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斯仁巴布的家事/和谷西安日报2019年05月17日

(2019-05-21 18:05:07)
标签:

库布其

和谷文学馆

黄堡书院

和谷《柳公权传》

和谷文集

分类: 散文随笔

斯仁巴布的家事

 

分享到:斯仁巴布的家事/和谷西安日报2019年05月17日

  鄂尔多斯库布其沙漠的一道风景,是新修建的牧民新村。

  牧民斯仁巴布一家住进了宽敞的新家,用上了自来水,手机有信号了,也能看电视了。门前还有平坦的柏油路,一直通往独贵塔拉镇,通往杭锦旗和鄂尔多斯市区,通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一开始,斯仁巴布不愿搬离自家的土房子,故土难离,他担心搬家后,自家的羊和骆驼无处安置,后来景区内搞起旅游,他利用自家的新房,一半自住,另一半接待游客,又在院内搭建了两个蒙古包,开起“草原欢迎你”的牧家乐,吃、住、玩一条龙服务。他还在景区承包了两辆沙漠冲浪车,年收入几十万元,和城市里的金领收入不相上下。

  他媳妇的家乡是黄河河套的米粮川,农区主要生产麦子。媳妇常说不好听的话,说是被他骗过来的。他现在有两个女儿,大的13岁了,在学校住校,星期一早上开车送过去,星期五下午去接,小的刚出生。

  家在牧民新村,斯仁巴布每天早上8点多来景区这边经营生意。沙漠冲浪车的旅游项目,平时需要七八个人来经管,游客多就再抽调人手。冲浪车像坦克一样,是用军用车改装的,有专职司机操作,游客坐在上面观光。小的车子基本上是走比较平坦的地方,游客可以自己开,体验自然坡的惊险刺激。游客最多的时候,每年大概有4万多人,收费一个人100元,能挣几百万。景区是5个人合作,分为3大股,除过成本,一个人一年的收入也不少。

  斯仁巴布小的时候,村里没电也没路,要出去买点日常用品都要拉上骆驼,拉上骡马,来回走上一天。夏天是坐渡船或走浮桥,冬天就从黄河的冰上过,通常是走到黄河那边住一晚上,把自己生产的羊绒或者是甘草拉到乌拉特前旗,出售以后换取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来回要走三天。风沙很大,自己也种过树,但人手有限,用毛驴或骆驼驮点树苗子,起到一个在院落锁边的作用,把跟前的沙固定一下。他家里有6头骆驼,能干活的有4头,有的是母驼,怀孕后就不能让驮东西了。过去好一点的骆驼能值4000多元,现在景区里的骆驼贵多了,可以供游客骑的骆驼一头大概上万元。从前还养一点驴子和骡马,使用起来方便。现在牧民基本上是养牛,有一个专门的牧场,一般家里有近百头牛,一头4岁左右的大牛,在市场上可以卖到上万元。

  政府把土地确权以后,斯仁巴布全家5口人,有5000亩沙地。他们家世世代代都住在这个地方,家业是爷爷手里创下的。奶奶是挺朴素的一个人,操持家务,把他们养育大。奶奶也经常说,不能抓小虫子,不能杀小动物。还说甘草和所有花草都是有季节性的,要是提前挖的话,就会夭折了它们的性命。奶奶对动植物的生物链有一种口口相传的经验,虽然不懂什么环保意识,但牧民知道生命其中的某种关系,珍惜自然界的规律。奶奶活到70多岁,年迈时还常在家里做奶制品,煮酸奶奶皮,奶香中经常飘动着忧伤而快活的歌声。

  斯仁巴布的爸爸是20世纪50年代生人,母亲是从盐海子那里嫁过来的,相距几十公里嫁到了沙漠腹地。母亲上过村里的民办小学,爸爸是在什拉昭上过学,读到小学4年级回来以后,就给大集体放牛,也到40公里外的黄河边上去种地。河套地天旱的时候可以种,水来了就没地了,听天由命,收获一点粮食养家糊口。他17岁那年,40岁出头的爸爸突发心脏病去世了,一家人日子越发艰难起来。

  母亲也是花甲老人了,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活干,给他看孩子。家里开有牧家乐食堂,饭也不用自己做。媳妇是他出去打工时认识的,从巴盟嫁到这沙漠腹地来。他那时候打工去过巴盟,也去北京漂过,基本上是在建筑工地上干重苦力活。一起打工时两个人合得来,嫁过来后就参加了种树的民工队伍。奶奶可以听懂汉语,说得不太好。媳妇是汉族,但在语言沟通方面没有障碍,时间长了,她也会说一些蒙语。他从小性格比较好,一般和比自己大一点的人交往,在社会上也没受人欺负。年轻的时候也喝酒,现在很少喝了。

  斯仁巴布所在的村子叫道图嘎查,有9个自然村,共有400多户,1000多口人。土地属于国家和集体,种有几千亩甘草,有上万亩牧场。甘草收益还是属于村里人的,一亩地收入几百块钱。土地基本上是租用30年,一次性付款,流转以后开发出来,种植甘草、玉米,再就是种树种草,根据自己的能力包十亩百亩都行。他在包的地里打了50多眼井,井和井之间的距离是500米,地下水最深13米,最浅8米,抽水机是用柴油发电,抽水浇树浇地。过去是用锹种树,现在用水冲沙柳技术,比较简单但效果很好。

  他们在移民新村的房子,是政府主导建设,一律不要钱,一家一户一套房子,总共36户,每户110平米,房子不够用了,牧民们就自己在房子的后面扩建一下。他媳妇开了牧家乐,坐满可以接待近百位游客,一年下来也能有几万块钱的收入。沙漠生态旅游是有季节性的,但收入比较平稳,随着库布其品牌宣传力度增大,从四面八方来的游客越来越多。

  斯仁巴布开始是从别人手里转租的两辆沙漠冲浪车,年租金4万,而在五一期间几天的时间,就把一年的租金赚回来了。4月到10月中旬,是七星湖景区的旅游旺季,开冲浪车这一项的收入,加上餐饮住宿收入,也有不少了。2月到3月旅游淡季时,他就包工做生态绿化,还会有几万至十几万不等的收入。同时,他以土地入股,每年还会得到几万元的分红,可谓真的脱贫致富了。

  斯仁巴布家的院子里放着买的两辆车,一辆面包,一辆现代 SUV,靠骆驼和骑马出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他的母亲和岳母靠在车边悠闲地聊天,老人们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说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放牧,一年到头闲不住,过的还是苦日子。现在日子好了,也不用太忙活了,就帮着看看家,安度晚年。

  在不太忙的时候,做旅游的斯仁巴布也带着家人走出库布其沙漠,去各地旅游,去过北京、西安、海口、杭州,看看天下的好风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