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徽杨小凡
安徽杨小凡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689
  • 关注人气:5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涂晓晴:读《楼市》有感

(2018-11-21 16:22:22)

 

 

 

 

 

 

 

 

 

 

 

 

 

 

 

 

 

 

 

 

 

                                            涂晓晴

《楼市》是一本描写城市发展和开发建设引起的一系列问题和现实的作品。中国加快城乡比例的背景前提下,将农村变成城市,将坚硬的钢筋水泥扦进柔软的泥土里,破坏了农村人口生态,却怎么也无法阻挡高楼长得比春笋还快。

作者自己就是房地产公司总经理,从征地、批项目、银行信贷到项目招标,再到工头克扣农民工工资和拆迁户的种种问题,相信他本人遇到和处理的问题,不比书里描写得少。

《楼市》从两条主线四个方面写出了“清明上河图式的”众生相:城市管理者从省长到市委书记到市长冯兴国、区长,再到大学生村官水亮遇到的困境;被拆迁方从两个村干部被抓,再到顽固的村民集体消失,让娘儿们在家跟村部捣糨糊,看似顽固却心有万物的七奶、假离婚的两口子;建设方从大化公司老总到副手,再到售楼小姐和客户以及底层买家;资金方的银行行长、信贷员……捉蛐蛐高手刀背李和他那个在上海被高房价折腾得心生歹意的儿子……每个人都在画中,都在棋局里,无论你高高在庙堂,还是卑微在陋巷,都被楼市这股旋风卷得东倒西歪,不能自已。

书中人物个性鲜明有特色,读来有血有肉,刻画得恰到好处。笔调冷静,蕴含悲悯与诘问,以谐写庄,以快意写痛点。市长冯兴国一腔热血,想要在北城干出一番事业;实则是“地虫子”的大华总经理胥梅;看似风光却提心吊胆的银行行长戴金;为了转移拆迁款假离婚,最后弄假成真的郭红和毛海兵夫妻,在金钱面前,如同小舢板被巨浪一下子拍翻,彻底改变了人生轨迹;被水亮他们领回来的七奶的儿媳妇郑大丽和在黑煤窑干苦工的李六根,却闹着要离婚。原因竟然是李六根常年在矿上,一旦有机会过上夫妻生活,让女人直喊受不了。

相比写人物的理性和冷静,几乎不多置一言。作者在写动物时对人和燕子的感情,燕子和燕子的情爱,却毫不吝惜笔墨,细致入微,读来潸然泪下。作者的高明之处,并非一味同情,只表现人类对动物的关爱。而是看到了人和动物之间的连接,万物同源同理,从一点可观全局,谁能置身度外?

书中有三种传统斗兽(斗蛐蛐和斗狗)描写得淋漓尽致,尽显人性、人情、人心之无奈,同时又透着悲凉和难以言说的意蕴。作者在描写斗蛐蛐的人的心态时说“人之所以喜欢蛐蛐,就是因为人和蛐蛐都是众生,喜怒哀乐、悲伤妒恨,七情六欲无一不有。而且虫通人性,虫遂人愿。老玩家子说,到了一定境界,人与虫是一体的,人心虫性一线相通。”

在写斗狗的时候,那种场面的惨烈,围观者的麻木、复杂心态。“两只狗咬在了一起,十几分钟都不分开,这样的场景吓坏了海青,拉着冯兴国往外走”,海青让冯“管管这事,太残忍了”。冯却笑了笑,叹了口气,发出“人与狗一样”的感慨。

人与人斗,就像狗与狗斗,鸡与鸡打。缠斗的双方都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跟人类世界一样,继续撑下去,自会有个胜负生死,旁人根本不需要管。

作者说“哪行都有哪行的道行”,斗蛐蛐的、斗狗的、打鸡的、金融的、房地产的、政界的……虫争、鸡打、狗咬、人斗,一个道理。

长卷式的“角色”描写,除了人物,还包括动物,比如燕子,一只没有名字只有类别的燕子。书中描写的“孤燕还巢”感人至深。孤单的燕子回到旧巢,因为失去了伴侣,整天沉默发呆,无精打采地飞出去觅食。一对新婚的燕子占据了孤燕的巢,孤燕连争夺家园的勇气和想法都没有,只是平静地离开了温暖的家,并未飞走,而是在院中桃树枝上默默回望,也许是想到了它过去和爱侣的甜蜜,细雨纷纷,像是孤燕悲恸的泪滴……孤燕去世在了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它飞到屋檐下避雨是完全有可能的,应该是主动自杀,去另一个世界寻找曾经的挚爱旧侣。它所有的沉默,都在等待一场灾难,一场能带它离开这个世界的大暴雨。上天派一场雨带走了它,结束了失去家园和爱人的悲痛。人世间又有多少孤燕这样的悲泣,人和燕子都在经历苦痛,一场大暴雨却带不走人,只好留在人世忍受更多苦痛折磨。

人类(水亮)把它的遗体埋在葡萄树下,完成了生命的轮回和交替。作者感慨,那年的葡萄肯定特别酸。寥寥一句,蕴含太多情义。

作者笔下没有一个纯粹快乐的人,也没有一个不受牵绊和制约的人,更没有一个没有喜怒哀乐,不为命运乃至生死竭尽全力的动物。人们和动物们在一条看不见的传送带上前进或蹒跚,没谁能停下来,停止就意味着被抛下,被淘汰,被消失。

在城镇化进程大举猛进的时代,农村和农村生态正在呈断崖式消退。书中对这种时代变迁亦有深刻形象的描绘:秋收过后,该走的男人又从田野乡间去了城市,这时候乡村里的男人比公狗都少。聊聊数语,有戏谑,却更多心酸。那是怎样的冷清萧瑟,老人、孩子和妇女又生活在怎样的落寞和无助与期盼里。

城乡差别在人物身上得以展现,有人发牢骚,城里人什么都有,有人却天命地认为“投错了胎”,作者对弱势群体透露深深同情。这些农民工参与到城市建设,尤其是房地产行业,他们吃苦耐劳养家糊口,“盖了房子千千万,自己没有瓦一片”,强烈的失落感和无奈的苦涩,在作者的作品里却并非一路怅然,而是笔锋一转“咱亲手盖的房子,最早的住户就是咱们,那些没完工、没装修的楼房,哪个不是咱们先住的?咱们是年年住新房啊”。这种自我解嘲的能力,并非是农民工的,而是作者对农民工群体的熟悉程度和关怀、关照,才能表述得这般高超而开怀一笑的。

《楼市》写的是楼的事,亦是写的人间事,更有房地产行业不与外人道的秘密和不得已。从官到商到金融,再到承包者和买房人,中介和售楼人员,他们都在这一条利益链上捆着,最终伤害的谁?几个决定房价的环节手拉手,天然属性般地保持一致,根本不管不顾买房者的死活,成了开发商提高房价的帮凶,甚至有的怕跌助涨,这是什么心态?人在金钱面前都撕下了伪装,成为魔鬼,戕害一个个买房人,断送他们的现状和未来人生。一家家的买房者甚至一辈子绝大多数时间都活在繁重的贷款里,难以逃脱。作者写道,“尽管房价翻着番地往上涨,而越涨人们越买,越买越涨,这是十分可怕的。”

至于“套内面积”和“公摊面积”,是黑幕也是冰山一角,各种坑钱花样名目繁多,试问有几个买房者是计算公式的行家里手?算完房价算面积,算完面积算质量,算完质量算各种名目繁多的附加费,算完附加费算未来的物业管理费,算完……简直是一房入手付费永久。

然而再纷杂的世事,也有令人心灵一亮的世道人心。蓝雪对老总说:“……我做不出从面积上欺骗买房人的事,我良心不忍……”这是痛,这是柔软,无论普罗大众还是看到书的读者,都能体会到作者的良苦用心,他不是在单调地罗列,他在鞭挞,在呐喊,在呼吁,在恳求,从业者们该当多点诚恳,多点良心,多点扪心自问。

北城书记朱玉墨的名字,取得颇有深意,不知是否是作者有意为之?“朱玉墨”解构成颜色就是“红、绿、黑”,若将色彩混合再生,红色和绿色混合在一起恰恰就是黑色。可否这样以为:无论你桃红柳绿花花世界,在不得已的大潮中,将这样的美好和平衡打碎了,掺和在一起就变成了黑色。官场、生意场、钱场、人场、斗兽场,无不充满血腥竞争,如同股市,不是红方赢就是绿方胜,除非休息时间和休息日,哪有片刻安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