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铎木
---铎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571
  • 关注人气:8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木札,水一样的呼唤

(2019-04-02 09:57:37)
标签:

杂谈

情感

分类: 诗选
                  木札,水一样的呼唤

〖注:本人2018年湖南省作协重点扶持作品诗集《木札》已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广一下期待各位诗友的支持,本人推销这本诗集并非仅因生命的劫难(2014年我因口腔癌做了两次大的手术切除了右颌骨),也并非因为经济拮据(2014年单位改制失去了工作)。更主要的是想与诗友一起分享诗歌带来的诸种感触。《木札》是我2016年到2017年间创作的一部夹叙夹论的诗集,写了外出务工者木札的打工遭遇,是当今社会低层的一个缩影,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值得诸位友的批评雅正。如您有意,可加我v信zhang13786929789或QQ945444113购买,可索取到时将赠送本人以前的诗集一本。〗

木札,水一样的呼唤

木札,水一样的呼唤


《木札》节选
铎木


爱幻想的男孩

他把自己比着一只蜂鸟
试想过在花骨上留下阳光的记号
谈及爱好
他听信了村西跛脚华叔的叮嘱
将月色揽住                    

到达村东祠堂,夜已暗
石阶上飘来槐花
瓦檐下,排着被岁月浸染的鹅卵石
资水来了
在落雁峰下拐了弯,留下码头

木札是个爱幻想的男孩,乡村给了他
梦的土壤
遇见翠花的那夜
他跪在祠堂外,春天,没有
眨过一次眼。直到
槐花流进秋天


那年,槐花开着

看不清时,就让它呆在画中
最好是一首压韵的绝句
背靠着梅山

月色从木梯下来
木札记起木工匠人的祖训
拉直墨线
用乡村的鸟语祭拜

木札喊不出他父亲那种吆喝,他留着
墨汁、锯音
跟在古朴的仪式后
渐渐听见了翠花的心跳。那天,吉日
翠花给他樽了一杯米酒

父亲开斧时,槐花正开着
春天多余的雨水
从村口瞎眼奶奶的眼眶里滴下。木札
记得那条小路
从对岸过来一个汉子
他是翠花的未婚夫


他听见蹄音

从不言及春水,或逆向的
旅途。木札听见蹄音
放任露珠从槐枝上滴落
在湘西南,季节
塑造了诸多的石碑,但只有一条古道
通往木器上的祭文

让乡俗带点锋芒,让流浪带点星光
乔装成尚铜的巫师
或,破碎的钟音
无垠的山水之后
是一连串的呼唤
木札困惑于祖传的手艺

被烈焰利用,被夏季的马蜂蜇伤
他分不清石碑上的箭头
宁可留在唯一的码头
在时光里,坦荡着时光的虚伪和自私
心宽一寸,路却断了一丈

他想,如果翠花
是他的女人……


会哭泣的槐花

村口的那株古槐,在落日里
总会飘起白色的槐花
瞎眼的奶奶说,那里住着一个漂亮的女鬼
槐花,是她的眼泪

那夜,木札在槐树下吟唱了
一首唐诗,翠花低着头
月色和槐花抱头哭泣
夜鸟惊飞……

第二天,村民们在资水的码头看见了
流泪的槐花。木札和翠花
去了远方

多年后,仍有人谈起
这些会哭泣的槐花


他听见了水一样的呼唤

他习惯把敲门的声音比做刺客,尤其
在黑夜
他画画的时候,那些槐花砸来
这些年,他习惯了忍受

甚至是虐待。他的朋友们隔着呼吸
谈论乡愁
从一个古朴的梳妆盒,到
一则寻人启示
他不敢承认,黑夜与他心中的资水一样
不会有雷同的情节,这是他对往事的
总结

他无法说明
践踏者的悲哀,好像她说的
男人立在一堵危墙下,接近落日

他曾试着开着六十瓦的壁灯睡觉
给租房拉上厚实的绒布。他开始颠覆
像昼伏夜出的刺客,寻找
隐匿的细节和真相

“木札,木札……”。他还是听见了
水一样的呼唤


用诺言养着

睁眼时,幻像闭上眼
琴音息了,弦感到孤寂
他也闭上眼,不愿看见木器的冷清
槐花从血红的月色中飘落
资水,没有挽留

一阵冷风,也过去了。黑夜闷热时
木札会拿出纸扇
灰色的码头响着铁链的喘息
石墩被夏夜锁住
有阳光的残影

想要的不多。闭眼时的那阵风
风中的路
那只间或吟哦的青鸟
马匹不会来,江南的黑暗会扬起马鞭
剪下马鬃。至于蹄音,木札一直
用诺言养着


任由黑夜恣意

富裕的人总是想象,他们把黑暗
涂得糊涂
点钞的声音接近完美。如自由的歌
或被囚禁后的性欲

黑夜总会躲着,它们属于外乡人
木札是一个真实的穷人,当他把时光的一半
捐出后,他获取了寺院的
一条木鱼

他的木器好似大海的船舶
号语呢
在深圳的街头,他给翠花
买了一盏节能的灯
任由黑夜恣意


畏惧后,它不可一世

谈到命,他在去工厂的路旁拿出
写有生辰的薄纸片
看相者来自湘西

他们能用苗语交流
当说到命犯桃花时,木札低下头
不再争辩
恰好,上班前的钟声响起
木札把一些硬币放在八卦之上

该起身了,这命早已习惯了异地
必须学会弯腰
逆来顺受

黄昏时,面相之人已经离去
没人陪着这条小路
这是他最恐惧时候

他买了一些周易之书,开始给日子算命
无事的时候
他拷问了对面的影子,逼他交出
生辰,八字


荷花开时

荷花开时,木札自慵懒中起身
裹着六月的青衣。从诗句中翻出蜓翼
迟迟不肯退去的约定
翠花的眉睫低了……

有些涩意,好像风中柔嫩的绿
给了深圳满池的氤氲

木札将木器弄出响动
用铁钉加固了木床
绿裙与南风的摩擦增添了生活的温度
他们常常聊起播种后的梅山
烟雨、滚落的露珠、流曳的青翠

舟动,月出。摇来
润泽的光线
木札对翠花说,该把春天拿出来晒晒了
还有这床单上的鸳鸯

至于蛙鸣,任它留在莲湖
待池上波漾
芰荷见谢。月色为香


花在镜中呼吸

晚上,他还会拿出黑暗
粘接敲碎的乡音
月亮升起时,木器占据了桌面

木札想起了那些衰老的比喻
抚摩
它们变异的器官
   
稍一疏忽,槐花便开了。还是
梦中的颜色
木札听见月亮的呼吸。镜中残留的汗斑
冰冷的阳光从花瓣上滴落

除了黑色,还有一段血红
木札的手臂上有秕糠和露水
蚁语、虫洞

阵痛后,隔壁的女人临盆了
时光闻到黑暗的腥味
在摇摆的风中……


黑夜真的来了

沾染上夜色后
才有一颗脱俗的心

在别人的眼里,木札是自命清高的
匠人,比黄昏更宁静……
那时,他的窗台上飘落了一片秋叶

喧嚣的鸟飞走了,羽毛却留了下来
这也不是全部
风景掠过。木札记住了
敲门的声音
他为黑暗留下一条甬道

不会有高雅的故事,错过的不可以重生
除非虚幻
暮色中走来收取租金的房东
他将木札的窗口卸下,钉上木板
画上箭头

木札没有抗议。黑夜
真的来了


安静了

解放路解脱了。从夜班出来的
锯子
把他的黑暗锯开

血光绽开。工友说,他看见了
深圳八点钟的太阳
他指着窗,窗口对着北方

赶到现场时,豫北的阳光
已经离去。面对那把无辜的锯子
面对仍旧鲜红的血迹
木札无法揪出墙面上凝固的钟声

白炽灯下
这个豫北的男人,像鱼一样安静
豫北,像夜晚一样安静
夜晚,像生活一样安静

喧嚣的工厂也安静了。只有救护车的
汽笛
在这片安静中咆哮而过


她在飞

披上睡衣时,这个城市
仍被灯光钉在壁上
这些年,他学会了用辞,试着改变
残留的方言

邻居不会明白,从他窗口逸出的茶色灯光
为何总有波浪的声音
他们不敢贸然谈论风动的窗帘
绿色的藤蔓

木札盯着茶具、茶具上的那本诗集
这些难以阐释的斟酌
忽明忽暗的呼吸

但翠花不会回来了,她在飞
像追着槐花的一只蝴蝶


今夜是中秋

城中村的某个夜晚,有一张木桌
他们摆上一只烤熟的猪头
(木札想起当年码头上的一次祭神,
被资水洗白的颂词)

工友们摆上酒杯,拿出了皓月
拿出了这个城市的供品
寂静后,风开始流动
气息浓了……

今夜是中秋,他们举办了这个晚宴
开席前,木札想来一挂爆竹
但这个城市己禁发爆竹
怕一响,会惊醒那朵月色下的槐花


给了黑夜无数的借口

昨夜,他立下毒誓,将黑暗
按进木器
一群跳舞的人闪烁着磷光

他们接近失控,围着篝火
互换了翅膀

木札闭着眼,默数着风的拍击声
时间太短,太过执拗
争执后,轻触浮现的断句
记住落日的箭头

没人在乎这种诗意、木柄上的誓言
早年,木札为季节讴歌,用一滴
花瓣上滴落的水珠,给了深圳无数的
借口

纹上豹纹的青鸟
痛恨了时光的许诺


箜篌引

呵,竹子是空的
从里面流出山丘。乡村的音乐
被一个诗人 (或戌疆的勇士) 举着
他们拥有一条真正的河流

木札从江边走过,时常被那条古道
牵引。梅山往南
渡过资水,会遇见流放的鸟
它们将码头占去

一个披发的女子追赶着蹄音
在波澜上狂奔
夜舟、黑月、猿影、微雨、桑叶……
迁、登、言、寐、弹……
青冢、铁骢、羊裘、楚囚、怀柔……
霜落钩上

呵,竹子是空子
它隐藏了虫洞
黄昏与落日,似魂魄中的血污


真理是三十年的漂泊

风雨终究来了,将伞上的花朵
吹向天空,留下伞骨
“没人替你挡住旅途中的劫难,
经历了,才懂得春天需要一场暴雨”

好像站在雨中的猎物
木札掂量了戴着斗篷的夜行客

因为距离,他开始阅人
因为阅人,他见识了攀附的藤条
它们蜗居在城市
无法分清雾霭与霜露的区别

那些被黑夜撕开又缝合的工艺
咽下了雨季,可总吐不出
禅意的阳光
真理是三十年的漂泊
网住后,木札才敢仰视雨后的天空


更深的场景

从一枚孤独的奖章说起。从入秋的
炊烟中回来
鸢尾花在高空盘旋,向落日
隐去

更深的场景笼罩在木盒的背后
那柄阴郁的旗杆

木札终于可以脱下草帽,向
肩膀上的鸽子致敬
他的回忆比稻草人多了一种颜色

“漆黑,是唯一的安慰”。发出暗示后
怯懦的风吹走了一些灯光
一只贪婪的夜鸟啄食着呼吸
在梦呓里卸下翅翼

为了解脱累赘
木札在鸟道上画出另一个箭镞


唯一的敌人是自己的影子

身后的门,又一次关上
画中竖起关隘,仿佛黑暗中的断墙
挡住时间的缺口

乱象无穷无尽,从墙上攀过
似他不想描上的藤蔓

木札的体内有一条笔直的平分线
他联想过对角、烽火、狼烟
其至那条逃离的古道。孤咽蛰伏于垭口
落日从城墙落下

描上炊烟,描上
一个肺痨病人的喘息……
歃血的夜景,一直伴随着羞辱的月色
而背影,是古道两旁退走的夹竹桃
唯一的敌人是自己的影子

木札面向高耸的窗口,望着
窗口之上的霓虹


想找一个理由

走累了,就将秋天搬来
在秋的旧物中放置
黑夜,它比灯光厚些,比云朵薄些

更可贵的是
那棵老槐树也来了,留有余香 

城中村的树躲进了黑,让初来的
打工仔一次次揣摩着它的形状
木札习惯了睁着眼睡觉
闭上眼行走
这样就不会看见那些怕见的人

有时,夜长了些
会酿出闪电和阵雨。木札索性将来路
隐去。他推开窗口,让闪电进来

他想找一个理由
不再幻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