳综合症,肠易激综合征,纤维肌痛,这只是其中几个被西医认为是“先天敏感性”的常见病症,换句话说就是原因不明的病症。在中医里,其原因是非常简单的,即气能量的淤滞,通常由于少数几种因素所造成。

 

事实上,无论症状如何变化,其原因都不是物质性的。对于某些身体的化学变化以及相关的功能活动,西医学是能够观察并给予度量的,但却不能对这些变化进行治疗,因为西医对造成这些变化的原因缺乏认识。从物质主义的角度看,这些症状非常复杂并且互不关联。但是如果参照气能量的概念及其性质加以分析,所有的情况都迎刃而解了。

 

当阅读关于中医的研究报告,我请求大家记住一个前提,对气能量的流动进行调节产生了气的变化,气的变化进一步诱导身体产生相应的变化,而这些研究仅仅测量了身体对气的变化做出的变化的物理反应而已。

 

在本文结束之前,本文作者热忱地欢迎那些西医生出于真诚的态度而对他们的病人开始采用针灸治疗。同时也提请这些医生和他们的病人都注意到一点,那就是要明白忍受针刺治疗的皮肉之苦来解除痛症仅仅只是中医治病方法的一点皮毛而已。在高兴地看到西医生能够以针灸来解除疼痛的同时,我们也担忧这些医生低估了中医治疗内科疾病或先天敏感性疾病的能力。

 

中医学在治疗内科疾病方面有大量的内容可供西医学借鉴,或许大大超过了被西医界所接受的“控制痛症”的范围。十年前,以针灸治疗来控制肌肉疼痛也曾经被认为是愚蠢的。再过十年,本文作者希望世界对东方医学的博大精深有更高的接受度,而这将是在中医治疗内科疾病的领域。

 

有的国家和地区不允许针灸师执业,对于生活在那里的病人来说,唯有西医生可以做针灸治疗。凡是通过了200小时针灸专科培训的西医生都具备完美的技能以针灸来治疗肌肉疼痛。这真是一件几乎没有任何困难的事情。但对于其他的病症,最好还是寻找受过传统中医理论训练的专业针灸师。很多西医生也都受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那么他们所接受的西医方面的训练就无关紧要了。也许他们能够像擅长于治理你身体的阴那样治理你身体的阳。

 

如果你所在州的法律不允许针灸师开业的话,那么最好尝试寻找教授中国武术的学校,那些精通功夫,太极或其他武术的教师们往往认识一些“地下”针灸师。虽然存在一些法律上的问题,但是疼痛完全足以促使人病急投医。也许将来针灸和中医在每一个地方都能得到更好的接受并可以合法执业。

 

译于2009-7,定稿2009-9-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一段散文翻译
后一篇:香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段散文翻译
    后一篇 >香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