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木
林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310
  • 关注人气: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芷馨恋语]漫长的冬天(六)

(2014-02-18 20:36:49)
标签:

花朵

里都

顾名思

高过一

半边

分类: 原创小说

漫长的冬天(六)

          文/林木

 

    落松站在院子里,看着飘扬的西装,仿佛看到了当年年轻的自己。风吹着他陷入了美好的回忆。
 
    那是六月末的一天,空气宜人,天气暖洋洋的。葱绿的树木遮住了房屋的墙壁。蔚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落松清楚的记得自己当初迎娶王凤霞却是在一个有雾的早晨。迎亲队伍排成一字形,走在弯曲的道路上,落松骑着一匹白色的马走在最前面,马被一个身穿黄色衣服的人牵着。跟在马后面的是一顶红色花轿,花桥由四个人抬着。花桥的两侧是两个吹手,双手抓着喇叭筒子,吹着响亮的调子。刚从云雾里跳跃出来的红太阳照耀着他们,被太阳照射的半边脸呈现出红色,没被太阳照射的另外半边脸呈现出绿色。迎亲队伍缓慢地移动着,迷雾把他们团团裹住,以致相互觉得对方好似在昏天暗地之中移动的幽灵。喇叭在这样一个阴森森的寂静的清晨节奏显得更加分明,声音也更加清脆入耳。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应该风轻云淡,这样的天气让落松有些不安起来,心里冒出一种不祥的预感。队伍继续向北走着,雾终于在太阳和微风里慢慢散去。落松骑在马的背上,看见了前方的村庄,村庄朴素而干净,四面被山环抱着,像一个婴儿清晨睡在母亲的怀里,安静而祥和。迎亲队伍在向王家村慢慢靠近,村庄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简易的建筑、小径、池塘、石板桥和古老的大树。池塘边两棵显然是百年遗存的大树,虽只两棵,却足以支撑起整个池塘的阴凉;秋千在树下,由一块陈旧的木板和两根绳子组成。一群小孩正在那里嬉耍,一个小女孩坐在秋千上,被后面一个小男孩推着,荡过去就是水面,小女孩象朝阳一样放射出美丽的光彩,象黑色的蛹虫长出了翅膀,任意飞翔。
 
    王凤霞的家坐落的村子的东边,落松远远地看到了从王家房子上又粗又短的烟囱,烟囱里正喷着一团团黑色的烟雾,低低地悬在天空,最后同苍茫的天空融合在了一起。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是王凤霞家了,落松微微的笑了笑说,赶快,赶快吹起来。吹手从腰间掏出墨绿色的壶来抿了一口酒,又一次双手攥起了喇叭筒子,仰着头吹了起来。落松又叫人燃起了炮竹。欢快的喇叭声和炮竹声一阵高过一阵的在空气里漂浮着,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这声音像是当年八路军和日本人拼杀后吹起的胜利号角。
 
    “哦,新郎官来了”,一群孩子争先恐后的向迎亲队伍涌了过来。孩子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以及对未知领域的探索。就像是遇到某道算术题,他们迫切的想知道答案。他们想知道新郎官长什么样子,跟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他们想知道迎亲队伍里都有些什么人。他们嬉笑着跟在迎亲队伍的后面来到王家的院子,像一群蜜蜂嗡嗡的向着花朵寻去。王家的院子里也燃起了炮竹,院子是敞开着的,四周没有围墙,也没有木栅。院子里摆满了木质的正方形桌子,桌子的四面被长方形的凳子围绕着。院子里热热闹闹,早已座无虚席。此时端坐在自己的闺房里王凤霞听到了屋外的喇叭声,她知道这是迎亲的人来了。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花衣服,两手合放在腿上,头被一块红色的布严严实实的盖着。
 
    落松在院子外面下了马,有人从他手里接过缰绳,把马拴在了一棵树上。抬轿子的人轻轻地将轿子放了下来,耐心的等待在原地。落松缓缓地通过大院在媒人的指引下来到了王家的堂屋,堂屋正前方的墙壁上端正的贴着一张红色的纸,纸成长方形,纸正中央上面用繁体字写着“天地君亲师位”几个大字。这面墙的前面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了丰盛的供品。桌子上的蜡烛正跳跃着明亮的火焰。两个中年男女一言不发的并排端坐在侧面,却不见王凤霞的踪影。落松恭恭敬敬地对着那两个中年男女说了句:小婿见过岳父大人和岳母大人。那对中年男女微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走到家神前面,从桌子跟前拿起了三炷香,然后把香倒立着伸到蜡烛的火焰上方点燃。被点燃的香冒出了薄薄的轻烟,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萦绕在堂屋,他对着家神鞠了三躬,然后将香插在了那个红色的瓶子里。这时王凤霞出来了,她的头上盖着一块红布,被一个人牵着走到那对中年男女身边。顾名思义,那对中年男女就是王凤霞的父母。敬了茶,叩拜万之后,便把王凤霞托付了给落松。落松等这一刻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内心深处像突然迸发出一股神奇的力量,他轻而易举的背起了王凤霞走出了王家大门,将王凤霞送进了轿子。
   
    回想到这里,落松突然有些怅然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真叫人惊讶不已。要是时间能够倒流该多好,这样他就可以回到二十年前,回到那个妩媚的年纪。可他怎么可能回到二十年前呢?二十年前的自己不过十八岁,还是个小伙子,如今已是一家之主。这一切不过是过去,回不去了。他眼中的笑意消失了,思绪开始回到了现实。生活应当是忍受和接受,无论你多么的抱怨和悔恨,生活的洪流依然会滚滚向前,奔向那深不可测的、苦涩的、奥妙无穷的大海。
 
    院子里晾衣绳上的衣服在风的推动下,忽而飘起,忽而垂下来。风吹着他陷入了美好的回忆,又吹着他回到了现实。他像是做了一场悠远而美好的梦,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站在残酷的现实里。
 

 

                                     点击此处阅读上一节    下一节待续。敬请关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