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教育周刊
生活教育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187
  • 关注人气:2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天的学校就是这样

(2013-06-08 19:23:08)
标签:

教育

课程

南开

分类: 教育、教师、教学

今天的学校就是这样400多年前,捷克的夸美纽斯看到大部分穷人的孩子不能上学,发明了“班级授课制”,奠定了今天学校的模式:孩子们来到叫做学校的地方,30到50个孩子集体生活在一个教室里,由教师集中统一授课,实现了使用较少教师即能解决众多孩子的就学问题,为普及大众教育提供了可能。但走到今天的“班级授课制”,使我们的学生喜欢求知却不喜欢去学校,喜欢读书却不喜欢上语文课,喜欢探索科学奥秘却不喜欢学数理化,喜欢活动却不喜欢体育课……看看学校里由教育局局长、校长、主任这些教育专家们设计的一切细节、全部的运行方式,都是让学生无条件服从的:学生不能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课程,不能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教师和教室,不能自由选择自己游戏的时间和项目。

今天的学校就是这样有位中学班主任老师向家长告状,说他的孩子每次课间广播操都腰不弯腿不踢站在那里,害得班上被德育处扣分,评不上学校德育第一名。这件小事反映的是一个事实:“为了学生的健康”,我们的教育部要求全中国的中学要统一做一套广播操,一亿多各有个性的中学生都要统一做一个广播体操动作,还要求他们喜欢做、认真做。括弧校长、老师们可以不做。这个事实反映的是:我们看似日益成熟的教育教学模式,越来越趋向于功利化和工具性,越来越把教材、作业、考试、活动等这些用来促进学生发展的手段当作教育的目标来追求了。

                转:一个校长的哲学思考(转载) - 阳光 雨露 - 阳光 雨露

 

今天的学校就是这样37年前,格鲁吉亚的阿莫纳什维利创办了第比利斯第一实验学校,开始了他的长达数十年的没有分数的学校实验。

今天的学校,分数已经成了学生的优劣评价标准。分数成了反映学生的学习态度、动机、目的、独立工作的能力等学习过程的本质。分数使学生的内在动机 (掌握知识、发展能力等)被外在动机(为了得表扬、为了得父母的红包等)所替代,使学生为追求分数而学习。

 

 今天的学校就是这样15年前,我站在学校的走廊里看到了这样一幕:

 这是个星期五的下午,放学了,班主任整理教室,准备下班回家。这时,一个男孩子跑了回来,捂着脑袋说:“老师,我的头破了!”鲜血从他指缝里冒了出来。

 这位穿戴很时髦的女教师瞥了孩子一眼,以不容置否的口气说:“已经放学了,回家找你妈去!”

 作为一个二年级的孩子,在他的心目中,本来是把班主任当作和爸爸妈妈一样重要的人物来看的,所以他很简单,碰到问题,遇到困难,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妈妈和老师。但现在,老师一句话,就轻轻地把他打发走了。 

 

 今天的学校就是这样三年前,在一节学校组织的公开课上。一位观摩老师的身边是一个感冒的孩子,他不停地要咳嗽,但为了不影响课堂,看得出来,孩子在努力地压抑自己。然而低沉的咳嗽声还是不断地响起,在活跃的课堂里显得那么不和谐。

  下课后,这位观摩老师问执教的教师和听课的数十位观众,这堂课上你们听到了什么声音?有的说是孩子积极的发言,有的说是教师悦耳的讲课,有的说是播放的美妙的音乐……没有一个人听到这个感冒的孩子发出的咳嗽声!

 

  今天的学校就是这样一年前,一所师范大学校园里,草坪上是三三两两的学生在认真读书。学生在读什么?原来在背记政治课本。书上画得红红绿绿了,估计是快考试了吧。

  这使我想起32年前读大学的我,不也是这样忙着背记应付考试吗?

  可是,想想工作30多年了,原来背记的那些考试答案,工作和生活中用到了多少?没有啊,记忆中已经完全删除了那些花过的工夫——我们曾经浪费了多少时间去背记那些毫无价值的东西啊?

  30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但世间变化如此之大:当时我还使用钢笔在方格纸上表达思想,而现在已经用电脑完成论文了。学校变大了、学生变多了、信息变快了,但今天我们的学校仍旧如此背记,没有任何变化。

 

  今天的学校就是这样1941年,南开中学学生谢邦敏参加毕业考试。谢邦敏素喜文学,是当时南开首席语文教师孟志荪先生的得意弟子,但数、理、化的成绩欠佳。当他进入考场,展开物理试卷一看,顿时目瞪口呆,他竟然一题也回答不出。白纸对青天片刻之后,只得交白卷。但心有不甘,乃当场填词一首,调寄《鹧鸪天》,词曰:

 晓号悠扬枕上闻,余魂迷入考场门。

 平时放荡几折齿,几度迷茫欲断魂。

 题未算,意已昏,下周再把电、磁温。

 今朝纵是交白卷,柳耆原非理组人。

 物理教师魏荣爵先生评卷时,也在试卷上赋诗一首,诗曰:

 卷虽白卷,词却好词。

 人各有志,给分六十。

 按南开校规,主课一门不及格且补考仍不及格者,不得毕业,只作为肄业。谢邦敏物理获60分,乃毕业,考入西南联大,攻法律。毕业后,在北大法律系任助教,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为第一刑庭庭长,成绩斐然。

 假如魏荣爵先生不给谢邦敏60分,则谢邦敏不能毕业,也不能进入西南联大,或者说,按照我们今天学校的做法,谢邦敏肯定不能毕业。

 可幸的是,谢邦敏摊上了魏荣爵这样的好老师,而魏荣爵摊上了张伯苓这样的好校长。

 在高唱“以人为本”的今天,我们的学校如何才有老南开这样的雅量和文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