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雪开心帆
香雪开心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85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夏温颜(连载)1

(2013-11-16 18:25:59)
标签:

姐妹

冬天

文化

夏天

分类: 小说
                              冬夏温颜
                                  杨舒淇
                   (一)
    
    午后的风……一直都这么温暖吗?
    我站在楼下,轻轻拍着我的篮球。随着篮球的弹起与掉落,我的思绪也在上下起伏着。
    这枚篮球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是姐姐送给我唯一的礼物。它很美,是极耀眼的荧光橙,隐隐约约透出一丝晶莹。不管在哪,都一直一直格外刺目。篮球是三年前姐姐送我的,当时的情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那天给我的印象如此深刻,三年了的记忆到现在依然清晰。
    正值除夕,一个放鞭炮、挂灯笼,团圆的日子,外面刮着大风,我们姐妹俩早早地起来,拿着压岁钱分头去采购。爸妈带着年货先去了奶奶家,而等我们满脸通红地碰面时已是下午3点多钟了。我们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裹着几层厚厚的棉袄坐在出租车上赶去奶奶家。我看着窗外的景色,人们穿着新衣,来来往往,放鞭炮的人络绎不绝。
    突然,姐姐说要送我个礼物,便摊开了我的手掌。明明是冬天,可姐姐的手掌依然那么温暖那么细腻,我情不自禁地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她愣住,疑惑地看向我,随后却又笑着抱住了我。只是那时我还没有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她的笑容,感受她手心的余温。
    姐姐随后拿出了一张精致的手帕,轻轻蒙住了我的眼睛。我张开双手,却感到手上多出了一份重量。我一摸,是个大盒子,便摸着将盒子揭开。拿开手帕,大喜过望,满眼是炫目的火光,仔细一看,精致而美丽的篮球,瞬间勾走了我所有心神。姐姐说,为了买这个球,她跑遍了很多地方。我听着,默不作声,复杂的情绪在心中酝酿翻滚。我刚想开口道声谢谢,一场铺天盖地的噩梦便席卷了我们的整个世界。
    冰雪之际,路面很滑。司机拐弯的时候正和女朋友通电话,视线的死角是他没有注意到后面行驶的货车。货车在不停的按喇叭,却刹不住车,出租车司机慌了,本能地开始左转弯,那直接被撞的就是坐在右边的我。我看着货车的逼近,突然真切的感受到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那短短的几秒钟,一股浓重的无助蔓延过我的全身,我无力地靠在后座,努力地睁开眼睛看着我生命里最后的景色。可就在这最后的时刻,姐姐做出了一件事。
    姐姐突然快速地从我身上爬了过去,把我用力挤向左边,然后用手擦掉我脸上的泪水。而我失去知觉前最后看到的,就是她悲伤而绝望的瞳仁。
    飘逸的雪花,漫天飞舞,马路上只留有残破的躯壳,被鲜血所染红的白雪,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只是那样美丽的风景,却融入了一片复杂的悲情,埋葬了一条无力挣扎的生命。
    就在那样彻骨冰寒的大雪中,我和姐姐从此便被一条看不见的屏障相隔在世界的两端,明明如此想念,却注定不能相见。
    就像我驾着小舟徘徊在无边的大海,却永远看不见这深海中存在着一条无形的彼岸。
    那样美好喜庆的日子里,我和姐姐却躺在不同的病床上,我在等待做我第二次的心脏移植术,而姐姐,却已永恒地被埋进了那场大雪。
    姐姐,你说过,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若离,也要长眠冰雪,如同天使一般沉睡。现在,这愿望真的实现了,却成真的太早太早。
    那场车祸,我几乎要被刺穿,医生从我的身体里找出了12片器械残片。再加上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25天之后了。这25天里,我做了3场手术,每个手术都可能直接把我甩进死亡的深渊。医生说,我活下来真是个奇迹,是上天给我的奇迹。我听着如此话语,仿佛在听一场莫大的讽刺。
    是啊,这真的是个奇迹,而且奇的太离谱。我活着的意义在哪里,我活着的用处在哪里。
    呵呵,上天,我真是谢谢你的奇迹了。你伟大的奇迹让我承受这么多的悲伤与折磨,让我醒来后的每一天都如同一只被断手断脚扔在水里的蚂蚁,让我每动一下都能感受到什么叫被从中间活活撕裂的疼痛,让我每吸一口气都能感受到周围无处不在的血腥,让我每咳嗽一声就不能停直到咳的痛苦不堪疼的撕心裂肺,让我时常昏迷时常失眠还不时出现各种可怕的幻觉,让我内心压抑、难受、恐惧到开始自我心理折磨,却还依然不肯让我摆脱这尘世的牵绊。
    是不是姐姐的死去,换来我的重生,但那重生却扭曲到成了一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
    我醒来的时候,姐姐就盖着白布躺在我旁边的床上。医生说她是当场死亡,准确来说是在被撞后23分时停止了呼吸。我从没想过,那样红火的除夕,却从此成了她的忌日。她做的那件事给我的印象极其深刻,使我一度以为这事只是刚发生不久而已。也许这是一个人在这种高危状态下超脱理智的举动,只是后来我才理解,姐姐在最危难的时刻把活下来的机会留给了我,自己则决绝地选择了死亡。她知道也许我们两个都不能活,但她还是选用了对我尝试性地拯救,这是她保护妹妹的最后一种方式。可她被货车直接命中后那么久才离去,那姐姐的求生欲望该有多么多么强烈!天啊!姐姐!你难道不知道,你就算当时先用刀子捅了自己一下,凭你的信念与坚持,凭你正常人的体力与体格,活下来或者受轻伤的概率都比我大不知道多少倍吗!你为什么要把活着的机会留给我呢?
    一滴眼泪从我的眼角滴落下去,在床单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透明的圆圈。接着,更多的眼泪开始拼命地往下淌。我吃力地侧过头看着她,我几乎能看见当时她流的血已经把床单浸透。我几乎是用了所有的力气伸出去手,手落在她枕上,却迟迟不敢揭开那白色的布,因为我害怕看到我的姐姐血肉模糊。我想我永远都没有勇气去揭开那白布了。其实我还在暗暗庆幸自己当时失去了知觉,即使这样痛着,也比置身事外亲眼看着她死于当场要好吧。此时,漫天漫地都被白雪所覆盖,整个世界都如此安静与冰冷,正如同现在的姐姐。我紧紧握住她的手,却感受不到她的体温。我狠狠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声嘶力竭。爸爸在姐姐身边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他的眉毛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可见表面强装冷静却不知心里有多么焦虑难受。而那张写满了世事沧桑的脸上又添了几分忧愁,更显苍老。妈妈扑在我的床边小声地抽泣着,那布满了皱纹的枯黄的脸颊上不复以往的美丽和温柔,能看见的只有悲伤和无助。而奶奶现在则因为受到刺激而昏迷,正在隔间病房里。
    真是天意弄人。让一个好好的家庭支离破碎。
    上天无情啊。我的难过最后变成了无声的苦笑,我动了动喉咙,想说些什么,肿胀的喉咙却发出了些古怪而嘶哑的声音。我眨了眨一夜未合的眼皮,看着妈妈憔悴的容颜,语调低沉地勉强开口:妈,你说姐姐去哪了?
    妈妈红肿着眼,抚摸着我的脸颊,力度轻得好像空气,她看向那冰冷的病床上没有温度的人儿,轻轻呢喃:是她一直想去的地方吧。她回去了,她的家乡。
    我微微点了点头,姐姐的家乡,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家乡,我知道,她一定是去了那大雪纷飞之上永恒的天国。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