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闻写作背后的故事(五) 争分夺秒抢新闻

(2010-03-23 10:12:44)
标签:

新闻写作故事

分类: 新闻

第五章   

 

 

本章提示

 

    新闻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陆定一语),新闻不仅要讲重要性,也是很讲究时间性的,最低要求是个“新”字。所以,媒体上一般尽可能发表今日新闻,尽量不要有 “最近”、“前一段”“今年以来”、“日前”等不新鲜的时间用语出现。

  报纸上最欢迎独家新闻,独家新闻很是吃香,如同之宝,转载率非常高。

  新鲜的要闻、独家新闻都是“跑”出来的,“抢”出来的。

  记得以前有个漫画,就是这样行人记者形象的:一个扛着大笔的记者,身上穿着摄影马甲,脖子上挂着照相机,头大,嘴小,耳朵尖,腿长,脚大。这就是一个合格的记者得具备的素质。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头大,是指脑袋要大,里头得多装些东西;嘴小,记者说话的地方是在报纸上,日常工作、生活中,不夸夸其谈;耳朵尖,是指能收集到多方信息;腿长,是指跑得快,跑的远;脚大,跑的多,要练就一副铁脚板。

  发独家新闻,我的体会是,除了要快,还有一个诀窍,那就是写连续报道,把稿件分成了几步走:先发人物新闻,也就是消息,因为消息最快,在有的媒体记者在赶写长篇通讯时,我已经见报了(但也不排除发了人物新闻后还可以再发长篇通讯)。有人可能会说,电线杆的材削了根火材棍,不是可惜那材料了?放心吧,我也有我的办法,后面连住发出九篇连续报道,加起来也不比他们的长篇通讯短。时任山西日报总编的唐纪宇说“这是长篇通讯的改革”,这样写,占读者时间少,有人看。不敢贪天之功,老实说,我是歪打正着,目的不过是抢新闻而已。不过,也惹了个小麻烦,引来了第四章中的“一个细节当了一次被告”的故事。

独家新闻是十分吃香的,我写的郭风莲担任大寨党支部书记文汇报从上海打来电话要稿,,《祁县遭受大风袭击》》(见第十章‘余犹未尽续新闻’)北京青年报要稿。还

有很多例子就不举了。
 


故事之十二  :“跑”出来的独家新闻

 

  还是以上章所说说的榆次市东赵乡西窑《魏忠年救人失去亲生女》一事为例,我并不是第一个得到新闻报料的,而是事发的第二天下午3时,才得到消息的。比当地的媒体整整晚了一天多。但是,我的行动比他们快。得到报料后,我立马骑上摩托车,一个小时从太原赶到事发地点的西窑村,用了两个个多小时采访了当事人和当地群众,7点马不停蹄地返回太原。写完稿子,已是晚上9点报社夜班上班的时间了,当天晚上我就跑到夜班要求发稿。报社值班老总一看,非常喜欢这个稿件,临时决定取消班前碰头会已定的头条,把我的稿作为头条,第二天一早便在山西日报头版头条上见报了。这个稿发表在所有的媒体前面,包括晋中当地的媒体,成了独家新闻。

真得感谢我那红色的幸福-250摩托车。1987年,别说像现在有这么多的汽车,要想去哪抬腿就能走,那时就连摩托车也很少,能拥有一辆摩托车,虽比不上现在的有辆大奔、宝马,起码也相当于现在有辆的奥迪了。再说,如果当时不能抬腿就走,最多也是和当地媒体同一天见报。再说那时候交通远比不上现在方便,榆次虽通火车也通汽车,但毕竟火车汽车都有班次、时间限制,说成啥我也不会赶在夜班排版前发稿的。

  这种情况太多了,可以说,我的今日新闻在我发稿量中占有较大的比重,不过辛苦一点就有了。

 

  《魏忠年救了三条命失去亲生女》一稿(见第四章‘呕心沥血写新闻’)

 

故事之十三:抢了个敏感题材

 

郭风连当上大寨村支书也是这样。当时为了抢新闻,只写了200 多字的一个短消。因为郭是名人,在沉默了几年以后,大寨怎么样了,陈永贵怎么样了,郭凤莲怎么样了?当时读者都很想知道,都是引人注意的东西。一篇短消息根本满足不了读者的要求。为了满足读者的知情权,后面我又以书信的形式,给时任山西日报总编的赵克明写了一封信,详细汇报了郭凤莲上任的情况,经赵总编的批准,以《郭凤莲上任》一题公开见报。

 

郭凤莲是个名人,文革中,大寨跟“四人帮”比较紧。改革开放初期,作为大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的郭凤莲得不到重用,脱离大寨后,仅在晋中果科所任一名副主任,在家休息,基本不上班。得知郭风莲重返大寨担任村支书后,能不能写,能不能公开发表,还是个未知数,因为我前几年,广州的《家庭》杂志就约我写过一个叫《一撮泥土》的长篇文学作品,但当时发生了《山西青年》刊登张不代描写华国锋的作品,被批评后,《家庭》杂志也不敢刊登我写郭凤莲的作品了。当时,郭凤莲的政治敏感时期还没有过去,作为大寨主要领导人之一的郭凤莲,能不能公开报道,用多大的篇幅报道,对媒体来说,都是很谨慎的。为此,我是抱着“写不写在我,发不发由你(不过,主观上我还是想发)”的心态,先写了一条郭风莲担任大寨党支部书记》的短新闻,很快在山西日报发表了。郭凤莲是新闻人物,我知道一篇短消息,根本不能满足读者的之情癖,果然,我收到上海文汇报等新闻单位的电话,都想要一篇郭凤莲上任的后续报道,于是我就写了《郭凤莲上任记》的通讯。但能不能再发出来,我心里没底。稿件写成后,我以信件形式寄给作为汇报材料寄给了山西日报总编的赵克明。赵总编的思想还是解放的,在他的首肯下,我把这封信略作改动(实际上当时我给赵总的信,就是一篇小通讯,只不过是以信的形式写的),很快就在山西日报上发表了。我是山西日报的记者,“顾其里才能顾其外”,之后,我才发给外报。 

 

 

附:《郭风莲担任大寨党支部书记》、郭凤莲上任

 

郭风莲担任大寨党支部书记

   

 本报讯   11月15日,郭风莲同志到昔阳县大寨乡大寨村担任党支部书记。这一决定是大寨乡党委宣布的。

此前,郭风莲是晋中公路分局昔阳公路段党支部书记。最近,她还被任命为中共昔阳县委常委。

                                          (原载1991年11月16日山西日报一版)

 

 

郭凤莲上任

11月15日,中共大寨乡党委宣布郭凤莲同志任大寨村党支部书记。当天,郭凤莲便走马上任。有关方面介绍,昔阳县大寨村这个老典型,近几年发展步子较慢。大寨村的群众要求郭凤莲

寨,郭凤莲对故土也有深厚的感情,组织上也同意她回到大寨村工作。

 郭凤莲衣着俭朴回到离开11年的大寨。多年来的城里的工作和生活,看不出她已有44岁的年纪了。一见面,记者开玩笑地说她;“凤莲就是不显老。”她也风趣地说:“这下子(回到大寨)就要开始老呀!”—句话,道出了她准备扑倒身子干,把大寨拉下的步于赶上来的决心。

郭凤莲形象地把这次回大寨比作“老女回娘家”。她离开大寨11个年头了,也可以说离开农业11年。对大寨村熟悉又不熟悉,给她今后的工作增加了一定的难度。但是,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感还是促使她回到大寨。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大寨是我的老家,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这即使是‘火坑’.也得往进跳呀!”

  回到大寨不到一个星期,郭凤莲巳召开了6次老干部、党员座谈会,找一部分村民谈心,登虎头山、狼窝掌和合作沟,仔细察看了农田水利建设情况。11月19日上午,她和地、县工作组以及宋立英商量了办草编厂的事,安排从闻喜县请来的师傅的食宿问题。接着又和工作组研究了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农村社教和环境卫生等工作。她说:“大寨要一手抓农业,一手抓工副业。大寨是靠农业起家的,要在农田建设上下点硬功夫,现在单靠人拉肩挑是不行的,要购置农业机具,靠机械化来发展农业。”

    郭凤莲不希望宣传大寨,特则是报道她本人。她说:“我现在刚回去没有什么好说的,等以后干出成绩再说吧”

  现在,郭凤莲已搬回大寨居住。

                         (原载1991年11月25日山西日报2版

 

 故事之十四  :一次特殊化的采访

 

2000年3曰27日,祁县境内出现九级大风(22米/秒),人员伤亡严重。得知这一情况后,我和其他新闻单位当天几乎是同时赶到祁县。在县委二招,一名县委常委、县委宣传部长亲自坐镇接待记者,她对来者一概拒之门外,不谈情况,不提供交通工具(那时候没有现在在这么多的车,交通很吧方便,县城也少有出租车),唯独对我是个例外。

这事说起来大家可能会奇怪,一个小小的宣传部长竟敢阻止记者对重大新闻事件的想采访?我说,敢!因为那时候,中央对天灾、人祸的重大事件公开报道还没有解禁。不要说当地的领导,就是上级领导也反对见报。我报道之后,在地委小食堂吃饭时,晋中行署的一位主要领导就曾经黑着脸责问我:“老穆,你报道那干啥?”多亏那时的地委书记申维辰同志是个明白人,他说:“老穆报的对,这种事情不能瞒报,老穆不报,总有人会捅出去,咱们反而被动,老穆的报道就很客观嘛!”这才给我解了围。

申维辰说的对,我的报道是很客观的,我报了天灾,也报了各级党组织如何组织人民抗灾救灾,不会像一些小报那样,只顾猎奇、追求轰动,甚至极个别的人不惜去煽动群众情绪。再说,我先报道,对别的媒体来说,还可以起到先入为主引导舆论的作用。你可能会说,你就只会为共产党涂脂抹粉,这话我过去,直至现在也是敢公开承认:因为我是党报记者,晋中记者站长,我得为共产党说话,得为社会和谐考虑。我想,换成你,你也会这样做的。

 

附:祁县刮大风(三篇)

 

 

新闻写作背后的故事(五) <wbr>争分夺秒抢新闻


 

祁县遭受大风袭击

 

52人受伤,其中10人死亡

 

本报3月27日讯  今天下午2时37分至53分,祁县受受蒙古气旋强烈影响,境内出现九级大风(22米/秒),部分企业、学校不同程度受损。下由村锦达玻璃厂、古县富成玻璃厂、裕丰玻璃厂出现厂房倒塌,人员伤亡严重情况。截止记者发稿时,有52人受伤,其中10人死亡。

接到风灾报告后,晋中地委、行署,祁县县委、政府领导立即赶赴现场,组织医护人员在祁县4个急救中心和地区二院进行抢救。

(原载2000年3月28日山西日报)

 

 

危难方显党靠山

 

——记祁县“3.27”特大风灾中的共产党员们

 

“对于共产党员,平时我没有感到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看到某些党员的所作所为,我还摇过头。这次我受伤了,看到那些党员、党的领导干部比我还着急,我明白了,咱们老百姓的靠山是谁,还是共产党呵!”

这是风灾后,在祁县人民医院外科病房住院的程光明掏给记者的一句“心窝子话”。

程光明在祁县古县镇宝成玻璃厂工作。这次风灾中,被压成腰椎压缩性骨折。是谁在废墟中抬起房梁.还有谁把他从血泊中抱出,又是谁把他背到医院?程光明说:“是共产党员!”

程光明看到的只是身边的共产党员。他哪里知道,在这些共产党员的背后,是我们党的各级指挥机关。风灾发生后,祁县县委书记赵晋阳,副书记、县长曹煜停止了一切工作,立即组织了抢险领导组,由两名副县长带领医疗抢救、工程抢险、事故处理、灾情核实、后勤

保障五个工作队,深入灾区抢救伤员,排查险情。接着晋中地委书记申维辰来了;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马友从北京回来,没进地委大院,就直接赶到祁县;地委委员、行署常务副专员藉振方,副专员韩竹林、杜拉柱,李福林也先后赶到祁县或打电话慰问。接着省里的有关部门的领导也来了,带着党的关怀,人民的期盼!

在祁县人民医院,时时也显示着共产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医院党支部书记、院长段刚最先接到报险。接着,他又把险情报到县委。他一边派车救护伤员,一边安排医院的救冶工作:各职能部门留一人值斑,全部参加抢救,全院出动百余人,就连保卫、后勤也参加;外科床位不够,分流到各科室。内科、妇科、五官科都住进了伤员,全院接纳了40个伤员;医院派出了最好的医生,使用最好的设备,最好的药品。救治工作一切打破了常规,但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为救伤员,全院的职工晚饭没吃,水也没喝一口。

在这里,干在最前面的,还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原老院长徐子德正在乡镇为培训班授课。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回医院参加抢救;共产党员、社区办主任程占芳,急

着为伤员送被子,自己却摔了一跤。

正是这些共产党员们,风灾中用自己的行动在群众心中树起了一块丰碑:只有党,才是人民的靠山!

(原载2000年3月31日山西日报)

 

 

大风从祁县刮过

 

 

新闻写作背后的故事(五) <wbr>争分夺秒抢新闻

 

 

受蒙古气旋影响,3月27日下午2时37分至53分,祁县境内刮起了9级大风(风速22米/秒)。部分企业、学校、电力设施、蔬菜大棚、厂房工棚严重受损。据统计,有1149根电杆、7根烟囱被吹倒,43410米高低压电线被刮断,63个塑纠大棚被撕烂,1513棵树木被拔起,1627米围墙被推倒,300块大型广告牌被吹跑,800平方米教学楼被损坏。这次风灾虽然面积不大,但损失惨重。全县死亡13 人(最初统计数为10人),52名伤员住院救治,直接经济损失达423万元。

据县气象站反映,这是祁县有史以来有记载的风力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时间为为16分钟,后因电线刮断,电脑停转,纪录中断)的一次特大风灾。记者翻阅《祁县县志》,也出没有看到有超过这次大风的记载。

下申村锦富达玻璃厂一工人反映,刮大风时,他们正在房(平房)顶上作业,被风刮得站不住脚,在房顶上翻滚,后来他们7个人赶紧手拉手趴下,才没有被风吹下房顶。

记者在祁城村裕丰玻璃厂被风吹塌的一车间外见到一个大水池,满满的一池水,竟被大风“舀”出了一半。水湿沥沥地流了一地,还没有渗完。

路过祁县境内的大运公路旁的加油站,记者看到10多个加袖站的顶棚,十有八九被风吹成了“筛子”。

城关二小学五年级学生正上体育课。两名学生去厕所,路过—堵2米宽、1.6米高的围墙时,正好风推墙倒,—名13岁的小学生当场被轧死。

谈到当时的情况,人们还“惊魂未定”。正在件院救冶的祁城村裕丰玻璃厂两名女工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目光呆滞,那名叫李娟娟的女工还没有缓过神来,不回答记者的问话,只是哭。另一名叫史丽桃女工说话也是断断续续:“我正干活……‘轰’的一声,(车间)顶子就(掉)下来了,我就什么也不觉了。”

大风从祁县刮过,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也给人们带来了深层次的思考:地处平川地带的祁县几个乡镇竟然刮起了9级大风,竟然刮得房倒屋塌!是房子不结实?老百姓们不服气。:“多少年来,我们这里就是这样个盖法 (当然,也不排除少数房子有质量问题),但总不能为了防范常规想不到的灾害,把房子盖成碉堡吧!”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种看法被普遍认同,这就是生态环境,而且是全国的大生态环境。现在空气受到了污染,水受到了污染,连食品安全都成了问题,人们连口好空气都吸不上,连口清洁的水也喝不上。这次又给祁县的老百姓来了个“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难道与过量的森林砍伐、植被被破坏、土壤加快沙化能没有关系?

生态,生态,还我一个好的生态!这不仅是祁县灾民们的呼声,也是全人类的呼声!

(原载2000年4月4日山西日报)  

新闻写作背后的故事(五) <wbr>争分夺秒抢新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