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信以为真的神枪手
信以为真的神枪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852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展望虎年的五月:《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的蚁族们

(2010-02-26 01:24:23)
标签:

五月天

阿信

虎年

蚁族

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

分类: 給我(扯)一首歌的時間

展望虎年的五月:《生存以上 <wbr>生活以下》的蚁族们

蚁族?

这是我最近一直在研究的“新词汇”

因为非常的有趣:P

看了一大堆的解释后,总结就是百科所诠释的:

“80后”一个鲜为人知的庞大群体——“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指的是毕业后无法找到工作或工作收入很低而聚居在城乡结合部的大学生。“蚁族”,是对“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典型概括。他们是有如蚂蚁般的“弱小强者”,他们是鲜为人知的庞大群体。

 

天呐,为什么越解释感觉越是“混乱”展望虎年的五月:《生存以上 <wbr>生活以下》的蚁族们

难道没有更“言简意赅”;直截了当;一概而论的诠释么?!!!

“蚁族”不就是08年底时五月天《后青春期的诗》里的那首《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的“小愤青”么!!!

 

老实说,每次听歌时会不经意的跳过这首《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

因为“实话实说”的歌词彻底浇灭了活在当下的那群“出生不怕牛犊”的高校应届毕业生的热情

虽然我不认为如今赫赫有名的五月天还过着《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的生活

但是我会相信并不是一步登天的五月天,曾经也一定有着《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的窘境过

 

蚁族,既然是一个“族群”,那一定隐含着一种“团结性”的萌芽

或许过不了多久,又会有一场“划时代的革命”会诞生

一只蚂蚁的力量肯定是不堪一击

但是一群蚂蚁聚集在一起的话,说不定能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来

 

团结的蚂蚁群可以举起啤酒瓶的话

睿智的蚁族们也能推动中国更上一层楼

 

为什么社会不多给“蚁族们”机会与鼓励?

增强这“第四弱势群体”的自信心与对未来的憧憬

说不定下一个将中国推向立于世界顶峰的就是被瞧不起的“蚁族们”!!!

BY A(阿) 信以为真的神枪手

 

展望虎年的五月:《生存以上 <wbr>生活以下》的蚁族们

 《生存以上生活以下》五月天 

     连刷牙 也照著节奏 冲了马桶 洗了脸上的疲惫泡沫

  没有梦昨夜没有梦镜子里的陌生人已经不再做梦

  上课钟变成打卡钟单行道般的人生流失在车阵中

  进行曲规律的平庸活的像是一句标语压韵而服从

  午餐是随便还是都好还是跟你一样的任何一种

  奇怪呢 很久以前我是很有想法主见心跳很执著

  伤心再也不吹风现在只害怕伤风耽误了谁和谁的要求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看月圆月缺年复一年的经过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怕患得患失错了又错的疼痛终于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著只会呼吸吃饭喝水的生活

  小时候只要看天空枕著白云就觉得全世界都拥有

  长大了拥有的更多为何感觉到越来越匮乏越贫穷

  那一年只追逐自由现在只能追逐著涨不停的石油

  是不是地壳又震动要从家里震落才悔恨这样生活

  生活的 反面会是死去还是这般生存不再有冲动

  闭上眼 就能感觉生命正在一分一秒飞奔远离我

  还不如一只昆虫至少能破茧展翅飞向那被夺走的天空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看月圆月缺年复一年的经过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怕患得患失错了又错的疼痛终于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著只会呼吸吃饭喝水的生活

  一年有 三百六十五个日子五十二万五千多分钟

  一生有 三十四亿五千六百七十八万九千下脉搏

  为爱而出生之后生命要怎么挥霍直到我化成烟的时候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看月圆月缺年复一年的经过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怕患得患失错了又错的疼痛终于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著只会呼吸吃饭喝水的生活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看月圆月缺年复一年的经过曾经我也那么独一无二

  怕潮起潮落怕患得患失错了又错的疼痛终于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著只会呼吸吃饭喝水的生活

  连刷牙也照著节奏然后设定了明天六点半的闹钟 

 展望虎年的五月:《生存以上 <wbr>生活以下》的蚁族们
摘自《今夜谭》

展望虎年 600万大学生面临毕业就业现象
Spring is the busy season for college graduates in search of a job. University graduates were once considered China's elite, but now the humble living conditions of those degree holders are reducing them to the state of the Ant Tribe. The term comes from sociologist Lian Si's popular selling book and is now synonymous to young graduates sharing cheap apartments and barely making ends meet in the big cities. 

A typical ant was born in 1980s. He or she would take a job that pays less than 2000 yuan a month, live in a shared 350 yuan apartment and spend over two hours a day traveling to and from work. No one knows exactly how many young graduates live a life like this in China's big cities. But Lian Si estimated that there are about 100,000 ants in Beijing and a similar number in Shanghai, Wuhan, Guangzhou and Xi'an.

So what's behind the phenomenon, and how does it reflect on contemporary Chinese society at large?  Today Mr. Chen Min, Vice President of China International Intellectech Corporation (CIIC) HR Management Consulting, joins us on the Spotlight. Chen Min has ten years of experience in management and human resource.

 

春季是大学毕业生求职的热门时期。大学生曾经被认为是中国的精英,但是简陋的生活环境却迫使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学子过着“蚁族”一样的生活。“蚁族”这个词汇来自社会学家廉思的畅销书《蚁族》,现在书中的内容正反映着年轻毕业生在大城市里合租便宜的公寓,过着捉襟见肘,入不敷出的生活状态。典型的蚁族出生于80年代。他们有工作,但是月收入少于2000元;他们与人合住在350元的公寓中,每天花两个小时在上班来回的路上。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年轻毕业生在中国的大城市里过着这样的生活。但是据廉思估计,在北京约有10万,而上海、武汉、广州和西安也有同样数量蚁族存在。

那么现象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又是如何反映当代中国社会的一般问题的?本期节目我们有幸邀请到中国国际技术智力合作公司人力资源管理咨询 副总裁陈先生。他在管理和人力资源方面有着十年的经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