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unnybabbit
runnybabbit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0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瓦拉纳西

(2012-03-07 15:38:29)
标签:

旅行

摄影

印度

瓦拉纳西

旅游

  • 瓦拉纳西

    面向大众的介绍中,她是一座印度教的圣城,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有些是为了在恒河里洗去这一生的罪,有些是在这里等待死神。我来这里,是因为同行旅伴强烈的推荐,于他,一定有一个属于他的难忘的瓦拉纳西影像。而我的瓦拉纳西,也是极其私人的。昏暗,模糊不清。瓦拉纳西于我,飘零着清晨冷雾中祈祷的身影,自我嘲笑着躲避牛粪一个人的跳舞,独自爬到海豚酒店顶层餐厅带wifi的早餐,深夜一个人扛着三脚架的游荡。瓦拉纳西,是一个人的,寂寞的,灰色的。

    灰色的雾,造就了灰色的瓦拉纳西。

    那个奇怪的浓雾弥漫的黎明。

    我叫醒住在一楼的旅馆服务生,他带着一贯礼貌的笑容跑出他的房间,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卷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跑到后院叫醒管钥匙的大叔。我站在院子里等着,清冽的浓雾潮湿的包围着我,周围都是黑色,只有院子外面的路灯发出暗淡的黄色光芒。在这样寒冷的早晨被叫醒,服务生职业的微笑还是挂在脸上。过了一会儿,大叔从后院跑出来,帮我开了门,嘱咐了几句要小心的话,便又回去了。

    又剩下我一个人。

    浓雾把我之外的一切都隔离出去了。旅馆外的牛圈也静悄悄的,那些牛都还在睡觉吧?

    我静悄悄的,小心的,沿着大台阶往下走,台阶上尽是从牛圈里冲下来的垃圾和脏水。

    静谧和黑暗,我清晨的瓦拉纳西。

    河边,有隐隐约约的一堆篝火,几个船夫聚在火旁取暖。没有交谈,他们的声音像是被大雾吸去似的,他们的身体也被大雾吸去了轮廓,只有模模糊糊的几团,被吞没在无尽无边的灰雾里。我不能发出一点声响,像是怕一点点声音都会戳破这片浓雾,戳破这个世界。远处一堆已经灭掉的灰烬旁,几只流浪狗蜷缩着利用那点余热取暖,他们也无声无息,在这个时间,恒河女神借走了所有的声音,给了我们一个寂静的瓦拉纳西。

    河边弥漫着奇怪的灰色。

    一个修行者面对着恒河,盘坐在高台上。他披着一张条纹毛毯,毛毯似乎是红色的,灯光和大雾把红色给吸掉了,变成了模糊不清的褐色。恒河里开始出现了几条小船,船上坐满了乘客,但也是安静的,船朝着一个方向驶去,乘客们面目模糊,好奇的看这看那儿。

    这是恒河。这是瓦拉纳西。

    恒河边上有一座红色砂岩的高大古堡,看不出有没有人住。墙角上有许多污浊的痕迹,那是河边的男人们的杰作:转过身,面对古堡,就有一个独立的小世界。古堡是那样的高,而且面向恒河台阶这一面完全没有门,以至于你如果不是有意抬头去看,基本上看不见它的顶,也不会意识到这是一座建筑。有时候麻雀会停留在连接古堡和路灯之间的那几根电线上,有时候忽的一下飞走,继而有飞回到电线上。

    我在那里的几天,几乎每天都会遇到一个披着毛毯的日本人,一个尼泊尔来的祭师,一些在河边拉客的船夫,一个给别人照相要小费的修行者。我还遇到过几只穿长袖T血衫的山羊,一群在河边吃草的神牛,一个主动搭腔的xing服务者,一个在河边钓到一条小鱼的小男孩,当时他正把他的鱼拴在河边的一块鹅卵石上。鹅卵石的附近有一个高大的水塔,水塔的顶端,污水从一根水管里气势磅礴的冲出,又安静的冲进了恒河。

    走多了,那些人都面熟,会自然而然的聊上几句。尼泊尔的祭师来自博卡拉,经常出现在我们旅馆附近的小路上,或是坐在旅馆下的大台阶上。他留着长发,眼神忧郁,晚上的祭河仪式他站在最左边,这使得我拍摄的关于祭河仪式的所有照片和视频都是左大右小。表演中他所有的手势都柔美而轻灵,他会习惯性的把长发甩到脑后,这个小动作使他的粉丝比别的祭师多。即便如此,他还是很忧郁,他忧郁的和我聊过几句,没头没尾,甚至都没有很热情的说再见,我和我的一个旅伴在离开瓦拉纳西的前一天盘算着要和他合影,但那天他没有出现。

    我们河边的第一个晚上是住在靠近焚烧尸体的码头。我们从旅馆一出来就看见几个男人抬着尸体穿街过巷,尸体用布包裹着,铺着橘色、黄色的雏菊。恒河边的街道都非常狭窄,许多地方也仅够两人擦肩而过,当对面过来这样一个抬着尸体的小队伍时,大家只好让到旁边的小店里,小店通常会比街道高一些,这样你站在店铺里,你就能在非常近的距离非常清楚看着尸体从鼻子下经过。

    第二天,那个重游的旅伴邀请我四处逛逛。我们沿着恒河一直往上游走,离焚烧场越来越远,他建议我们上去看看那些旅馆,看看有没有空房间,我才明白他邀请我是可以找个人做翻译。空房间有,但是没有合适的房间够容纳6个人,合适的意思是价钱合适,最好有三人间。那时天基本全亮了,我们在那个旅馆的顶楼坐下来,看着静静流淌的恒河一边吃早餐。交谈是没话找话的,围绕着房间的,太阳出来后,空气渐渐热起来,我想一定要在12点之前搬出那个地方。

    早餐过后我们继续在小巷子里逡巡,寻找合适的房间,最后在那个牛圈后的毗湿奴家庭旅馆找到有四间,混合着牛屎味,从而有合适的价钱,有热情职业的微笑。这里怎么样?只要你们女生满意,我都好说。那个重游的旅伴说。我站在二楼的房间看着窗外的牛圈里的牛,说,那就让她们也看看再决定吧。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流水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流水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