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铎木
---铎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571
  • 关注人气:8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空的碎片,是一些落叶(组诗)

(2018-12-24 11:00:22)
标签:

情感

杂谈

天空的碎片,是一些落叶组诗)

铎木

 

我喜欢这只鸟的歌唱

为一只鸟献出了一片灌木
我没有
原始森林,也没有
次生林
银杏与雪松匿在梅山深处

我喜欢这只鸟的歌唱,即使
它的嗓音常常嘶哑
滴下鲜血
但它会突然惊起,箭一样
飞进我的黄昏

带血的歌声变得渺茫
落雁塘
在荆棘
寂静
直到月色从四面八方合拢
伴着神赐予我的篝火,一曲舞蹈
夜晚在摇晃

晃……




那个忧郁的少年


忧郁的少年拥有了落日
黄昏,他在一片落叶上寻觅
河流到此寂静
石头到此裂碎

那个在眼神中沦陷的影子呢,

将内心的暮色化着鸟语
任一只红斑鸟独唱着心灵的伤
抗辩

当冬季将
冻住,他的唇语就停在那里
他告诉过夜晚的城门,他等的
是一场纯粹的雪
会将那一桩桩往事掩埋,洗涤

但月色比雪早些,将石板路扫净
音归于满舷
像停靠在码头的木船


“谁撑的灯给这个天空,
一颗刺眼的星”




我的窗口


窗口是一个诗人的惊讶
他给出了度日如年的黑夜。在窗帘上
去,希望找到
一只雁鸟,哪怕一片羽毛

最初的安慰是一朵即将凋谢的花
那时,窗
对着春天的梅山
河流并不存在(也许我没留意)
其实,有风就行了
风将花瓣吹向
雁塘,吹向
一个少女的裙子

接着才是水的光,从窗棂上滴落

打湿窗帘上的天空
窗外有人高呼,“光只是另一种暴政“
但我准备承受这光的
致命一击
将所有的私密败露

最后是天空,它是正方形的
像窗口下摆着香烛的供桌



碑石上有一只鸟


鸟飞无事 ,鸟不飞时保准有事
这不仅牵扯到夜
牵扯到树枝,除了巢
雁塘的古道旁,碑石上有一只鸟

它的翅膀慢慢地与碑文融合
落日来到它的身后,夕阳从它的尖喙上
落,它的呜嗷来自天空
但它失去了天空

反季节的风将
雁塘围了三匝
冬季来了,铺在地上的除了落叶与雪
还有一些锈蚀的眼光
渐渐地,黄昏越过了碑石

一个孩童忘记了鸟,他手里拿着风筝
雁塘的老人在不远的地方
看着……



黄昏的
雁塘


穿过胸膛的不是风,是风中的呼唤
我趔趄了一下
感觉到
山迎面砸来
但路上什么也没有,除了影子

而翅膀是没有影子的
我看到了天空的碎片,那是一些落叶
落叶上有一些虫壳
像地图上的标记,或
印忏

在属于我的下午,
村一步步后退

最后跌进池塘
落日也在水中,风在波浪上舞蹈
向我招手

我无话可说,像一
失去族谱的影子
在塘边,站在风中



夜景


那个女人又在月下敲门了
我知道一开门
我们就会生下卵,会孵出许多孩子
会有人喊我爹

就像我喊我爹一样,我拿着
一个饭碗,一个书包
一段三字经
煤油灯将
雁塘燻得漆黑

只留下明亮的瞳仁,洁白的牙齿
老父亲用力地吸着那杆水烟枪
皓月,从破窗里
挤进

敲门声又响了,合着节拍
我起身,用灯光残忍地将门顶住
直到
声叹息,远去……




在一幅失去坐标的画中

在一幅失去坐标的画中
摇摆不定
风举着我的缄言
杂乱无章的幻影撕咬着乡音

北纬3
1度,阳光
灼热

闯进我身体内的,除了气流
而有气流的腐味
我把思念摆在窗台,对准一朵向日葵
(它还
成为一个罗盘)

当我想起鸟语,已是落日
落雁塘在空中游戈
向着一扇半启的木门
方向被秋后的风左右
“你看,多美的风筝”

我们都幻想着在这幅画中扎下根
黑夜的降临



一株蒿草

我曾向一株蒿草屈服过,虽然
它被季节一再羞辱
孤零零地站在红土丘陵
面向落日

夕阳的劝说归于寂静
它守着这个路口,不再呐喊
不再,摇
曳……
用一种枯竭将画面定格

碑石就在它的右边,它们相互辩论了
多日。用上了碑文
或,风的箭头
一匹
马,近了……

为不让时光虚构,它会在月色下
溅落一些秋色




在这个出口


出口,是阳光的漏洞
流下的却是月色。下午茶充当了
伴郎,在聆听与叮嘱后
放开禁忌

拒绝过一位陌生的女
,她挑逗的敲门声
让落日停顿。情节趋于混乱
我打开唯一的窗口
将木门略过

这需要足够的冷静。这不是
雁塘
常有被淬炼过的茶渣、残局
或一只画眉
它们会勾出尘封的记忆
比如,三双泪眼

我希望天黑的速度再快些
让对岸的山影扩大到左心房,让灯光
接着阳光诉说,让月辉将灯光
覆灭。让我的罪孽寂灭
在这个出口


你的宽臀


袭来的是一个叫大雪的节气
二十四种步伐即将走完
我已稔熟了
这种姿式。舞会的音乐在寒雨中
回荡,伴着一个肥臀的女人

可上,可下
可左,可右。被日子囚禁的日子可以放手了
待我看清冬季的颜面,篝火
已经熄灭

这是上帝亲手为我建造的过程
我把它当做一场灾难
用来甄别一首诗,或生活的归属
我没想
堕落
但夜真的坠入了地狱

再冷一点吧,一场江南的雪会带来
一次

通过虚构,我会画一幅梅图
让梅苞绽开在下半夜的沃土
那又是你的宽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