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凤山无心
凤山无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238
  • 关注人气:5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鱼中自有颜如玉

(2010-01-21 14:58:05)
标签:

金条

老爷子

塑料

骚娘们

晓晓

西城

                                                  原创小说

                                                    本文发表在2012年丹东文学报第一期上

   故事发生在九十年代初的夏天。

   一天早上,城建局长的太太正在家中清理昨晚上送来的一大堆礼物。哟,茅台酒,好东西,放这儿。三五烟,放上边,别潮了。噢!白金项链!看见了项链,太太的眼眯成了一条线。赶紧站起身挂在脖子上,走到镜子前左照右照,比我原先的那个漂亮!一回身,看见了墙角还有一个塑料袋子,打开一看,一条大马哈鱼,足有五六斤重。这鱼也不错,味很鲜,今天中午就做,给老头子、儿子开开胃,她边想边打开里边的薄膜。忽然她看见了一张纸条,拿起仔细一看,只见上面写着:鱼中自有颜如玉------张烨。“张华?”她把“烨”读成了“华”。这张华是谁?还颜如玉?她脑子迅速地搜索着。突然,一幅画面涌到了她的眼前,她不禁打了个寒战。

    就在几天前,她受牌友委托,到局里打探西城动迁的事。当她风风火火地推开局长办公室的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时,她看到了坐在局长旁边的是一位漂亮的半老徐娘。只见那女人高耸的双乳在白色的薄纱衣下微微颤抖,不合时宜的黑色超短裙在凉风中掀起一角,露出了淡粉裤头外的白嫩细滑的大腿。太太不禁怒火中烧,正欲上前。局长听到了门声,抬头看见了自己的太太来了,赶紧走过来,扯住太太就往隔壁王秘书办公室走去。边走边叫秘书:“小王,你去替我接待一下客人”,说罢回身问太太:“你怎么来了?”太太强压怒火问:“这女人怎么回事?”“人家是来办事的”,局长说,“这什么地方,你别胡来,叫别人笑话,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太太以前就隐隐听到过别人议论她老公的风流韵事,只是不太相信。今天虽然看到了这不雅的一幕,但并未看到太过格的事,她还算冷静,怕老公丢面子,所以把一肚子火强咽到肚子里,悻悻地离开,牌友的委托也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今天看到这张纸条,她就联想到那个半老徐娘,脑袋不由得”嗡“的一声,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定是她,这个骚娘们!还颜如玉呢,狗屁!一条鱼就想勾引我老公,没门!想罢,把鱼狠狠踹了一脚,重新装进塑料袋中,起身走到窗前,顺着打开的窗子扔了出去,“滚吧!”她恨恨地骂:“骚娘们!”这时楼下传来一声:“谁的东西掉了!”她往下一看,只见一位六十多岁的老爷子正抬头往上问。她没有回答,心里却暗暗冷笑地说:不要了,送你了,别让骚娘们的鱼刺扎了嗓子。见许久没人答应,老爷子便捡起打开一看,是一条新鲜的大鱼,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有钱人真搞不懂,这么好的鱼都不稀罕吃就扔了?管他谁的,不捡白不捡,吃不了,喂猫也好啊!”

   捡鱼的老爷子姓刘,住在这楼后的两间平房里。老两口都退休在家,退休工资加一起不足伍佰元。女儿出嫁在外地,一个儿子三十多了,对象还没妥。老两口急啊,可也没办法,没钱啊。平时口攒肚挪地生活,肠子里净是萝卜咸菜。今天白捡了一条大鱼,刘老爷子乐颠颠地拎回家去。一进门就叫老伴赶紧收拾鱼,老太太问明了缘由也高兴的不得了。刘老爷子把鱼放进一个大盆子里,见鱼肚子上有一个口子。顺着口子用剪刀豁开,突然一个裹得紧紧的小朔料袋子滑了出来,老爷子很奇怪,他又把那小朔料袋子剪开,里面露出一个红纸包,纸包打开,一个黄灿灿的二寸来长的金属块呈现在了老爷子的眼前。他惊呆了!是金条?不会吧?他揉了揉眼睛:“老婆子,快来看,这是什么?”老太太走过来一看,也大吃一惊。这东西她年轻时在娘家看见过,是黄金,不错,是金条。怎么会有金条呢?不会是在做梦吧?她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很痛,不是做梦,这是真的。“老头子,发财了!发财了!”老爷子赶紧捂住老太太的嘴:“小声点儿,别让外人听见了。这一定是有人给当官的送的礼,那当官的不稀罕鱼,也没看看里面有啥就给扔了。赶紧藏起来!”于是,老太太嘚嘚索索地把金条包了起来,进屋想了半天往哪儿藏呢?最后终于塞进了她认为最保险的炕柜最里层。

    再说这老两口的儿子叫刘雨,大高个儿,英俊魁梧,是某工厂的会计。交了个女朋友叫张晓晓,他俩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念书的时候就暗暗地相好。晓晓家有钱,爸爸是包工头子,一年挣个三、五万没问题,在那时候就是几万元户了。妈妈虽是普通退休职工,但有个能挣大钱的老公,自然就和一般家庭妇女不一样。穿戴时髦,吃喝讲究,连走路眼睛都是向上看的。理所当然地也就看不上晓晓的这个穷对象,天天地搅和让闺女和刘雨黄。这一天晓晓妈背着晓晓把刘雨叫去,对刘雨说:“你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啊!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今天若能拿出一根金条来,我就把闺女嫁给你,否则,就什么都甭想!”这一句硬邦邦、冷冰冰的话,无异于一盆凉水浇到了小伙子的头上,顿时从头凉到了脚底。他是头发蒙,脚发软,踉踉跄跄地回到了自家中,进屋一头扎到炕上,蒙上被子掉起了眼泪。刘雨妈见儿子脸色不对,就跟进了屋。见此情景,老妈妈以为儿子病了,伸手摸摸儿子的头,不热啊?掀开被子,只见枕巾上湿了一片就什么都明白了。她早就知道儿子对象的父母嫌自己家穷不同意,看样子这回是黄定了。她对儿子说:“儿子啊,黄就黄了吧,那样的人家咱高攀不起。就是攀上了,那老丈母娘的德行也有的你受的。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媳妇有的是,就看你小子有没有出息。长点志气,咱找个比她强的,让她看看。”刘雨听这话坐了起来说:“她妈寒残人那!”“她说什么了?”儿子复述了哓哓妈的话后顿了顿说:“她明知道我拿不出金条,还说这话,这不是寒残人又是什么!”刘老太太一听反倒“哧”的一声乐了,“她真的这么说?”儿子答:“是啊!”老太太笑着对儿子说:“得,儿子啊,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她家,你就等着娶媳妇吧!”儿子见妈妈这么说,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第二天,刘家老两口收拾利落,和儿子一起来到了晓晓家,恰好晓晓爸也在家。晓晓妈还以为刘家老两口是为儿子的事来恳求她的,便很不情愿地把三口人让到了屋内。刘雨妈大嗓门,直来直去地开了口:“您昨天和刘雨说的话还算数吗?”晓晓妈楞住了,什么话?她想了半天,哦!想起来了。忙说:“算数!算数!”刘雨妈从怀里掏出一个红纸包打开放到了桌子上。晓晓的父母一看,大吃一惊。只见一根黄灿灿的金条明晃晃地摆在了他们的眼前,再仔细一看似曾相识。这不是前天晚上咱家送给局长的那根金条吗?连红纸包装都没变。难道他家和局长是挚近亲戚?又都姓刘,难不成是------?晓晓妈刚要说话,晓晓爸扯了她一下,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晓晓爸一脸堆笑地说:“开玩笑,开玩笑!她妈是和刘雨说笑呢。刘雨和晓晓好,我们都支持,千万不要误会。”说罢,将金条推回了刘雨妈的手中。接下来的事情急转而下,张家不仅同意了孩子们的婚事,还让出了一个房间做新房,并出资操办了两人的婚礼。

    新婚之夜,晓晓秉承父母的旨意,在温柔乡中向刘雨打听刘家和局长家的关系。当小包工头子听说刘家和局长是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两家人后,真是捶胸顿足、欲哭无泪啊!

    原来晓晓爸就是给局长送鱼的那个人。他为了争西城那块动迁地的建楼权,不惜拿出了一根金条。可怎么送呢?他也算是个有文化的人,记得过去在古书上看到过的一句话: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便自作聪明地设计了在鱼上留字:鱼中自有颜如玉------张烨,以为局长认识自己,又有文化能看得懂“------”包含了“鱼中自有黄金屋”的寓意。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局长夫人是个二百五,错把“烨”字读成了“华”,又把张华错当成了在局长办公室看到的那个不捱边的半老徐娘。打翻了醋坛子扔掉了鱼。她就没好好思量一下,一个女人要想勾引男人,身体就是最好的本钱,还用得着送鱼这么大张旗鼓吗?看来喜欢吃醋的女人,智商真的等于零啊!结果把一块大大的馅饼歪打正着地砸到了刘老爷子的头上,成全了一对有情人,才演绎了这出结婚的闹剧。张家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气得晓晓妈犯了心脏病住进了医院。局长夫人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她还在为搅了老头子的好事而暗自庆幸!她若知道自己拱手把一块金条白白送给了一位素不相识的人,不吐血才怪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