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徽杨小凡
安徽杨小凡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689
  • 关注人气:5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风云花戏楼》剧本(二)

(2018-10-30 14:07:52)
《风云花戏楼》剧本(二)

 

31      花戏楼 

张拱臣和老四带兵冲进花戏楼。

张拱臣:逐个房间,严密搜查!

    清兵一哄而散,向各个房间冲去。扎马步的孩子们仍纹丝不动。

 

32      花戏楼后院 

咸茯苓和一枝梅、鸿哥正拿着锤子,到处敲敲打打,寻找地洞口。

一枝梅听见前院声响:张拱臣带兵来了!

咸茯苓抬头大惊,撒腿就跑:坏了!我大意了!

一枝梅和鸿哥对视,忙跟在他后面往回跑。

 

33      道具间 

清兵在胡乱搜查。

 

34      花戏楼 

咸茯苓在前,一枝梅和鸿哥在后,向前院跑来。

 

35      服装间 

清兵在胡乱搜查。

 

36      花戏楼 

咸茯苓等三人来到前院,见到处都是往来的清兵,停止奔跑,疾步向前。

 

37      化妆间 

清兵在胡乱搜查。

 

38    /  咸茯苓寝室 

咸茯苓等三人匆忙走进寝室。

老四从枕头底下搜出咸茯苓的驳壳枪,交给张拱臣。

咸茯苓等三人冲进来,不禁大惊。

张拱臣摆弄着枪,抬头:这唱的哪一出?

咸茯苓无语。

一枝梅佯装着急:哎呀你开小差也就罢了,怎么还带这玩意回来?

咸茯苓无奈:我喜欢枪,枪能防身。

张拱臣:防身?明人不说暗话,咸茯苓,你就是刺客。

一枝梅掩饰地笑:他?不可能!张大人误会了……

张拱臣推开她:不承认?咱换个地方说?我那没有撬不开的嘴。

咸茯苓:……

一枝梅:那还是在这说吧。张大人,我可全指着你罩着了……

张拱臣:别的事尤可,唯有逆党谋反,谁也罩不住。

鸿哥胆怯地:师弟……

张拱臣:出去!一枝梅,你也请吧。

一枝梅无奈,望着咸茯苓,和鸿哥出去。

张拱臣踱步:说吧,行刺计划,同党是谁?原原本本都说出来。

咸茯苓:在下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

张拱臣突然反拧住他的胳膊:信不信我要你的命?

咸伏苓疼得惨叫,冷笑:要我的命?可惜你一无事实,二无证据。

张拱臣放手:我可以拷问啊。只可惜一枝梅,一经拷打,怕戏是再唱不成喽。

咸茯苓揉着肩膀,急了:此事与一枝梅无关……

张拱臣:就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何苦还要搭上一枝梅和戏班?

咸茯苓低头皱眉:……

张拱臣:这会儿死你可就白死了。不如这样,你继续演你的刺客,今晚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行刺之际,被我当场擒获。事实有了,证据也有了。你当烈士我升官,彼此成全,怎么样?

老四惊讶:大人……

咸茯苓冷笑:你就不怕我得手?

老四着急地:不能啊张大人……

张拱臣推开老四:你得手算你本事,我拿你算我能耐,敢赌吗?

咸茯苓难以置信地摇头:想升官想疯了你!

张拱臣:借你的命,升我的官。回头我也学冯巡抚,为你树碑立传,怎么样?

咸茯苓看着他,点头:拿官差当儿戏,朝廷不亡才怪!

张拱臣乐得搓手:朝廷亡不亡不在我一人,说说行刺计划吧?

咸茯苓摇头笑:我要不说呢?

张拱臣把枪口对准他脑门,打开保险:是现在死,还是配合我演完戏再死?

咸茯苓无奈:……我负责行刺,同党声东击西,里应外合分散清军警力……

张拱臣大喜:我就知道……同党是谁?有多少人?

咸茯苓摇头:当地的,真不认识。

老四紧张地:亳州也有逆党!张大人……

张拱臣:这份大礼,我给钦差送定了。老四,即刻开始,寸步不离伺候咸先生。

老四:是!

张拱臣出门:封锁花戏楼!今晚演出结束前,任何人都不得走出半步。

 

39      咸茯苓寝室隔壁房间 

鸿哥贴着墙,偷听隔壁对话。

张拱臣(OS):全城戒严,搜捕逆党!

鸿哥放下碗,怀着对咸茯苓的愤懑走出去。

 

40     花戏楼 

演员们在清兵监视下各自练功。一枝梅、咸茯苓和鸿哥在戏台上排练武戏。

鸿哥边与咸茯苓用花枪对打,边低声激烈谴责:软骨头!

咸伏苓惊讶:……

鸿哥:还没过堂就把同党都卖了,真是势利小人!

咸茯苓尴尬地对一枝梅笑:听见没?顺风耳还是……

一枝梅边拿花枪对打,边严厉地盯着咸茯苓:到底怎么回事?

咸茯苓看着他,又看一枝梅:你们误会我了……

一枝梅脸色铁青:是嘛!

老四在戏台下盯着他们。

一枝梅瞥见老四,停下:换戏服。

三人下了戏台,向服装间走去。老四跟在后面。

鸿哥和咸茯苓走进服装间,老四正要进去。

一枝梅拦住,进屋关门:换衣服你也跟着?

老四无奈停在门前。

 

41     服装间 

    三人换戏服。咸茯苓把戏服递给鸿哥。

鸿哥气哼哼抢过戏服:还革命不怕流血,听你的连裤子都穿不上!

咸茯苓微笑:听我说……

一枝梅:伏苓,我怎么觉得你性格变了?

咸茯苓微笑:我怎么变了?

一枝梅:你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咸伏苓惊愕:……

鸿哥:言不由衷,鬼鬼祟祟。哼!

咸茯苓:事到如今,我不承认是刺客也不行了,所以刚才我是将计就计……

一枝梅惊喜:将计就计?

鸿哥:你竹筒倒豆子啥都招了,如今已是砧板上的鱼肉,还将计就计?

咸伏苓穿衣,乐观地:只有铤而走险,方能绝地逢生。

鸿哥和一枝梅对视。

咸茯苓推门出去,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老四冷笑着进来,步步紧逼:将计就计,绝地逢生……

咸茯苓摇头连连倒退,脸上还笑:又一个顺风耳。

一枝梅和鸿哥大惊。

咸伏苓突然出手,与老四打斗:听见也好……

咸茯苓与老四激烈对打,却不是他对手。

一枝梅和鸿哥对视,然后双双出手。

老四以一敌三,全无惧色。

三人竟打不过老四,不由绝望。

老四打退三人,诚恳地抱拳:三位听我一言,我也想家家户户都能用上电灯,我也想中国能改天换地,早日成为现代国家。

咸茯苓:你是说……

老四:刺杀钦差,算我一个。

咸茯苓瞠目结舌。

老四:信不过我?

咸茯苓不置可否。一枝梅和鸿哥则半信半疑。

老四:你可以考验我,咋考验都行。

咸伏苓笑:不是兄弟不信四哥,我那把枪,能帮兄弟拿回来吗?

老四望着他,随即决绝地转身出门。

    三人对视。

一枝梅:朝廷鹰犬,你也敢信?

咸茯苓:有良心、有眼界的中国人,都知道清廷必亡。这就叫墙倒众人推。

鸿哥:你怎么就相信他不是使诈?

咸茯苓出门:只要他能盗来手枪,就值得信任。

鸿哥望着他的背影摇头:一意孤行。这犟种。

一枝梅担心地和鸿哥出去。

 

42     花戏楼后院 

咸茯苓、一枝梅和鸿哥拿着锤子,敲敲打打,寻找地道口。

鸿哥敲打:哎……

咸茯苓和一枝梅惊喜回头。

鸿哥摇头:不是。

咸茯苓和一枝梅不满地瞥了他一眼,继续敲打。

老四走来。

三人停下,都转身望着他。

老四故作垂头丧气状。

鸿哥:枪没拿来?那啥也别说了……

咸茯苓皱眉。

老四从腰里掏出枪,递给咸茯苓:是不是这把?

一枝梅笑:老四你还真行啊!

咸茯苓责怪地看她。

    一枝梅忙收声,看看四周。

咸茯苓拉开枪栓,退出弹匣,狐疑地检查子弹。

老四:放一枪试试?

鸿哥紧张地抬头四处看:你想把张拱臣招来?

咸茯苓收起枪,爽快地向老四伸手:老四……同志。

老四和他握手。

鸿哥忙甩开老四的手,和咸茯苓握手:还有我呢,我也是同志。

咸茯苓:你可想好了……

鸿哥:连老四都入伙了,再不入倒显得我不仗义了。   

一枝梅和众人相互信任地微笑。

老四:可我觉得,在花戏楼行刺,怕是不把握。

咸茯苓:怎么说?

老四摇头:那钦差护卫高手如云,戒备森严,众目睽睽之下……

 

43     花戏楼  夜(闪前)

咸茯苓和一枝梅在戏台唱戏对打,同时机敏地观察。

台下的老四、鸿哥暗自点头,随即向周边观察,见朱涛和张拱臣等众人看戏,

不时叫好,四周护卫都目不转睛地持枪望着戏台。戒备森严。

咸茯苓和一枝梅暗自点头,突然拔枪。

四周护卫立即纷纷举枪射击。

咸茯苓和一枝梅栽倒,血染戏台。

朱涛和张拱臣冷笑起身。

 

44     花戏楼后院 

    咸茯苓望着老四,揣测着他的意图。

鸿哥点头:就是,戏台上行刺太扎眼。

一枝梅:你有什么主意?

老四:在城门口伏击。

咸茯苓:城门口……

 

45     城门  傍晚 (闪前)

朱涛的车队和骑兵远远驶来。

城门戒备森严。咸伏苓缓缓从城楼上探头。

车队越来越近。

咸茯苓举枪瞄准,忽然被身后的子弹击中,仰面倒地。

他这才发现城楼上戒备森严,高点被多个枪手控制。

咸茯苓遗憾地闭上眼睛。

 

46     花戏楼后院 

咸茯苓摇头:城门居高临下,又有重兵把守……

一枝梅白了老四一眼:馊主意。

鸿哥:就是。

老四:那就在城外,在官道伏击……

咸茯苓:城外官道……

 

47     官道  日(闪前)

朱涛的队伍迤逦驶来。

咸茯苓埋伏在路旁。

队伍越来越近。咸茯苓一跃而起,举枪射击。

马上护卫纷纷举枪还击。

咸茯苓中弹倒地,骑兵们纷纷策马来到他的尸体前。

 

48     花戏楼后院 

咸茯苓摇头:野外不利于隐蔽,驳壳枪有效射距不足二百米……

一枝梅不满地看老四:怎么尽往沟里带?

鸿哥:就是!

一枝梅:你就会说就是。

鸿哥:本来就是嘛。

老四:可在戏台行刺,难度太大。

咸茯苓沉吟踱步:难度是大,但在戏台上行刺,是最后、也是唯一的机会。

老四:那除非……你有绝对把握。

鸿哥:就是……

一枝梅责怪地看看他:会不会说点别的?茯苓你说。

咸茯苓对着老四沉吟:……

一个师兄弟跑过来:开饭了!

咸茯苓借机掩饰过去,带头往前院走:吃完饭,继续找运兵道口。

鸿哥莫名其妙地和一枝梅跟着他走了。

老四望着他们的背影沉吟片刻,这才跟着走了。

 

49     餐厅 

众人吃饭。

老四边吃,边偷眼瞄咸茯苓。咸茯苓埋头吃饭,暗自沉思。

鸿哥不安地逐个看着众人。

一枝梅用筷子碰碗沿:不吃饭瞎踅摸什么呢?

鸿哥:我捉摸……

一枝梅:甭捉摸,你捉摸那玩意都没用,吃饭!

鸿哥被伤了自尊,赌气地低头猛吃。

 

50     官道 

冯英掀开车帘,向外看着。

车马辚辚,队伍扬起尘土,呼啸而过。

 

51     咸茯苓寝室 

咸茯苓沉思着,把拆开的枪复原。

他把子弹举到眼前观察着。

他抬头打量窗外的浮云。

他把子弹押进弹匣,把弹匣重新装进枪里,掖起枪,起身出去。

 

52     道具库 

门打开,咸茯苓站在门口。

库房里摆放着刀枪剑戟等道具。

咸苓走进去,抬眼看着。

咸茯苓逐个拿起刀枪。

鸿哥兴奋地跑进来:找到了找到了!

咸茯苓回头:运兵道?

鸿哥点头:你绝对猜不到在哪……

咸茯苓扔下花枪出去:走!

    鸿哥跟他出去。

 

53     花戏楼后院酒窖 

咸茯苓和鸿哥进来,隔着一坛坛酒,不觉站住。

一枝梅和老四站在墙边,墙脚刚被砸开两块砖头,露出一个洞口。

咸茯苓疾步过去,从洞口向里张望:这就是三国曹操当年的运兵道?

一枝梅兴奋点头:我爹没事就在酒窖里转悠,我就估计在这。

咸茯苓回头,眯缝着眼睛沉吟:……

 

54     花戏楼  夜(闪前)

咸茯苓和一枝梅在戏台上连唱带打。

朱涛和张拱臣等在看戏。

鸿哥悄悄剪断电线。

现场突然漆黑一片,只剩朱涛座位旁一盏灯笼还亮。

咸茯苓拔枪连续射击。

朱涛中弹,灯笼被打灭。

咸茯苓和一枝梅趁着黑暗和混乱跳下戏台,一口气跑到后院。

他们跑进酒窖,已等在里面的鸿哥和老四忙关上门。

 

55     酒窖 

咸茯苓睁大眼睛:……成了!

三人兴奋地对视。

咸茯苓:凿开,先探探路。

一枝梅拉着咸茯苓往外走:轻点,洞口决不能暴露。

鸿哥答应,拿起锤子:哎……咱俩谁先来?

老四不屑地看看他,走出去。

鸿哥无奈,摇头砸了一下,发出声响,吓得忙回头。

 

56     城门口 

城门口戒备森严,张拱臣和众官员士绅引颈恭候。

远处马蹄隆隆,尘土飞扬,朱涛的队伍出现。

张拱臣和众人整理衣服。

车队减速,逐渐来到近前。

张拱臣趋步上前施礼:亳州守备张拱臣与全城士绅父老,恭候钦差还乡!

冯英下车,警惕地四处张望:张守备不必拘礼,速带大人进城。

张拱臣一愣:这位就是冯巡抚那位令人闻风丧胆的女公子?

冯英:御前四品带刀侍卫冯英。

士绅们不安地低声议论。

张拱臣:失敬。卑职和本地士绅已备下薄酒,为钦差大人洗尘。

冯英上车,站在脚踏板上:头前带路。

张拱臣:请。

张拱臣和众人簇拥着马车进城。

 

57     运兵道 

提着灯的咸茯苓、一枝梅、拿着蜡烛的老四、提着镐头的鸿哥相继走来。

鸿哥:唉呀妈!这两千多年前的运兵道,还跟新的一样。

运兵道砖壁上,隔着不远就有一个摆放油灯用的平台。

咸茯苓把灯放到台上示范:曹操智慧非凡,果然非常人可比。

咸茯苓和一枝梅、老四、鸿哥边走,边兴致盎然东张西望。

运兵道砖墙、拱形,时而狭窄,时而宽阔,时而路面倾斜。

四人依次而过。

 

58     城墙 

城墙全景。

随着砸墙声,城墙上的砖头落下。随后更多的砖落下,鸿哥探出头。

鸿哥的视野:野外全景。

鸿哥惊喜大叫,回头时撞着头了:城外!果然出城了……哎哟!

随着更多的砖落下。鸿哥、咸茯苓、一枝梅、老四陆续出来。

众人看着四周,相互对视,随即奔跑,发出惊喜的狂呼。

四人情不自禁,手舞足蹈地唱起戏文。

一枝梅唱起喜庆的戏文(高速摄影)。

鸿哥手舞足蹈,唱着得意的戏文(高速摄影)。

咸茯苓手舞足蹈,唱起意气风花的戏文(高速摄影)。

老四手舞足蹈,兴奋地用嘴给众人伴奏(高速摄影)。

咸茯苓陶醉地笑着唱(高速摄影)。

一枝梅半闭着眼睛唱(高速摄影)。

鸿哥则闭着眼唱(高速摄影)。

众人动作夸张,如痴如醉。

咸茯苓停下,憋着笑:戏过了啊。

    众人对视轻笑。

一枝梅、咸茯苓钻回洞口:把洞口藏好。

老四和鸿哥捡起枯树枝,进洞后用树枝掩映住洞口。

 

59     某大饭庄门前 

冯英出来,张拱臣追出来。

张拱臣:这才刚开宴,您这是……

冯英:我去花戏楼检查布防。

张拱臣:我都布置妥了,今儿早起,花戏楼就许进不许出,冯小姐尽管放心……

冯英撂下脸:叫我冯大人!

张拱臣收敛笑容:……是,冯大人。

冯英带着自己的一队兵走了。

张拱臣望着她的背影,吐了口唾沫,转身回去:呸!狗仗人势!

 

60     花戏楼后院酒窖 

咸茯苓、一枝梅、鸿哥、老四从洞口鱼贯走出来。

四人清理碎砖头,扫地、挪动酒坛子挡住洞口。

咸茯苓和众人收拾停当,端详着洞口,这才放心地拍打着身上灰尘出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