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铎木
---铎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571
  • 关注人气:8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请把我唱过的童谣带进冬天(组诗)

(2019-02-22 11:17:00)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原创作品

请把我唱过的童谣带冬天(组诗)

铎木

 

 

零点钟声

  

请让我与零点的钟声独守一处

或对峙,用一种尊严

迎接一场大雪

 

我的小女孩,用嘴唇贴着玻璃

一些幻觉从幻觉中脱身而出

 

说出真相前

一群未被激怒的小雪人,它们

喊着唐古拉山的名字

 

前沿是一些被冰凌包裹的荆棘,乡音覆没

夜色更为恣意

南坡,灯光缚住了吟唱

 

我不想描摹,最后那页日历

留着落雁塘的钟声

 

 

自由

  

自由的鸟失去了鸟语,它蛰伏在

落叶下

一队爬行的蚂蚁将夕阳搬进了虫洞

枯水期,来了

 

不能描述的是风,它从我的指尖

拂过,一首诗被季节组装

面对更凶猛的风

它们是兄弟,父子,更是主仆

 

好像学会了说话的鹦鹉

它要求添置一个高原,一片森林,一个天空

一件嫁妆

像那个叫赫拉克利特的哲学家

 

  

被夜色紧裹

  

在夜色中呆久了,不再对梦境

产生恐惧

他说,他已经将忧伤与词赶进了冬季

像从枯叶上掠过的风

像从枯骨上退下的月

 

这些都是合理的布置,具有精致的

美学和理性

一切不可更改的假没被夜色紧裹

涉及到某个细节,可窥见

一点磷火,一处霉斑

 

时间不会老去,老去的是

黑夜中的齿音

再锋利的诗句也无法撕破这种黑暗

我们是这个夜晚的主人

 

生命中的那盏马灯,一直在寻找

神的旨意

 

  

影子和影子

  

一棵颤栗的树走进了自己的影子

好像得到高潮的鸟鸣

不再咡噪

 

夜色,渐渐合拢

掌灯的时刻到了,没必要等月亮出来

一个女人摸索出火柴

一下,二下,三下,溅落无数次雪光后

终于将灯点亮

慈悲与家一下子呈现

 

这是多年前的情景,因冬季的灯火

距离得到了诠释

窗口见了光,发出惊叹

娘站在窗前,她的白发飘落了

雨、雪

 

屋外的树仍在回望,影子渴望着影5

窗口是一个不会愈合的刀伤

子夜过后,月色

会将影子靠近木器,靠近灯

靠近家

 

  

进进去去的颤音 

 

一定是听见了某种萌动,万物

隐于雪,留下一朵花的念想

我在村口寻找碑石

小女孩唱着歌

 

唐古拉山润了许多,像昨日的面包

我又听见了一声呼唤

如秋天的怀旧,娘在炉灶旁微笑

用那种能充饥的慈祥

兄妹三人盯着柴火

 

而真实的咀嚼声会从火焰里出来

再次脆裂,溅开

碎落成一段贴心的雪,并拉开声音的距离

 

这不仅仅是齿音

有旁人无法听清的耳鸣

 

 

风中

 

此刻有风,吹动的也是风

我无须隐藏

让雪进来,进入血中

这木屋中的男孩早已做了父亲,他的

小雪人穿上了棉袄

 

第一声问候是一只夜鸟

它告诉我风的源头,坐标是祭祀过的

一座古庙,供奉着一件铜器

接着,有人敲门

低唱……

 

那时,提着马灯的夜行人身板削瘦

他佝偻成时光

我跟在他的身后,听他的青布衫嗖嗖作响

那夜我们遇见的都是强盗

他们硕壮

 

举着小红花的女孩一直没来

我在路口等了好久

风拍打着马灯

 

  

再等等,或许……

 

许诺之后,记住了那个时辰

灰瓦上滚动着雪沙

最好的解释是季节被守望者敲碎

溅落一些唠嗑

 

我在村口的碑文中徘徊

再往前是一座破庙

菩萨一直过着清苦的生活,祷念摇摇

摆摆,总挣脱不了月色

香案露出了榆木

来不及销毁秋天的祭祀

 

我替夜色忍受了一些责难

风仍旧痴迷

在成为雪花之前,风弄痛了树枝

不能再犹豫了

该约定一段旅程

 

像雪沙一样抚摸着碑石

乡村等着,落泊的我……

 

 

 对雪水的描述

  

夸西莫多祈祷后,天空

飘来苔藓的气味

如呼唤

我身陷其中,享受这份雪水的滋润

 

藤蔓爬上了我的窗口

带着绿意的,必带有天空的辽阔

落日在黄昏搭起彩虹

你站在独木桥头  

赤裸着唐古拉山的鸟语

季节,清爽了许多

 

而雪水终会通过褶皱,将阳光与心语汇聚

在一个湖泊,乡音遇到了漩涡

避难的虫子在呼喊

湖畔的娘子撑着一把黑伞

我看不见她的青春

 

黑夜即将登场,雪水会停住

变形为星光

在浮游物的身后,是一群贼亮的眼珠

它们被雪水洗过,能看清

黑暗中男孩的忧伤

 

 

落痕 

 

当时,有逆行的风

划破咒符,进入这张画。傍晚

雪花来了

试着表露出一种祥和

 

焚烧后的山坡粉装成初遇时境况

有灵魂出窍

或一大把锋利无比的快乐

像沾花惹草的马鞭

旌旗一恍而过

 

我始终想像不出草地,仓皇而去的

也不是翅膀

火焰是绿色的

像被时间戴上绿帽子的乡村男人

肩上却落满雪片

 

我忍住了寒冷,落雁塘像一个容器

将雪落的声音纳入

 

  

黑暗即将覆没的白发

  

怒斥了黄昏

曾歌唱过的太阳,已听不到他的歌声

掌灯,为时过早

在一块碑石上坐下,想想阳光

 

这条路途,必然通往伤痛

远处,是温和的夜

操浓郁乡音的人,一步步走进画中

岁月接连消失

 

炫目的,是归巢的鸟群

失明的眼睛得到修复,像单纯的翅膀

穿越雪域

沉默者开始呼唤

 

我的母亲.站在唐古拉山的低处

黑暗即将覆没她的白发

  

 

那些不会飞翔的事物

 

学会仰望的人,必先匍匐于地

荆棘上挂着的萤火熄了

剔掉月色

在湖畔燃起篝火,围着石头舞蹈

  

但,请你别带着诗歌走向我

这不是一场乡村的祭祀,如果我感到恐惧

请把我唱过的冬天的童谣带来

不需要摇曳的颂唱

 

期许的,有一种暗示,一些露珠,一场雪

一场迁徙,一片红尘

乡愁从火里带走的仅是几点火星

没有翅语

 

那些不会飞翔的事物

让天空诞生出一个天堂,那里住着

过往的亲人,和

从没见过面的神仙

 

  

一幅归图

 

不明确的因素让夜色焦虑

我看见一些烛光

它们在一条丝绸之路上穿梭

像落魄的磷火

 

以一场雪为核心,我归纳了

一段行程

不得不拿出围巾

哼着小调,喊着匿藏于囊中的名字

 

离古驿站还有一段距离

前半夜,可以直怼

后半夜,必须独善其身

让脚步再轻些

和烛光一样的飘,才会寂静

 

目的不是惊醒沉睡的唐古拉山,应为

这幅行旅图中添加一场风雪

一个归人

 

  

春天,即将来临

  

在一个诗人的眼里,春天的临近

牵扯一些动词

我把冬夜的灯光移往木窗

曾经倾听过的,接着倾诉。一群鸟来了

 

而生活的朗诵更具磁性,像被雪水

洗涤后的碑文 

黑夜,走呼我乳名的人,我听他说: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该来一场鸟语了

可以和孩子们谈谈风,谈谈

风中的植物

或,那些经过寒冷残留下来的种子

阳光一样的夜灯照耀着天空 

高原仍是我喜欢的样子

 

像不疾不缓的歌声

一个冬季的等待让我遇见漂泊

年轻时勾勒过的情人

仍对着谷口朗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