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成琰
罗成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528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有灵犀

(2009-07-19 10:36:36)
标签:

图文

摄影

诗歌

杂谈

分类: 随笔

   在网上,偶然读到邹陶然先生为我的摄影作品《岁月无言》《蹒跚的背影》《大山的女儿》题写的三首诗,颇感惊喜。

   我与邹先生并不相识,一了解,方知他是一位创作甚丰、诗作不俗、影响颇大的青年诗人。他的题诗,既吻合我拍的片子的意图、主旨和内容,又进行了再度创作。三首诗均诗句隽永,诗味浓郁,意境悠远,使我的片子增色不少。与他的诗作相比,我的片子似乎又逊色了许多。

   由此我想到了图与文的关系。

   人们都说当今是影像时代、读图时代。有人甚至断言,文学的时代已经过去,文学应该消亡。我不赞成这种标新立异、耸人听闻的观点。

   诚然,影像、图片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和特性。它的直观性、具像性、瞬间性和现场感以及强烈的视觉效果等都是文学所不具备的。在一些影像、图片面前,文学的确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传达出画面中所呈现的景像和蕴涵的意味。但文学所拥有的厚重的思想和情感内涵、广阔的想象和抽象空间、反映现实生活的丰富性、复杂性等,又是影像、图片所不能比拟和替代的。因此,二者的关系不应是对立的、排他的,而应是互补的、相得益彰的。好的摄影作品,应该让人回味、思索和想象。而文学完全能够使摄影作品的立意得到充分地释放、升华,其发掘出的内涵甚至能远远超出摄影作品本身。

   我觉得,邹先生的诗作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我和邹先生虽未谋面,但彼此已心有灵犀了。

 

心有灵犀 

 岁月无言

在光与影的瞬间 一刹那,便成为永恒 岁月无声。停留 在午后的某一刻


我仿佛看见了 两条苍老的河流 在相互倾诉 遥远的往事

岁月无情 干枯的河床日渐凸起 随意在脸上,刻下了 一道道皱纹

 

心有灵犀 

蹒跚的背影

你以蹒跚的背影来丈量 老家的巷子究竟有多深 从青丝缕缕到发如白霜 以毕生的心血 坚守一个信念

一个人的一生,脚下的路究竟有多长

老屋走出又重新回到老屋 刚走出小巷又重新回到小巷 青石板走出了光泽 雨后的小巷,透出 一股莫名的冷清与凄凉……

在孩子们的记忆里 母亲的影子已经愈来愈模糊了 在母亲的记忆里 孩子们一个个小时侯的影子 却变得愈来愈清晰

一位母亲蹒跚的背影 一位母亲守望的背影 看着看着,这个背影 我的眼圈便不由得湿润了

 

 

 心有灵犀

 

 大山的女儿

在远山之外 在远山之中 大山的女儿守着山 守着一棵树 树枝上的芽苞 树枝上的落叶 树枝上的小鸟 飞去,又飞回

比山更高的还有树 比树更高的还有云 树一天天的会长大 你那曾经姣好的容颜 也会一天天变得苍老

我长久地凝视一幅画 画中的你又在凝视谁 随着天边那最后的一缕云彩 风一样消逝 如梦境般幸福的时光 为何总是那样的短暂

此山连着彼山 近山连着远山 大山的女儿融为山 大山的女儿就是山 山风轻抚你的长发 夜露湿了衣襟 归鸟寂静无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通通的故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通通的故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