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木
林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168
  • 关注人气: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芷馨恋语]消失在天台上的人(一)。

(2014-02-22 22:46:51)
标签:

手指

肩膀上

处境

白色

真想

分类: 原创小说

                                         消失在天台上的人

                                                     文/林木

一、

 

夏天,骄阳似火,蝉在树间“伏天儿,伏天儿......鸣唱不停天空呈现出一片瓦蓝,抬头望去,你会觉得自己仿佛只是浩瀚宇宙里的一粒尘埃,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


    那是二零零一年夏天


 夕阳把二中的围墙和教学楼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操场边上的桂树和杉树的树冠也被染成了铜色。枝叶间依旧飘荡着知了断断续续的鸣叫。

此时,教学楼的天台上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少年留着一头短短的头发,简洁而阳光。他的后背上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上身穿一件蓝色的校服,宽松的衣服和裤子被迎面吹来的风吹得向后胀起。他就是落尘。

这是星期五的下午,落尘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急于去食堂打饭或回到宿舍整理行李回家。他爬到了教学楼的楼顶,一个人孤立地站在天台上,那么的安静,那么的淡定。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他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仰着头,天空有银白色的蘑菇云翻滚而过,淡淡的暗影在地上缓慢地移动。

 

他已经习惯了生活的孤独。他被贫困、寒酸的气息所困扰。

 

落尘不喜欢说太多的话,也不喜欢跟同学有过多的来往。他常常一个人行走在校园。其实,落尘刚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他并不是这个样子,他信心满满,也喜欢与人交流,从中获得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可现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和谐与美好。班上的同学都觉得,他是乡下来的,穿着朴实,却摆着一副自视清高的样子。他们对他的歧视,更多原因是因为他来自穷乡僻壤的农村,对什么都觉得新鲜,整天问些简单而可笑的问题。比如什么是电脑。什么是摩天轮。

 

他在楼顶足足站了半个小时。由于长时间的仰视,他感觉脖颈酸痛,眼睛疲惫。他将头垂了下来,夕阳开始西下,白色的教学楼在夕阳的残照中显现出一种温暖的桔色。 他依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待了好一会儿,但从他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眼睛直视的远处是隐约可见的亭子和万古不变的平静山峰。亭子坐立在山腰,两侧是密密麻麻的灌木。最后他将目光停留在了山顶上挺立着的几株低矮雪松。它们和他有着相似的命运,在艰苦的处境中力争向上。

 

远处的雪松,让他内心温暖。这象是黑暗中的雷电一样,一种新的启迪骤然清晰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他是他们村里唯一一个考起省级示范性高中的人,村里人都他将来一定有出息,他是村里人的好榜样。在村里他是第一,但在这里他只是前十。他呆呆地看着远处的雪松,突然想起了达尔文的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句话是他上初中生物课上学到的,此时又被他重新想起。于是自言自语地说,我要加倍努力的学习,争取名列前茅。落尘,加油。我得行动起来。他对自己的软弱无能十分恼火,真想振臂高呼,表明自己并非是沉默在山顶中的雪松,自己有能力拔开包围着自己的浓云。他觉得非找个人说说不行,非得把自己的激情暴露无遗不行。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母亲。他放下了背肩膀上的书包,然后从书包里的一本日记本里翻出了一张照片。是一张黑白照片,上面是一个身穿花布衬衣的女人,她看上去很年轻,三十来岁的样子,嘴唇紧闭,神色坚定,由于时间和磨损的关系脸部变得有些模糊,只有那双黑色的眼睛依然明亮。他用袖子抹去了照片上面的细小灰尘,然后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嘴唇颤抖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二、

 

时间像往常一样平淡无奇地流淌着。落尘依然过着宿舍,食堂,学校三点一式的生活方式。嘴里不时还说着莎士比亚的名言: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所以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周末也很少回家,因为他要用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和向老师请教。城里的孩子大多参加得有课外辅导和培训班。音乐,美术,舞蹈……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是不喜欢,但没有钱,一切都是天方夜谭,没有那个老师会免费教他的。除了学习,他还能做什么呢。家庭的背景,已经替他做了选择。早上有新英语单词和古文要背诵。晚上有堆积成山的数学题等着去解析。一天下来身心疲惫。他仍要坚持着,忍受着,等待着。时间在这样的行进里慢悠悠的流逝着,终于迎来了期中测试。他的付出有了回报,各科成绩突飞猛进。特别是英语从原来的六十分增加到了九十分。

 

然而高兴只是暂时的,随后他阴沉着一张脸,感到心情烦躁。这一方面来自枯燥的学习模式,另一方面来自高考的压力。身处千军万马之中,难免感到前途模糊,挑战比比皆是,但是他要独自勇敢的面对这一切。好在在恐惧和寂寞来临的时候,一直有音乐陪伴着他,温暖着他。夜晚,宿舍外面万籁俱静,他斜靠在床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时宿舍外面人行道上的两盏路灯已亮了起来,乳白色的光线洞察着一切寂静,宿舍墙上粗糙的砖头也被照得雪亮。他放下了手里的书本和笔,在耳朵上轻轻地戴上那对黑色的耳机,然后站在窗前或者躺在床上,静静的听它。他喜欢听王菲的《红豆》——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落尘觉得王菲其实长的并不漂亮,但是她的声音是美的。毋庸置疑,她的孤独也是美的。带有一种内心深处的绮丽的忧郁。但他更喜欢听朴树的《生如夏花》,欢快而轻松,激情汹涌。沉淀太久的心情仿佛重获新生

 

夏尘轩,  夏尘轩,突然楼下传来了一个女生的声音,打断了落尘的沉思。  他向窗口匆匆瞥了一眼, 那位悠闲而略带自豪的女生站在窗外仰着头,正朝落尘的方向看过来。她的面色惨白,长长的睫毛象麦芒一样。她的话音弱如游丝,却将落尘震得目瞪口呆。落尘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夜晚听到这样的声音,他悄悄盯着别人,端详别人,这么晚了,他们还出去干什么了,他的心底浮出了一个谜团。就在他正在心里搜寻答案的时候,对方投来了责备的目光。那人横了他一限,尖利的目光似乎告诉落尘,他不应当那样盯着别人。落尘慌忙望着窗外,将目光收了回来。

 

楼上似乎并没有人回应,四周回复了之前的寂静,当落尘再一次悄悄将目光移向窗外时,女孩消失不见了。这让他有些怅然若失,他躺在床上,从来没有觉得如此不想入睡。他看了看表,差十分十点。打开窗户,深深地呼吸着夏天凉爽而干燥的清新空气。十一点的时候,保安掐断了电源,校园和宿舍陷入了一片黑暗,窗户像一双盲目的眼睛,只有眼眶,没有眼珠。星星在天空微微地眨着眼睛,那么天真纯洁,全然不顾人世间的痛苦与欢乐。呃,她现在何处呢?也醒着么?他无从得知。一种新的困惑正悄悄地在他心里静静地弥漫开来,等待着早晨的太阳升起。

 

 

 三、

 

    昨天的事还未来得及想明白,新的一天又来了。

 

晨曦中,天和地都是灰色的,教学楼也是灰色的。这时,路灯亮了起来,路旁的树木苍黑,花坛里的芳草青青,被路灯照住的一部分发着墨绿的光。

 

几经岁月摧残摧残的教学楼,在路灯的照射下形成一片斑驳的杂色,融汇在灰蒙蒙的暮色里。

 

落尘起床的时候看了一下床头的闹钟,刚好六点。他呆呆地坐在床上,像是还没有彻底从睡梦中清醒过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将那件蓝了的校服和裤子迅速的穿在了身上,然后将被子叠成一块豆腐的形状。其实他并没有那么讲究,但迫于老师的检查,即使千个不愿意,他也只好就做。被子整理好以后,他才松了一口气,懒洋洋地从床头的梯子上爬了下来,然后有气无力的弯下腰去从床下面拿出一个盆子,然后朝门外走去。盆子里面有一只蓝色的口缸和一块米黄色的洗脸帕。口缸里睡着一支牙膏和牙刷。

 

高中很苦,老师每一天讲的课程都足够你拼命的消化。如果你不适应高中的紧张节奏,不适应的住校生活,那,就更惨。尤其是在二中。因为是省重点,教学质量声名在外,所以除了落尘这些正常考的学生外,还有一部分特招生特招生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学习成绩不好,家里通过层层关系进入的;另一种是学习成绩太好,学校通过总总诱惑的条件请进来的。面对这样的格局,他不敢放松。

 

洗漱完毕后,他从靠窗的书桌上拿了一本英语课本,便匆匆地走出了宿舍楼,经过女生宿舍楼的铁门,经过教学楼路灯,然后向操场走去。火红的太阳开始校园前面连绵起伏的银灰色山头上冉冉升起,操场幽静早起的人们偶尔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看书的,跑步的,端着早点的......他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而人们不熟悉他,谁也没有认真看他一眼。

 

他捧着课本,在操场上来回的走,来回的朗诵同一个单词。Adolescence......

 

青春,什么是青春呢?他止住了脚步,这个单词将他带入了深思。

 

我还青春么。苦闷,不安,恐惧在渐渐地将我的锐气和斗志消失殆尽,这一切宛如潮水一般慢慢从我的脚裸覆盖头顶。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他经常在夜晚梦到自己在背英语单词,背古文,解数学题。他很害怕这种紧迫的状态,像一块巨石压在心口之上。落尘,你绝不能懦弱,你绝不能被自己挫败,你一定能挺过去的,加油。他在心里默默地喊。

 

时间是一只永远在飞翔的鸟。此时,天空湛蓝、柔和。空气是那样洁净,那样沁人肺腑,象柠檬汁一样清凉爽口。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像一只寂寞的鸟,谁也不知道它在想什么。他突然有种想飞的感觉,像鸟一样的展翅飞翔,飞过高山,飞过海洋,飞过茫茫的青春。


四、                                                


    夏天的风里卷裹着一些树叶,枯黄的树叶没有直接坠落下去,被风吹到了更高的天上。


早晨早读课上,教室里一片混乱,有的大声朗读古文,有的大声朗读英语课文,有的在背英语单词,有的扑在桌上呼呼大睡。


高中每天都有一大堆英语单词要默写,而且还要记一大堆的笔记,在晚自习的时候慢慢消化。每天摆在面前的都是题海,时间越发的紧张枯燥的生活像时钟的指针,如此周而复始的重复着。


    落尘也因为昨晚没睡好的缘故,眼皮不断地往下坠,他的头也不听使唤的往下坠,但又迅速的直了起来。当他想放弃挣扎,想靠在桌子上睡一会儿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曾在天台上对自己和母亲说的那些话。死去的人是活着的人的记忆,她给了他动力的支撑落尘经常把母亲的照片带在身边仿佛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只是出了一趟远门而已为了母亲,为了自己,他必须正坐起来。于是他用牙齿狠狠地往自己的手背上咬了一口,两排整齐的牙齿印在手背上围成了一个有缺口的椭圆。疼痛使他回到了清醒的状态。


      这时,教师外面晃过了一个男子的身影,从窗子里可以看到男子戴一副眼镜,手里捧着一本蓝色的册子。老师来了,扑在桌子上的人在同桌人的摇晃下,眯着眼睛,很不情愿地爬起来,装出一副沉思的样子。

      这并没有打断同学们激情高昂的朗读课文,不一会儿,这名男子推门走了进来,他站在门口,看了看下面学生没有说话,在大声朗读的同学在他的扫射下前前后后的停了下来。男子压低声音问,高一一班,人到齐了没有。这时有个扎辫子的女生站了起来说,高一一班,应到五十六,实到五十六。黑瘦的男子面无表情地在册子上写了些什么,然后又匆匆地走了出去。


      在语文课上,数学课上,化学课上,他不时地打了几个哈欠,但一天的课程总算结束了,他坚持了下来。

 

下午放学的时候,天空暗了下来,知了仍在悠然得鸣唱,但中午的炎热已经消退。但这一天并未真正的结束,因为晚上还有一节晚自习。同学们一窝蜂的往学校食堂的方向跑,有的手里拿着饭盒,有的手里拿着一本书,有的手空着。落尘因为自己战胜了疲惫而高兴,但一想起还有一节晚自习他的脸上顿时又罩上了阴云,他放学去食堂的路上的好兴致全被破坏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得先去食堂填饱自己的肚子。


落尘穿过走廊的过道,经过操场的时候闻到了沁人心脾的桂花的清香,这让他的心情舒缓不少。小小的花瓣,星星似的缀于树叶之间,但它所散发出来的香味远远不压于其他花种。这使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宋代诗人李清照的那首《鹧鹄天.桂花》——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微笑着消失在了操场。


其实整年里,最让人记忆深刻的不是很么狗屁诗歌,诗歌对他来说并没有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只是为了应付考试罢了。让他记忆深刻的那部《飞屋历险记》的片子片子讲了主人翁Carl与Ellie被南美的那个名叫“paradise fall”的瀑布魂牵梦萦,于是他们决定一天天的往容器里存钱,积攒旅费以完成童年的梦想。可是,生活毕竟不是天天祥和与顺心,总是充满着未知和意外,车子爆胎,骨折住院,被大树压垮房子,面对种种突如而来的变故,容器只能一次次的被打碎挪为他用重头再来。可即便如此,又能怎样,每一个硬币投入锃亮的容器,都寄托着希望和未来,当容器渐渐变满,空气带着幸福的气息渐渐的溢出弥漫,哪怕不得已奋力打碎,瞬时散发的同样是幸福的气息。渴望为人父母的他们毫无结果,却依旧能并排而坐静静看书,执子之手,相濡以沫幸福的在云朵形状的变换里日复一日在小山坡上看暖霞西下......

    爱上一种东西,自愿用心血去研究它,掌握它,并从中得到了快乐,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呼呼,写不动了,精彩待续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