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美国经济狙击手约翰博金斯访谈录(转载)

(2010-05-28 16:17:41)
标签:

转载

hitman
来源:Confession of an Economic Hit Man
  http://www.democracynow.org/article.pl?sid=04/11/09/1526251
  
  翻译:庄迪君(三浪管理网www.sana.cn
  
  美国不是圣诞老人,直觉上我一直感觉到这一轮的全球化行为和18-19世纪英国维多利亚年代的第一个全球化行为是非常接近的。但是,除了一些全球化金融产业和基金增长得过于快速的天文数字令人感到担忧,以及拉丁美洲和东南亚经济,从经济奇迹到金融风暴的轮回不像是偶然,而现在中国和印度经济奇迹的出现又是如此相像之外,具体的只能找到商场上一些零散的资料而已。我并没有比较完整的资料来佐证我的猜想。我在www.sana.cn中勉强整理了一篇想到写到的肤浅而罗嗦的“全球化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文章,一直想沉下心来寻找下资料,做些研究,把它重写成一本书。工作量比较大,于是一直迟疑。
  
  最近,一些原来在华尔街担任金融高职,但是感到内疚和理想幻灭(disillusioned)而关心人类世界可持续性的朋友整理了一些资料刊登在http://www.democracynow.org/article.pl?sid=04/11/09/1526251。其中有一篇就是“一个经济狙击手的忏悔录”。看来我的直觉是正确的。以下是上述访谈的翻译:
  
  
  安迷古德曼(Amy Goodman):请解释“经济狙击手”的定义。
  
  约翰博金斯(John Perkins):基本上,我们受训去做的工作就是去建立一个美国大帝国,去创造条件使得越多的资源流入这个国家、跨国企业或我们的政府中来就越好。其实我们是十分成功的。我们建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帝国。它是二次世界大战后的50年中,基本上不需要动用武力就建立起来的。像伊拉克战争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动用武力的。这个大帝国和人类历史上以往的帝国确实还不太相同,它基本上是通过经济运作、欺骗、作假、引诱别人学习我们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经济狙击手的活动建立起来的,我绝对是参与的一分子。
  
  古德曼:你是如何成为其中一分子的?你给谁服务?
  
  博金斯:我是在1960年代在商学院念书的时候被国家安全机关(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招聘的。NSA是美国最大,但也是最鲜为人知的间谍机构。不过,我最终是在私人大企业上班。最早的经济狙击手应该是1950年代的柯米特罗斯福(Kermit Roosevelt),他是罗斯福总统的孙子。当时伊朗民选的总统摩萨德格(Mossadegh)曾被评为《时代杂志》年度人物。柯米特罗斯福只是通过大量的金钱,几乎没有流血,至少没有任何军事介入,就成功让伊朗国王(Shah of Iran)取代了摩萨德格。当时我们觉得这个经济狙击手的概念是非常好的,这样我们就不必担心和苏联发生军事冲突。无论如何,这还是存在着一个问题,那就是罗斯福是CIA情报员,他是政府公务员,如果他被对方逮捕了,那么我们是会很麻烦的。于是在这个时候,上头的决策是利用CIA或NSA招聘像我这样的经济狙击手,让我们在私人的咨询公司、工程公司或建筑公司工作。这么一来哪怕我们万一被对方逮捕了,我们和美国政府还是无关的。
  
  古德曼:能解释一下你工作的企业的性质吗?
  
  博金斯:我工作的公司是波士顿的Chas. T. Main。我们有2000名员工,我是首席经济师,手下有50名下属。不过我实际的工作是交易,具体的是给其他国家提供大量的贷款,大到这些国家无法偿还的贷款,比如贷10亿美元给印尼或厄瓜多尔。这些贷款的其中一个条件是这些国家将90%的钱付给一家或多家美国企业为他们做基础建设。这些美国跨国企业于是就为这些国家建设一个电网、港口或高速公路。这些基础设施基本上是为上层社会所建造的,而让绝大多数的贫穷基层人民于肩负了他们无法偿还的国家债务。严格地说,厄瓜多尔现在每年国家财物预算的50%需要用来偿还债务,这是不可能执行的。于是我们(美国)就可以指挥他们了。所以当我们需要原油的时候,我们就到厄瓜多尔去说:“老兄,你无法偿还我们的债务,所以你们必须让我们的油公司去开发阿马逊雨林。”今天我们(美国)进入厄瓜多尔去破坏阿马逊雨林,我们强迫厄瓜多尔就范,因为他们欠我们大量的债务。结果是如何呢?我们给这些贫穷国家一个庞大的贷款,这些钱大部分都已经流回美国了,但是这些国家却还欠我们大量的债务和利息,他们基本上已经成为我们的仆人或奴隶。这是一个庞大的帝国,而且是非常成功的。
  
  古德曼:你说因为贿赂和其他的原因,所以你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动手写这本书。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谁贿赂你?或者你到底接受了怎么样的贿赂呢?
  
  博金斯:1990年代,我接受了50万美元的贿赂,条件是停止写这本书。
  
  古德曼:哪里来的呢?
  
  博金斯:一家大建筑公司
  
  古德曼:哪一家?
  
  约翰博金斯(John Perkins):从法律上来说,它--史通纳尔韦伯斯特(Stoner Webster)不是贿赂,他们支付我的是咨询费。这是十分合法的,但是我大体上没做什么。就像我在《一个经济狙击手的自白》中所解释的一样,我们都很明白当我接受了这笔咨询费后,我并不需要做什么工作,但是我不能写书。当时他们都知道我正在着手写这本当时我叫做《一个经济狙击手的良知》的书。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故事,简直就有007詹士邦(James Bond)的味道。
  
  古德曼(Amy Goodman):你这本书确实是有这个味道。
  
  博金斯:确实如此。你知道吗?当国家安全机构(NSA)招聘我的时候,他们给我做了一天撒谎测试。他们找到我所以的缺点,于是立刻引诱我。他们采用我们文化中最强烈的诱饵,性、权力和金钱来收买我。我来自一个古老的英国家庭,有着强烈的道德观念的考尔文派系。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好人,而我的故事显示这个体系和这些强大的性、权力和金钱的诱饵当真能引诱人,因为我肯定是被引诱了。如果我不曾当过经济狙击手,我认为我不太可能相信会有人在做这样的事。这正是我写这本书的原因,因为我们的国家(美国)实在需要明白,如果我们的人民明了我们的外交政策、国际援助到底是什么?我们的企业如何操作?我们交税的钱到底去了哪里?我知道我们就会要求改变。
  
  古德曼:在你的书中,你说你曾帮忙执行一个神秘的计划,通过这个计划你们成功地吸引数十亿沙地阿拉伯(Saudi Arabia)的油钱回美国,并且还巩固了沙地皇族与历届美国政权。你能解释吗?
  
  博金斯:是的,那是非常美妙的时刻。我记得非常清楚在1970年初期,OPEC利用它的权力削减原油的供给。当时在美国,我们的汽车要在加油站排队,举国上下担心另一个类似1929年的经济崩溃会发生,这是我们所无法接受的。于是财政部聘请我和其他几位经济狙击手。我们到沙地阿拉伯区。我们……
  
  博金斯:1970年代初期,我们到沙地阿拉伯去。我们与沙地皇族达至协议。沙地皇族同意把从美国赚来的油钱投资回美国的国债;美国财政部将用利息来聘请美国公司建设城市和基础设施;沙地皇族保证油价将维持在美国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美国同意在沙地皇族遵守协议的前提下维持他们的政权稳固。直到今天,沙地和美国都一直遵守这个协议,所以两国的关系非常和谐。
  
  在伊拉克,我们也想采用同样的政策,但是萨达姆(Saddam Hussein)不买账。当经济狙击手失败了,下一个步骤是我们叫豺狼出马。豺狼是CIA主使的人员,他们的工作是策划政变或革命。当这个行动还行不通时,他们就进行暗杀行动。在伊拉克的情况,他们无法接近萨达姆,原因是他的保镖太强了,而且他还有替身。当这三个步骤都失败了,他们就派我们的青年男女去牺牲和屠杀。这就是我们在伊拉克的行为。
  
  古德曼:你能解释巴拿马总统多利约斯(Torijos)是如何去世的吗?
  
  博金斯:多利约斯和卡特总统签了运河条约,它只以一票之差在美国国会通过,所以曾经是一个高度争议性的事件。多利约斯又继续和日本协商建设一条水平线运河。日本愿意投资这个项目,这使得别策特尔公司(Bechtel Corp.)非常懊恼。别策特尔公司的主席是乔治舒特斯(George Schultz),它还有一位要员叫做卡斯伯伟恩伯格(Casper Weinberger)。当卡特竞选失败下台后,里根总统推选舒特斯担任国务卿,并推选伟恩伯格为国防部长。这两个人极度气愤多利约斯,他们尝试叫多利约斯重新谈判运河条约,并要求他不要继续与日本人会谈。多利约斯断然拒绝,因为他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多利约斯也许有他的问题,但是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多利约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于是他就在飞机失事中死去。这和一个装置了炸弹的录音机是有关联的,我是目击者。我一直在和多利约斯一起工作,我知道我们这些经济狙击手失败了。我知道接着豺狼就会介入了,紧接着,他那部载了那个装置了炸弹的录音机的飞机爆炸了。我丝毫不怀疑这是CIA主使的,许多拉丁美洲的侦查员达至相同的结论。当然这是在我们的国家(美国)从没听说过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